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众所周知

作者:软小豆 更新时间:2018-01-10 04:03:00 字数:2607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什么仰卧起坐、俄罗斯转体、登山者、还有什么俯卧撑、平板支撑……以及她画出来叫工匠打造出来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更是让他心中的怀疑一天比一天加深。

“齐程,你仔细去查查这个连家大小姐,平日里都和什么人接触?”欧阳铎看着眼前的心腹齐程,眯眼沉声说道。

“是,属下遵命。”齐程应了一声,心中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出声问道:“殿下可是怀疑太子妃?”

欧阳铎看了他一眼:“她知道的东西,可真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大家闺秀。”

他说着,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深沉。

闻言,齐程正要说话,就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他立刻噤声,与欧阳铎对视一眼,迅速闪身躲在门侧,目光如鹰,手脚摆出的招式已是杀招。

脚步声越来越近,齐程眯眯眼,正想着透着门缝朝外面看看,突然只听砰的一声,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开,下一刻,皱着眉头的连玥已经从门外跨了进来!

见是连玥,欧阳铎的脸色倏地变冷,声音之中带上几分严厉:“放肆,本宫的书房也是你随便想闯就闯的吗?”

连玥并没有理会欧阳铎的训斥,而是有些语气不好的问道:“太子殿下,我们不是有过协议,我帮你治病这件事情不许传出去的吗?而且你在人前,也必须要保持从前病歪歪的样子,太子殿下怎么着急的想要大家知道身体好转了吗?”

她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男人是头猪吗?

明知道有人想要害他,现在还不知道低调,敲锣打鼓的告诉大家‘我好了,快来害我吧?’

闻言,欧阳铎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太子殿下若是不遵守约定,招来了什么其他的暗害,到时候可不能怪我医术不精,救不了你的命。”连玥哼了一声。

此刻,欧阳铎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他看向还站在门口的齐程,沉声说:“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殿下……”

“不用看了,现在大街小巷都要知道太子殿下的病要痊愈了,估计用不了多久,皇宫之中就会有人来给太子庆贺一番了。”连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一旁的齐程闻言也变得惊讶起来:“怎么会大街小巷的人人都知道殿下身体有所好转这件事情?”

再说,他家殿下也不过是这几日身体有些好转罢了啊!

看着这主仆二人的反应,连玥一挑眉:“难道殿下不知道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不是欧阳铎派人宣传出去的吗?

欧阳铎的眉头皱的比连玥的眉头还深,目光眯了眯:“你觉得本宫会故意引人还害自己?”

“那是……”连玥蹙眉,但是很快,她脸上一幅恍然大悟的神色:“看来殿下的太子府里不太干净啊!”

既然是有人想要害欧阳铎,他的这府里,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别人的探子和奸细呢?

但是对方将这个消息散播的大街小巷所有人都知道,是想干什么呢?

欧阳铎扫了一眼连玥,看向一旁的齐程:“去查!”

“是,殿下。”齐程应了一声,快步朝着书房的门外走去。

书房里面只剩下连玥和欧阳铎两个人,看着欧阳铎眉头皱紧,连玥挑挑眉,眼珠子咕噜一转,里面闪过一抹小狐狸般的狡黠:“既然殿下的府中有老鼠,那我们来玩一个猫捉老鼠的游戏怎么样?”

闻言,欧阳铎转头看向连玥,就对上那双水灵灵的眸子,眼前的女子微微勾着唇,嘴边带着一抹略显奸诈的笑容,但就是这样,竟然让他有一瞬间的失神。

“如何猫捉老鼠?”欧阳铎挑眉。

现在,他越来越好奇眼前这个女子,她到底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连玥对着欧阳铎勾勾手指,眼神都带着几分坏笑,等欧阳铎凑近了,她才说道:“我们这样……”

听着连玥说完,欧阳铎的双眸一眯,眼底闪过一抹亮光,看向连玥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殿下放心,我肯定会把这只老鼠揪出来。”连玥说着,眼底精光四溢。

是夜,整个太子府都寂静一片,被夜色笼罩,唯有院子里的长廊里面还不近不远的亮着几盏灯笼。

趁着夜色,一个人影悄悄的溜进书房的院子,四下看着没人,便蹑手蹑脚的上前用钥匙开了书房门上的锁。

只是,那人刚进去,才轻轻的合上房门,还没有站稳,就被人一个脑踢踹倒在地。下一刻,书房里面的灯瞬间亮了起来,照的他都有些睁不开眼。

“还真是一只大老鼠啊!”连玥和欧阳铎从书房内室里走出来,拍拍手,看着地上被齐程撂倒在地的男人,轻哼了一声:“都等了你三四个晚上了,你还真是沉得住气。”

眼前被抓了个正着的男人,是太子府的一个粗使奴才,张三。

前几日,连玥便和欧阳铎商量好,叫齐程在府中装作不小心走漏风声,说是太子得到了一种神药,不仅可以强身健体,更可以延年益寿,还能让太子功力大增。

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之后,欧阳铎便特意叫人将书房的门上锁,然后叫齐程按照注意府中的动静,等了三四天,终于等到鱼儿上钩了。

连玥看了一眼旁边冷着脸的欧阳铎:“太子殿下打算这么处置这只害群之马呢?”

“去审,看看他背后的主子到底是谁。”欧阳铎冷哼一声。

连玥双眸一亮,审问啊,她最拿手了:“殿下交给我来审如何,保证让他痛快儿的交代了。”说着,连玥勾着唇。

一听这话,地上的张三一变,急忙挣扎着求饶道:“太子殿下,奴才是冤枉的,奴才是不小心闯进来的啊!求殿下饶过奴才这一次吧。”

欧阳铎双模一眯,看了一眼齐程,齐程拧着张三的胳膊更加用力:“你私闯太子书房,还敢喊冤?你手里的钥匙是怎么来的?”说着,齐程用力一脚踩到那男人的手上,一声脆响,他手中书房门锁上的钥匙就掉了出来。

张三的脸色一白,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连玥看着他,勾唇,声音带着嘲讽:“如果是随随便便乱闯都能闯进太子书房,那是不是皇上的御书房也有人能乱闯进去了?”

欧阳铎双眸眯了眯,眼睛里面闪过一抹阴冷:“把人带下去,交给太子妃审问。”

“是,殿下。”齐程应了一声,正要押着哀嚎的张三下去,就被连玥出声打断:“等等。”

连玥看向欧阳铎:“不用带下去审问,就在书房里,正好我要问太子殿下借一样东西,这样才审的快些。”

闻言,欧阳铎和齐程对视一眼,双眸之中闪过不解:“你想借什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