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新程 第06章 银衣女子

作者:岭南少卿 字数:335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天收获怎么样?”司机是个刀疤脸回头问道。

“娘西皮的!”一个人骂道:“还不够油钱,现在的人越来越没有公德心,这小子乞讨不卖力,回去没有饭吃!”两个小男孩吓得浑身哆嗦,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二人进了面包车吩咐道:“快开车,还有几个小孩要去接,真TMD麻烦。”

一直到步行街那边,一路接了几个同样的孩子,塞到了车里,有的孩子少了只手,有的断了条腿,还有的外伤化成脓水,不时的一股恶臭发了出来,就算那两个人经常的接送,高个子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的抱怨道:“我靠,头儿也不弄干净点。”

“干净的能赚钱?”矮子冷声道:“日他娘,这么脏,是个人一看到就闪开了,还有个屁钱啊。”

高个骂道:“下回我们也要向老大建议一下。”

三人在车上抱怨着,谈着赚钱公德心的问题,正眼都不往车身后一眼,没注意到一辆摩托正尾随他们而来!此时就连开着摩托跟踪面包车的隐志龙也没注意的是,他的车后面竟然还跟着一俩拉风小车!

破面包车七拐八绕的进了一条巷子,停到一个大院门口按了下门铃,等了半晌后一个瘸子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打开了房门。

“准备五个人的饭就行,今天钱少有几个不卖力,不用给饭吃。。”高个下了车后走近庭院大声叫道。

突然外面一个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你能吃就多吃一点,因为你以后可能吃不下饭!”

四人都是一愣,一齐转过身来就看到一个穿着一身黑衣,黑面具和黑皮鞋的人已经走了进来,对方面无表情,只不过嘴角多了两撇八字胡,脸上还有点黑,这次跟踪行动隐志龙特意进行了一下伪装,缓步走了进来,双眼已经喷出了怒火!

“娘西皮的你是哪颗葱,竟然敢管老子的闲事。”矮子骂咧咧的走了过来:“老子让你滚,听到没有,老子数到三秒你不走的话,要你后悔做人!一,二……”

“三!”隐志龙冷冷帮他倒数一挥手,然后就只听到“彭!”的一声响,一声惨叫刺破了夜空,矮子直接撞到墙边晕了过去,一条胳膊竟然被拧成了麻花!

三人这才知道这家伙应该是不好惹的,此时高个声音有些发颤:“你是哪条道上的,大家有话好商量!”他一边说着软话却是一边使眼色,司机已经绕到隐志龙的身后,掏出刀子后恶狠狠的扎了过来!

“大家好商量啊。”隐志龙应了一句看都不看,一脚反踢了出去,司机的刀子被踢飞到了半空,人却已倒飞了出去,‘咚’的一声大响,结实的撞在墙上,烂泥般的滑了下来,没有了声息!只是瞬间又打晕了一个。

那把刀子空中一折,已经落在隐志龙的手上,他只是随随便便的扔了出去,一下准确无比的钉在高个的腿上,高个一声惨叫就翻身跌倒!

瘸子一个激灵,已经知道不好,拄起拐杖就要跑路,突然他心中一凛,隐志龙已经站在他的身前,一个耳光煽得他吐出一口鲜血和两颗大牙!

“你若是不想另外一条腿像那些孩子一样架到脖子上,就最好坐下来。”

这句话实在比什么都管用,瘸子剩下的一条腿已经发颤,哆哆嗦嗦的跪了下来,哇哇大哭道:“大爷,我只是做饭的。”只不过声音含混,已经听不真切。

高个还在那里抱着一条腿,鬼哭狼嚎的叫着,隐志龙走了过来,一把拔出那把刀子后又是插了上去:“你再叫一声,我就再插一刀!”高个如同被掐住了脖子,声音戛然而止,看着腿上的鲜血汩汩冒出来,再也忍耐不住,大声嚎叫:“这位大爷,你要我做什么你就说,只求你先让我止血!”

隐志龙拔出刀子,不是给止血而是在放血,不经意的又插了一刀,仿佛插在萝卜冬瓜上:“你也有和我讨价的资格?”

高个痛得才想大叫,突然记起隐志龙说的话来,顾不得捂住伤口,只能捂住一张嘴,满是惊惧的望着隐志龙,只是目光中的哀求不言而喻。

“这个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隐志龙终于问出了自己的问题,简单直接。

高个几乎没有一丝犹豫,说道:”南城霸上村的周扒皮手下!”

……

得到消息后刚从痞子窝这条小巷子出来的时候,隐志龙远远看到一个穿着银色风衣的人朝他这边过来!此时此刻他突然内心也是一凜,心中暗想对方跟踪而来,自己之前怎么没有及时发觉!

不过转念一想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这巷子路灯昏暗,还穿这么拉风的衣服!难道他不担心别人容易发觉?对方会是刚才那伙人的帮凶吗?

此时两人迎面向对方走来,正当两人就要要插肩而过的一瞬间,身着黑白风衣的双方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向对方出手!两人近在咫尺的刚一近身交上手,便知道对方都不是普通的泛泛打手,应该是师出有门的练家子!

银衣人气势如虹,如猛虎下山的拳如炮锤,脚踩隐志龙中线,上下连攻快如闪电,膝顶隐志龙大腿麻筋,拳砸隐志龙面门。银衣人的身手路数是内家拳高手,这两下看似不凶猛,实际上都已含了一股非凡的内劲,看这架势一旦砸实后看来就是一头牛也得砸倒。

隐志龙眼也不眨后嘴角微微一笑的身子一斜,避开膝顶后手成鹰爪,巧妙的拂抓向银衣人手腕的脉门。这轻轻的拂抓其手指如刀锋的寒气逼人,手指间含了一股子螺旋推磨劲,这一下若抓实很有可能将银衣人皮肤抓破。隐志龙这一手用得可以说是精妙无双,此刻也只有他这样的身手才能在这样凶险电光的一瞬间准确的拂中抵挡住。

此刻两人眼中皆是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两人之间留下了不大的对峙空间,此时空气中的气氛似乎压抑到了极点!此时应该是彼此都惊讶于对方的颜值和身手成正比,两个人的英姿和武术都很不错。

不过对峙了几十秒钟后,给人神秘又飘逸的银衣女子突然一个拱手抱拳沉声道:“阁下的身手在下是深表佩服,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一言不发就向我出手呢?”

隐志龙倒是没想到这位神秘的银衣女子还这么有风度,心中也是暗暗佩服对方的身手,嘴上却戏谑道:“是阁下先出手的吧?那你又为什么出手攻击我呢?难道你不是南城霸上村周扒皮的马仔啊?”

没想银衣女子笑道:“哈哈!可笑可笑,咱俩是同时出手的好不好!什么周扒皮?我没听说过!我刚才从步行街开着自己的小车一路跟踪那俩破旧面包车到了这里,只不过在入村口的时候迷了路才迟来了十分钟,我之前这不是跟丢人了嘛!我看你从贼窝那边方向出来,还一身打手的黑衣装扮,我还以为你是他们这伙人的头子呢!”

隐志龙朗声回道:“真的吗?原来是这样啊,难道咱们是同道中人来路见不平哦?我也是跟踪这般天杀的混混来这的,刚查到他们的幕后指使竟然是南城霸上村,他们幕后人外号叫什么周扒皮的!”

银衣女子回道:“真的是这样,我不过比你晚来了十来分钟罢了,一时没找到贼窝却见你从暗巷里面出来,咱们才在这昏暗的小巷两强相遇哦。”

隐志龙此时倒是释怀了笑道:“那看来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了啊!对了,银衣女,你是怎么跟踪他们来到这的呢?”

“我之前在步行街逛街时看到几个乞讨的小孩挺可怜的,就多留意了一下,后来发现一俩面包车过来接他们回去;我以前听小道消息说是在咱们新桃市这里,有些天杀的混混组织诱拐儿童做小乞丐,没想到今天竟然让我碰到这帮人!”

银衣女子说着大笑朝隐志龙伸手而来道:“对了,你别叫我银衣女,我的名字叫‘肖锦狐’,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啊?幸会了,刚才多有得罪!”

两人紧紧握了一下手,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蕴含的力量和善意;隐志龙也是洒脱的回道:“我叫隐志龙,幸会幸会!我是在花边岭广场不远的那个天桥上发现了这伙人的,之后独自追踪到这里,那伙人渣确实让人挺气愤!我已查到他们的头是南城霸上村的恶霸,绰号叫什么‘周扒皮’!”

肖锦狐此时建议道:“朋友,那咱们今晚就先回去吧,夜色已晚,既然咱们知道了这伙人的头子,也不急于一时收拾他们,之后咱们找到更多罪证和他们的其它相关团伙再收拾这帮人,估计这伙人绝对不止这个贼窝!”

“好的,听你的建议,以后我们再彻底收拾他们!”隐志龙说着两人一起走出了这条昏暗幽深的小巷。

这是郊区的一个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深夜确实很少人来往,巷子偶尔还传来零星的狗吠声,夜里如果一个人来这里,多少是有点渗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