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看那病秧子还能活多久

作者:软小豆 更新时间:2018-01-14 01:30:00 字数:3361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连玥毕竟从前在军中也天天练过,身子一闪,脚步往旁边一挪,连珏的鞭子便落了空。

红衣少女恼羞成怒,紧接着第二鞭子也跟着过来了。

连玥这下子不闪也不躲,右手快如闪电,一下子抓住了连珏的手腕,手上稍微一用力,少女便尖叫起来:“好痛!长姐!松手!”

连玥冷笑:“这会儿知道我是你的长姐了,怎么不用鞭子抽我了?”

少女已经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长姐,珏儿知道错了。长姐,你松手好不好?啊,我的手要断了……”

连玥不理她,厉声喝问道:“连珏,你以后还敢不敢到处惹是生非了?还敢不敢这样口无遮拦、目无尊长了?”

连珏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连连求饶:“长姐,珏儿不敢了,珏儿知错了……”

得到连珏的再三保证之后,连玥才松了手:“连珏,记住你的话,要是以后你再敢这么放肆,让我知道了,可不是今天这样好说话!”

看着连玥一行人渐行渐远,红衣少女捏着鞭子咬牙切齿:“哼!不就仗着自己是太子妃的身份,就能敢随意打我!也不知道那个病秧子能活多久!呸!”

走了好远,春末才担心地问道:“太子妃殿下,二小姐会不会去跟丞相夫人告状?”

“让她告去吧!”连玥冷笑了几声。

原主的记忆中,孙氏是一个十分公正的人,绝对不会相信连珏的一番诬告,更何况,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处处谨慎小心翼翼的连家大小姐,她是当朝太子妃殿下,一个小丫头而已,她才不会放在眼中。

几个丫头见自家主子根本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便都跟着放了心。

连玥去的时辰巧,连之祥刚把幕僚打发走,见连玥来了,忙笑着往里让:“有什么事情怎么要到为父的书房来?”

连玥先行了礼,才挥挥手,让春末几个人退下去。

连之祥见状,也慢慢收了笑容,让书童守好门,回身坐在长案后,指了指书案对面的团花椅子,让连玥坐了,开门见山地问道:“玥儿可是有什么难处需要为父帮忙?”

见连之祥这样爽快,连玥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地说道:“父亲,女儿这次回来,一为省亲,二为求药。”

“求药?”连之祥皱了皱眉头,“我听人说,太子殿下自从成婚之后,身子骨大好,如今已不大咳嗽了,也无需人的搀扶便可行走,玥儿,当真如此?”

连玥犹豫了一番,便点了点头,又很快道:“父亲,此事事关重大,万不可被他人知晓。”

连之祥脸色凝重起来:“圣人一直期盼太子殿下身子康健,好早日参与朝政,如今太子殿下病情好转,这正是一件大好事,为何要瞒着世人?”

“父亲,您为官多年,朝中人心险恶,此前小恺之事就被人这样算计。朝堂之事历来与后宫脱不了关系,前朝就这般阴暗,那后宫尔虞我诈之事还少得了吗?”

连之祥朝连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起身将窗户都关严实了,才低声说道:“玥儿,如今朝堂正是风起云涌之时,你如今身份不同,说话要格外小心一些。”

连玥执起茶壶,给连之祥倒了一杯茶水,又接着说道:“父亲,我嫁入太子府才发现,太子殿下其实并无大碍,这些年实乃是给耽搁了。这些日子太子殿下换了个药方子,这身子骨果然就有了起色,如今正是治疗关键的时候,可也不知道是谁,竟然将京城内外药店的药都给买空了!”

连之祥“呀”了一声:“是哪个?怎么会知晓太子殿下的药方子?”

连玥摇头:“此人并不一定是知道药方子,他将药材都买空,目的很简单,就是不管太子殿下的药方子是什么,只要没有药材,神仙药方也不管用。”

“玥儿,为父怎么发现你跟从前不一样了?”

连玥正聚精会神,想着到底谁是幕后之人,被连之祥一问,顿时就有些慌乱:“父亲,您在说什么呀?我还是从前的那个玥儿呀,哪里有不一样?”

她早就料到了,自己这个冒牌货,应付欧阳铎还勉强可以,但要是应付朝夕相处的连家人,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但愿这次也能够将眼前的连之祥给敷衍过去。

连之祥眼中闪过疑惑:“从前在家中,你是少言寡语,不要说在为父的书房中了,就是平常在园子里遇到,你也少有这样与为父侃侃而谈的时候。你母亲还夸你是个贞静性子,大家闺秀便该如此,让珏儿处处学你的样子。为父从前觉得将你嫁给那等世代耕读之家,这样的性子正好相宜。谁知道你最后嫁给了太子殿下。这些日子为父和你母亲十分担心,就怕你这样的性子在太子府会吃亏。”

连之祥语气真挚,听得出来,倒是真的很为女儿担心。

连玥暗地里舒了一口气,只要连之祥夫妻真心疼爱女儿,就算再怎么怀疑,也绝对想不到,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已经换了一个。

“父亲,您不必为我担忧。”连玥柔下声音来安慰连之祥,“女儿毕竟嫁人了,嫁的又是当朝太子殿下,自然不能够再像从前在闺阁中,可以肆意妄为。”

连之祥点点头,又把话题带到了欧阳铎的病上来:“……从前也寻了很多名医,吃了那么多药,也没见到太子殿下有所好转。为父记得,去岁还有人推荐太子殿下到大洪寺出家,方可保命,圣人当庭大怒,将那个人给杖毙了。”

出家保命?听起来怎么这么像骗子?嗯,骗个太子去出家,佛祖面前可算是一件大功德了。连玥低了头,想了一下欧阳铎那张冰山脸剃了头发披了袈裟的样子,差点乐出声来。

“……是哪里找来的神医?怎么就这么几日,就将太子殿下的病给治好了?”

“也不是就这几日,说来也巧,这大夫就是个走街串巷的赤脚大夫,被太子府的下人给碰到了,带进太子府给太子殿下开了个药方子,太子殿下前些日子就在吃着这药了,吃了这么些时日,才见好了。”

“哪里找来的神医”?可不就是坐在你面前的冒牌女儿嘛。

连玥换上了一副忧心的表情:“唉,这也是太子殿下的命了,竟然能碰上一位神医。谁知道现在竟然有人想要太子殿下无药可医。”

连之祥站起身,背着手在屋子里踱起步子来,慢慢悠悠地,看得连玥都心急起来。

半晌,连之祥才停下了脚步:“太子殿下竟然寻起了赤脚大夫,可见是真的急了。”

这话说的没头没尾的,连玥忙问道:“什么急了?”

连之祥看了女儿一样,摇了摇头,又坐回到书案后头:“你这次来求药,是自己来的,还是太子殿下让你来的?”

连玥刚要回答是自己来的,忽然见连之祥表情急迫,便转了个口风:“起先是女儿见买不到药,太子府的库房里也少了一味药,才想到父亲这里来问问,后来,太子殿下知道了,还让女儿在家中多住一日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连玥的错觉,她总觉得连之祥的表情好像忽然就松懈了下来:“看来,太子殿下还不完全是庸碌之辈。”

连玥差点翻了一个大白眼,欧阳铎当然不是庸碌之辈。

单看他病病歪歪这么多年,也没死在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手中,还暗自培养起自己的势力,就知道这个人心机深沉,绝不可能是个大草包。连之祥是从哪儿觉得这欧阳铎看起来像是庸碌之辈了。

连玥很是怀疑,该不会是欧阳铎那家伙平日里在世人面前特意装傻充愣吧?

连之祥低头沉思了一阵子,忽然又道:“太子殿下之前就寻了神医的事情,少有人知道。外头倒是传言,太子殿下自与你成婚之后,身子就好转,都说你是个福星。”

他叹了一口气,眉宇间颇有些愁苦:“若是在寻常人家,你这个福星媳妇说不准就被供起来了。可这是在皇家,有这样一个名头可不见得是好事。玥儿,你以后说话做事务必要小心谨慎,为父就害怕有人特意盯着你,专门在你身上做文章。你要知道,太子殿下虽然早就被册封了,却至今没有涉足朝堂。圣人的几个儿子中,福王痴傻,寿王残疾,誉王残暴,诚王纨绔,剩下的几个皇子可都参政了,尤其是四皇子英王殿下,风头更是直在太子殿下之上。”

连之祥一面说,连玥一面跟着咋舌。

这皇帝老儿的命也太苦了吧?大儿子是个傻子,二儿子是个病秧子,三儿子又是个残废。老六老七这对双胞胎,一个凶残,一个混账……

连玥算来算去,也就四皇子英王和五皇子景王这俩兄弟还算是没长歪。

“玥儿,你要小心了,这太子府邸中定然有奸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