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末日 第二十四章:在途

作者:在下仁羽 字数:316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砰!砰!砰!”孙小伟一行的后方响起了枪声。“停一下。”孙小伟说道。很快后面的车队就跟了上来,并把一行人围了起来。

“别紧张,不要你们命,就是想要点物资。”带头的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一只手举着枪奸笑着走了过来。“找死么?”吕惟终靠在车上一脸不悦的说道。“看见你们的武器了,确实不错,但是吧,你们手里没拿啊。谁要是去碰那些武器,直接就崩了他。”那人一脸嚣张的说道。

吕惟终什么都没说走了过来,那人也一脸好奇他想干什么的表情,吕惟终扬起手,一拳砸过来,并且砸的时候收上生成了石钉锤,“碰!”一声闷响,吕惟终的攻击被那人用手臂挡住了,并且他的手臂没有受伤——他的手臂被一层深褐色的鳞片包裹住了。“觉醒者?”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啊,抢个东西也能碰见觉醒者。也对,在重灾区闲逛的能是普通人么。你们也是被‘邀请’的吧?”“邀请?被谁?”吕惟终收回了拳头,也解除了石锤。“不是?那就别藏着了互相试试底吧。”说着,这群人便都释放了“意志”。十五个人七个空两个异四个奇两个狂。

人数上是那群人占优势,但由于凌冰的存在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经过了那场战斗,孟岩、吕惟终和任性等级都有了极大的提升上升到了空,其他人虽没有升级,但也变强了。但在这些人之中无泪这个“异类”就十分突出了。或许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理,那个领头的跑到了无泪的旁边,并且左手被鳞片完全包裹变鳄鱼爪的样子,右手拿着枪指着无泪。“都小心着点,不然我杀了他!”看着没有人冲过来,那人心里有了点底奸笑着继续说道:“我们也不想两败俱伤,只要,啊!”随着一声惨叫,那人刚才拿着枪的手已经落到了地上。血不断的往外喷。那人惊恐后退了几步痛苦的捂着伤口。

无泪甩了甩匕首上的血,但没有把匕首收进鞘里。在场的其他人都呆住了,但凌冰除外,他面露笑意的看着无泪,“这个人果然很有意思。”

“草,老子弄死你!”那人的后眼角蔓延出了“裂痕”并且裂痕冒着深绿色的光,并且冒着蒸汽,然后那人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鳞片包裹住了他的全身(衣服也被包裹了起来)那人整个变成了一个“站立的鳄鱼”!除了站立着,并且四肢与人的四肢差不多长以外,就是一只鳄鱼!那人张着血盆大口扬起爪子就向无泪冲了过来。可下一秒,扬起的爪子无力的落下,原本应该是脑袋的地方喷着三米多高的猩红喷泉!所有人包括凌冰都愣住了,几秒后,原本和鳄鱼男一起的那些人慌忙的逃窜。而孙小伟一行人还呆立在原地看着跪坐在那里的那具无头尸。

行进程中谁也没有说话,即使消灭了很多的C和D,但他们都不是人类所以感觉不到什么。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是一个人。虽然他不是好人,虽然他死的时候像一个怪物,但他是个人!为了自保,无泪却是没有做错什么,但,毫不犹豫的杀死别人的人实在让人感到不安。而且说到底,这个带着同伴的衣物和死讯的突然出现的来历不明的“怪人”真的可以信任吗?没人知道无泪同行这件事到底是好是坏。他到底是谁?他说的是真的么?孟凡琛为什么会托付他?这都只能等待时间给出答案了。

不眠的夜晚。

也就只有落幕任杏和吴望这三个心大的人才能睡着了。林冰凝出了一个冰锥,看着它依然在想着变强,为了那个必须打败的人。吴庆在考虑着以后的行程和自己的能力,以后会碰见更多更强的敌人,而自己的能力在战斗方面却毫无用武之地,这样下去只能成为累赘。吕惟终不断的不断的捶着拳头,期待着以后的战斗,毕竟,从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冒险”!孟岩躺在睡袋上,翻看着手机你的聊天记录,担忧着生死不明的弟弟。孙小伟分析着今天无泪的举动,以及自己脑中蹦出来的各种可能,包括无泪杀死了孟凡琛这一条。林青走出了帐篷,抬头看着夜空。虽然这里是重灾区,当地面上的灾难影响不到夜空中的繁星。孟凡琛是否也在看着这片景色。

无泪依倚靠在摩托车旁,任凭风吹动他的斗篷,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腰间的两把匕首令人望而生畏。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夜空,微微能听到他叹息,透过面具的眼神没有什么变化,但不知道为何却让人替他感到一丝哀伤。

一阵风掀掉了他的帽子,吹动着他黑色的头发。面具贴在他的脸上。星光之下,面具不再让人感到诡异,面具半喜半忧的表情有什么含义?没人知道。可能代表着他的性格,可能代表着他的性格,也可能仅仅是毫无意义的图案。这都不禁让人联想他的过去:可能曾经他也有一群同伴,但现在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也许他曾犯下什么错,为了逃避或赎罪他才戴上了面具。又或许他本就是孤独一人,在经历了许多后,才隐去了面孔,只以面具示人......但这终究只是联想,真相是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大人,一支被我们邀请了的队伍的首领被另一拨人杀死了。”一个侍者模样的人弯着腰低着头站在一座殿堂里说道。“正常,那群人可是我所关注的,他们的成长速度是我见过最快的,而那群动物在一边开始不久就觉醒了,到现在还是这副德行,来了也不会有什么出彩的表现的。”墨瑟坐在椅子上摆了摆手。“大人,恕我冒昧,我还是想提醒您不要相信千机那个家伙,他!”“我怎么了?”千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旁边,“我说,你也不要总说我坏话吗,额...忧丧?对,你是叫这个,你不是总说什么‘忧何丧何’么,所以,要是你说对了岂不是很不妙?哈哈哈。”叫忧丧的那个虽然脸色很难看,但并没有说什么。“好了,盛会就快开始了,你先下去准备吧。”忧丧鞠了一躬,便退了出去。“墨瑟,你真的有把握能如你所愿么?千机戏谑的问道。椅子上的人没有回答,千机便一脸没趣的出去了。“大人,您真的不打算除掉他么?”从角落走出了一个医生打扮戴着眼镜的男人。“我杀不死他,我们为敌将是没有尽头的,不值。”“您说的是。”那人说完便毕恭毕敬的退了出去,在走出去后露出了奸笑。

天亮了,吃过早饭再次上路。到目前为止无泪什么也没吃过,他不饿的吗?这个问题困扰着所有人。

在末世中,人类的本能会完全显示出来,除了少有的暴虐以外,还有求生欲。求生欲使人们聚集在一起,而其他的欲望则使聚集在一起的人们互相伤害着。

“前面那是?防护墙?”最前面的吕惟终不可思议的问道。“貌似是的,这里还有人?”孙小伟也感到十分奇怪。出现在众人前方的,是三米多高的防护墙,显然这不是政府方面建造的,“这种高度也就拦一下C了。”吴望吐槽道。“正好,咱的食物快没了,看能不能搞到一些。”孟岩倒是挺高兴。

防护墙的大门处,立着一块牌子:“资源交易处”。

“这里是干啥的?”吴望看着这块牌子又望着里面显得很好奇,“资源交易处?应该是交易物资的地方,也就是说墙边停着的车都是来交易物资的?”吴庆也很好奇。“进去看看吗?顺便还能换些食物,咱的食物快没了。”孙小伟看着其他人问道。“咱拿啥换啊?”吕惟终摊了摊手。“你似不似傻?那些武器不行么?反正咱又用不着。”孟岩说着便骑了进去。其他人耸了耸肩也跟了上去。

围墙的里面到处都堆放着一些物资:食物、武器、甚至还有车!“这些都是等待交易的物品?”任杏有些疑惑。“看来有不少人。”落幕接道。“前面那个建筑应该是交易所,要不车停这咱去看看?”吴望显然对里面很好奇。

“接下来要交易的是液化气,总共有二十罐,现在的情况下,液化气是最好的燃料,所以希望各位不要吝啬,这可是十分重要的物资!”...

“这TM是拍卖所?”孙小伟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一屋子的人和台上的主持人。“看来是了,找个地坐吧,反正咱的武器不错,总不可能一点吃的也还不着吧。”吴望说道。“下一件物资是大家最在意的武器了,95式步枪三十把!”“额...我现在感觉有点悬了。”吴望有些尴尬的说道。

“都别动!”一手持步枪的人冲到了台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