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太子生气

作者:软小豆 更新时间:2018-01-15 08:20:00 字数:3491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连玥身形一顿,一手死死地抓住了连珏的手腕:“你说什么?你看见了她的脸了?”

“哎呀,长姐,你快放手!好痛!”

连玥连忙松开手,讪讪地笑道:“是长姐不好,用的力气太大了。”

连珏不满地甩了甩手腕,冲着连玥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长姐这是怎么了?这次回来总觉得长姐有些怪怪的,你瞧,长姐把我的手腕又给抓红了。”

连玥低头一瞧,果然见连珏雪白的手腕上出现了红色的指印,颇觉得不好意思,抓起了连珏的手腕轻轻地揉着:“好珏儿,姐姐帮你揉一揉,明天这印记就会消失的,你快说,你真的看见那个人的脸了?她长什么样子?”

连珏却扬着一张小脸,十分得意地笑道:“原来长姐也会关心人哪。”

连玥很是无奈,这个连珏,是个给几分颜色就开染坊的人。她没有理会连珏的嘲讽,而是继续追问:“你快说呀。”

连珏逞笑嘻嘻地说道:“长姐你着什么急呀。我这手腕儿还疼着呢。”

“好,我让你疼,说不说!”连玥手上忽然加大了力气,疼得连珏龇牙咧嘴的,“哎呀,长姐,你快松手!好疼!我说!我说就是了!”

连玥便放柔了动作,却没有松开连珏的手腕,继续轻轻地揉搓着。

连珏本来想要抱怨,但看到连玥给自己揉手腕,终究只是撇了撇嘴,才道:“从小到大,长姐一贯会做好人,喏,如今收买人心都买到了我的头上了。”

连玥作势又要掐她的手腕:“你少在这里给我耍贫嘴,我是你的长姐,爹娘之外,你就得听我的话,你要是再不说,我这次可就不饶你了。”

“哎呀,别别别,”连珏连忙摆了摆手,“我说,我说。”

她歪着头想了想,才道:“隔得太远了,其实我也没有看清楚。朦朦胧胧地看了个大概,我记得她很瘦,脸却很小,巴掌大的一张小脸,别的看不真切了。当时我见她突然冒出来,还以为是哪里的丫头,就喊了她一声。她没理我,我就很生气,想要追上去,可她的轻功太好了,我实在是追不上。”

连玥心中“咯噔”一跳:“你是说她知道你看见她了?”

连珏点点头:“长姐,你不要打断我呀。我虽然轻功没有她的好,但这么多年跟着爹爹请来的拳脚师傅练武,我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她的武功底子其实差劲得很。也不知道是哪门哪派的,就学会了轻功预备着逃跑……”

连珏后面絮絮叨叨些什么,连玥完全没有心思听。那个灰衣人武功底子很差劲,其实她也能够看得出来,不然,以她现在这具身子这般柔弱,是完全不能够一击得手的。

这样一个刺客,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在半夜摸进丞相府呢?

“长姐,你说,这人是不是太子殿下的死对手呀?”

连玥瞥了连珏一眼:“你这个口无遮拦的毛病又来了,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对手不对手的?”

连珏撇了撇嘴角:“长姐就只会哄我,全家人都知道的事情,就我一个人瞒在鼓里。太子殿下的死对头是英王殿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我又不是没有耳朵,不会自己去听呀。”

“说起来,”连珏歪着小脑袋,“左丞相那帮人就是英王的走狗。我看长姐这次嫁给太子殿下,就是英王那帮人设计的。”

见连珏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连玥不由得有些好笑:“你才打听到多少东西,就这样想当然了?”

连珏白了连玥一眼:“长姐,你总是把我和哥哥当成小孩子,我都十六岁了,什么都知道了。左丞相的妻妹就是英王的侧妃,两个人就是连襟。这不明摆着的关系嘛。”

连玥跟着笑了起来,心中却忧心忡忡。连珏被那个人发现了,她会不会找个机会杀人灭口?

她虽然一开始不喜欢连珏这个妹妹,但是从连家大小姐留下来的潜意识中,连玥找到了连珏这么叛逆的原因,再加上现在发现连珏并不是已经坏到骨子里的人,又有些为连珏担心起来。

照现在这个样子来看,连珏是必须得离开京城了。

因为才遇到了神秘兮兮的刺客,连珏死活也不肯回去自己睡,连玥无奈,只得带着连珏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想到连珏睡觉特别不老实,一晚上连玥不知道醒过来多少次,给连珏盖被子。到早晨醒过来的时候,连珏倒是睡得挺香甜,连玥自己却有些鼻塞,想来是晚间着了风寒。

孙氏急得不得了,不免就去嗔怪连珏,却被连玥挡下来了:“母亲,连珏也是个大姑娘了,您总是这样不分场合不分青红皂白地斥责连珏,泥人也有三分土性,久而久之,连珏自然就不服管教了,您好歹也要给连珏留点面子才是。”

今日请了假的连恺十分诧异,仔细地打量起连玥来。

连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笑道:“小恺,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不认识长姐了?”

她在连家过得实在是太提心吊胆了,总害怕自己这个冒牌货被连家人给认出来,因此,不管是谁这样打量她,她都有些胆战心惊。

昨天连珏说的其实没错,在天启朝,有些地方还是相当愚昧的,要是真的发现了妖孽,就真的要被绑起来活活烧死。

连玥可不想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宝贵的第二次生命。

“哪里,长姐又在和弟弟说笑了。我只是觉得,长姐今天的确和从前不一样。”连恺对着连玥的时候还是有些拘束,毕竟这么多年的心结,也不是说打开就能打开的,“从前珏儿犯了错,长姐从来不置一词,如今竟然也会劝母亲不要斥责珏儿了。”

连玥莞尔一笑:“珏儿也是个大姑娘了。”

连珏眯着眼睛微微一笑,左右看看也不说话。

“就像这样一家子和和乐乐的,就对了。”孙氏抹了抹眼睛,“我和你们爹就希望你们这样和和美美的,兄弟姐妹之间,哪有什么隔夜仇。”

连之祥一大早就上朝去了,如今圣人病重,太子身子又不好,朝政便由几个皇子共同商议,左右丞相六部阁臣更是忙的不可开交。

想到欧阳铎身为太子,如今竟然要让几个兄弟来主持朝政,连玥就皱紧了眉头。

像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得尽快想个法子让欧阳铎见见她那个皇帝老爹才是。不然等皇上驾鹤西去,还不知道那些心思各异的兄弟们要怎么对付欧阳铎呢。

到时候,不仅欧阳铎太子之位不保,她这个太子妃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此,用过早膳,连玥拒绝了孙氏的挽留,执意要回到太子府中。

孙氏没法,只得让连恺骑着马护送连玥回去了。

没有见到连之祥之前,连玥暂时不打算将昨天晚上的刺客之事告诉孙氏,也叮嘱了连珏不得多嘴。

连珏好奇心重,见连玥一脸神秘的样子,就央求连玥,好歹让她在京城中多待几日,跟小姐妹们告别。

连玥自然答应了连珏。

其实就算没有连珏的请求,她也打算让连珏再多待几日了。

本来那刺客被连珏撞破,连珏如果继续留在京城中,保不准被会杀人灭口。但是连玥想了一晚上,如果就这么让连珏走了,那刺客说不定会在半路上杀了连珏,还会连累了老嬷嬷一家人。

她准备回太子府跟欧阳铎借几个武功高手,一路护送连珏回乡,最好是那种身怀绝技的丫头,能够时刻陪伴在连珏左右。等过几年天下大定,再将连珏接回来。

欧阳铎早就得到了消息,知道连玥今日要回来,正在前院书房松涛苑等她。

见了欧阳铎,连玥领着连恺先给欧阳铎行了礼,欧阳铎淡淡地点了点头,瞥了连玥一眼:“爱妃怎地脸色不好?”

连玥其实是很急切想要见到欧阳铎的,要知道,欧阳铎可是她未来的饭票,要是欧阳铎身子骨一直不好,她的饭票可就没了。

现在亲眼瞧见欧阳铎面色红润,她反倒放下心来了,用帕子掩着嘴咳嗽了几声,才道:“让殿下担心了。妾身在娘家太过贪玩,不小心染了风寒。妾身这就告退,以免将风寒传给殿下。”

“是要避开本宫一些。”欧阳铎的语气十分冷淡,“爱妃可真是不小心。”听着似乎有些不高兴。

“太子殿下!”连恺见欧阳铎这样对自己的长姐,气愤不已,当先踏出一步,“太子妃身染风寒,家母要太子妃殿下在府中多养几日再回太子府,可太子妃殿下挂念太子殿下,不顾身有病痛,仍然赶了回来,而太子殿下您竟然……”

“既然挂念本宫,那为何不好好地保重自己的身子?”欧阳铎竟然没有生气,语气虽然冷淡,但听得出来,似乎并不是因为连玥感染风寒而这般冷漠。

连恺有些语塞,连玥连忙冲着连恺摇了摇头。

她现在还没有完全摸清楚欧阳铎的脾性,万一欧阳铎久病在床,心理变态,因为连恺一句话说不对就要了连恺的性命,那可怎么办?

“你可有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