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丁达龙的安排

作者:青涩小葫芦 字数:490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二天早上6点,丁一跟往常一样跑到后山顶运功吸气吐纳了一番,刚到的时候发现爷爷和爸爸早就在那边练功了。丁建国看到儿子也来了,对昨天的事很想问个究竟。他刚打算开口的时候,丁守一瞪了他一眼,到嘴边的话只能生生的咽了下去。昨天3个人消耗的元气太多了,后山顶是丁氏家族练功之地,只有那里,山里的元气比较充沛,能够充实昨天的消耗。也正是依靠着该秘法,原本80多岁的丁守一看上去只有50多岁的样子,脸上皱纹都极少,要不是一头白发,说40岁都有人信。祖孙三人一起盘膝而坐,三长一短,两长两短的吸气吐纳。不一会,三人口中分别吐出了一股绵长的浊气,顿时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一点也看不出昨天血色全无的样子。

丁一还做盘膝运功,耳边传来了丁守一的声音“三儿啊,太爷爷临终前跟我说到在7月7日开始,你要为他守陵两周,我看时间快到了,你也开始准备准备,晚上呢就睡在土地庙里,吃的我会叫人给你送过来。”

“哦,知道了。”丁一毫不犹豫的答应,他这才意识到太爷爷心思,感情这守陵是幌子,给他时间研究救生舱是真的。他不得不佩服太爷爷的智慧,想到疼爱自己的太爷已经离世,心中不免又一阵伤感。

“父亲,我今天要去单位了,请了2周的假期快到了,单位还有一堆事。”丁建国突然对丁守一说道。

“去吧,家里还有素珍和秀莲,有事情的话我会叫你回来,记得练功不可荒废。”丁守一眼睛都没睁开回答道。

“放心吧父亲,我就是再忙,练功的时间还是会有的。”丁建国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准备向父亲告辞。

“三儿,在家好好听爷爷的话,还有照顾好你的妹妹。”

“知道了爸。”

说完丁建国一溜烟的下山了。山路并不好走,可是丁建国步履如飞,不一会功夫影都不见了。

“三儿啊,爷爷问句不该问的,这个手环是太爷爷送的吗?”丁守一冷不丁的问道。

丁一愣住了,没想过爷爷会问他手环的来历,不过想了想,就算告诉爷爷也不算违背太爷爷的遗愿,于是索性就承认了。

“三儿啊,不瞒你说,整个手环爷爷我是见过的,但只见过一次,当我问起他的来历的时候,你太爷爷还把我训了一顿,想必是有什么天大的秘密。我呢也不细问。我和你爸爸终究被世俗之事打扰的太多,相信你太爷爷留给你是有他的道理的。你要牢记太爷爷的话,今后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想着你父母,你的妹妹,还有大家。切不可为了私心误了大事。”丁守一郑重的说道。

“知道了爷爷,我会谨遵太爷爷和你的教诲的。”丁一使劲的点了点头,用力的回答。

“好了,该下山吃早饭了,去看看你妹妹。”

祖孙俩说着都站起来扫了扫身上的土灰,脚尖轻点,踏草而行,一根烟的功夫已经到山脚下。

丁玲精神好了许多。她醒的很早,今天没去练功,并不是因为她想偷懒,而是太爷爷的走对她打击很大。她刚接到消息就往家赶,可终究没能见上最后一面。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想着想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玲儿,下去吃早饭了。”吴秀莲心疼这个女儿,在门外轻声的喊。

“妈妈,我不饿,你先去吧。”丁玲梨花带雨,把头埋在被子里轻声的说道。

“这孩子,大家都知道你已经尽快赶回来了,可事情太突然,谁也没意料到啊。你太爷爷的身体你不知道吗?寨里的小伙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吴秀莲在门外安慰道。

“可是如果我不上这个暑假强化班,就不会见不到太爷爷最后一面。”丁玲依然很自责。上补习班是她提出来的,可不曾想刚去没几天,太爷爷就驾鹤西去。

“乖囡啊,我们都理解,可是你再这样是要生病的,补习班就别去了,在家里好好的养好身体,啊!”吴秀莲在门外也心急如焚,她知道自己这个丫头跟儿子一样,是头倔驴。硬拉是拉不回来的。所以只能慢慢的开导她。

“妈,说了我不去了,我想再休息会,你们先吃吧。”丁玲跺了跺脚,干脆直接躲进被子里。(注:云南彝良的夏天并不热,相反还很冷,尤其是北边的山里,夏天盖被子不是谣言,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重要的连说三遍。)

“唉,这孩子。”吴秀莲摇了摇头走下楼,一脸的无奈。

餐厅里,一家子人围坐在一起吃起了早餐。云南的早餐无外乎于米线,饵丝和饵块。每家早餐的区别无非就是浇头不同,家庭条件稍微好点的多放点肉,加几块发酵过的包浆豆腐。差一点的就放点韭菜,但是辣子是不能少的,特别是在巧家乡这个寒气特别重的山沟里,碗里的辣子几乎占了一半。

一大家子人都围坐在一起,丁素珍和丁建国早已吃完上班了。剩下吴秀莲和陈月琴在忙活着。丁一大快朵颐着,吃的满头大汗。

“三儿,三儿在家吗?”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呼喊,丁一一听,就知道是周涛来了。周涛是丁一小时候的玩伴,关系贼铁。他们2个和赵喜,被寨里人称呼为“小三宝”,啥意思呢,就是三个活宝。调皮捣蛋的事先不提,3个人的胆子还贼大。丁一10岁那年,3个小伙伴就敢偷偷摸摸的上山去挖天麻换零钱。期间周涛还被一条眼镜蛇给咬伤了。要不是丁一背回家让爷爷治疗,估计那会周涛早就凉凉了。

所以对周涛来说,丁一就是他的贵人,如同再造。要不是因为丁家在村寨的威望,周涛父母早就让他认丁一的父母做干爹娘了。但私下里,这两人亲如兄弟,情同手足。

“哟,涛子来了啊,早饭吃了没,姨给你盛点。”吴秀莲看见周涛,招呼他道。

“嘿嘿,这个,还真没有,麻烦姨了。”周涛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个憨娃儿,有啥不好意思的。”吴秀莲边说边进内屋给周涛弄了一大碗米线,浇头也放的足足的。

“姨,我就不客气了噶。”周涛接过大碗就开始云吞。

“嗯,好吃,姨做的米线就是好吃。”周涛憨憨地笑着,一点都不生分。

“涛子,啥事啊,一大早的。”丁一看着旁边的兄弟,边吃边问。

周涛使了使眼色,丁一马上明白了,这小子肯定都藏着什么好呢。

“玲儿妹妹呢,怎么没见她人。”周涛满嘴的肉糜,憨憨的问道。

“玲儿不舒服,在屋休息呢。”丁一回答。

“咋,被人欺负了还是生病了?要是被人欺负了跟我说噶,看我不整死他。”

“你小子,我这当哥哥的还没说话呢,还要你来帮,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妹。”丁一没声好气的瞪了一眼涛子。

“三儿,吃完把这碗给玲儿端去,劝劝她,这孩子,真是和你一样倔。每天就吃一顿,这是要成仙了还是咋的。”吴秀莲又端了一晚,对丁一嘱咐道。

“知道了妈。”

…………

早饭过后,丁一端着早饭来到妹妹房外,敲了敲门,没人答应。轻声推门进去,发现妹妹还在睡觉。他摇了摇头,悄悄地把碗筷放在一旁的桌上,蹑手蹑脚的关门闪人。

“涛子,啥事啊,一大早的。你小子又惹什么禍了吧。说吧,这次又是哪里的硬茬啊。“丁一看着周涛问道。

“三儿,有重大发现啊!真的,你这次一定要相信我啊!“周涛突然神色变得凝重,眼神中流露着一股狂热。

“啥事啊大惊小怪的,又捡到啥宝了?”

“宝?比宝更值钱,我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玩意,就走咱后山上。”周涛神色变得兴奋,说话都激动地颤抖。

“后山?一个破地方能有啥宝啊,你是在忽悠我吧。”丁一愣了一下,后山是他经常练功的地方,光秃秃的山顶就几棵老树,没发现过有啥值钱的玩意。

“是真的,你听我讲。前几个星期前,我在后山闲逛,突然下大雨了,我不是没地方躲么,就跑进了那座破庙里。谁知道雨下个没完了,我闲的无聊就在破庙里瞎转悠。在土地爷像后面,我发现了一块石板,上面有一些土粒。我就纳了闷了哈,这破地方能有啥人来,所以我确定石板是被人动过的。于是我就翻开来,你猜怎么着,我真的发现宝了。”周涛唾沫星子横飞,讲述着他的经历。

“艹,不会真那么巧吧,庙里有太爷爷说的救生舱啊。”丁一心头一紧,暗暗想到,不过他嘴上却问“发现了啥了?”

“你不想信我?”周涛怀疑的问道。按照他的想法,丁一听到了应该也跟他一样兴奋,可眼前的丁一好像没多大反应,好像在听他说书一般。

“少废话,说,看到啥宝贝了?”丁一也开始变得严肃的问道。

“艹,一个圆球,外形有点像那个啥,那个电影里的玩意。叫啥来着?”周涛若有所思的说到。

“对了,像《七龙珠》的外星人飞船,不过比那个小一点。而且我瞅着材料不像是钢材,八成是什么高科技玩意。”

丁一听完心中一沉,暗叫不好。太爷爷刚刚嘱咐他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可眼前自己的这位兄弟阴差阳错的发现了这个秘密。丁一此时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应付过去。

“我去,你就这么进去了?你用手摸了这玩意没有?你不知道外星来的东西可能是带有太空细菌的,地球的医疗手段根本毫无对策。”丁一突然正色的问道。

“狗日的,我当然太激动了,真没想到过这一点。”周涛听完也慌了神色,“我好像是碰了一下,三儿,不会有啥事吧。”

周涛慢慢举起了右手,突然感觉到右手好像隐隐作痛,心想着,不会是真的感染了什么倒霉细菌了吧。

“除了我你有没有跟其他人说过?”丁一转过头来看着周涛。

“三儿,我用山灵发誓,绝无二人。”周涛想都没想就回答。

“这事太严重,先不说这外来玩意有没有携带什么病毒,但是一旦让国家知道,那后面的事就会更麻烦。”丁一若有所思的回答。

“啊?!这么严重啊,能有啥后果?”周涛望着丁一,想从他的脸上看到答案。

“你想啊,国家肯定会弄个考察队来,万一发现真的不是地球上的物件。你作为发现者和接触者,肯定会被隔离起来。还有我太爷爷的墓地就在旁边,指不定给那帮老小子给拆了。你呢,最后可能啥也捞不到,还要被政府威胁保守秘密,说不定还会被国外的特工盯上,反正后面不会有好日子过。”丁一脑中早已构想怎么来应付周涛,巧妙的编了一大通道理,不过说的也是有板有眼。

“狗日的,还真是那么回事。我去,那我该怎么办啊?难道就放在那不理了?可小庙万一被人拆了不是就会被发现了吗?”周涛哭丧着脸,可怜巴巴的看着丁一。

“敢!我太爷爷的墓就走边上,要拆也要经过我家的同意。”丁一突然厉声正色的说道。

“涛子,你想啊,我太爷爷才去世不久,他的墓地就挨着小庙不远。一般人谁会去那里,不瘆人么?再说了,我和爷爷经常去后山练功,这是大家知道的,不会有人去那里的。”丁一慢慢的开导涛子,不时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

“还真是那么回事,你太爷爷在整个彝良县那都是有名的,不会有人犯这个忌讳。但那玩意放在那里也不是回事啊,总得想办法搞回来研究研究。”周涛依然不死心,询问着丁一的意见。

“嗯,弄肯定要弄回来的,要不这样,咱们先别吱声,等我们什么时候有空了再想个好点的方法弄回来,这样的宝贝当然不能埋在土里了。”丁一想了想,还是先安抚住眼前的这位兄弟再做打算。

“嗯,你说的有道理,听你的,咱先不管他。没啥事,我就先走了噶,下午还要帮家里干活呢。”周涛仔细的想了想,跟丁一说道。

“嗯,你回去吧,有啥事给我打电话。”

“对了,要不要让喜子知道这事。”周涛脚刚踏出门口,转头问道。

“先不要告诉他,等我们了解清楚了再让他知道也不迟。”丁一凝重的说道。

周涛想了想,又点了点头,这才跟丁一告别回去,临走还不忘让丁一转告丁玲,说他来过。

丁一笑着摇了摇头,他心里知道,涛子和喜子这2位兄弟对自己的可爱的妹妹都心存念想,虽然嘴里不说,但那点小九九早就被他看在眼里。他倒是不反对2个兄弟对妹妹的追求,但万一兄弟们因为这个伤了和气,他是不愿意看到的。想到这,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唉!谁让自己的妹妹是个美少女呢,当哥哥的难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