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末日 第十九章:无法杀死?

作者:在下仁羽 字数:319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里是救援行动第三十四支队!我们在重灾区遭遇了武装犯罪集团,而且他们之中还有个怪物!子弹没有用,请求火力支援!请求,啊!”

“爽!真是太爽啦!枪打不疼,愈合贼快。手能变爪子,力量也比原来大得多,而且身体还能吸收被我杀的人!在这个情况下简直完美!哈哈哈!”“你叫张道承,对吧?”依然是一身白戴着兜帽的千机蹲在他们皮卡的车顶上,救世军的其他人立刻瞄准了他。“别激动,我只是个传话的。”千机举起双手笑眯眯地说着,“两天之内,去把避难城攻下来。”听到这里张道承也大概知道是谁让自己这么做的了,但:“要是我不愿意去呢?”他还是想试探一下。“随便你喽,我只是个传话的,你去不去和我无关,不过,叫我传话的那个估计会很不高兴。”千机说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跳下车顶拍了拍张道承的肩膀便离开了。

“老大,怎么办?”之前哪个逃跑的“报信兵”又凑了过来。看他被打肿的脸,估计是被张道承因为逃跑的事给打了一顿,见识了之前那一幕后,他现在不敢随便发表意见了。“去!现在就去。早就看那避难城不爽了,现在枪也奈何不了老子了,怕他个屁!另外,不去的话,你我脑袋都得搬家!”虽然他认为现在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但现在回忆那个穿黑夹克的人都还是一阵阵的发怵。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两个侦察兵正聊着天往避难城走,在临近大门的时候一种一个瞥到旁边来了个穿着皮衣叼着雪茄的人也在往大门走。“停下!你是哪来的,想入城还是怎样?”“TMD问你话呢没听见啊!”两人都端起枪瞄准了那人。那人没有说话只管一个劲向前走。“停下!不然开枪了。”见那人还是往前走,这个侦察兵扣下了扳机。“嘭!”一声枪响,但那个人并没有应声倒下,子弹打中了他的膝盖但他依旧和个没事人一样往前走。见没有效果,那人又开了几枪,但依然是无用功。“啊!”那人因恐惧叫出了声,并且坐在了地上。张道承不慌不忙地走到了他的面前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他的手开始有正常人的手变成了模糊发黑的血肉并蔓延出节状触须并逐渐包裹住了他。在他被完全包裹后,那一团物质迅速缩小并且恢复成了手的样子。一切干净的好像那个人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

另一个人见状早就跑了,“前面就是大门,我能跑进去!我能跑进去!”他自我安慰道。到了大门口,他使劲的砸着大铁门,“开门啊!快点开门!啊!”张道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后面,并且用利爪刺穿了他的身体。他的手再次变成了那个模样,不一会那个人也被吸收了。

来开门的人从小门里看到这一幕吓的坐到了地上,然后又赶忙爬着跑了出去,大声的叫喊着。旁边的民兵不知道什么情况,就问道:“你瞎几吧嚷嚷啥呢?”那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外、外面、怪物。”还没等他说完,随着一声巨响,厚重的大铁门从后面飞了过来,把他连带着撞着到了对面的建筑上直接撞塌了一堵墙!

张道承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双手的位置由黑色的巨大肿块恢复成了手臂。

“快!快去报告队长!”一个民兵边射击便喊道。十多个人同时射击,子弹如雨一般打过去,但仅仅是留下了浅浅地弹孔,然后又在数秒内愈合,根本不起作用。

与此同时孙小伟一行正在赶往现场,砸门的巨响很轻松的传到了附近的吕惟终耳朵里并吸引了他的注意,在群里通知了其他人后,便赶往了现场。

“卧槽,这什么恶心玩意儿?”吕惟终赶到时,张道承的身上蔓延出触须正在吸收一个民兵。“不管了,先干再说!”吕惟终这么想着冲了过去,并在手上生成了石质钉锤,直接向张道承的脑袋砸去。张道承并没有注意到吕惟终,也没有什么防备就这样直接被砸飞了出去。“垃圾!”吕惟终嘴角上扬,并在手上生成了一柄石制长矛,向张道承走去,并用力地刺向了他的胸腔。在即将刺到时,张道承突然用双手握住了长矛,在两人的僵持中,张道承的手臂蔓延出触须顺着长矛向上爬去,“小子你胆挺大啊,但力道不够!”“还有我呢!”孟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旁边并把一把金属大剑砍向了他的脑袋。张道承的双手沉了下来,触须也萎缩消散了。

“解决了?”孟岩和吕惟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耸了耸肩,收回了能力往回走。这时,张道承的脑袋迅速的恢复了原状,他慢慢地爬了起来,双臂再次变成了砸门是的巨大肿块,向孟岩和吕惟终冲去。听到了动静,孟岩和吕惟终急忙回头,并立刻在身前生成了一面金属盾和一堵岩石墙。孟岩扶着金属盾被打退了好几米,手臂被震得生疼,而吕惟终则是连同碎石一起被打飞了出去。

“闪开!”陈瑞强从远处扛着一柄火箭筒朝孟岩喊道。孟岩见状立刻扑到了旁边,炮弹在击中张道承的同时爆炸,扬起了一阵烟尘。

“咳!咳!解决了吗?对了惟终!你还活着吧?”孟岩说着冲向了吕惟终。吕惟终嘴里全是血,刚才那一下虽然用手臂挡了下,但还是击中了胸腔,估计肋骨可能断了一根,吕惟终现在十分痛苦,但依旧在逞强,“废话,老子能被这货弄死?不用管我我自己能起来。”烟雾散去,张道承跪在地上,不断的喘着粗气,身上已不像人类的颜色更像是之前被火烧过的D和E。身上有大量烧焦的痕迹,地上也流了一大滩红黑色的血。“卧槽这裤子质量也太好了吧。”刚赶过来的孙小伟站在旁边的房顶上吐槽道。“血肉模糊的好恶心!”任杏捏着鼻子一脸厌恶。“你重点有点奇怪吧?”吴望一边吐槽孙小伟一边向张道承劈了过去,而且这次不是在手变成砍刀,而是整个肘关节以下都变成了一把巨大的刀,张道承见状立刻向左边滚翻躲过了这一下,但地面突然伸出了锁链缠住了他。吴望跳起来向张道承劈去。这时,张道承的右臂再次变成了血肉模糊的状态片刻之后,他的右臂赫然变成了一把巨大的刀,迎上了吴望的纵劈,“铛!两把刀砍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张道承使劲一甩甩开了吴望后砍断了吴庆的锁链。并向吴望砍去,两把刀再次重重的砍在了一起。但受伤的张道承从吴望这里占不到便宜,于是转而冲向那边刚刚爬起来的的吕惟终。“不好!”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目前来看谁也没法在张道承之前赶到吕惟终附近。吕惟终吃痛的捂着胸口,生成了石壁来防御,但这次生成的石壁甚至没有之前的那堵厚,张道承已经冲到身前,朝着石壁劈来!

一声清脆的“咔崩!”紧接着的是掉到地上碎裂的声音。但好像不是石头掉到地上的那种闷声?睁眼看去,张道承的刀碎成了许多碎片掉落在地上,冒着白气。而在不远处的楼顶上,凌冰伸着同样冒着白气的左手。张道承吃惊的望着他。

“冰冻。”冷峻的声音传来了不容反抗的话语,犹如皇者一般!

在张道承的惊讶中,他已被冻在了一块巨大的冰块中。

“碎!”凌冰握紧了拳头。

冰块应声碎出了无数碎块。

“终于干掉了。”孟岩跑了过来扶起了半跪在地上的吕惟终。“咋家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这么难弄?”吕惟终捂着胸口,表情有些痛苦地说道。“都没事吧!”陈瑞强跑了过来,“这次要是没有你们的话,我们可能根本对付不了这个怪物。”“没事,倒是你那发火箭炮挺给力的。”孙小伟说道。“草,这次有你屁事,全程打酱油你倒挺自觉。”孟岩毫不留情的拆台。“队长,大门咋弄?”之前去叫陈瑞强的民兵走过来,畏畏缩缩的看着孟岩他们。“草,我把这事忘了,你去造门的那再去订一个,等会我去汇报去。”“没必要。”孟岩打了个响指,被砸到变形的大门浮了起来并在空中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再安上就行了,不过这上面沾的(之前被大门砸烂的那个民兵的血和一些粘糊糊的东西)...建议你们先清理掉。”在场的人的表情都不好看,毕竟,这上面的东西之前是个人...

“我们先把这货带去看看伤的咋样。”孙小伟指了指吕惟终。便和其他人一起开始往回走。

但,地上张道承的碎块没有被冰包着的断面蔓延出了触须,并且缠绕在了一起,慢慢的把个个碎块拉聚在了一起,恢复了人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