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章 我的外星美女助理

作者:青涩小葫芦 字数:792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涛第二天就去乡里找领导,说是要为家乡建设出一份绵薄之力。弄得乡领导直夸卧龙村的青年小伙子们觉悟高,政治素质好。只有丁一和赵喜知道,这小子是醉翁之意。

每天一大早跟着赵喜屁颠屁颠的浑在勘查团内,时不时地用那半吊子英语跟对方打招呼,热情的不得了。还别说,老外们挺吃他这一套,没几天,周涛就跟大伙混的挺熟,也知道了那位让他牵肠挂肚的白人女子的姓名,安娜.罗斯福。

他的这个消息让赵喜心里一沉。这美国叫罗斯福的挺多,但最有名的是西奥多.罗斯福和富兰克林.罗斯福。这两位都当过美国的总统,而且还是本家。这不得不让赵喜格外警惕起来,越发的感觉到这支勘测队伍的规格远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他把这一消息发给了总参部,立刻就有消息回复过来,确认安娜是总统家族的那一支家族,也分外叮嘱赵喜密切关注队伍的行踪。

威廉作为领队,本来是一腔热血的来到这个鸡毛之地。可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折腾,人晒黑不说,身体都开始虚脱了。加上新情况的进展缓慢,他心里越发的恼火。好在中国当地政府给他安排了2个精壮的小伙子和马克的鞍前马后,让他轻松了不少,但还是时不时的把怒气撒在手中的登山杖上,用力的挥砍眼前的荆棘灌木。

“主任,有发现。”随行的马克悄悄地跟上威廉,在他耳边低语。

“强度多少”威廉精神一震问道。

“127坎,还在持续上升”马克激动的举着仪器回答。

“停止前进,就地搜索。”威廉熟练的发号施令。

“停止前进,艾德华,让你的手下就地勘查。”马克向往常一样跟身后的队员招呼。

艾德华是随行队伍中的矿物地质勘探人员,长的人高马大,身高接近2米,体格健壮,三角脸型配上那夸张的鹰钩鼻,活脱一个党卫军的造型。艾德华此时正在给安娜献殷勤。安娜是他在这次任务中唯一的工作动力了。谁让这个金发碧眼的女子那么火辣动人呢。他不甘心的拿着勘探设备,开始对周边的土质和矿石进行挖掘和开采。

作为勘探行业的专家,艾德华早就看出这个山沟沟里并没有所谓的稀有矿石。上亿吨的煤炭倒是有的,但这完全不值得整个队伍横跨万里来这里折腾。好在政府给的报酬还算丰厚,不然他早就挑撂子回家了。他对周边的土质和山石做了些采样,其实都不用拿去化验,他就能看出里面就是普通的花岗岩和卷页岩,没有任何金属成分。他发泄怒火似地用钻机狠狠地打在旁边的峭壁上,丝毫没有察觉山上的泥石开始松动,脱落。

云南一年大致可分为2个季节,旱季和雨季。每年的6-9月份是雨季,其他时间则是旱季。一般在8-9月份这个时间段,每年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泥石流现象。其主要原因就是连续的降雨导致山体泥石松动,稍微有大点的动静,很容易导致山体滑坡,也就是所谓的“泥石流”。

安娜此时也在周边仔细地寻找外星飞船的痕迹。作为获得麻省理工天体物理和生物化学双学位的她,受命于这一次的调查任务。她主要的工作就是寻找飞船降落或升空造成的现象反应。

安娜戴着蓝色的防静电手套,认真地观察周边岩石和植物的变化。此时,一股突如其来的危险正快速的向整个队伍靠近。

“小心”!蹲在安娜旁边抽烟的周涛最早发现了山坡上的异响,随着石块的跌落,他意识到出大事了,泥石流来了。眼看着一块长约一米的岩石向安娜砸去,他迅速的丢下烟头向安娜扑了过去。抱成一团的两人在周涛的冲击力下向一边倒去,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其他人则纷纷找避难的地方躲着山上飞泄的石块。好在泥石流的规模不算大,2分钟后,众人胆战心惊的探着头,观察着周边的情况。

艾德华此时最为狼狈,因为他离峭壁最近,山体滑坡的时候也是最危险的。好在他有这方面的经验,迅速地找了一个小凹塘躲了起来。不过由于他身型魁梧,凹塘容不下他整个身躯,肩膀上还是被几块小岩石给砸中了。艾德华艰难的甩了甩膀子,发现没有脱臼,但也淤肿起来。破皮的地方流了不少血。

他站起来后一眼就看到周涛和安娜抱在一起,两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股邪火冒了上来。艾德华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一把扯住周涛的领子往后拽,嘴里骂骂咧咧的道“滚开,你个黄皮猪。”

周涛用身体护住了安娜,用他的背部抵挡着山坡上飞来的石块,此时他早已昏迷不醒。艾德华这一扯,并没有将两个人分开,反而把周涛的衣服扯烂了。艾德华并不甘心,继续用手试图把两个人分开。

此时安娜在周涛的身下紧张得几乎晕了过去,她一方面被突入起来的泥石流吓的不轻,另一方面被一个毫无瓜葛的男人紧紧的抱住。紧张、羞涩的心情一股脑儿全涌了过来。

在被艾德华用力分开两人后,安娜坐在地上惊魂未定,用颤抖的手捋了捋秀发,看到昏迷在地上的周涛和一旁骂骂咧咧的艾德华。她顿时明白了当时的一切。

“够了艾德华,你这样做太没礼貌了。是这位中国男子救了我。”安娜按住起伏的胸口对着艾德华怒斥。

“这黄皮猪缠了你好几天了,我看他这是故意的”。艾德华拉来了两人后,对着周涛踹了一脚吼道。

“够了,我说够了,住手你个疯子”安娜没料到艾德华竟会对他的救命恩人动手,而且还是对方生死未卜的情况下。她用尽力气大声的怒斥着眼前的男人。

“我艹你祖宗”,保护完威廉的赵喜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想都没想一脚飞踹了过去。

铁塔般精壮的艾德华被赵喜这冷不丁的一踹,像一张白纸一样飞出去5米多远,倒在地上来回打滚,呻吟不止。

安娜都没高兴看一眼艾德华,飞快的跑到周涛旁边。摸了摸他的颈动脉,发现已经没了跳动,又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她意识到情况非常危急,左右看了看四周,发现其他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她皱着眉头,抿了抿嘴唇,好似下定决心了一般,低头用小嘴封住了周涛的双唇。

安娜双膝跪地,一边做着心肺复苏,一边不断的往周涛嘴里送气。还不时的听着周涛的心脏。一分多钟后,随着一阵咳嗽,倒在地上的周涛缓慢的睁开了双眼,艰难的用双手撑坐了起来。安娜和赵喜则在左右两边小心地搀扶着他。

“狗日的,老子差点挂了。”醒来的周涛一张嘴就骂骂咧咧道。

“是你救了我,谢谢”。安娜看着醒来的周涛,娇羞地表示感谢。白皙的脸庞两团红晕格外明显。

“youarewelcome”周涛显然只听懂了谢谢这个单词,又大大咧咧的表示不用客气。

“她也救了你。”在一旁的赵喜不失时机的给周涛助攻。

“啊?”周涛听完一脸懵逼,他只记得一块岩石砸向安娜的时候,他飞扑了过去,后面就记不得了。

“你问她”赵喜看着周涛,朝着安娜努了努嘴。

“you……”

“喜子,这个救用英语怎么说啊。”

“save”。

“哦,yousaveI?”周涛看着安娜,用她的半吊子英语问道。

“是的,你救了我,我救了你,我们扯平了。”安娜回答完后,脸红得像猴屁股一样得跑开了。

“喜子,她说啥啊,什么you,什么me,什么we啊?”周涛不解的望着赵喜问道。

赵喜摇了摇头,苦笑着走开照顾其他伤员了。

“啥玩意……”周涛挠了挠头,依然没有印象。

鉴于今天的突发状况,威廉宣布暂时撤回乡招待所修整。他见识到了泥石流的威力,好在今天遇到的泥石流不是大规模的山体滑坡,要不然他们这个小队就全部交代在这里了。不过今天的行程还是有收获的,至少又缩小了范围。根据几天的收据采集,威廉已经大致可以确定飞船降落的具体地点。

他把数据输入电脑的计算模型,根据探测到的数据强弱分析。飞船很可能是沿着山峰慢慢滑落,只要确定这条直线的最强信号点,就是飞船的降落之地。明天只需要测量的最后一个山头,卧龙村的后山,就能确定最终位置。威廉仔细地整理好报告,把数据发送给了白宫。

丁一这几天过的极其充实,每天除了练功之外就一门心思的研究他的采矿大业。按照他的设想,打算通过一个网游的形式,把玩家的数据直接传送到M星系,远程造作飞船,再通过星际贸易,打造属于他的星舰舰队。但是搞网游他心里是没谱的,虽然大学是学的计算机,但也只会编点程,对于网游的开发流程虽然有点知晓,但远没有独立开发的能力。对这事,他也问过手环的智能系统,系统里并没有记载网络游戏这一科技,可能是太低端了吧。丁一这样安慰自己。闲着无事,他给手环的智能系统设置了名称,叫“小艾”。也把异星文明的辅助系统的翻译都设置成了地球的度量衡单位,省的自己经常换算。

“三儿,有人来看你了”吴秀莲在楼下大声喊道。

“谁啊?”丁一有点奇怪的问道。按理说赵喜和周涛来的话都会直接叫他的,他一时想不出谁会来找他。

丁一下楼疑惑地看着老妈,发现老妈的脸上笑成一团麻花,就跟抱了孙子一般的开心。

“丁一阁下,你好!”门外一声清脆的呼声拨动了丁一的心弦。

“这不就是自己魂牵梦萦克鲁娜妹妹吗”丁一心中激动的大呼。“啊,你怎么来了啊?”丁一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怎么?不欢迎吗?”克鲁娜在门口微笑的问道。

“没有,欢迎欢迎,进来坐”丁一连忙把克鲁娜请进门来。

“三儿,谁啊,这么俊的姑娘,是你女朋友啊”吴秀莲瞧准时机逼问丁一道。

“额……她是我的助……哦不,是同学。”丁一慌乱中扯个慌回道。

“哎呀,这么漂亮的同学你怎么才带回家啊,该打!”吴秀莲笑眯眯地看着克鲁娜,埋怨儿子道。

“你们坐,我给你们泡茶去。姑娘,你喝生茶还是熟茶,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吴秀莲开心地问着克鲁娜,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

“什么生茶熟茶?丁一阁下,那是什么?”克鲁娜疑惑地望着丁一问道。

“就是一种饮料,妈,给他来熟茶好了。”丁一赶紧催促老妈快走。

“我叫克鲁娜”克鲁娜望着丁一的妈妈柔声道。

“哟,还是个外国姓啊,你们坐,我给你们沏茶去。”吴秀莲走向后屋,不时的回头望着克鲁娜。

“克鲁娜小姐,你别老是阁下阁下地称呼我,我这人平易近人,十分好相处,你就直呼我叫丁一好了。”

“好的,丁一阁下。”克鲁娜刚回答完,立刻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眼瞳瞬间幻化成粉色,羞赧地细声说“好的,丁一”。

“哎,这就对了嘛,怎么样,有没有带来好消息?”丁一轻声问。

“星盟总部已经做出了批复,同意您的要求。另外,摩多执政官也允许我作为您的助理,为您服务。”安娜说完低眉垂眼,不敢正视。

丁一被克鲁娜娇羞的模样惊了心神,好久才缓过来。心想这小妮子害羞起来还真是闭月羞花,美的不可方物,难以消受。他顿了顿说道“放心,将来M星系的历史上肯定有你浓重的一笔。”

也不知道这个异星辅助系统怎么翻译的,克鲁娜听完后激动的双膝下跪,眼瞳幻化成绚丽的亮紫色,仿佛丁一是她的再生父母似的。

丁一可经不起美女这么朝拜,一方面是心疼,另一方面是怕被老妈看见了不好解释,赶紧上去把克鲁娜扶了起来。此时,他惊讶的发现克鲁娜手上的指甲也有了,耳朵的尖角也没了,一双大眼睛看起来更顺眼了。

“克鲁娜,你的手指怎么……”

“您是说这些半透明的角质层吗?你可别忘了我是联络官,为了拉近和异族的关系,我们会幻化成对方的模样。当然,如果外型差距太大是做不到的。”克鲁娜解释道。

“这叫指甲”丁一指了指自己的手指。“头发呢,那你的头发怎么没变颜色?”

“头发其实也可以变的,不过我看过地球人的资料,地球人的头发有好多种颜色。有黑的,黄的,紫的,棕的,白的,绿的……”

“等等,好了好了,别说了”丁一没声好气的打断克鲁娜,心想,那是人家故意染的,你个小笨蛋。

“对了,这是您的指环,它是贵族的标志,也是个通讯器,在贵族遇到危险的时候,按一下这里,可以直接联系星盟的最高站长官。”克鲁娜递过来一个饰品一样的玩意,宽约2厘米,通体银亮,上面镶嵌着一颗淡紫色的晶石。向外散发着阵阵幽光。

“考虑的真周到啊”丁一毫不客气地接过指环戴了上去。简直就是专属定制一样,戴在中指上丝毫不差,不松不紧。

“来,孩子们,喝茶!”吴秀莲端着2个茶杯和一壶沏好的普洱走了过来。

“克鲁娜,来尝一下我们云南的普洱茶。”吴秀莲殷勤地倒好茶水给克鲁娜递了过去,微笑地看着她。

“这是什么水,好奇特的香味”。克鲁娜接过茶水后闻了起来。

“这是茶,一种可以养生的饮料”丁一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胡吹乱侃道。

克鲁娜小心翼翼的端起了茶杯,轻抿了一口。她那喝茶的可爱模样,把丁一给看呆了。

吴秀莲察觉了儿子的傻样,机智地用手臂捅了桶……

“嗯!真好喝,比我们星球的圣露还好喝”克鲁娜惊讶的叹道。

“咳……咳……”丁一被克鲁娜的话呛住了喉咙,不停的咳嗽。

“啥星球,啥圣露”吴秀莲在一旁疑惑的看着丁一。

“没啥,她说比星球牌的花生露好喝”丁一慌乱中胡吹道。

“星球牌?还有这个牌子的花生露,改天去超市看看。”吴秀莲若有所地回道。

“别去看了,这里肯定没得卖的,估计是哪里小地方的特色吧”谎话说到底,丁一跟着解释道。

“哦……这样啊,对了,克鲁娜,你是哪个国家的啊,怎么中文说的那么好?你跟丁一是一个学院的同学吗?”吴秀莲开始使用她的夺命三连问。

“我是……”

“妈,你这样问人家多没有礼貌啊”丁一连忙打断了克鲁娜的话,对着老妈不满地说道。

“臭小子,老妈问问怎么了,要你多嘴”吴秀莲嗔怪着儿子,却还是笑眯眯地盯着克鲁娜。

“我……”克鲁娜瞄了一下丁一,发现对方一个劲地朝她使眼色,她有点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突然想起地球还刚刚踏入太空,原住居民可能还不太会接受异星人。冰雪聪明的她立刻改口道“我来自嗯……成都,对,成都”。克鲁娜快速的地在智能系统里浏览着附近的地名,胡乱地报了一个地名。

“哦,是成都来的啊,怪不得长的那么好看”吴秀莲对克鲁娜的回答非常满意,转过头来看着丁一,眼神颇有意味。

“我和丁一不是一个学院的,是同一个大学的”克鲁娜继续补充道。

“好,好,真好这丫头。”吴秀莲盯着克鲁娜越看越喜欢。

“妈……你快去忙你的吧,我跟克鲁娜说会话”丁一担心老妈又问什么幺蛾子,赶紧催促她快走。

“好,好。小娜啊,中午别走啊,留在这里吃饭。”吴秀莲识趣的起身,亲切地招呼克鲁娜。

“嗯……”

看着老妈拎着手袋又向乡里的集镇上赶去,丁一如遇大赦般的松了口气。

“丁一阁……,丁一,我说错了吗?”克鲁娜柔声的问道。

“没,你做的挺好。我正好要跟你提一下这个事情。在地球,你不能跟任何人暴露你的身份,包括我的亲人,知道吗?”丁一正色道,他又想了想,继续补充“既然做我的助理,那你就要熟悉地球的文化,不要其他人说到关于地球以外的任何事物。”

“嗯”

“还有,你的身份是我的同学,我们都是川大毕业的。你要准备好你的身份证明,就是类似于身份证一样的东西,明白吗”丁一说完掏出身份证给克鲁娜看了一眼。

克鲁娜接过丁一的身份证,发现小方片上的男性照片有点丑,跟眼前的丁一对不上号,心里想着,难道身份证就是自己丑陋的一面吗。她犹豫着呼唤出智能系统,马上系统出现扫描了一下身份证,又扫了一下克鲁娜,一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身份证就算制作好了。证上的克鲁娜大鼻小眼,怎么看都不是眼前的这位美女。

“对了,关于遥控那些M星系的矿船和空间站,星盟有没有什么好的措施。”丁一想起了正事,问道。

“已经全部建设好了,本来我可以早点过来回复您。但是由于摩多允许我做您的助理,所以我就督促了远程操控系统的建设。”克鲁娜说完就呼出了星系图,指着图上密密麻麻的亮点解释道“请看,图上的这些亮点,就是星盟搭建的信号接收中转站,由于地球和M星系阁的太远,所以在宇宙空间涡流处附近都搭建了信号中转和传输设备。不过操控起来可能会有一定的延迟。”

“延迟?”丁一想了想,还确实是那么回事,武仙座距离地球23500光年,再高的科技都无法达到瞬传。“延迟有多少毫秒?”丁一习惯地追问道。

“毫秒?”克鲁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没有那么多,大概150纳秒的样子,有5纳秒的上下浮动。”

“纳秒,不就是一秒的十亿分之一吗?”丁一此时心中惊叹道。“这外星人的科技还就是不一样啊,平时玩个网游能有几毫秒的延迟已经是烧香拜佛了,这个速度跟实际控制没啥区别啊。”丁一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们会在地球搭建一个信号传送站,把操控数据发送出去。”克鲁娜跟着叙说道。

“那有没有好的方法实现操控数据的收集呢”?丁一抛出心中的想法。他跟安娜解释着《EVE》网游的背景和操作,大概地解释成通过一个游戏平台,把地球的玩家们先吸引进来,然后每人一艘矿船开始游戏。而玩家在虚拟环境中操控的行为将会直接传送到M星系。简单来讲,就是玩家以为在玩游戏,而现实的另一端确实实在在的发生。

克鲁娜惊讶的看着丁一电脑上的《EVE》网游,以为是某星域大战的影像记录。在通过丁一的解释后,她马上就明白了其实是虚拟操作的一种平台。不过她并没有看不起这么low的科技,相反的她给出了一个更好的建议。

“这种二维的虚拟环境不适合操控矿船,在星盟里,我们会对作战人员提供模拟的仿真环境来进行训练,我想这可以用在您说的数据采集上。”安娜熟悉的回答道。

“哦?还有这个好东西,你带了吗?拿出来看看。”丁一兴奋地问道。

“就是这个……”克鲁娜拿出一个可乐瓶盖子大小的金属贴片,递给丁一。

“就这个?怎么那么薄?怎么用啊?”丁氏三连问又响了起来。

“嗯,里面集成了很多元件和信号发射装置,具体细节我不太清楚。用法很简单,贴在脑后就行了。”克鲁娜示范着把金属薄片贴在了后颈处位于脑干的位置。

“这么简单,我来试试”丁一迫不及待地问克鲁娜要过薄片,尝试着起来。

随着金属片和皮肤的贴合,薄片内伸出无数肉眼不可见的纳米纤维,通过丁一后颈的皮肤直接连入他的脑神经系统,跟皮肤贴合的非常紧密,扒都扒不下来。

丁一的神识立刻进入了一艘星舰上。星舰内部通体成淡绿色,如鹅卵石般椭圆的操控装置闪着强度不一的光芒分布在飞船内部,正中间的3D全息显示器上罗列着可以供选择的任务。丁一兴奋地到处乱窜,东摸摸,西瞅瞅。这触感,冰冷温润,实实在在地能感受的到,真是太真实了。他迫不及待的开始体验,感受下外星的高科技。

可面对克鲁娜坐着的丁一,却好像沉睡了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丁一此刻在虚拟世界中太兴奋了,他在控制台上一连选择了好了几项训练任务。星舰也立刻跟着行动起来。他坐在驾驶台上,体验了一把把宇宙“特技”飞行,并上演了一部部千军万马中三进三出的英雄壮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