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你什么意思

作者:蔡晚子 字数:234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管八八信没信,反正我信他信了。

他应该是没跟七七说过我偷亲他,要不依七七那爆脾气,她不来劈了我就太特么奇怪了。

后来我觉得那应该是八八的初吻,挺对不住他的,再后来又一想不对啊,我特娘还是初吻呢!

电视小说里不都这样演嘛,两个醉酒之人,酒后乱性都正常不过,失去初吻算个毛线啊。

再说了我是一女的,而且长得还不错的女的,大概可能估计差不多应该他是不吃亏的吧。

再说了,亲也亲了有啥后悔的。

后来我再也不敢单独跟八八待一个空间了,然后战战兢兢的等了好久也没等来七七的兴师问罪,然后我就放心了,这个事情在我这里算是彻底翻篇了,八八也没找我负责,我就默认他也翻篇了吧。

我正七想八想想的荡气回肠的时候,出租车师傅提醒我,姑娘,到了。

我说好的,谢谢哈,师傅再见。

师傅说记得给个好评哦。

我说必须必啊。

真是必须必,一上车师傅就问我需要聊天服务不,估计看我神色比较凄凉,想开导我下,我说不用了,我想静静。然后师傅还真是全程静音模式却开了很舒缓的轻音乐。这服务绝对一流。简直就是出租车届的一股清流啊!

我手机给师傅五星好评后一抬头就看到八八一脸愤慨的站在我家楼下,我承认我有点慌乱,一个声音无比清晰的告诉我,菜丸子你完了,蔡女士那卦算的准啊,今年是我菜丸子桃花朵朵开的一年啊。

我假装看到八八很意外,说实话我真是很意外,虽然因为当年自己的一失足导致千古恨,但是这么多年都平平静静的过来了,我甚至在安慰自己,别紧张,没准儿八八来不是因为当年那个事情,都多久了,就算我犯罪了这也过了追究时限了吧,要是当年他逼着让我负责的话,现在我们的儿子都该谈恋爱了,他的神经末梢不至于如此迂回吧。想到这里我心情平静了许多。

我冲八八挥了挥手,嗨,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七七呢?

八八一脸委屈,菜丸子,你什么意思?

我当时脑海里就Duang一下,我还想问问你什么意思呢。我歪了歪脑袋装傻,啊?怎么了?

八八说你不用装,你就跟我说说你当年亲我啥意思?

亲完我就没事儿人似的开始躲我啥意思?

还无敌八婆的把我和七七使劲往一起凑啥意思?

我等你这么多年的解释你却迟迟不表态啥意思?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八八一口气说了一堆啥意思我就彻底蒙圈了,我一直小看了八八的文学造诣看来是,我一直以为他的字典里只有无聊两个字呢。

震惊之余我忽然特别想哭,就是觉得自己好龌龊,我承认,我是属鸵鸟的,遇到什么事情第一反应就是躲起来。

然后我就开始哭,我说对不起,八八对不起,我不知道当时怎么了,估计就是喝多了吧。

我说喝多了的时候声音特别的低,过去自己看电视的时候别人一做了错事就说自己喝多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想把电视砸烂了跳进去揍他一顿,让你找理由,敢做不敢当的熊包。

而现在,我特么就是那个熊包。

八八忽然就笑了,算了,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我就是来拿回我的东西。

剧情反转之速度我还没反应过来,八八就俯身亲了过来,他嘴巴只是轻轻的碰了碰我的嘴巴,我就觉得脑子轰的一下炸了,浑身发抖,完了完了,七七会杀了我的。

八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直起身子看着我的眼睛说,行了,我们两清了。然后便转身走了。

我愣愣的看着八八离开,又看着蔡十二从墙角走出来,蔡十二脸上的表情我看不大懂,我觉得应该是不屑吧,毕竟我总是耻笑他男女关系混乱来着,我这又怎样呢,上半场跟林昆勾勾搭搭,下半场又跟八八卿卿我我,别说蔡十二了,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应该被浸猪笼了。

出人意料的,蔡十二啥话也没说,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我看他,我的表情估计很怪异吧,迷茫,惊慌,尴尬,恼怒,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了,当时我就一个信念,蔡十二有种你惹惹我,我现在正好一肚子邪火不知道往哪里撒呢。

所以说蔡十二撩妹儿无数是有原因的,他估计会读心术,他愣是没按剧情发展,忽然扑哧一下就笑了,走呗,把咱没吃完的火锅去吃完了呗。

火锅店服务员看我俩进来满脸的不高兴,顾客,我们十二点下班。蔡十二满脸笑,妹子,这不才十一点半嘛,麻溜给我们煮个面卧个鸡蛋就行了。

服务员一本正经的问顾客你点什么锅。

估计蔡十二也是第一次遇到热脸贴冷屁股的情况有些发愣,眨巴眨巴眼说,那就鸳鸯锅呗。

最后俺俩在火锅店里用鸳鸯锅煮了个泡面吃,十二点准时离开。

蔡十二说我们要做一个有素质的社会主义接班人,绝对不能助纣为虐帮助黄世仁剥削喜儿。

蔡十二把我送到家门口,很认真的说,你觉得木棍好,还是八八好,还是我好?

我哈哈的笑着拍他的肩膀,当然是你好了,不看你是谁,你是我堂堂的大孙子。

蔡十二也跟着笑,成,那我就放心了。不管你最后选木棍还是选八八,你记得,大孙子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到家了二蔡早就已经睡了,我屋的台灯亮着,每每看到这盏亮着的灯我心里都暖暖的。洗漱完毕我躺在床上看林昆留给我的那张餐巾纸,想起蔡十二说的木棍,我半夜笑出鬼叫,确实是哎,林昆的签名偏旁部首离得有些远,看着确实像木棍。我掏出手机拨了那个号码出去,一个温柔的女声说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放下手机我内心竟然无比惆怅,什么意思嘛,留个电话号码还关机。

我手机刚放下屏幕就亮了,一条短信进来。

我拿起来一看吓了一跳,是林昆。

他说,晚安,丸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