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38:00 字数:3650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所以现在肖雨儿要求要喝酒,肖梓辛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开玩笑,这里可是酒楼,她要是喝醉了见人就亲,那估计等她清醒知道之后会想要抹脖子。呵呵,所以,果断反对!

而同样第一时间出口反对的上官聿则是考虑到肖雨儿的身体。她现在可是孕妇,孕妇可不能喝酒。虽说在行动上面上官聿不限制她的自由,该走就走,该跳就跳,咳当然是那种微小的小幅度跳动,但是在饮食上他还是会管着她的。太医说了,女子怀孕期间,不宜喝酒,虽说少许喝点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为了雨儿肚中宝宝的绝对健康,上官聿坚决不让她沾酒。一些孕妇忌食的食物,他也都有留意,防止他这个粗神经的皇后乱吃东西把他们的宝宝吃没了。

“你现在是孕妇,孕妇不准喝酒!”上官聿严肃的神情让肖雨儿现在才想起来,她现在可是个孕妇。

一脸哀怨的瞄了一眼肖梓辛面前的酒壶和他们两个各自斟满酒的酒杯,肖雨儿哀叹一声,死心的继续扒她的饭,吃她的菜。没办法,谁让她现在肚子里还揣着个包子呢!哎,踹包子的女纸伤不起呀!

看她不再要求喝酒乖乖低头吃饭,肖梓辛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上官聿,轻笑。

上官聿则体贴的往她的碗里又加了几筷子菜,然后看着她吃下去,脸上挂上一抹满意的笑容。

一顿饭就在肖雨儿哀怨的眼神中和上官聿从没停下的筷子中以及肖梓辛与紫宛的浅笑中愉悦的结束了。

吃完饭后,又在街上晃了两圈,始终觉得不送紫宛东西她会过意不去的肖雨儿最后还是跑到一家首饰店挑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玉镯子,硬是塞到了紫宛的怀里。实在拒绝不了的紫宛也只得收下。

回到肖府,肖雨儿将她买回来的东西分发给大家,然后提着给望儿的东西直奔大嫂房间。

“小姑,这些东西都是给望儿的吗?”看着桌上一大堆吃的玩的,望儿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开心的问道。

“对啊!这些都是小姑今天逛街专门卖给望儿的呢!望儿喜欢吗?”蹲下身子,摸摸望儿的脑袋,肖雨儿眯眼笑道。

“嗯!望儿喜欢。小姑对望儿真好!望儿最喜欢小姑了!”伸出手臂抱住肖雨儿的脖子,在她侧脸轻轻啵了一下。

回抱住望儿小小的身子,肖雨儿突然希望自己肚子里的宝宝快点出世。

“小姑,这个鹦鹉会讲话吗?”指着桌上那最大的“玩具”,望儿稚嫩的声音充满好奇。

凑近鸟笼看着里面蹲着的传说中会讲话的鸟,肖雨儿也同样好奇,“小姑也不知道它会不会讲话。要不我们试试它?”

“嗯。”

将望儿抱到椅子上坐好,肖雨儿胳膊放在桌上,眼睛看着笼里的鹦鹉,开口道:“皇后娘娘吉祥。”

“皇后娘娘吉祥。”一声略有点古怪的声音从鹦鹉那尖尖的嘴巴里发出。

肖雨儿和望儿两人对看一眼,然后一齐兴奋的凑过去。

“来,望儿,你也说一句。”

“嗯。”点点头,想了一会儿,望儿张开红红的小嘴,道:“小姑漂亮。”

“小姑漂亮。”

睁大水灵的眼睛,望儿脸上高兴的表情让肖雨儿不禁也露出愉快的笑容。

“望儿是世界上最乖的孩子。”对着鹦鹉,肖雨儿又说了一句。

“望儿是世界上最乖的孩子。”

“小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姑。”

“小姑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姑。”

于是,这一大一小就对着一只鹦鹉互夸互捧玩的不亦乐乎。

晚上用过晚膳之后,肖雨儿拉着紫宛陪她在庭院里散步。

肩上披着上官聿硬给她披上的披风,肖雨儿挽着紫宛的手臂,轻叹道:“过两天你就要嫁人了。哎,以后在宫里没人陪我玩了。”

一只手抚上肖雨儿的手,紫宛回道:“娘娘,紫宛也很舍不得您。以后紫宛不在您身边,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可别被那容妃欺负了去。”

“欺负?哼,你家娘娘我可是皇后,谁敢欺负我?”很霸气的表示自己不可能被欺负,顿了一秒钟,弱弱的加上一句,“除了某人。”

捂着嘴轻笑一声,紫宛道:“皇上那么疼爱娘娘,哪会欺负您呀!我看呐,是您欺负皇上才对。”

“我欺负他?开什么玩笑?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哪里欺负得了他一个有着高强武功的高手啊,更何况他还是皇帝,我只是他众多老婆里面的大老婆,我哪敢欺负他啊!紫宛你就会帮着那个死男人说话,都没考虑考虑我的感受。”

看着即将与之成为亲人的自家娘娘那略带酸味有故作委屈的话语,紫宛忍俊不禁,扑哧一下笑出口,应付道:“对对对,您是弱女子,您不敢欺负皇上,都是皇上欺负您行了吧?”

“我欺负谁了啊?”

紫宛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一个带着笑意的声音。

一看,迎面走来的,一身锦衣华服,脸上带着戏谑笑容的翩翩公子,不是我们的皇帝大人上官聿是谁啊!

“紫宛你刚才说什么呢?说我欺负谁了?趁我不在敢在背后说坏话了啊!是不是想受罚呀?”呵呵笑着说出这句话,上官聿上前搂住肖雨儿,将她肩上的披风拢了拢。

“奴婢哪敢说您的坏话啊!就是给奴婢十个胆也不敢啊!再说了,您是心怀仁义的明君,哪会欺负人呀!”知道皇上只是开玩笑说着玩的,紫宛也不担心皇上会责罚她。便笑着说了。更何况,娘娘还在这儿呢,她就更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心情甚好的朗声大笑,上官聿心道:紫宛这丫头跟了雨儿半年,胆子倒是大了不少,言语也更加肆意了。不过,他也本来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所以紫宛之前的话,他根本就不在意。倒是后面说的这句话,让他觉得,紫宛这丫头竟也会拍他的马屁了。呵呵。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也学会奉承人了?跟谁学的啊?”

呵呵一笑,紫宛眼神飘向肖雨儿。

嘴角勾起,上官聿低头看怀里人,“雨儿,紫宛都被你带坏了,你这个主子当的……”浅笑一声,不再说话。

抬头瞪上官聿,肖雨儿反驳:“我哪有!“然后目光转向紫宛,“紫宛,你这个小妮子,我什么时候教坏你了?你说!”

低头捂嘴偷偷笑了一声,紫宛重新抬头,道:“娘娘,在宫里的时候,不是您教我说什么‘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的吗?我可是很认真的记住您的话了呢!”

肖雨儿愣了一下。想起她之前在宫里无聊的时候和紫宛聊天偶然告诉她的这句话,表情一囧,便不说话了。

紫宛和上官聿看着她窘迫的表情,各自眯着眼笑开了。

之后的两天,肖雨儿就找她娘和紫宛聊聊天,和上官聿磨磨嘴皮子,碰到重离就开开他玩笑挖苦挖苦他,还有找大嫂的孩子她的小侄子望儿玩,俩人一起逗逗鹦鹉。然后,就到了二哥和紫宛的婚礼了。

看着礼堂上穿着大红喜服的两个人,肖雨儿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紫宛嫁给了他二哥,也算是有了一个好归宿。难过得是,紫宛嫁人了,就不能陪着她,跟着她到处疯了。

大堂主位上,坐着一个大约六十多岁的老者。他便是我们肖盟主的老丈人,连素素的爹,肖雨儿还有肖梓谦肖梓辛的外公连嵩。在收到肖劲仁派人送去的信,得知他的二孙子要成亲的消息时,老人家可是高兴的一宿没睡。第二天便从登延城赶来,参加孙子的婚礼来了。由于登延城与宣阳城相隔不远,坐马车三天就到了。老人家时间把握的刚刚好,来时正好赶上新娘入堂。肖府众人立马迎他上座,接受新人的跪拜。

第一次见到传说中她的外公,肖雨儿好奇的眼神一直在老人身上转悠。这就是她那江南首富的外公啊!果然看上去就是一副有钱人的样子。

早就察觉到肖雨儿小动作的连嵩转过脸对着她龇牙一笑,然后伸出右手握了两下拳头。

肖雨儿被外公突然的动作搞得一愣。然后马上笑开了。朝他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然后祖孙俩隔着几步距离笑得好不默契。

别问肖雨儿为什么她会知道回那个手势。平时见她挺迟钝的,可这会儿却能一下子明白,那个动作可能是以前的肖雨儿和她外公之间的暗号。估计是她在现代和她的那群狐朋狗友也经常这样玩吧。

她和上官聿坐在主位的略下方,本来肖劲仁是想让上官聿和肖雨儿坐主位的。可上官聿拒绝了。毕竟他们二老才是长辈。于是,上官聿便和肖雨儿坐在了一旁。新人入堂之后,上官聿替他们二人主婚,接受了二人的跪拜,然后司仪开始高喊新人行礼之语,在“夫妻对拜”之后的一声“送入洞房”,紫宛就在喜娘的搀扶下被送进新房了。

接着大家就开始吃喜宴。

目送紫宛离去,肖雨儿向四周望去,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喜庆。

眼神一瞟,搜寻到新郎官身上,看着身穿大红喜服的肖梓辛,肖雨儿的恶作剧因子又开始沸腾了。跑到二哥面前,倒满一杯酒,举到眼前道:“二哥,你拐跑了我的贴身侍女和好朋友,所以,我今天一定要惩罚你。喏,喝了这杯酒。”身着红色喜服的肖梓辛,眉眼间皆是幸福的神色,他大笑着说道:“是,我拐跑了雨儿的贴身侍女和好朋友,该罚!”伸手刚要接过肖雨儿手中的酒杯,却不想她又把手缩回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