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 西南大开发

作者:青涩小葫芦 字数:720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丁一送别了凡德罗一行等人,手里拿着个异次元空间存储胶囊,不胜欢喜。本来他为怎么处置丁一号而发愁,结果室女座的人千里送温暖来了,于是他喜滋滋的去了暗室把丁一号收入囊中。不过丁一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他激活系统,想了解凡德罗等人所说的那几个矿物星球“说一下盟经35°盟纬128°的几颗矿物星球的情况。”

“该星域有十颗储量丰富的矿物星球,主要值得开采的矿物是能量水晶,该水晶是M星系的能源主要来源,不可再生,属于较高品质的水晶。”系统调出了资料回答。

“我艹,我说呢室女座的人会那么好心,感情是趁火打劫啊。欺负我没有人是吧”丁一知道后开始暴走了,虽然他没见过能量水晶的样子,但是听起来就是高大上而且非常稀缺的样子,应该算是战略物资了。不过生气归生气,谁叫自己手里没钱没兵没老婆呢……额,老婆可以先缓缓,但是一定要加紧重建M星系。,手里有了钱有了兵,腰杆子才会硬。毛爷爷不是说吗,“枪杆子里出政权”丁一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其实对于M星系的开发,丁一心中早就有了打算。他从游戏和电影中得到灵感,一部是《EVE》,另一部是《安德的游戏》。网游《EVE》开头就是一部采矿船,通过在太空中采矿或者是捡垃圾慢慢积累物资建造星舰。而《安德的游戏》讲述的是一群天赋异禀的少年远程操控星舰击败异星虫族故事。他于是脑洞大开,打算先从《EVE》开始,打造他的矿业帝国。

大平洋的另一面,美国又在发布公开声明,表示经过贸易战之后,中国已经派代表对话寻求美国结束对他的经济制裁。美国不计前嫌,并表示会加大各项经贸合作,共同大开发。美国的这一声明弄的中国外交部一脸懵逼,压根就没这回事。不过想到美国自唱自演的深厚功底,没有太过较真。关于经贸合作,美国倒还真是没有拉虎皮做大旗,确实通过外交部递交了关于经贸合作和共同开发的文件过来。这种好事中国当然不会拒绝,只是奇怪为什么文件中屡次提到云南省的彝良县。对于自己家里的地盘,领导们都是门清的。那个地方除了有点稍微优质的煤炭资源和数百万吨的有色金属,没其他特别的资源。既没有铀矿,也没有稀土,交通也不便利。开采点煤的是小事,可配套的交通设置和基础设施还没有落实,怎么算都是老美吃亏不讨好。这根本不符合美利坚的一贯宗旨。

不过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中国方面立刻回复,欢迎美国前来投资,并表示各地政府会非常配合对方的需要,不过配套设施希望投资方一并考虑进去,政府会出台相应的税收等政策给予补偿。

要不就说中国人聪明呢,领导们的这种乾坤大挪移的手段老外还是玩不转的。要来挖矿,可以啊,公路你出点钱给建设一下呗。公路弄好了怎么也要弄点配套吧。你出钱,我建设,钱还不是装我口袋里了不是,还能拉动当地的经济发展和改善民生,促进西南经济圈的建设。

美国人的办事效率确实不赖,当各种协议文书签订好后,由威廉带头的一只勘探小组已经长途跋涉来到了彝良。望着连绵起伏的群山和崎岖的山路,威廉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这外星人到底图个啥啊!

威廉的队伍中也确实有一些是真的矿物地质勘探人员,做戏就要做全套。小组人员每天跋山涉水非常辛苦。县领导们开始还热情的陪了几天,没过多久后,干脆就直接通知县内各乡各镇的领导来陪同了。天天走几十公里山路,畜生都受不了,何况是人呢。不过投资的资金落实情况领导们到是天天催着,美国方面倒也不含糊,2亿美元的资金一下子到了政府的账上。县领导们开心的几天都没睡好。彝良县这个地方,一年的GDP也就20-30亿人民币,2亿美元折合12亿人民币,这么大的政绩天上掉下来,换了谁都一样。

白宫方面,以罗斯特参谋长为首的智囊团每天分析着威廉发来的数据报告。经过近1个月的勘查,终于在一个叫巧家乡的地方发现了微弱的外星物质残留痕迹。汤姆副总统也直呼,这几亿美金没白花。

“先生们,威廉的小组已经大致确定了外星飞船的着落地点,关于后续的工作进展,大家怎么看”特普朗看完报告后严肃的问着他的小伙伴们。

“总统先生,我建议派精锐的科学小组驻扎此地,做更详细的数据采集和取样”国防部长汉斯首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样做难免会引起中方的怀疑,让我们卷入不必要的外交风波”副总统汤姆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

“你怎么看,罗斯特”特普朗看着他的总参谋长。

“我觉得汉斯和汤姆的意见都很重要,目前来看,我们无法掌握更多的证据和外星残留物的样品。有了这些我们可以更精准的采取下一步的计划。”罗斯特推了推眼镜,语气不紧不慢的回答。“为了掩盖我们投资的真相,我建议在靠近彝良县的其他县,派驻地质勘探小组,以迷惑中方的监视。另外,再派一支外星生物专家研究小组,伪装成医疗小队,对巧家乡的村名来个免费的检测,摸底排查。”

“可是中国吃过一次非典的亏,我觉得派小队明目张胆的过去,未免不会引起怀疑”汤姆质问道。

“没错,汤姆说的确实有道理,不过我打算让国际红十字会组织来牵头进行该项计划,并邀请两国医护人员共同参与,这样他们也就不会察觉我们的真正目的。”罗斯特不紧不慢的回答。

“你的建议不错,罗斯特,就这么办。汤姆,你去准备一下,发表公开声明”特普朗最后拍板。

美国的又一举动引起中方的怀疑,事实上,早在美国单方面停止经贸对战,表示要加大投资中国西南建设的时候。中国高层的领导们就对美国的种种举动表示事情不会那么简单。此时,在中南海的总参谋部,大将刘志鹏正在认真地阅读着一份报告。

“老罗啊,你对老美的这些举动有什么看法”刘志鹏望着副总参谋长罗满江问道。

“老刘,报告我也看了,我觉得老美这几次的动作都不一般啊”罗满江微笑的回道。

“哦?怎么说”。

“根据我们的特勤人员的调查,这几支进入彝良的队伍,除了叫威廉和马克的2人属于美国NASA航天研究署,其他的都是正儿八经的地矿勘探员。目前他们的行动主要集中在彝良县的巧家乡一带,并没有发现特别的异常。”

“确实啊老罗,这帮老美打着帮助开发西南的旗号来到经济落后的彝良县开采矿物,怎么算都是亏本买卖,我不相信他们的觉悟那么高”刘志鹏肯定了罗满江的猜测。

“我有个建议”罗满江端起了茶杯,轻抿一口。

“啥建议,说说看。”

“炎龙大队三中队有个叫赵喜的小子,是土生土长的巧家乡人,对那一片情况很了解。这会他还在休假,我们不妨让这小子打入他们的队伍,了解他们行动的真正目的。”

“赵喜?是不是前不久在越南解救华侨任务中,没有服从指挥,一个人端掉新越组织一个整编团的小子?”刘志鹏抽着烟盯着罗满江问道。

“就是那个刺球,回来没少被我批评,正在给他放长假呢,什么时候反省深刻了什么时候归队,现在应该还在巧家乡的吧。算起来有这小子也有4,5年没回去了。”

“你小子带的兵我还不了解?不是刺球的你们炎龙大队会要?”刘志鹏微笑地看着罗满江说道。“你小子护犊子那是出了名的,你知道那小子闯了多大的祸,整个西南军区都调动起来了。照我说啊,应该清除出队伍”。

“老刘啊,我的领导哎,炎龙大队培养一名骨干不容易啊,你可千万不要开玩笑。”罗满江近乎哀求的眼光巴巴的望着刘志鹏。

“这样吧,你让这小子戴罪立功,什么时候把老美的行动摸清楚了什么时候归队”刘志鹏对着罗满江,面露微笑。

“我这就去安排。老刘,我这里有条烟,战利品,你尝尝。”罗满江满脸堆笑着拿出一条看不出包装的烟递给刘志鹏。

“哟,还是越南的,可以,来,一起抽”刘志鹏毫不客气,拆开包装就散烟。

丁一在家里百无聊赖,他对克鲁娜的身材和美貌记忆犹新,幻想着给他当助理帮他端茶倒水的样子,口水不经意的流了下来。

“这都快个把月了,这小妮子也该回来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丁一脑心里不断地念叨着这位异星的美女。

美女丁一看过不少,尤其在川大上大学的时候,他深刻体会到了天上巴蜀的含义。学校里的各种萌妹,御女,萝莉让让他大饱了眼福。丁一长相还算帅,结实的身体加上小麦色的皮肤,配上他那将近1.85的身高,倒也吸引了一大批小蜜蜂围在身边。大学没谈过恋爱是不可能的,没谈过恋爱的大学是不完整的。丁一大三的时候谈过一个同级外语学院的成都妹子,属于清纯可爱型的。那也是丁一最开心的一段时光。为此,他没少跟他的兄弟周涛和赵喜炫耀,不过临近毕业,丁一遵守太爷爷的嘱咐要回到家乡。女朋友一听他说的老家在一个贫穷县里的山间小乡村时,毫不犹豫的跟他分了手。毕竟踏入社会的女生是现实的,那段时间也给丁一的情感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跟大多数男人一样,面对美女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尤其是异国风情的美女。克鲁娜的长相极其接近人类,在人类的审美观中,那是不可多得的尤物,每怎能不让丁一牵肠挂肚。

“三儿在家吗?”楼下一声浑厚的呼喊声敲碎了丁一的黄粱美梦。丁一看了看窗外,发现一个黝黑铁塔般的汉子站在楼下。脸庞削瘦,身杆笔挺,被衣服包裹着的肌肉,仿佛有一种惊人的爆发力。刀削般的冷眉下一双眼睛精光四射。

丁一毫不犹豫的跑下楼去,给楼下的汉子来了个熊抱。“你小子跑哪去了,听我妈说你有4,5年没回来了”丁一锤了一下对方的胸口激动的说道。

“我当兵去了,你不知道?”赵喜露出一口白牙咧着大嘴笑道。

“靠,去当大头兵了啊,可以啊。”丁一说完盯着赵喜转了一圈。

“不错啊,挺结实的啊,眼前竹竿一样的小子现在成了军人了”丁一满意的笑着说道。

“嘿嘿,哪有,部队每天都要操练的,都是被逼的”周喜憨憨的挠了挠头。

“来,进来说话。”丁一招呼着赵喜进了家门。“你小子都不来看我,不够意思啊”

“你不是在念大学么,前段时间想来看你,你家又是办丧事又是给你太爷爷守陵,哪敢打扰你”周涛依然笑嘻嘻的回答。

“少来,你肯定跑哪干坏事了,你和周涛2个人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丁一毫不客气的回驳道。

“真没有,骗你是野猪。”周涛脸色突然变得严肃。

“逗你玩呢,搞的跟真的一样。”丁一笑着拍了拍周涛的肩膀。“涛子呢,没跟你一起来?”

“我没见到他啊,好像是跟他老头子去县里了吧,我听说。”

“哦,这样,我给周涛打个电话,晚上三个一起聚聚。对了,你喝酒不违反纪律吧。”丁一给了一个提议说道。

“没事,休假呢,部队管不着。”赵喜又开始憨笑起来。

赵喜是“三宝”中年级最小的,在丁一上大学时参了军,一去就是好多年。

赵喜休假的时候并没有闲着,接到总参的指示,让他监视来到巧家乡的一支美国勘探队伍,并找机会打入对方,了解他们的目的。所以赵喜一直没能挤出时间来看看眼前的这位兄弟。今天,正好赶上周末,那支勘探队也在乡里修整,被乡干部们热情地招待着,总参也增派了一名队员协助调查,这才稍微有点时间。这段时间,他用村民的身份主动跟乡领导提出要帮助这支勘探队,帮忙挑点设备,物资什么的。乡领导本来还为这事犯愁,县领导指示要好好的接待和陪同外方投资商。而乡里的领导们陪着走路还行,干活得丢半条命。赵喜的这一举动得到了乡领导的高度赞赏,不愧是经过部队大熔炉里锻炼的,觉悟就是高。

在担任挑夫的这段时间,赵喜并没有发现这支队伍的异常举动,只知道他们不放过每一个山头和小路,时不时的拿出一种仪器来检测。他心里知道,事情没有表面上的那样简单。

周涛在接到丁一的电话后立刻驱车赶回乡里。兄弟三个在一家小酒馆里点了五六个下酒菜和1箱白酒后打开了话匣子。

“来,为咱们兄弟三个的相聚走一个”。丁一首先提议到。

“来,走一个”!

“走一个”!

“喜子啊,回来也不找我和三儿,你小子不够意思啊”周涛夹了口菜,满脸愠色的问道。

“涛子,我也才回来不久,正好乡里给我指派了个任务,所以一时半会没时间来看你们”。赵喜憨憨的看着周涛,端起一杯酒来赔罪。

“就知道欺负他,别理他喜子,涛子逗你玩呢。”丁一笑着说道。

“三儿,这一杯我也要敬你,回来没有第一时间来看兄弟,我的错。我先干为敬”。赵喜刚敬完周涛又开始敬丁一。

“好,这才是我的好兄弟。”周涛拍手大叫。“可以啊,喜子,酒量见涨啊,在部队没少给领导挡酒吧”

“没,没有,部队有纪律,不让喝酒。”周涛喝完擦了擦嘴巴回道。

“来,吃菜,别喝的太猛”丁一心疼兄弟,给赵喜夹了块肉。

“喜子,你刚刚说乡里给你派了任务,是啥任务啊。”丁一边夹菜边问道。

“哦,没啥,就是帮几个老外挑点东西,在山上转悠。”赵喜憨憨的回道。

“老外?是不是在乡里招待所的那些老外?”周涛若是有所思的看着赵喜问道。

“对,就是那些人。”

“那帮老外来这里干啥,又没金矿银矿的”丁一不解的问。

“哎,这个我到时听说了一点”周涛抿了口酒,继续说道“说是来开发建设西南的,想从乡里建个煤炭基地。”

“啥,来这里挖煤?”丁一惊讶的望着周涛“那帮老外不是给让驴踢了吧。先不说现在煤不值钱,就算挖出来,就靠乡里的那几条破烂的山路,卡车都开不进来吧。”

“谁说不是呢,都说那帮老外脑子秀逗了。不过人家愿意来投钱,我们就得好好供着,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不是”周涛跟赵喜敬了一杯回道。

“说的也是,这年头,有钱就是大爷,算了,不提那帮老外了,来喝酒”丁一想了想,也没个头绪,索性和兄弟们一起畅饮。

“见鬼,这个破地方连个酒吧都没有”。一口正宗的美式英语从酒馆外传了进来。三兄弟回头瞅了一眼,发现几个老外骂骂咧咧的进来,一脸的怒气。

三兄弟除了周涛外,另外2个英语完全没有问题,一下子就听出对方的意思。

“嘿,老板,我要一个包间,能够坐4,5个人的。”一个高大结实的壮汉用晦涩的中文比划着跟老板说道。

可怜的老板连普通话都听不太利索,更别说这半调子的美式中文了。挠了挠头,不晓得对方讲什么东西。

“嘿,我要一个包间,要一个包间能听懂吗?”白人男子怒吼起来,用力的拍了拍柜台。

老板哪里见过什么老外,巧家乡的本土居民几乎一辈子都在大山里,被老外这么一拍,顿时魂都吓没了,抖抖索索的躲在柜台后。

“吵啥子吵,你们几个黄毛鬼,还让不让人吃饭了。”丁一旁边一个黝黑的大汉站了起来,指着那几个老外骂道。

“fuck,什么鬼地方,没有酒吧还听不懂英文,你们都是蠢猪。”老外继续吼道。

这下周涛不干了,虽然他大部分听不懂,但是pig还是听的懂的。云南人骨子里的那股狠劲就一下发出来了。周涛随手抡起一个白酒瓶子,指着老外说道“你TM再说个试试”。

旁边的壮汉什么也听不懂,但是看到周涛站起来了,他就过来问,“刚刚那个憨贼说啥了。”

“他骂我们是猪”周涛怒色道。

这下惹毛了在场所有人,大家都抄起家伙,有拿板凳的,有拿瓶子的,有拿砍刀的。(云南人有带刀的习惯,不是吹哦)把这伙白人团团围住,准备要干架。

面对这个阵势,高大的白人壮汉也怂了,连忙往后退。这时,一位白人女子从壮汉的身后走了出来,让周涛眼前一亮。洁白的面容,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双唇,而她淡静的眼睛里恍如有着海洋般深不见底的智慧。

“抱歉各位,我们不是来惹麻烦的,希望大家不要发生冲突。”

“兄弟,那白皮娘们说啥?”周涛旁边的黑塔壮汉问道。

周涛哪里听的懂全部,就只认识那个”sorry”。他故作镇定的说,“那娘们说对不起,他们有眼不识泰山”。

丁一和赵喜在旁边笑而不语。但周涛的一番“解释”也让现场平静下来。毕竟美女的杀伤力有时候比武器还要厉害。

看着大家慢慢坐回自己的位置,美女对着周涛说了句“谢谢”。

哎,这下周涛又听懂了,不就是“thankyou”吗?周涛不好意思地笑笑回了句“youarewelcome”。

丁一实在看不下去了,跟老板说,他们要一个包间,大概4-5个人的。老板立刻投来感激的目光把这伙老外请进包厢。周涛慢慢的坐回位置,眼睛还盯着美女的背影流连忘返。

“嗨,看啥呢,魂都没了”。丁一在周涛眼前挥了挥手,戏谑的问道。

“哎,三儿,你还别说,这外国娘们看着还真有味道啊。要是做我女朋友该多好。”周涛意犹未尽地自言自语。

“就你,省省吧,就只会说你好,谢谢,再见。怎么交流啊”丁一忍不住的大声笑起来。

“艹,我特么可以学啊,只要她答应,我立刻就去学。”周涛一本正经的说道。

“学?晚了点吧,要不你去问她要个联系方式?”丁一笑着给周涛出了个主意。

“这……算了吧,那么多人,怪不好意思的。”周涛悻悻的回道。

“是不知道怎么用英语问吧,还装”丁一都快笑岔气了。

“艹,看不起人是吧,我明天就去学,你们看好了。来,喝酒”周涛炸毛了,不服气的就要跟丁一走一个。

“来来来,喝酒喝酒”一旁的喜子也赶紧出来圆场。

看来,男人的审美观都是一样的,丁一喝着酒想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