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打赌

作者:笑歌浪子 更新时间:2018-03-13 00:06:00 字数:2700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当陈优兴说出要和宋清风比赛一场,赌石的时候,周围的人将目光投了过来。

宋清风,知道,自己这是被赶鸭子上架,不比不行。

陈优兴是赌石的老手,从刚才看门红,就看出来,赌石经验丰富。

而宋清风,则是赌石的新手,刚才用了二百万试手,结果颗粒无收。

现在有人找上门来挑战,自己不比,又是件很失面子的事情,对于现在身份的宋清风,面子比钱重要得多。看看周围,都是在一个圈子里面混得人。

宋清风也无法拒绝。不过,不拒绝,等着自己十有八九也是输。

周围许多和宋家不对付的人,也都幸灾乐祸了起来。

宋清风一咬牙,答应了下来,这样,至少还有一成的胜算。

“比一场也不是不行。”宋清风虽然心中已经不抱希望,但是,脸上却没有显露出来。

“好,有骨气,不过,干巴巴的比赛也没意思,拿点赌注出来玩玩吧。”陈优兴说道,在他的眼中,宋清风必败无疑,他也正是这样,要打宋清风的脸。

一直以来在两人的较量中,也是陈优兴占优势。

“提议不错,要赌点什么?”宋清风毫不退让的说道。

“王主管,我刚才开了多少钱的石头。”陈优兴对着人间皇家的王主管说道。

王主管说道,“陈总,连上刚才那块石头,今天总共开出五百万的玉石。”

“好,我就用这五百万来做赌注,希望宋少能够拿出相同价值的东西,便可以了。”陈优兴说道,五百万的赌注,对于他们这个圈子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数目。

“我今天刚好开着我的卡宴来的,五百万够了。”宋清风将车钥匙拿了出来。

“好爽快。”陈优兴说道。

虽然说是打赌,但是陈优兴早就认定胜利的会是自己。

“定个规则吧。”宋清风说道。

“好定个规则,每人挑十块原石,然后,将开出来的玉石价格汇总,谁的价格高谁赢。”

“好。”

然后,两个人来到翡翠原石旁边,开始挑选。

陈优兴看了一眼,便挑了一块。

宋清风也不甘示弱,也很快挑了一块,

有专门的人过来,接过两个人挑选的原石。

很快,陈优兴便挑完了石块原石。

“宋少,还没挑到满意的吗?”陈优兴说道。

而现在,宋清风还少一块。

“宋少,能不能让我帮你挑一块。”林凡对着宋清风说道。

宋清风也感觉到,自己在这次打赌中没什么胜算了,便对着林凡点了点头。

“吆,农民工还是赌石高手。”陈优兴有恃无恐的说道。

“没接触过。”林凡实话实说。

“没接触过,呵呵,看来宋少对你挺信任的。”陈优兴转身向开料的师傅那边走了过去,“宋少也快点,我在那边等着你。”

结果,就在陈优兴刚走几步的时候,人群中传出了一阵笑声。

陈优兴看到林凡正让人将那块最大的原石搬了出来,直径达到半米。

“选的好。”众人起哄。

“这下胜率大了,这么大一块原石,一定能出货。”

周围的人嘲笑林凡,你以为这是做什么?难道石头大了就一定能出货?这又不是卖红薯,越大越好。

陈优兴笑了笑,这下更是胜券在握了。

“宋少。”林凡看向宋清风,脸色坚定。

“好吧,就这一块了,个头大了,多少总能出点吧。”宋清风自嘲的说道,已经开始破罐子破摔。

然后,便有会所的人将这些选好的原石,搬到了开料师傅那里。

首先,切割的是陈优兴陈总的原石。

第一块,就出了一级货,老坑玻璃种,只是小了点,不过估价二百万以上。

然后,第二块,也出了货,普通货色,几十万。

不过第六块的时候,终于引起了旁人的尖叫。竟然是块帝王绿。

这可是玉石界里面,王者般的存在。仅仅这块玉石的价格,便到了八百万以上。

随着这块帝王绿的出现,陈优兴的声望也在会所里面提升了不少。

十块原石,减去买原石花的钱,陈优兴开出来的玉石总价达到了一千两百万。

听到这价格,让孙军整个人震惊,呆在了那里。

同样,也引起了周围不少的轰动,尤其是那块帝王绿,让陈优兴信心满满的。

“宋少,轮到你了。”陈优兴在等着看宋清风笑话。

看到陈优兴这样的成绩,宋清风也基本放弃了。

到了这一步,宋清风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第一块,直接没有出货。

第二块,出了块劣等玉石。

……

然后,就接连没有出货。

直到第七块,出了块不错的二级玉石,值个几万块钱。

第八块,也没出。

第九块原石,出了块二级玉石稍微高等的,值个几十万块钱。

这九块宋清风自己选的原石,总共就出了二十万块钱的货,甚至连原石的钱都不够。

看到这个情景,只要是正常人,都认定宋清风已经输了。

“干得漂亮。”陈优兴对着宋清风表示自己的钦佩,当然,这是在讽刺他。

宋清风现在甚至连杀人的心都有,五百万是小事,但是,丢脸的事情却是大事。

“对,你还有希望,还有你农名工兄弟给你选的巨无霸。”陈优兴指着林凡跳的那块原石说道。

甚至,这个时候,都有人嬉笑了起来。

宋清风脸红的厉害,真想找条地缝钻下去。

“这块要切吗?”开料的师傅问道。

林凡走到了宋清风身边,脸上没有一丝焦虑。

看着林凡平静的脸色,突然感觉到自己还有希望,心一横,“切,为什么不切。”

“我们宋少还真是不死心。”陈优兴早就准备好看宋清风的笑话,再在自己光荣战绩上,再添一笔。

不过,这么大块的原石,对于开料师傅来说,也是个不小的工程。

“怎么切?从中间切开吗?”开料师傅询问。

“随……”宋清风发证早已放弃了,想要让师傅随便切。

林凡上前,在石头上比划了下,“从这里切下去看看。”

“好。”开料师傅顺着林凡的说的地方切了下去。

“看看这人还真把自己当赌石高手了,‘还从这里切下去’,你从哪切下去都没用,赌石是门技术活,不是谁都能玩的。”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讽刺了起来。

但是,当师傅将原石切开之后,那些出言嘲讽的人闭上了嘴。

“出货了。”开料师傅说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