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 太爷爷的临终委托

作者:青涩小葫芦 字数:430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三儿,快醒醒,你太爷爷不行了。”老妈刚进门就掀了丁一的被子,一脸的焦急。

“啊!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丁一一个鲤鱼打挺窜了起来,麻溜的穿好衣服。“妈,走,一起去看看。”

丁一在家里并不是排行第三,他还有个念高中的妹妹,之所以叫“三儿”,那是因为太爷爷给他起名字的时候说:“丁一,三笔,大道至简,好。”于是三儿就成了他的小名。

“爷爷,爸爸,太爷爷怎么样了?”丁一进门焦急的问道。

“三儿,你太爷爷不行了,他放不下你,就憋着一口气呢,快进来跟他说说话把。”爷爷丁守一叹气道。

今天来的亲戚很多,有前几天探病没走的,也有刚通知的。一大家子的人都围坐在大厅里,却出奇的安静,众人脸上的焦急丝毫没有掩喻。

爸爸丁建国和爷爷把丁一带进了房间,太爷爷丁达龙安静地躺在床上。奶奶和妈妈还有几个关系比较近的女人在一旁小声的抽泣。

“是三儿来了吗。”太爷爷的声音气若游丝,伸出枯如朽木般的手招呼着丁一过来。

“三儿,快过去”。爷爷使了下眼色。

丁一跑过去跪在床前,双手握住了太爷爷冰冷没有血色的手,眼泪止不住的流。

“太爷爷,你一定会没事的,你不是说还要等着抱曾孙子的吗?”丁一悲不自胜,泣不成声。

太爷爷挥挥手,示意着大家出去。丁守一使了下眼色,大家都自觉的往外走。

“跟你太爷爷好好说话,我们都在外面,有什么事叫我们。”丁建国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沉声说道。

等人都走后,丁达龙突然坐了起来,让本来伤心欲绝的丁一目瞪口呆。

“三儿,太爷爷我怕是不行了,接下来你要好好的听我说的话,用你的脑子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说的内容,明白吗?”太爷爷突然面入红光,精神也稍许好转。

丁一使劲的点了点头,他知道眼前的这位太爷爷是整个家族的主心骨,也是他们这个村寨最有威望的头人,不管有什么情况,他都会对太爷爷的话铭记于心。

“三儿,你太爷爷我并不是地球上的人。我的故乡是北半天球武仙座的M星系。在两千多年前,我的故乡受到了天龙座的异族入侵。我的族人几乎全部战死。我当时还很小,随着族人一起去星际联盟避难,结果途中还是遭受了天龙座异族的阻击。我被我父母放在了救生舱内,发射了出去。在我进入维生系统前目睹了逃难船的终结。可能我是族里唯一逃生出去的人了。”太爷爷喃喃的讲述着他经历,双目含泪,悲愤交加。

“太爷爷……我……”

“你继续听我说,我不知道漂流了多久才来到地球。发现这里的人基因和我们族人有99.9%相似,外形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就是这0.1%的基因区别,注定了我族一脉的与众不同。还记得我教你的吸气吐纳之法吗?这都是我们族的宝贵遗产,虽然是入门功法,却能强化你的身体,延长你的寿命。不过,这里终究不是故乡,元气稀薄。所以哪怕你跟我苦练了20年,也只能是勉勉强强入境。你爷爷和爸爸都没赶上好时候。只有你啊,我的重孙,才达到入门境界,才有权利继承起家族的衣钵。”丁达龙紧握着丁一的手,一脸的郑重。

“太爷爷我行将朽木,加上在宇宙漂泊的时间,算起来我可能有两千多岁了,外人只知道我有105岁的高龄,但是我们族人在家乡都是可以延续万年的寿命。我之所以没有继续用救生舱的系统,那是想给自己一个念想。想着我的后代能有一天回到故里,重建家乡。救生舱的能量我已经关闭了,就埋在后山土地庙的地下。三儿,这里有本手册,我手抄的,你拿好了,千万不可泄露。还有,这个手环,你带着,你现在是M星系的唯一继承人。这个手环是个家族的证明,有了它,你可以找到星系联盟,获得M星系的继承权。”丁达龙哆嗦着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手环,一眼就能看出是高科技的产物,通体散发着一股淡蓝幽光,仿佛在叙说着它的历史。

刚说完丁达龙就又倒在了床上,咳嗽不止。丁一虔诚的接过太爷爷的手环,流泪不止,内心也波涛汹涌。

“太爷爷!太爷爷!”丁一急了,看着太爷爷不断的咳嗽,却又不知道怎么办,焦急的望着他。

“记住我说的话了吗?”

“记住了!”丁一使劲的点头。丁达龙挥挥手,示意让他出去。

客厅,一大家子的人都严肃的坐在自己的位置,眼神不断的互相交流,想从对方的眼神中读懂些什么。

丁一刚刚走进客厅,就被奶奶拉住问,“三儿,太爷爷跟你说了什么。”奶奶陈月琴很是焦急。

丁一摇摇头,什么都没说,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淌。

丁守一和丁建国又都走了进去,妈妈吴秀莲也跟在后面。不一会,里面传来了嚎啕大哭声,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丁达龙走了。

丁达龙,在云南彝良县巧家乡这个半山腰的小村寨里,是一个接近于传说一般的存在。从爷爷那一辈就有关于丁达龙的种种传闻。

有的说丁达龙能手屠熊瞎子,也有说他能飞崖走壁的,更玄乎的说曾经看到过丁达龙晚上身上能散发着一股淡蓝色的幽光。但可以肯定的是,丁达龙是个外来人。怎么来的至今也无从考究,但是丁达龙来到村庄后,凭着一身的本领,迅速的在村里落了脚,扎了根。靠着自身的异能和武艺,打退了前来抓丁的军阀,赶跑了侵略的鬼子,顶住了动荡年代的冲击。还有各家各户家里人生个病,摔断手脚,被毒蛇毒虫咬伤了什么的,只要找丁达龙,就没有治不好的。在这个闭塞的小村寨里,丁达龙就跟古代的祭司一样,受到了村民的尊敬和膜拜。丁家也跟着慢慢的壮大发展起来,俨然已成为村寨里最大的家族。包括丁一的奶奶,陈月琴,都有传闻说是彝良陈炳(和谐)辉将军的女儿。而丁一的妈妈吴秀莲,据说还是吴三桂的后人。

丁守一第一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眼神扫过在场的各位亲戚和朋友,悲痛的说了句:“我父已仙逝。”顿时,大厅躁动起来,痛哭声,哀嚎声,夹杂的男男女女老人小孩的各种音调,嘈声一片。

一位跟丁守一年纪差不多大,白净却又不失威严的老人站了起来。拍了拍丁守一的肩膀,说道:“守一啊,死者为大,老人家有什么愿望,你莫要犹豫,这里还要你主持大局啊。切勿悲伤过度。”

“是啊,爸,你要保重身体啊,爷爷那里有什么遗愿,交给我跟大哥就行了。“丁素珍也站了起来,脸上挂满了泪痕。

“是啊,是啊,守一,切勿难过,赶紧操办丁老的后事为重。“在座的其他亲戚也跟着附和起来。

突然,门外一阵香风,一位十八岁上下的少女,扎着马尾辫,穿着校服,明眸皓齿,肤如凝脂,焦急的跑了进来,双目早已被泪水浸透。

“太爷爷,玲儿来了,你不要走。”丁玲满头香汗,校服还没来得及换,着急地向太爷爷的房间跑去。

“玲儿,你太爷爷他……”丁守一还没说完,少女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大厅里。不一会,高八度的哭喊声从内屋传了出来,大厅里刚刚稍微安稳住了点情绪,一下子又被调动了起来,以丁素珍为首的女眷们又开始梨花带雨。

“玲儿,玲儿”一阵急促带着揪心的声音从内屋传了出来。丁一马上转身跑了进去,看见妹妹已经哭晕过去,妈妈吴秀莲在一旁焦急的呼喊。内屋的几个亲人都慌了心神。掐人中,喷凉水,始终不见醒来。丁一知道,妹妹是太伤心了,击垮了她的神智。

丁玲一下子发了高烧,昏迷不醒。昏睡时还不断的喊着“太爷爷,玲儿回来看你了,你不要走。”让围在她身边的亲人们都跟着默默流泪。

丁达龙是十分溺爱这对重孙的,自小就传授他们功法,虽说丁一小时候也爱闯祸,但是只要有太爷爷在,包括爷爷都不能拿他怎么样。往丁达龙身后一躲,那些个大人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哪怕是上门理论的村民,碍于丁达龙的威严,也只能悻悻而去。丁玲也是如此,不过女孩子终究没有男孩子那般调皮,但也偶尔会跟丁达龙告哥哥的黑状。所以丁一小时候经常会被丁达龙“特殊”关爱,多站几个时辰的马步。不过丁一也是很疼爱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妹的。不但落得个出水芙蓉,连性子也跟丁一一样倔。

“父亲,爷爷跟丁一说了什么?”丁建国在旁边问道。

“你爷爷的性格你不清楚?告诉你,你别想去问丁一,还有你,丁素珍,别没事瞎打听。你们爷爷自有他的想法,实话告诉你,连我都不知道父亲跟丁一说了什么。”丁守一一脸的严肃,训斥着想来打听消息的兄妹俩。

“记住最后爷爷跟你们说的话,以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今后谁再敢提,休怪我不讲父子情面。”丁达龙充满威严的话在后房里传来开来。兄妹俩悻悻而去,却又不敢对视父亲的双眼。

丁达龙的仙逝震惊了整个巧家乡。但凡乡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送行,政府里的,隔壁村寨的,还有几个道上退休的,曾经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全都一身素缟前来吊唁。出殡的时候整个送行的队伍绵绵好几公里,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慢慢地行走。丁建国作为长孙自然要捧着遗照走在队伍前面,丁一则搀扶着妹妹丁玲跟在父亲背后。虽说妹妹这几天精神有所好转,但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浑身软绵绵的,他这个当哥哥的自然要格外照顾。

丁达龙生前嘱咐过死后要安葬在后山的土地庙旁边,虽说这并不是一块风水宝地,所以大家也都没有提出过反对。相反的,村寨的村民认为老爷子死后也要守在村后,给全村的人抵挡邪魅,守护一方水土。

丁达龙的墓地占地约二十平方米,全部由大理石堆砌而成。在几个老师傅的手艺下,整个墓地庄严肃穆,芳草凄凄,青山朝拜。与旁边破落的土地庙形成鲜明的对比。丁守一虽然搞不懂老头子的心思,但是他瞅着旁边的土地庙特别碍眼,几次跟父亲说要拆了,都被丁达龙训斥的不吭声,后来再也没动过这个心思。

作为巧家乡曾经的老乡长,丁守一可谓门生遍地,虽然他有机会走出大山,更上一层楼,但是丁达龙始终没松口,他告诫丁守一守护这个村寨,守护自己的重孙丁一。

随着领队一声“落”,“八仙”们慢慢的把棺材放入坑中。棺木入墓后,阴阳先生摆下罗盘仪定方位,左挪右移,直到他认为可以为止。大体上方位为东南——西北向(乾——巽位),因为当地有“头顶紫金山,足蹬雁门关”的说法。随着一番仪式后,丁达龙儿孙们所持的“哭杖”和“引魂幡”插在坟头,接着烧化所有纸扎,在亲人们的一阵哀嚎痛哭中,整个下葬过程就算结束。

重孙丁一和丁玲在墓前磕了好几个响头,丁玲那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各位长辈心中都暗暗道,没白疼这个丫头。丁一也伤心欲绝,饱含热泪的双目中依稀的记得儿时那段快乐的时光。磕完头之后,众人开始慢慢下山,丁一回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土地庙,若有所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