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会不会骑马

作者:软小豆 更新时间:2018-01-16 01:30:00 字数:3557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夏依手巧,不仅女式发髻梳得极好看,就连男士发髻梳来也十分得体。

端午又不知道从哪里抱来几件男装,在几个丫头的打扮下,大半个时辰之后,连玥就从秀丽无双的太子妃变成了一个风流俊秀的公子哥儿。

欧阳铎正坐在外室喝茶,只闻到一阵香风袭来,眉眼俱是风情的连玥便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

只见她一身锦绣华衣,脚蹬青云靴,头戴玉簪冠,腰缠盘金扣,手持水墨扇,好一派华贵气象。

连玥也正欣喜地打量自己,虽然她瞧上去还是不像男人,这身装扮也就是糊弄糊弄自己,但是这么一装扮,倒是让连玥觉得穿越过来也有个好处,最起码得到了一副上好的皮囊,可男可女,可妖可仙。

端午也来凑趣:“太子妃殿下这么一打扮,走在路上保准要被姑娘家的手绢和珠花给砸个满怀。”

天启朝的民风还是比较开放的,走在大街上,姑娘家要是看上了哪个小伙子,就把自己的手绢或者珠花砸向小伙子。若是小伙子捡了起来,那就表明也看中了这个姑娘家。接下来就是让媒人上门了。

“那敢情好,等我去大街上捡珠花给你们戴。”

“那可不行。”夏依给连玥将最后一颗金扣扣好,笑道,“您捡了人家姑娘的珠花,回头姑娘家再把您给拉回去拉郎配,这可怎么好?”

“哎呀夏依你糊涂了!”活泼的冬悦插嘴道,“有咱们太子爷在一旁呢,谁敢把咱们太子妃给拉郎配?”

连玥就冲着一直沉默着打量她的欧阳铎问道:“殿下,妾身好看吗?”

欧阳铎歪着头,将连玥从头到脚都看了一个遍——连玥顿时很是忐忑,就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万一欧阳铎要是觉得这身不合他的意,不让她出去了怎么办?

“很好看。”似乎等待了一万年那么久,欧阳铎终于微微点头,算是对连玥这一身打扮表示了满意,“只怕好看得太过了一些,路上当真有人把你拉郎配。”

连玥愣了愣,欧阳铎这是在打趣她吗?

她小心翼翼地又道:“要不,妾身去换一身吧?换一身稍微丑一点的。”

欧阳铎的视线从连玥的衣服扫到连玥那张带着些小心,却又分明很淡然的脸,忽然心中有些烦躁,便道:“本宫是带着你出去办事的,又不是让你出去选美。”

怎么忽然就生起气来了?

连玥颇觉得有些无趣,冲着顿时如临大敌的丫头们安抚地一笑,就对欧阳铎笑着福了福身子:“妾身已经打扮停当了,殿下,咱们这就走吧。”

她不应该是吓得如同惊弓之鸟吗?欧阳铎越发烦躁起来,总觉得他是越来越看不明白连玥了,到底隐藏在这具精致皮囊下面的是一副什么样的面孔,为什么会对他……会对他有这样的吸引力?

欧阳铎皱了皱眉头,齐程这个家伙也不赶紧回来,说不定在连玥从前的丫头身上能够得到什么线索。

“会骑马吗?”

连玥一直低着头跟在欧阳铎身后,努力走着标准淑女的小碎步。既然决定了要放长线钓大鱼,就要使自己的言行举止努力做到和从前的连大小姐一模一样才行。

冷不丁地听到欧阳铎这么一问,连玥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呢,便下意识地道:“会……”

一抬头看到欧阳铎有些阴沉的脸,连玥连忙又道:“会倒是会一点,却不能跑起来。”

连玥说的倒也是实话,她从前虽然在军中,但毕竟是军医,跟着一起训练也就是了,却万万没有接触过骑兵,更没有学过骑马。

就连这马马虎虎的骑术也是在有一次她所在的部队去西藏日喀则军演的时候,她跟着当地的藏族阿爸学的。

下人已经牵了两匹马来,欧阳铎随手一指一匹全身漆黑,只有头上和四蹄是白色的马,冲着连玥一点头:“它叫踏雪,很通人性,养它的人和你一样,骑术不好。所以……”

“所以它很温顺哦?”

连玥欣喜地摸了摸踏雪,她喜欢马,准确地说,她喜欢所有的小动物。

踏雪果然很听话,一点都没有排斥连玥的抚摸。

一旁的欧阳铎已经利落地骑上了旁边一匹枣红马。

“殿下,养它的人是谁?”

让连玥感到奇怪的是,今天的欧阳铎也不知道吃了什么棒子药了,全程黑着脸,好像心情很不好的样子,明明换衣服之前还很关心她。

不过她也不在意,反正她只打算把他当成领导供着——反正他们现在的关系,除了名义上的夫妻之外,也的确是上级和下级之间的关系了。

“快上马吧。”欧阳铎显然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连玥也知趣地没有多嘴,在下人的帮助下,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上了马背。

欧阳铎冷眼旁观,连玥这一番动作绝不像是装出来的,她果然不善骑射。可连之祥是个文臣,也没有收集马匹的爱好,家里养的马都是驾车用的。

唯一的儿子连恺也并不精于骑射。小女儿连珏虽然自幼习武,于骑射一道上也不过是会骑罢了。

他可是命人打听过了,这个连玥在家中时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无事绝不出垂花门一步,是什么时候学会的骑马呢?

难道是幼时耐不住好奇心,跟着家中的弟妹学过一两次?

欧阳铎慢慢地摇了摇头,说不定也有这个可能。正是因为只学过一两次,所以才会显得这么笨拙吧?

连玥好不容易才在马背上坐稳当了,不由得就擦了擦脸上的汗珠子,冲着欧阳铎尴尬地笑了笑:“让殿下见笑了,妾身实在是不太会这东西……”话还没说完,踏雪就轻轻地动了一下,吓得连玥连忙俯下了身子抱住了踏雪的脖子。

欧阳铎嘴角微微上翘,看来还是他多疑了,连玥到底在闺阁中看了些什么书,那可不是能够打听出来的,说不定连玥就是无意中看了几本稀世少有的医书,才会恰好会治疗他的病吧?

连之祥喜欢收集孤本珍本,他的嫡长女大概也有这个癖好。

连玥眨了眨眼睛,是她看错了吗?一直黑着脸的欧阳铎竟然笑了——是在嘲笑她吗?

她顿时就鼓起了勇气,在马背上努力停止了脊背,一边回想那个藏族阿爸教给她的动作要领,一边尽量保持着微笑——她才不要被一个古人给嘲笑呢,还是一个病了这么多年的病秧子。

欧阳铎眼角扫了扫连玥,心情大好,忽然笑道:“你不要这么僵硬,马这种畜生,也是会欺负人的,你越是害怕,它越是不安分。”

“踏雪才不是畜生呢!”连玥小小声地反驳了一句,却仍然按照欧阳铎教导她的去做,果然觉得好了一些。

外头已经是华灯初上,繁星满天了。连玥小心翼翼地跟在了欧阳铎身边,尽量把持着富贵人家公子哥的形象。

好在出门的时候,欧阳铎还是让自己的两个随身小厮扫雪和茗茶跟着,有了扫雪在前头牵马,连玥觉得整个人都自在多了,也有心思去看看左右两边的小摊子了。

“公子,你这样大摇大摆地出来,会不会太招人眼呀?”

欧阳铎也跟着连玥看了看两边的小摊子:“就是要招人眼。”

连玥的眼珠子转了转,压低了声音,笑道:“公子是要带我去哪里?不会是去抢药吧?”

“你觉得我带着两个人和一个你,能去抢药吗?抢得过人家吗?”因为已经到了外头,两个人的称呼完全变了。

连玥不服气地撇了撇嘴,什么叫“两个人和一个你”?有这么区别对待的吗?

虽然前世是个军人,但到底也是个女孩子家,见到好看的首饰摊子,连玥就完全走不动了。

欧阳铎很是无奈,只得和连玥一起下了马,让扫雪和茗茶牵着,任凭连玥在人家首饰摊子上挑挑拣拣。

连玥容貌秀丽无双,一身男装打扮根本就掩饰不了她女人的身份。不过是为了在外行走有个掩饰的借口罢了。

天启朝有很多富贵人家的小夫妻,丈夫十分疼爱妻子,怜惜妻子常年在家中操持家务,不能在外行走,便趁天黑让妻子扮作了男子,再带着妻子出来逛街听戏。

卖家们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了,还满脸笑容地冲着连玥推销自己摊子上的首饰:“公子看看这个,这个牡丹富贵样式的,正衬着公子家中的小娇妻……”卖主算是拿捏住了刚成亲的小娇妻的心理,正是要这种华丽的首饰才压得住身份和场面。

那些成亲数年的反倒喜欢那些清贵的首饰了。

连玥对金子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这些金子可都是硬通货呀,可以直接当银子来用的。

挑挑拣拣,拣了几个金簪子,又给丫头们都挑了好看的珠花,潇洒利落地掏出钱袋子付银子——连玥发现自己并不缺钱。

可能是因为对嫡长女的愧疚,也可能因为嫁的是嫡长女,又是嫁给了当朝太子,连之祥和孙氏给连家大小姐的嫁妆可着实不少。

光是压箱银子就有整整五千两。所以就算将来欧阳铎没有付给她诊金,她靠着自己的嫁妆也能够逍遥自在一辈子了。

“你的审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