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我们来实践一下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39:00 字数:3650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嘿嘿,哪能那么便宜你。”邪恶的奸笑一声,肖雨儿把酒杯中的酒倒掉一半,然后端起桌子上的菜盘子,把里面的菜汤倒一点进去,然后换一盘再倒,再换一盘,直到把桌上所有菜盘子都端过一次。最后,用筷子在酒杯里搅了搅,重新将新调配的“酒”递到肖梓辛面前,奸诈的一笑:“好了,喏,喝吧!”

一直亲眼目睹肖雨儿动作的肖梓辛脸色不可抑制的白了白,后脑勺滴下一大滴冷汗,颤颤巍巍地接过这杯由他亲爱的小妹亲手调制的“喜酒”,再颤颤巍巍的移至嘴边,看了一眼里面黄不黄绿不绿的不明液体,喉间咽下一口唾沫,抬眼看到肖雨儿一脸的幸灾乐祸和众人的万分同情,眼一闭心一横,咕哝一口喝下去。

刚喝下去,一股奇怪的味道直窜胃部,肖梓辛差点一个忍不住呕出来。好在他定力不错强忍住胃里的翻腾才没有在自己的新婚夜在大伙面前出丑。

表情怨念的看向肖雨儿,只见她笑得前俯后仰毫无形象,还边笑边跺脚,嘴里还说着:“哎哟喂我的妈呀!二哥你还真喝啊!那东西能喝吗?啊哈哈哈哈哈!看你那表情跟喝毒药似的,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肖梓辛真的是哭笑不得啊!

那杯东西可比毒药难喝多了。

整过二哥之后,肖雨儿就跑去和大家伙喝酒去了,当然,在场知道她的怪癖的人是打死也不敢让她沾酒的。每个人只要一看到她把酒杯端起来,就会以抢钱的速度抢过她手中的酒杯,然后自己喝掉。

以至于到最后,给别人敬酒的肖雨儿一直到最后还是最清醒的,反观那些被敬的,倒有不少喝趴下了。

待到每桌都“祸害”过之后,肖雨儿拽着肖梓辛的手,硬是将他拉到新房里,嚷嚷着要闹新房。上官聿见自家娘子如此兴奋,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刚刚喝下肖雨儿制作的独特“喜酒”,肖梓辛现在已经不敢想象她的宝贝妹妹还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子来整他。

惊恐的拼命挥手,肖梓辛道:“不用不用!雨儿啊,这闹洞房就不用了。二哥累了,想要歇息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你可还有身孕呢,要多休息。”说话的同时还一个劲儿的朝上官聿使眼色。皇上啊,您赶紧把这挠人的丫头带回去吧!否则他今晚就别想洞房了!

接收到肖梓辛求救的信号,上官聿脸上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然后朝他点点头。

“雨儿,我们回房吧。闹了这么久,你应该也累了。走吧,我们回去睡觉。”搂着肖雨儿的肩膀,上官聿劝道。

“我不累。”很不识相的甩出这么三个字,听得肖梓辛真想一口血喷到外公家去。

上官聿无语。看了一眼肖梓辛的苦瓜脸,无奈摇头,轻叹一声,然后略一弯腰,双手插到肖雨儿腰下和腿弯处,将还赖着不想走的肖雨儿一把抱起,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外走。

不理会肖雨儿的咆哮挣扎,上官聿走至门外,还体贴的用脚把门带上,然后大踏步朝自己房间走去。

被上官聿一路抱回房间,坐在床上,肖雨儿一张嘴嘟的哟,都能挂好几个酱油瓶了。

知道她没能闹成紫宛的洞房心里不高兴,上官聿很是无奈。倒了一杯茶递到她嘴边,道:“人家今夜洞房花烛,你好意思去打扰他们?”

“哼!”鼻子朝天的朝他哼了一声,肖雨儿不理他。

放下手中的杯子,上官聿摸摸鼻梁,嘴角翘起,又道:“难不成娘子你想看人家洞房不成?”一撩衣服下摆,在她身边坐下,凑过脸,在她耳边暧昧的呼一口气,“看别人洞房还不如我们自己实践实践。”

扭过头一把推开眼前的脑袋,肖雨儿被他的无耻给逗笑了,“滚啦!你这个色鬼!谁要跟你实践!我要睡觉!别来烦我!”

之前就说过我们的皇后娘娘肖雨儿是个粗神经的人,前一秒还在生气的事,后一秒就会把它忘到九霄云外去。而这次也不例外。上官聿阻止她闹洞房的事情被他两句话一说就给说没了。

脱了衣服躺上床,上官聿将她的脑袋枕在自己胳膊上,手掌轻轻抚着她的肚子,用宠溺的语气说道:“你呀,真是不让我省心,都快要当娘的人了,还和以前一样爱到处找事惹事。真不知道以后生下来的孩子会不会也和你一样。”

“和我一样怎么了?我这样有什么不好?就是我这样的你还不是爱的死去活来的。”不屑的撇他一眼,肖雨儿道。

“不错,就是像你这样爱惹祸的小麻烦精也是让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呵呵。”低笑着应和她的话,上官聿歪过头在他额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轻声道:“好了,睡吧。”

闭上眼,往上官聿怀里钻了钻,寻着一个舒服的姿势,安心的睡去。

上官聿抬头往窗外看去,外面月色正好。

紫宛的婚礼已经完美结束了,现在的紫宛从肖雨儿的侍女一下子跃居她的二嫂。还未习惯这个新身份的紫宛每次听到肖雨儿故意拖着长长的音管她叫二嫂的时候,总会不好意思得面红耳赤。

除了“调戏”紫宛外,肖雨儿现在又找到新的乐趣了。那便是他的外公。

肖雨儿没有想到,堂堂江南首富,武林盟主的岳丈,竟然是个童心未泯的老小孩。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肖雨儿真的是个自来熟。虽然她是顶着人家的身体,冒充别人的身份,可是她和“她”的爹娘哥哥们甚至这个刚刚第一次见面的外公,都能马上熟络起来。而现在,她和外公已经到了熟得快烂了的阶段了。

连嵩一向很疼爱这个漂亮但爱惹事儿的小孙女。以前雨儿还未出嫁的时候,他就经常写信让她去登延城看他,然后拖着雨儿在他那儿住,短则个把月,长则半年。而自从雨儿入宫以后半年,他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宝贝孙女了。如今趁着梓辛成亲见到了雨儿,老人家可是很高兴的。

拉着雨儿躲到没人的角落,连嵩苦着脸向她诉说着他老人家对她的思之深念之切,说自从雨儿进宫以后,她见不到自己的宝贝孙女是多么多么难受,少了她的笑声他是多么多么寂寞等等等等。总之一句话,他老人家就是在跟肖雨儿诉苦抱怨。

肖雨儿被他外公的小孩心性给逗笑了。挽着外公的手臂摇啊摇撒几下娇,然后软声软语的哄上两句,就把他的受伤心灵给抚平治愈了。

说实话,肖雨儿也很喜欢这个亲切和蔼的外公。哦不,应该说,她是喜欢肖府的所有人。这里的所有人,对她永远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和一个包容的心态。爹爹宠着她,娘亲护着他,哥哥们爱着她,肖府的下人敬着她,现在又多了一个外公怜着她。肖雨儿不得不感慨,这身体的主人,真的是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只不过,现在享受这幸福的,变成了她。

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穿越过来之后原来身体主人的去向的肖雨儿,如今头一次对这个问题产生好奇了,也头一次对原来的肖雨儿产生了愧疚之感。因为她莫名其妙的穿越,造成真正的肖雨儿不明去向。不知道她的灵魂是仍旧呆在这个身体里,还是已经……

想到最坏结果的肖雨儿眼神微微闪了闪,她在心里暗道,不管原主人的灵魂还在不在,现在主导这个身体人的是她,她就是肖雨儿,就是肖府的大小姐,是外公的亲孙女,是上官聿的妻子,是这天呈的皇后!既然是她,那么她就要承担起肖雨儿应该承担的责任,孝敬爹娘,孝顺外公,尽到一个为人女为人孙为人妻的责任。

有了如此想法的肖雨儿,在面对所有人的时候,都有了一种感恩的心情和一种责任感。

想法的转变直接导致了肖雨儿行为的改变。她一改之前喜欢不听劝到处乱窜的性子,乖乖听家人和上官聿的话,做一个像孕妇的孕妇,安安静静的不惹事。当然这并不是说她改变自己的性格,只不过是考虑到一些东西,让她变得成熟了,变得懂得为别人着想了。

肖雨儿自认为她的这种改变并不算什么,只是有一点不同于往日而已。可肖府的人可不这么认为。看到安安静静的肖雨儿,所有人都惊恐的以为,她是不是生病了,或是紫宛出嫁让她过度忧伤了。

在连素素实在忍不住去问了原由得到正确答案之后,大家才都松了口气。

果然爱惹事的肖雨儿才是正常的啊!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在肖雨儿回到肖府的第十一天,紫宛成为她二嫂的第八天,宣阳城一年一度的月礼节在宣阳百姓的期盼中到来了。

一大早就扯着上官聿兴奋的嚷嚷说要去参加月礼节的活动,好不容易安静了几天当了几天淑女的肖雨儿,在月礼节的诱惑下马上又被打回原形了。

重新看到蹦蹦跳跳活力非常的肖雨儿,上官聿真的觉得还是这样的雨儿更吸引人。虽然说安静的雨儿也有另一番风情,但是他还是更喜欢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她。

手中拿着那日逛街雨儿送她的折扇轻轻摇着,上官聿显得悠闲自在。那把扇子的扇面上如今多了一首诗,《诗经》里面的《蒹葭》。苍劲有力的字体彰显出提字之人的气势,尽显霸气。而温婉浪漫的诗句却又透出缱绻柔情。再看他今日的打扮,真的算得上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俨然就是位翩翩佳公子。一身白色长衫,袖口和衣领都绣有九朵祥云,衣服下摆则是绣着螺旋状花纹。衣服是简单的,可那一身的尊贵气质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即使再朴素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人们也会觉得他是一位天生的上位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