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何方妖孽

作者:软小豆 更新时间:2018-01-14 08:20:00 字数:3337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连之祥的脸色便有些尴尬起来。这些日子,他一直在为没有保护好连玥而自责。

见连之祥神色不好看,连玥的口气便缓和下来:“好在珏儿年纪小,现在好好管教,将来嫁人的时候也不至于给我们连家丢脸。”

她能够穿越到连家大小姐身上,很大一部分得多亏了连珏任性妄为,坑害了自家长姐。才让走投无路的连家大小姐丢了性命。

连之祥就松了一口气,冲着还站在书房门口的连珏呵斥道:“听见没有?以后跟着你长姐好好学学!眼看着也是要说人家的大姑娘了,还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整天就知道给我闯祸!”

连珏一脸委屈,娇娇滴滴地抽噎道:“爹爹,刚才女儿在路上遇到长姐,已经被长姐教训一顿了。”她伸出自己的手,那只胜似白雪的手腕上赫然出现几个深红色的手指印。

“爹爹你看,这就是刚刚长姐抓住珏儿手腕教训珏儿时留下的痕迹。”连珏对着连之祥一脸委屈,丝毫不提及自己方才做了什么。趁着连之祥不注意,还狠狠地瞪了连玥一眼。

连玥冷笑一声,不等连之祥开口询问,便冲着连之祥福了福身子:“父亲,方才女儿正要过来寻您,在路上遇到了珏儿。珏儿对女儿出言不逊,还想用鞭子抽女儿。幸好女儿眼快,抓住了她的手腕,不然,女儿今日这脸上怕是要留下疤痕了。”

说罢,就义正言辞地怒斥连珏:“珏儿,方才我还同父亲说,你如今年纪小,尚可管教,将来才不至于酿成大错。我也答应了母亲,要为你求情。如今看来,倒很不必要了。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不仅顽劣暴戾,更是谎话连篇。试想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从前在闺阁之中也只是读书做女红,哪里来的力气把你的手腕抓成这个样子?更何况,你还是自幼习武。你这样冤枉自己的长姐,良心上可能过得去?”

一番话铿锵有声,连之祥先前心中的不悦顿时散去,也跟着训斥起连珏来:“你这个不孝女!差点害了你长姐和你兄长不说,如今竟然还冤枉起你长姐来了!我看你是祠堂没有跪够!你也不用用膳食了,这就去祠堂接着跪着去吧!”

连珏顿时就慌了神。她是连之祥的幼女,自小被千娇万宠地养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连之祥板脸。

“爹爹!女儿没有说谎!”连珏一脸不服气,抓着连之祥的胳膊一个劲儿地摇晃,“女儿这只手真的是长姐所为!”

她忽然转头,恶狠狠地瞪着连玥:“爹爹,你不觉得长姐这次回来,跟从前大不相同吗?说不定眼前的长姐根本就已经不是长姐了!”

连玥心里一紧,连珏已经脱口而出:“真正的长姐已经被眼前的妖孽给害死了!爹爹,她不是我长姐,她是妖孽!”

“混账东西!”

书房里的三个人还在错愕,外头已经响起了孙氏的怒斥:“连珏!你是越来越不成器了!什么话都敢说!哪里来的妖孽?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孽障!”说着说着,孙氏已经被气哭了,“天老爷呀,我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才生下来这样一个不成器的东西!”

连玥的潜意识告诉连玥,孙氏虽然身为继母,但对她和连恺都十分好,作为一个继母来说,孙氏无疑是十分合格,甚至能够称得上优秀。

从前的连大小姐之所以和孙氏不亲近,也不过是因为放不下生母而已。

她可不是真正的连大小姐,孙氏对于她来说,也就是个亲近可爱的长辈。

她想要在天启朝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想要以后过上逍遥自在的生活,一方面得靠着欧阳铎,另外一方面,就得靠着连家了。

连之祥为人正派,不好女色,这连家后宅就全交给孙氏来打理,要是和孙氏搞好关系,她以后的路就顺畅地多了。

没有多想,连玥就紧走几步,扶住了孙氏:“母亲切莫伤心气急,小心气坏了身子。珏儿还小,不懂事的地方我们多多教着,以后也就好了。”

“呸!谁要你猫哭耗子做好心人!”

连珏双手叉腰,她本就长得秾丽,火红色的衣裙衬得她更加娇俏,这会儿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倒还有了一份别样的风情:“你这个大胆妖孽!占了我长姐的身子骨不说,现在还来挑拨我们父女母子之间的感情,是何居心?我看就应该把你送到清风观去,让那里头的老真人把你扔进火炉子里烧成灰,看看你是何方妖孽!”

连玥皱了皱眉,这小丫头好狠的心,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姐姐,没想到她竟然要把自己烧死,这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狠毒的妹妹!

“你给我住嘴!”

连之祥气得直哆嗦,孙氏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你这个孽障,我和你母亲都是清清白白的人,怎么就养出了你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你长姐一直为你开脱,说你年纪还小。哼,年纪还小?现在年纪小就这样狠毒了,将来年纪大啦,岂不是连弑父杀君这样的大逆不道之事都敢去做?那还了得?”

“爹爹你怎么能这样骂我?”

连珏似乎对连之祥呵斥她而有些不敢置信,索性就把枪头调转向连之祥,怒气冲冲地道:“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我不相信你们就丝毫没有怀疑!这天启朝谁不知道太子是个病秧子,又有哪个女儿家傻乎乎地想要嫁给那个病痨鬼!长姐出嫁的时候一直哭哭啼啼的,还把自己贴身的丫头都给打发走了。怎么这次回来就满面春风了?我听人家说,自从长姐嫁给了太子,太子的身子骨儿就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从前还病得都要死了,怎么短短的十数日就好转了?这天下哪有这样的神医!”

连珏猛地冲着地上啐了一口:“我看就是有妖孽作祟!”

“啪”!

一声脆响打断了连珏的话。连珏捂着自己的脸颊,双眼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地看着孙氏:“娘,你竟然打我?”她一手指着旁边的连玥,怒火简直都要将这间书房给点燃了,“为了一个外人,娘你竟然打我!你到底知不知道,谁才是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

“你住嘴!”孙氏带着哭腔呵斥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谁是外人?你长姐也姓连,是你父亲堂堂正正的嫡长女!从前我看你虽然顽劣,但想着你到底是年纪小,也没有好好管教你,谁知道你越长越黑了心,竟然当着你父亲和我的面,就这么侮辱你长姐!将来你父亲和我都不在了,难不成你还想不认你长姐不成!”

“不认就不认!她嫁了个病痨鬼,这太子妃也不知道能当多长时间,趁早现在就断了这门亲戚,省的将来还要连累咱们都跟着丢了性命!”

“混账东西!”

连之祥气得直打转转,一眼看到书房墙上挂着的长剑,几步跑过去将长剑抽出来,双手握住剑柄,就冲着连珏砍了过去。

连珏尖叫一声,猛地躲到了孙氏的背后,拉住孙氏的衣袖,哆哆嗦嗦地道:“娘亲救我!爹爹要砍杀我!”

孙氏厌恶地将连珏的手掰开,淡淡地道:“我阻止不了你父亲,他要打死你就打死好了。”

连珏愕然:“娘,我可是您的亲生女儿!”

“珏儿,你这样心狠手辣,若是不改,将来迟早是个祸害。你爹爹现在打死了你,也省的将来你被别人打死的好。你放心,你去了,娘也跟着你去,在地底下陪着你,不让你 一个人孤零零地上路。”说罢,孙氏的眼泪“唰”的一下汹涌而出。

连之祥已经怒不可遏了:“我打死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你长姐现在是当朝太子妃,也是你这样的贱民能说得的?更别提,你竟然还敢编排太子殿下!你知不知道,方才那几句话,要是让有心人听了去,咱们连家就是个死字!横竖是活不长了,我不如现在就亲手结果了你!”

连珏吓得惊声尖叫,松了孙氏的袖子,又躲到了连玥身边:“长姐救我!我知错了!你快劝劝爹爹,爹爹最听你的话!”

连玥已经用袖子掩面“抽泣”起来:“我已经是妹妹口中的妖孽了,哪里来的本事能够说服爹爹?妹妹还是离我远一些吧,省得我这个一身晦气的太子妃连累了妹妹这样的贵人。”

哼,装委屈,谁不会?她以前只是不屑这样做罢了。但既然能够用这样最省事的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她偶然为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连玥长得清丽无双,自小又乖巧懂事,孙氏是把她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待的,如今见连玥这样委屈,早就忍不住了,将连玥搂在怀中,放声大哭起来:“我的儿!是母亲对不住你呀!”

见孙氏一哭,连之祥也不禁丢了长剑,老泪纵横:“我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