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对相公的称呼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33:00 字数:3655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娘娘您醒了?”走到桌边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紫宛笑道,“娘娘您可真会睡,从早上巳时一直睡到现在,呵呵,整整五个时辰。”

五个时辰?十个小时……

呃……

看肖雨儿面带害羞尴尬,紫宛笑着安慰道:“不过,娘娘您现在怀着身孕,孕妇嗜睡是很正常的事情。”

呵呵笑了两声,肖雨儿看着桌子上紫宛带来的几样吃的。

“娘娘您睡了那么久,午膳和晚膳都没吃,皇上怕您醒来饿着,就让我去准备一些吃的给您送过来。”递过筷子,然后走到床边收拾床铺去了。

肚子已经饿得肝胃打架了,肖雨儿接过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等到紫宛收拾好床之后,她已经躺在椅子上打饱嗝了。

“紫宛,嗝!上官聿他……嗝!他人呢?”双手抚着吃的圆圆的肚子,肖雨儿问紫宛。

“哦,皇上他和大少爷二少爷在后花园喝酒呢。”

“哦。”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肖雨儿突然转过身,趴在椅背上,看着紫宛奸笑,“嘿嘿,紫宛,你都快要嫁给我二哥了怎么还叫他二少爷呢?不会只是在你家娘娘我面前装正经吧?说,私底下你管我二哥叫什么?”

“就叫二少爷啊。”坦坦荡荡,无比自然的语气,听得肖雨儿脸一跨,表情那叫一个失望哦!

“啊?私底下也还是叫这个的?”

“对啊,要不然叫什么?”

“呃……比如说叫梓辛或者辛啊!”

脸一红,紫宛娇嗔道:“娘娘,我和他才认识一天,哪能叫的这么……这么亲热!”

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的跳起来,肖雨儿叫道:“才见了两次面就把自己嫁给我二哥了,你现在在这里跟我说你们才认识一天不能叫得如此亲热?紫宛,你耍我的吧!”

“我……”紫宛被肖雨儿这句话给噎住了。

见她脸红的跟煮熟的虾一样,肖雨儿憋笑憋到内伤。

哈哈哈,想不到她那一向沉着冷静美丽大方的贴身侍女也会有现在这副说不出话的糗样子啊!哈哈哈!

“还说我呢,娘娘您自己不也都是喊皇上全名的吗?有时候还叫皇上……死……死男人!”

“呃……”现在轮到肖雨儿说不出话来了。

“那是因为……是因为……”结结巴巴说不出因为个啥,肖雨儿囧的蹦起来,“那叫情趣!情趣懂不懂!”

看着娘娘急于为自己辩解的样子,紫宛捂着嘴偷偷地笑。

“哎呀,不和你说了,我去找死男……找我家聿——去!”刚想说去找死男人去,想起刚才紫宛的话,便故意改口,还特意将那个聿字拖得老长。然后,在紫宛不住的笑声中奔出房门,朝后花园去了。

刚走到后花园的那个拱门前,就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雨儿真的这么说吗?哈哈,她的想法还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啊!”低沉富有磁性,这是大哥的声音。

“生过孩子就会变成黄脸婆?哈哈哈,雨儿到底从哪儿得来的认知啊?哈哈,哎哟笑死我了。”毫无忌惮笑得快岔气的是二哥。

“呵呵,虽是如此,可说这话的雨儿,呵呵,还挺可爱的。”最后这个声音清朗,语调平缓,略带一丝慵懒和性感的男音,毋庸置疑,就是她家死男人上官聿了。

可爱你个头!

肖雨儿躲在拱门后面翻着白眼骂道。

不过,听到上官聿语带温柔的说她可爱,心里又不可抑制的泛起一丝丝甜蜜。

“看皇上的样子,似乎对雨儿……动了真情?”大哥的声音再次传来。

然后没声音了。

过一会又听到二哥的嗓子在那直嚷嚷。

“哇塞!雨儿真好命!能得到皇上你这个真龙天子的真爱,真是她这辈子修来的福气!”

一听这话,肖雨儿怔住了。

真爱?上官聿对她?是真的吗?

怀着一颗忐忑不安又带着一丝兴奋的心情,肖雨儿悄悄探出半个脑袋,望向那边石桌旁的三人。

上官聿侧对着她,肖雨儿看到他半边嘴角微微向上弯起,一双桃花眼微微垂着,但眼里的温柔却是清清楚楚的落入肖雨儿的眼中。

怔怔的看着那一抹温柔的笑,肖雨儿忽然觉得心跳加速,脸上加温。

那个笑容,是默认吗?上官聿对她……确是真心?

不能怪她这么不确定上官聿的感情。她虽然在现代的时候不怎么爱看古装电视,可基本的她还是知道一些的。电视上演的那些皇帝,哪个不是三宫六院粉黛三千的?可又有哪个妃子能得到皇帝的真爱的?就算是后宫身份最尊贵的皇后,在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眼里,也不过是与其他人一样,侍候他的一个普通女人罢了。那所谓的宠爱,只是一时的新鲜,短时间的喜欢罢了。更何况,只是宠爱,而不是爱。

可如今,她却从那充满真诚充满温柔的笑容里,得知上官聿爱她。

在肖雨儿的印象里,上官聿的笑,永远是那样邪邪的,痞痞的,一脸不正经的流氓样。像现在这样不参杂任何杂质,只是温柔的笑容,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在这一刻,肖雨儿觉得自己好幸福。

她爱的人也同样用真心爱着她,果然她的魅力势不可挡啊!

躲在拱门后面,肖雨儿高兴的忍不住傻笑起来。

这边石桌旁的上官聿,眼光微微瞥向拱门,然后嘴角露出一丝宠溺的笑。

“聿——”

看着抱着自己手臂脸上挂着甜甜笑容嘴里亲热的喊着他名字的肖雨儿,上官聿嘴角邪邪的往上勾了勾。

这是……他刚才在后花园的表现的结果吗?嗯,这个结果不错。

一根手指挑起肖雨儿的下巴,上官聿故意惊讶道:“呀,娘子今天怎么如此亲密的唤为夫的名字?往日不是都唤全名的吗?”

抱着他的胳膊甩啊甩,肖雨儿的语调可谓是山路十八弯啊。

“哎呀——人家以前没有发现原来相公你对人家这么好嘛——现在人家知道了,自然也要对相公好啊。所以自然不能再叫相公的全名了嘛。换个称呼,就叫聿,相公喜不喜欢呢?”

努力忍住冲到嘴边的笑,上官聿压压嘴角,轻咳一声,道:“嗯,喜欢。以后娘子就这么叫吧。”

再次露出一个甜到冒泡的笑容,若非知道她这样的原因,上官聿会以为她被鬼附身了或者脑袋撞到哪儿撞出毛病来了。

“既然娘子说要对为夫好,那为夫的要求娘子是不是都会答应呢?”上官聿变身为大尾巴狼,要开始诱拐小白兔了。

“呃……那是当然的了。相公有什么要求,只要人家做得到的一定答应。”心里,肖雨儿却在腹诽。死男人,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不会在想什么招数整她吧?

邪恶的一笑,一只手箍住肖雨儿微微“发福”的腰身,凑到她耳边吐气如兰道:“今晚,好好伺候伺候相公我吧!”

唰——额头一排整整齐齐的黑线,肖雨儿嘴角狠狠抽搐一下。

她就知道这死男人不会想什么正经事情!才对他好一点他就得意的鼻子翘上天,果然不能对他温柔啊!

“怎么,娘子难道不答应吗?娘子刚刚不是说只要你做得到的事情一定满足为夫的吗?”将她的表情全部看在眼里,上官聿故意委屈道。

“呃……人家……人家哪有说……不答应……”她这算是自掘坟墓吗?

看到怀里人一脸心不甘情不愿上当受骗的样子,上官聿那个乐啊!

再次凑上前,用魅惑人心的性感声音轻声说道:“那……娘子,我们就……歇息吧!”

僵硬着唇角,任由上官聿将她抱上床,肖雨儿闭着眼心里宽面条泪流不止。自作孽不可活啊!

左手撑在肖雨儿身体一侧,右手故意放慢动作一点一点的解着她的腰带,上官聿眼底的戏谑显而易见。解开腰带后,刷的一下扒开,然后笑得跟一个采花贼一样。

“娘子,为夫这么英俊的脸你为什么闭眼不看呢?”望着肖雨儿紧闭的双眼,上官聿故作委屈道。

“谁要看你那张猥琐的脸!我……唔!”睁开双目瞪一眼身上的男人,话还没说完唇就被一片温暖覆盖。

吸吮着身下人儿甜美的唇瓣,上官聿笑得两眼眯起,看着她睁大的水灵大眼在他的热吻之下慢慢闭上,也慢慢阖上眼帘,专注的吻着。

舌头扫过对方口腔内每一个角落,上官聿引导着肖雨儿的丁香小舌与他一起纠缠。

被吻得脑袋发昏的肖雨儿不由自主的将手环上上官聿的脖颈,嘴里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

轻笑一声,上官聿放开她的唇,在她还处于迷蒙状态的目光下慢慢向下吻去。下巴,脖子,锁骨,然后唇停留在了那片柔软上。

虽然两人已经不知道OOXX过多少回了,甚至连小孩都有了。可肖雨儿此时还是红了一张脸。有掩耳盗铃嫌疑地用手捂住眼睛和脸颊,却遮不住已经变成一片粉红的脖子和耳朵。

抬起头,看见她如此可爱的举动,上官聿低笑,伸手拿开遮在脸上的小手,俯首再次吻了上去。

屋外月色如水,树影丛动。屋内轻纱飞扬,一夜春宵。

第二天清晨,坐在床上看着自己肩膀上、胸前那一个个红红的草莓印子,肖雨儿暗暗发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