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吃醋的机会都没有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25:00 字数:3752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上官聿自然听到了。伸手搂过肖雨儿的腰,上官聿浅笑不语。他的皇后总是蹦出一些让他不明白但让他哭笑不得的话语。

“诶,那不是母后和玥王爷吗?”不经意抬头,不远处,太后和玥王爷笑着向这边走来,肖雨儿抬手戳戳上官聿的腰。

抬头一看,果然如此。

牵着肖雨儿走过去,上官聿笑道:“儿臣见过母后。”

肖雨儿也同样上前行礼:“臣妾参见母后。”

看着过来的皇上和皇后,太后微笑着说道:“怎么,皇上和皇后也到这儿赏花?”

“是。母后和皇弟不也是吗?”

一旁的上官玥微微笑:“臣弟见过皇兄、皇嫂。”看了上官玥身边的肖雨儿一眼,又道,“我只是陪母后来散散步,哪像皇兄你啊,有皇嫂这样的美人陪伴在侧,还赏什么花啊!身边这朵不就是最美的花吗?”

听了上官玥的话,纵使脸皮再厚,肖雨儿也娇羞的红了一张俏脸。

“是啊,我们雨儿啊,真的是貌美如花,天生丽质啊!”太后笑呵呵的附和道,“不仅人长得漂亮,性子还天真活泼,现在,又替哀家添了个皇孙,哀家真是高兴的晚上都睡不着啊!”

两眼盯着肖雨儿的肚子看,太后笑得见牙不见眼。

肖雨儿心里头却在嘀咕。

母后啊,其实她一点也不想现在就生小孩,无奈您那宝贝儿子天天来她的紫宸殿强迫她陪他“做运动”,这不怀上也难啊!

瞧见身边的人儿撇着嘴一脸怨念的样子,上官聿心底不禁失笑。

让她十九岁生孩子就这么委屈她吗?别的女子十九岁都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娘了。

伸手勾住肖雨儿的小拇指,上官聿凑到她的耳旁,轻声说道:“母后可是很盼望你给她生个白白胖胖的皇孙的。”

斜睨了上官聿一眼,肖雨儿撇撇嘴,没出声。

看到他们俩这么旁若无人的亲密举动,太后和上官玥一齐掩嘴偷笑。

“雨儿啊,哀家刚刚听说,你让人把容妃殿前的荷花池给填平了?”

“呃……是……”肖雨儿汗颜。她让人填平容妃的荷花池才过去多长时间啊!怎么大家都知道了!果然狗仔队的存在是不分年代的啊!

“这是为何?”太后看上去一点也没有生气,微笑着继续问道。

“呃……这个……”支支吾吾着不知道怎么开口。她总不能说因为她看容妃不顺眼所以故意找茬吧?

一旁看着的上官聿笑笑,接过话:“母后,你也知道,孕妇在怀孕期间脾气古怪,情绪不定,雨儿填了容妃的荷花池,朕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呢!是吧,雨儿?”

眼神惊诧的望着眯着眼笑得开心的上官聿,肖雨儿无语。

这傻子都听得出来明显是借口,他也说得出来?还说的这么振振有词?他以为太后会笨到相信他的鬼话吗?可太后一句话却让肖雨儿彻底失去言语能力。

“哦,对喔。哀家倒忘了女子在怀孕期间脾气会变得古怪,不可用常理解释。呵呵,雨儿想必也是因为如此才会做这样的事吧。”

太后啊,您还真信啊?

就算她是在怀孕期间,就算她脾气变得古怪,她也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去人家宫里填了人家的荷花池啊!

她真的被这彪悍的母子给打败了。

“雨儿,你现在可是有身子的人了,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到处乱蹦了,要呆在寝宫里好好养胎知道吗?哀家可还等着抱孙子呢!”太后微笑着,语重心长的对肖雨儿说道。

“……是,臣妾知道了。”呆在寝宫里好好养胎?言下之意就是窝在寝宫里不准到处溜达……母后,您是这个意思吧?

呜呜呜,要她天天窝在紫宸殿不出去,不让她去找点乐子,她会憋疯的!

“呵呵,那好吧,那皇上就陪雨儿逛逛,然后早点回宫歇着吧,别累着了。哀家也回去了。”

由宫女搀着,太后笑着转身离开了。

“恭送母后!”上官聿和肖雨儿以及上官玥一齐说道。

“皇嫂,不介意我和你们一起逛逛吧?”转过身来,面对着肖雨儿,上官玥笑意盈盈的问道。

“啊?不介意不介意。”

“呵呵。”

瞧着上官玥笑得天地变色的俊美脸庞,肖雨儿竟看得有些痴了。

美人啊!果然是美人!笑起来简直是倾国倾城啊!

一旁的上官聿瞥见肖雨儿那痴迷的样子,心头一股酸味汩汩往上冒。

做什么看得那么痴迷?他难道长的不好看吗?虽然说皇弟是长的有那么一点……祸国殃民,可也没必要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啊!

“咳咳!”刻意咳嗽两声,上官聿企图拉回肖雨儿的神智。

可人家鸟都不鸟他,继续欣赏美人。

“咳咳!”继续咳。

继续欣赏美人。

上官聿气结。

一伸手,把肖雨儿的脑袋掰向自己。

“干嘛?”白他一眼,肖雨儿没好气道。

接收到肖雨儿的白眼,上官聿差点一口血呕出来。

他这个正牌夫君就在她身边,她却盯着自家小叔子看得目不转睛,还问他干什么?有她这么明目张胆的皇后吗?有他这么憋屈的皇上吗?

上官玥在一边看得不禁失笑。

“呵呵,皇嫂,皇兄这是吃醋了。”他都闻到一股好大的酸味儿了。

“吃醋?吃什么醋?”她干了什么了他吃醋?而且,这个死男人会吃醋吗?

“你哪只眼睛看到朕吃醋了?”瞪着一双桃花眼,上官聿否认。

嘴角噙笑,上官玥故作叹息道:“哎,皇兄你有皇嫂这般天仙一样的美人相伴,还有机会为她吃吃醋。而我,孤家寡人一个,想吃醋都没机会哟!”

上官聿看他一脸调侃的模样,闭嘴不语。

孤家寡人?那还不是你自己不愿娶妃,说什么都是一堆庸脂俗粉,你玥王爷看不上眼?

听了上官玥的话,肖雨儿侧头打量着他那张比女人还美的脸,心里在偷偷嘀咕:你长得比女人还美,嫁给你的女人还不得自卑死?

低头瞅见自家皇后一副明显暗自腹诽的模样,上官聿垂首,伸手在她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问道:“想什么呢一副这样的表情?”

被突然弹了额头,肖雨儿伸手揉揉被弹的地方,抬头瞪一眼某手脚不老实的皇帝,顿了一会儿,然后用很无辜语气开口说道:“我在想啊,这宫里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我要不要去爬个墙,给你找顶绿帽子戴戴?”说完停了一下,看了一下上官聿的脸色,如愿的看到他的脸色从白里透红一秒钟变成黑色,她乐得在后面又加了一句,“我觉得玥王爷就是堵值得我爬的好墙,皇上您觉得呢?”

上官聿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啊!

这女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宫里太无聊,要去爬个墙,给他找个绿帽子?对象还是玥?

真是要疯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会儿功夫,她就开始不正常了?

果然怀孕的女人都是奇怪的么?

晚上,在紫宸殿用过晚膳,上官聿又赖在肖雨儿的床上不走了。

靠在上官聿怀里,肖雨儿这才想起有件事没问他。

“哎,今天我让人填了容妃的荷花池,你……不生气啊?”微微抬起头看一眼,这死男人正闭着眼一脸享受的靠在床上。

“朕为什么要生气?”睁开眼,上官聿问。

“容妃不是你最宠爱的妃子吗?”这句话说得一股子酸味儿。

低下头瞄一眼怀里的人儿,上官聿勾起唇角,故意沉声道:“是哦。你让人填了朕最宠爱的容妃的荷花池,你说,朕要如何罚你呢?”

特意强调“最宠爱”三个字,上官聿成功的看到肖雨儿拉长了一张脸。

黑着一张脸,肖雨儿从上官聿怀里坐起来,卯足了劲把他往外推。

“滚滚滚,滚去你那最宠爱的容妃那里去!别在老娘这里碍眼!”

肖雨儿那一点力气当然推不动我们武功高强的皇帝大人。

上官聿拼命忍住笑,继续逗她:“真的?你真的要朕去容妃那里?”

不耐烦地继续推,还加上用脚踹了:“真的!所以你快滚吧!”

“可是,朕不想去诶!”

停下推拒的动作,肖雨儿抬头疑惑的看他。

“呵呵。”重新将她拉回怀里抱着,上官聿打算不逗他的小皇后了,“笨蛋!你不就是朕最宠爱的吗?朕干嘛还要去别的女人那里。”

“切!那容妃呢?”嘴角在听到上官聿说他最宠爱她时微微往上翘了翘。

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的上官聿笑笑,柔声道:“那是以前。而且,朕也不是真的宠爱她。只是有那个需要。”

“什么需要?”他是堂堂皇帝,还有什么需要要去故意宠爱一个妃子吗?

覆在肖雨儿腰腹上的大手摸了摸手掌下依旧平坦的肚皮,上官聿轻声问道:“你知道容妃的父亲是谁吗?”

“不是镇守边关的大将军吗?”曾经紫宛跟她讲过。

“那你知道,大将军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嗯……兵权?”

“聪明。”笑着刮了一下肖雨儿的鼻头,“容妃的父亲容阔镇守边关,手中掌握我天呈国四分之一的兵权。”

“哦。那这和你故意宠爱容妃有什么关系?”难不成是容妃她老子想造反,所以就故意表现出很宠爱人家女儿的样子,让人家觉得你很重视他们家以此让别人不要造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