第37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09 22:33:12 字数:3477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茹家宾馆内,苏月茹哭得差不多了,这才从林小天的肩膀上抬起头,看着林小天那张似笑非笑又满含关切的双眼,忍不住小脸一红,赶紧转过头:“讨厌,我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丑死了,你别看!”

“嘿嘿,老板娘天生丽质,什么时候都好看!”林小天谨记江一纯的教导,虽然是哄,却也发自肺腑,苏月茹确实漂亮。

苏月茹忍不住娇嗔瞪了林小天一眼:”一会儿不见,拍马屁的功夫见涨!”

“嘿嘿!”林小天傻笑着开始收拾吧台,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这会估计也没什么人来住店,他征求了一下苏月茹的意见,把卷帘门重新拉下来,依旧是苏月茹睡林小天的房间,他睡沙发。

看着苏月茹走进房间,林小天这才关了灯往沙发上一躺,眼睛半睁半闭睡意朦胧的时候,却突然一下子醒过来,黑暗中一点弱弱的红光正在他的前上方。

林小天猛然想起今天苏月茹装监控器的事,摄像头像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他可没心情再睡觉了。

但不睡觉怎么熬过这长夜漫漫? 林小天又仔细看了几眼那只小红眼,这是世面上最新型的360度广角摄像头,就算是五星酒店也可以看清角落,更何况这小小的前台。

“要不要这么无死角的装摄像头啊!”林小天撇撇嘴跳起来,想了想拿起一张房卡,今天住店的客人不多,他干脆进房间睡觉去。

刚走出吧台,苏月茹就从小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些沐浴用品:“你去哪里!”

“沙发太小,今天房间没住满,我去房间睡觉。”

“哦,等我洗洗澡你再去。”苏月茹轻撩一下秀发:“今天太热了,身上有些粘。”

林小天点点头,把房卡递给苏月茹,自己老老实实的坐在吧台那里等着,无意中抬头又看到摄像头的时候,林小天心中一动走进自己的小房间,这老板娘也太会省地方了,本来这房间就小放着一张床差不多就满了,苏月茹竟然把电脑也给放了进来。

不过还好电脑都挂在墙上,躺在床上对宾馆里和宾馆外的情形看得差不多,因为外面有路灯反而比店内看得更清楚一些,大路上不时走过一两个人,还有一个醉汉竟然在他们的卷帘门上撒尿!

这还了得,林小天立刻跳起来,冲到前台向着卷帘门狠踹一脚,在这安静的夜里,那个动静差点能把人的魂给吓出来,他再打开门,就看一个身影连滚带爬嗷嗷叫的跑远了。

“再给我看到,下次直接阉了!”林小天去卫生间接了一桶水把外面冲干净,收拾好重新拉上卷帘门一回头,就看到苏月茹缓缓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平时苏月茹的衣着打扮也是韵味十足,但因为指使林小天习惯了,举手投足之间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女强人似的感觉,而现在……

林小天偷偷吞了口口水,不能看,不能看,哎哟我这怜香惜玉的心扑通扑通的,这沸腾的鼻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有一次在苏月茹家里,因为她洗澡的时候忘记把门拉死,林小天本着做回坦荡荡正人君子的心替她拉上门,却被苏月茹诬陷他要偷看,这估计还得成为林小天一辈子的罪证。

但老天爷知道,他林小天是冤枉的啊,浴室里热气缭绕,他能看到啥?比起现在来,他倒宁愿这样看!

此时的苏月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长袖真丝睡裙,直垂到脚面,不说那微露出的雪白脖颈,单是每走一步那洁白无瑕的脚丫就足以让每个男人浮想联翩。

秀发用一块粉红色头巾包住,小脸因为热气的熏腾而灿如桃花,细细两道秀眉配着神情楚楚的凤目,粉红薄唇轻挑一线笑意,每向林小天走近一步,林小天的呼吸就加重一分,要不要这么风情万种的诱惑我!

“小天,我刚才洗了头发不好吹干,你来帮我吹吹。”

林小天傻笑着接过吹风机,替她拿开粉红头巾,细细青丝瀑布一般垂下来,因为上面还有水,立刻就把她的真丝睡裙给打湿,肌肤顿时若隐若现。

“咕嘟!”一大口口水差点没把林小天噎死,小腹里那股热流随着他体温的升高而四处乱窜,身体某些不受控制的部位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林小天赶紧弯腰用力咳嗽几声,这才让自己稍稍冷静下来,做男人也真是累,明明想用欣赏的眼光去看,但意外总是会出现!

定性定性!林小天深呼吸几口,轻捧起一缕秀发用电吹风轻轻吹着。

多么温馨的一幅画面啊,只是!

“小天,你确定不会离开茹家了吗?”苏月茹语气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林小天重重点下头,想着苏月茹背对自己看不到,又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我不会离开你!”

苏月茹身体猛得颤抖了一下,房间里一下子变得沉默起来,半晌苏月茹这才讪笑两声:“你说的这么情真意切的,有些事我都不好意思说了。”

“咱俩谁跟谁,你是老板娘,有话尽管吩咐。”

“既然你这样直爽,那我也就开门见山了!”苏月茹回过头,秀美的小脸透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这两天店里因为你生意都不好,所以今天我给你的银行卡和那些钱,你……”

话还没说完,林小天把吹风机一扔:“老板娘,这都半夜了,明天我还得早起开门,我先睡了啊!”

“小天,小天!”

苏月茹紧跟过去,林小天“呯”得一声把房门给关上了,遇到钱的事,这怜香惜玉的感情就往后摆摆吧。

第二天一大早,林小天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一股浓郁的香气引得他口水直在嘴里翻腾,苏月茹拎着一个大食盒笑盈盈的走过来:“小天,饿了吧,快来吃早饭吧。”

竟然是“苏记”豆捞面。

东海市的早饭一般以包子鸡汤为主,还有各式的面食,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苏记”的豆捞面,他家早上五点开门最多八点,三百碗面条卖光关门休息,再想买,不好意思明天请早。

“老板娘,你对我真好!”林小天真是感动了,一年了,他终于吃到传说中的“苏记”豆捞面了。

“当然了,老板怎能不爱护自己的员工呢。”苏月茹说着话纤纤玉指一伸:“员工是不是也要以店为家,凡事都要想着老板呢!”

“面真好吃!”林小天端着食盒转身要走,刚才还在他身后的苏月茹却突然挡在他面前,笑容完全抹去,小脸重新板起来:“林小天,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给你脸了是吧,把银行卡和钱交出来,另外昨天无故旷工半天,扣半个月的奖金!”

林小天这才放心的“吁”了一声:“对嘛,这才是我原来那个老板娘嘛,不然我还以为有人假扮你呢!”

交了银行卡,但钱少了好几千,林小天想起自己昨天在酒吧里买醉,他又不敢告诉苏月茹,只好编了个理由说昨天遇到个熟人跟他借了几千块,过几天再还了。

“熟人?”苏月茹怀疑的看着林小天,林小天曾说过,在这个城市里他和她一样,都是举目无亲,什么时候又出来个熟人,昨天开豪车送他回来的那个女孩子又是谁?他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

但自己不也一样?苏月茹心里苦笑一声,一年来她和林小天几乎可以说是相互依赖,但有许多事却也只能藏在心里。

“老板,退房!”

一天的忙碌开始了,林小天手脚麻利的退房退押金,苏月茹安静的坐在一边,等到忙得差不多了,林小天还以为她有什么事,苏月茹却把营业额全都放进包包里:“你打扫打扫卫生,我去找婆婆们打麻将了,好多天没去,她们都打电话来催我了。”

林小天看着空空如也的钱盒,她要不要这么直接,还怕我卷款潜逃怎么的,连个硬币也没给留下来。

“你总得留点钱给我吃饭吧。”林小天叫着追出来,苏月茹却只当没听到,摇曳生姿的扬长而去。

“天哥,天哥。”角落里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林小天扭过头,一个紫头黑脸的家伙踡在那里,林小天仔细一看,这不是牛二吗?怎么让人揍成这德性了。

林小天忍不住直摇头,揍得太惨了,牛二本来瘦,现在几乎胖了一半,眼睛肿得几乎都合了缝,嘴唇像挂着两根香肠,额头上还结着血疤,

“你惹谁了?”林小天心里默叹自己的仁慈,这谁下手也太狠了。

“我去找那个要泼你车油漆的人,我找到他们,说天哥你很生气,他们就揍我,从昨天晚上一直打到半夜,然后把我扔在这里。”牛二哭着说着,两只胳膊撑着地蹭着前行。

林小天再看他的腿,怒火噌得一下窜了起来,妈的太过份了,打就打了,竟然还把牛二两条腿全给打断了,膝盖的地方隐隐露着骨头茬子,这是人干的事吗!“他们是谁!”林小天拳头捏得“咯咯”作响,牛二虽然是个混混,有时候做事让街坊四邻恨不能狠揍他一顿,但谁也没想过要把他打残废,现在被人打成这样,他以后还怎么再去耍赖皮讹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