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为夫长得比他好看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28:00 字数:3659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听着上官聿满嘴的胡言乱语,肖雨儿决定忽略它。

伸腿踹踹身边的人,肖雨儿拿过一边放着的衣裳,“起床了死鬼!”

懒懒的起身,上官聿皱皱好看的眉,语气颇为委屈道:“娘子,为夫这么丰神俊朗气质出众怎么会是死鬼呢?来,叫声相公听听。”

“滚,起床起床起床!我要去吃早饭。”已经穿戴好的肖雨儿一把推开上官聿凑过来的脑袋,跨过他的身子下床穿鞋。

“娘子,叫一声嘛!”

嫌恶的看一眼撒娇的上官聿,肖雨儿鄙视,“夷……恶心死了!别唧唧歪歪的,快点起来!”穿好鞋子后,肖雨儿不管还赖在床上不起来的上官聿,径自梳洗了一下就打开房门出去了。

床上的上官聿摇头苦笑。

哎,他这个皇后还真是难拐啊!

下楼后,看到紫宛和小元子还有四个侍卫已经坐在桌边等着了。

一看到肖雨儿下来,紫宛笑着迎上来:“夫人,您起来了。”由于是微服出宫,所以他们对上官聿和肖雨儿一律称呼爷与夫人。

点点头,肖雨儿扫了一眼四周,说道:“你们早饭吃了吗?”

紫宛笑着摇头,“爷和夫人还没吃,我们哪敢先吃啊!不过我们已经吩咐店家去准备了,很快就会端上来了。”领着肖雨儿到位子上坐下,紫宛问:“夫人,爷呢?还没起吗?”

“别管他,我们先吃。”喝了一口水,肖雨儿才不管那个死男人呢。

坐下没过一会儿,小二就把吃的端上来了。一盘包子,一盘馒头,外加一人一碗米粥。

刚打算开吃,楼上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娘子怎么不等为夫就独自下楼了呢?”楼下的所有客人都朝声音来源处看去,一看,不禁都惊叹一声,好俊的公子!

只见一名身穿白色锦服,一头墨发只用一根通体绿色的簪子固定住一小撮,其余的都顺其披散在背后,带着刚起床的慵懒,笑着走下楼梯的年轻男子,朝着客栈大厅里最角落里那一群人走去。

顺着男子走去的方向看去,众人又是一阵吸气。

好美的女子!

眉不画而墨,唇不点而朱,肌肤白皙吹弹可破,一双美目更是波光流转,脉脉含情。一袭水蓝色罗裙长及曳地,包裹住那姣好的身段。最让人惊叹的是那一头长及膝的如绸缎般的青丝,头上没有多余的头饰,也只是同那位公子一样,略微绾了一个发髻,就用一根玉簪子固定住,其余头发任其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女子此时因为坐着,那满头的青丝竟垂到了地上。

所有人的视线都停在肖雨儿身上,惊叹之余又都欣羡起来。这么美丽的女子原来是这位俊公子的夫人,果真是郎才女貌,俨然是一对金童玉女啊!

客人们都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这对耀眼的年轻夫妻。

上官聿不是瞎子,当然注意到了大家的目光,也听到了大家的低头轻语。但他只是笑笑,并没有什么不满。

一屁股坐在肖雨儿身边,上官聿凑过身子,挨到肖雨儿耳旁,低声道:“娘子,看见没有,大家都在感叹你嫁了为夫这么潇洒英俊的相公呢!”

觑了他一眼,肖雨儿拿起一个包子,一把塞进他嘴里,“厚脸皮。”

上官聿拿下嘴里的包子,动作优雅的轻轻咬一口,笑道:“难道不是吗?”

连看都懒得看他,肖雨儿决定无视这个自恋男人的存在,认真的啃包子去了。

看着不理他认真的一口一口啃着包子的肖雨儿,上官聿唇角弯起,眼里满满都是笑意。

紫宛和小元子看着皇上和皇后之间有趣的“互动”,已经见怪不怪了。兀自低头啃馒头喝粥。至于那四位侍卫,都“两耳不闻窗外事”地吃着自己的早饭,他们的任务只是保护皇上和皇后不是吗?

吃完早饭休息了一会儿,他们一行八人就收拾东西重新启程了。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坐进马车,肖雨儿就想睡觉。就像在现代她坐公车一样。

靠在上官聿肩膀上,肖雨儿不一会儿就进入梦乡了。

睡梦中感觉有东西在她脸上爬来爬去,皱了一下眉头,伸手拂去。一会儿那东西又来了。再次弄走。又来。再弄走。再再来。

肖雨儿怒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打搅她睡觉?!

美目一睁,就见上官聿手中一根狗尾巴草在她眼前晃啊晃。

上官聿脸上明显的恶作剧笑容让肖雨儿黑了脸。

这死男人,他是有多无聊多幼稚?

还有,紫宛,你家娘娘我睡觉的时候被人骚扰你不阻止也就算了,竟然还在那边偷笑?有那么好笑吗?

被肖雨儿略带怒气的眼神一盯,紫宛立马止住笑,正襟危坐。

重新转过头瞪着刚才骚扰她的男人,肖雨儿臭着脸道:“很好玩吗?”

“还不错。”将狗尾巴草放在自己眼前摇了摇,上官聿一脸欠扁的样子,“娘子伸手拂脸的样子好像一只小猫,可爱得紧。”

你才小猫!你全家都是小猫!

呃……排除她。

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肖雨儿屁股挪了挪,挪到紫宛身边。

她不要和这幼稚无聊的死男人坐一起了。

看到肖雨儿的动作,上官聿笑笑,并无意见。

就在肖雨儿靠在紫宛肩上即将再次睡着的时候,突然马车车帘一掀,从外面进来一个人。

被吓得瞌睡虫一下子全跑光,肖雨儿瞪大一双牛眼看着突然出现在马车内的人。

“重离!”

不错,进来之人正是上官聿的好友兼手下,重离阁阁主重离。

“皇后娘娘,多日不见,可还安好?”戴着半边银色面具的重离,嘴角微勾,笑道。

“如果没有某人扰我睡觉的话,我觉得我应该是安好的。”说话的同时,眼神瞥向那个某人。

被指控的某人却不甚在意,搂着肖雨儿,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自说自话,“娘子有为夫陪着,当然安好了,你说是吧,娘子?”

回应他的是一个白眼。

无视掉那个白眼,上官聿晃晃手中的狗尾巴草,不老实的逗弄着怀中的人,直到对方一把嫌恶的推开他,坐到紫宛旁边不理会他,他才低头笑笑,扔掉手中的狗尾巴草,恢复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倚在车厢上,微曲着腿,手搭在腿上,半眯着眼看着重离,问道:“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啊,就是我一个人呆在冷冷清清的阁里,好无聊好清凉的,就想说去宫里找你们玩。谁知道我去了宫里才知道你们竟然出宫了。问了宫里的人才晓得你们是去了宣阳城,所以我就一路尾随而来咯。”

看着重离戴着面具一副酷酷的模样却搭配着那样一种小可怜的说话语气,那样子别提多滑稽了,肖雨儿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其余三人一副不解的样子看向她。

肖雨却没理会,盯着重离的面具看了半晌,突然身子一个前倾,猛得靠近他,开口说道:“哎,我说,重离啊,你每天都戴着这个破面具,不难受么?还是把它摘了吧。”说罢就准备动手帮他摘面具。

重离条件反射般的身子向后靠去,贴在了车厢壁上,“不……不难受,我习惯了。”

“就是因为你习惯了才更要摘下来嘛!你看啊,你这面具又不透光透气的,长期戴着有损皮肤的,皮肤得不到自然吸收,会长痘痘的,长了痘痘就不帅了,不帅了就没女人喜欢了。所以,为了你自己的幸福着想,还是把它摘了吧,乖哈!”

听了她的一番歪论,重离面具后的额角滑下一排黑线,无语了。

一旁的上官聿也被她的话给打败了。想看人家重离长什么样就直说,还为了他的幸福着想?

除却这俩男人,在场还有一人,就是紫宛。只见她两眼直视前方——对面车厢壁上的花纹,脸上的表情淡定得不能再淡定了。已经习惯了自家娘娘不按常理出牌的性格,紫宛对此刻肖雨儿的行为是一点也不奇怪。

被最后那两字给雷得全身一个激灵,重离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

肖雨儿两眼放光,满脸期待。

慢慢的摘下脸上的黄金面具,待重离的整张脸都暴露在空气中,只听见两道整齐的抽气声。

这……这……重离这货,长得也太特么的……妖孽了吧!

此刻肖雨儿眼里的这张脸,眉如卧蚕,挺鼻如峰,明眸皓齿,面若冠玉,脸部皮肤因为长期戴面具而显得异常白皙,肤若凝脂。

这特么整个就一妖孽!

已经完全被迷住的肖雨儿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重离的脸,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而一直专心研究对面车厢壁上花纹的紫宛也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

然后有一个人却不开心了。

我们的皇帝大人,瞧见自己的皇后看别人的男人看得一脸入迷,一张俊脸臭得跟那茅坑里的什么似的。伸手一把搂过肖雨儿,把她的脸掰向自己,语气不平道:“娘子,为夫在这儿,你应该看这里。”

可他的话明显被无视了,扭头,继续看妖孽,肖雨儿显然觉得这只妖孽比自家老公帅。

上官聿郁闷啊!再次掰过脸,“娘子,为夫比他长得好看!”

瞎说!

继续无视,扭回来接着看妖孽。

“肖雨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