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打打打

作者: 更新时间:2016-05-04 09:17:37 字数:3480
此书首发于【天翼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林小天纵然身经百战,但当用他生日号进入苏月茹的定位功能时,林小天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动。

但现在不是他动情的时候,老板娘还在毒贩的手中不知怎样呢!

要说这水果机也确实厉害,先是一阵搜索,随后嘀嘀几声,显示出苏月茹所在的位置,竟然是茹家宾馆隔壁的那家喜相逢宾馆。

“会不会错了?”林小天一怔,要知道茹家宾馆和喜相逢只隔了一条马路,只要苏月茹叫一声,他这边立刻就可以听到,他重新退出再进入,还是这个地方。

“草,够阴的!”林小天也有些佩服毒贩的胆大,有句话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但自从这句话流传开来之后,危险的指数可是大大增加,对方竟然还敢再用!

依着林小天的意思他立刻就要冲进“喜相逢”把老板娘救出来,但刚抬起腿却又控制住自己的冲动。

喜相逢就在他们宾馆的对面,依他的速度冲进去绝不会超过三十秒,但喜相逢比他们宾馆大多了,上下四楼,一百多个房间,就算他进展得顺利,保证在十分钟内找到苏月茹,可这十分钟他敢百分百保证苏月茹的安全吗?

而且,林小天装着不经意的抬头看看天,眼光却迅速瞄了一下对面的喜相逢,一排排茶色的玻璃窗正对着马路,估计那伙人正在窗后监视着他。

他的一举一动现在都关系着苏月茹的安全,他必须要镇定!

林小天装着心烦的样子走进茹家宾馆,却故意不时让自己暴露在喜相逢的视线里,这样至少不让对方心里瞎猜测,最大可能的保证苏月茹的安全。

手机响起来,是李峰的电话,接了怎么说?不接毒贩那边会不会起疑?

林小天眼珠微转几下,深吸几口气,走到门边按下通话键,故意大声的说道:“都说了不会欠你的房租,怎么还一个劲的打电话催,等老板娘回来我就让她打钱给你!”不等李峰回话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林小天就拨通了苏月茹的电话,依旧是那个凶狠男人:“小子,找死是吧!”

“大哥,你听我说,房东来催房租,你让我们老板娘接个电话,告诉我银行卡的密码,大哥,你不知道那个房东有多难缠,晚给一天钱就来宾馆里闹,万一事情闹大了,可能还得影响你们,我可是替你们考虑啊。”

凶狠男人感觉林小天的话也有些道理,现在市民的法律意识特别强,动不动就打报警电话,真把警察招来了,那可就真麻烦了,再说苏月茹在他们手里,那小子也耍不了什么花招。

“说!”凶狠男人把免提打开,递到苏月茹嘴边,一边晃晃手中匕首:“别想耍什么花招!”

“老板娘,那个变态房东打电话来要房租了,密码多少?”

茹家宾馆的房租都是一年一交,上个月苏月茹就已经交过房租,而且还带着林小天当保镖,怎么可能再来要房租,但林小天巴巴的打过来,绝不会没有意思。

苏月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立刻回道:“银行卡的密码是423123。”

“好,我知道了。”林小天挂断电话,露出得意的笑容,不愧是老板娘就是聪明,不但说清房间号,连房间里有多少坏蛋也说清了。

但自己一直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下,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才能过去?林小天眼光落到吧台杜婶换下的那身清洁工衣服,嘿嘿一笑,有了!

喜相逢宾馆的四楼,一个清洁工拎着一桶清水,一丝不苟的在那里拖地,拖把所到之处地面顿时出现一条直线,放回桶里涮拖把的时候,一压一提手腕微转水珠全甩在桶内壁上,地上绝没有多余的水珠,这熟练的手法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就的。

拖到423的时候,清洁工把帽子往下面拉拉,遮住自己大部分脸,伸手敲敲门:“打扫卫生。”

门被拉开一条缝,露出一横肉脸,牛眼猛得一瞪:“打扫什么卫生,找死!”

“大哥。”清洁工嗓音嘶哑低声下气的说道:“刚才前台接到电话,说423房间需要打扫卫生,让我赶紧上来。”

“放屁!”横肉脸伸手就推清洁工:“没人叫打扫卫生,赶紧滚!”

清洁工立刻踉跄着后退好几步,却又扑过来拉着横肉脸的手臂直哀求:“大哥,你就让我打扫一下吧,不然我就得下岗,我上有老下有小,全指着我这一个人的工资,大哥,你就行行好。”

房门此时完全打开,里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摆着三张床,苏月茹踡坐在最里面的那张床上,一个纹身男和她隔着一张床,正伸头看热闹,

不是有三个人吗?

卫生间里传来一个咳嗽声,随后粗声粗气的问道:“老三,怎么回事?”

“一个清洁工,非要给咱们打扫卫生。”横肉脸立刻又来推清洁工,“滚!”

这个“滚”字还没从他的嘴唇上掉出来,横肉脸立刻发出一声惨叫,眼神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胳膊,竟然已经被清洁工硬生生的给掰断了。

突然的变化让屋里的纹身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嚎叫着要扑向苏月茹的时候,一张俊朗却阴冷的脸挡在他的面前。

“你,你,林小天!”

林小天冷笑两声:“不错,正是你爷爷!”

纹身男怪叫一声,猛得抽出匕首就向林小天剌去,房间地方太小,林小天又要护着苏月茹的安危,这一下眼看着再无地方躲闪,匕首就剌进林小天的腰间。

“哈哈,小子,看你还敢再横!”纹身男得意的大笑起来,张着的嘴却猛得被人用拳头给填满,满嘴牙争先恐后的就跑了出来。

“老三,花子!”厕所门“砰”得一下被推开,一柄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林小天:“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

林小天捂着腰,神色有些痛苦的盯着那个男人,这个人应该就是主谋,论拳头,他根本不把这家伙放在眼里,但对方有枪,而他身后还有一个苏月茹!

“不止两下子!”呼啦啦一下子从外面涌进来四五个警察,枪口全部对准那个男人:“毒蛇,我们可是找你很久了!”

“李局,你来得还真及时啊!”林小天悬着的心扑通一下落回肚子里,但多少还是有些埋怨,他接电话时词不达意,李峰当时就应该赶过来,反应这么慢怎么当刑侦局长,哪天得给他好好培训培训!

李峰嘿嘿一笑还没说话,身后的苏月茹一把抱住林小天:“小天,你,你受伤了!”

“大,大意了。”林小天赶紧拔下那柄匕首扔到床边,扑通一下倒在床上,一只手用力按着腰间伤口,“嘶嘶”倒吸着凉气:“老板娘,我,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件事。”

“别说话了,李局长,你们快叫救护车啊!”苏月茹早已经满脸泪痕。

“不,不是,我最近,最近手头有点紧,你,你能不能先开我三个月的工资。”林小天满脸痛苦,苏月茹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只是连连点头。

林小天受伤倒在床上,李峰让手下把那三个毒贩先带回局里,自己笑嘻嘻的站在床边,看到林小天成功的要到三个月工资,忍不住抬腿踢了踢他:“别装了,受伤了一点血都没有,你也就会骗骗人家小姑娘。”

苏月茹脸色一僵,立刻去拉林小天那只捂着伤口的手,宽大的清洁工衣服被扎了个洞,从洞里露出一块白色的抹布,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血迹。

“你,你!”苏月茹气得在林小天腰间狠拧了一下,转身蹬蹬就走了。

“呀,疼!”林小天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狠瞪了李峰一眼,赶紧就追出去:“老板娘, 我就是开个玩笑,工资你可是答应给我了啊。”

这件事过后三天,苏月茹一句话都没跟林小天说过,更别提发工资的事。

王华虽然报信有功,但因为涉案的毒品克数太多,所以依法还是被判了刑,但法官法外开恩,判了他缓刑,也算是给了他一条生路,杜婶知道后,特意带着王华来重重的感谢了林小天一番。

而李峰那边抓获毒贩,缴获至少1000克的毒品,这次立了大功,每天忙着参加各种汇报,更是连个面也没露。

又是一天的清晨,林小天翻翻日历,还有两天就是老板娘的生日了,口袋里也就只有从闪电帮那里落的一万块钱的外块,看来他得另外换个生日礼物了。

“老板,退房!”睡眼朦胧的房客打着呵欠,拿着身份证开始在前台排队,林小天打起精神忙碌着,他是个好员工,尽管老板不发工资但他依旧要兢兢业业的工作,赚钱给老板娘当嫁妆。

一股暖暖的香气从门外飘了进来,不用问,苏月茹又来送饭了。

“老板娘,这是昨天的营业额。”林小天殷勤的把帐本捧过来,发现朱可人正笑嘻嘻的站在苏月茹的后面,正冲着他做鬼脸。

“可人,你怎么来了,早上没课啊。”林小天也顾不上去拿碗筷,直接往嘴里塞了一个小笼包,同仁居的蟹黄包,好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