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乌鸦大哥,好久不见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24:00 字数:3550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听到这话,李皓尘脸上的表情已经可以用激动来形容了。

“你……你是说真的?你真的要替我李家翻案?”

“朕的金口玉言你认为有假吗?”

看着李皓尘激动的神情,上官聿浅笑一声,又道:“不过,你要在朕手下做事,替朕收拾了罪魁祸首。”

“求之不得。”听了上官聿的要求,李皓尘眼睛一亮,语气坚定地答道。

“很好!”唇角向上勾起,上官聿伸出手,在李皓尘肩膀处点了两下。

恢复身体自由的李皓尘从木板床上站起身,无所畏惧地直视着上官聿的眼睛,道:“只要你能替我李家讨回公道,我这条命,就是你的。”

“你的命朕不要,朕只要你对朕忠诚。”

闻言,李皓尘向后退了一步,一撩衣服下摆,单膝跪地,背挺得笔直,一脸坚决,“誓死效忠!”

于是,我们的李皓尘童鞋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我们阴险狡诈,好吧,是聪明睿智的皇帝大人给收服了。

所以,就出现了之前那一幕。至于肖雨儿被带到哪儿去了,就不是李皓尘该操心的了。

“很好。有了肖盟主的帮助,我们的计划就能万无一失了。”听到李皓尘的话,上官聿高兴的挑起眉毛,说道。

自从半个月前李皓尘发誓对他效忠,他就给了他一块自由出入皇宫的令牌,一来,方便他来宫中禀报事情。二来嘛,是故意做给某人看的,打草惊蛇什么的,有时候也未尝不可。

呃,说到肖盟主,他的岳父大人,上官聿又想到他的皇后肖雨儿了。不知道那丫头去了一趟容荷宫填了人家的荷花池之后,又去做了什么。呵呵,看看去。

从龙椅上下来,走至李皓尘身边,拍拍他的肩,上官聿笑道:“走,皓尘,陪朕去紫宸殿看看皇后去。”

“遵旨。”犹豫了片刻,李皓尘还是点头答应了。

皇后……那个让他有点汗颜的女子……

在李皓尘的印象里,肖雨儿的形象就只停留在那……豪迈的吃相上。

“哈哈哈哈!紫宛,紫宛,刚才你看到没有,容妃那一脸猪肝色的脸,她竟然被我气晕过去了。哎哟喂,这么脆弱还敢在我面前唧唧歪歪。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已经回到紫宸殿换了新鞋子的肖雨儿坐在椅子上笑得直捶桌。

紫宛看着笑得快岔气的皇后,却担心的不得了。刚才从容荷宫回紫宸殿的路上,肖雨儿一直是单脚跳的。紫宛说把她的鞋给她穿,她偏不要,说什么跳跳更健康,还可以减肥?把一旁的紫宛急得哟。娘娘肚子里可还怀着龙种呢!这么一路跳回去,要是把孩子跳没了可怎么办?肖雨儿是一路跳的很欢脱,可紫宛却是吊着一颗心回到紫宸殿的。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宫里,娘娘又开始坐在椅子上大笑。当初太医可是提醒她不能让娘娘的情绪过于激动,否则很容易动胎气的。可是这位主儿呢,从一回来就没停止笑过。可把紫宛给急坏了。

“娘娘,您别笑了。小心动了胎气啊!”笑这么久也该笑够了吧,而且,娘娘,您不累吗?

“啊,好。可……可是……我还是觉得很好笑啊!唔……噗!”强力忍笑,可还是一个忍不住喷笑出声。

“什么事情这么好笑啊?说来朕听听。”刚进门就听到肖雨儿愉悦的笑声,上官聿一脚跨进去,笑问道。

“奴婢参见皇上。”一见上官聿来了,紫宛连忙行礼。

“起来吧。”走至肖雨儿身边,在她边上坐下,上官聿看着她笑得通红的脸,宠溺的说道,“怎么,填了容妃的荷花池你就这么高兴啊?”

“诶,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揉了揉笑得有些疼的肚子,肖雨儿问道。

“这皇宫里还有什么事是朕不知道的吗?”看她揉着肚子,不禁眉头微皱,“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

“哦,没什么,就是笑太久了有点笑疼了。”无所谓的说道,肖雨儿根本不在意。

听她毫不在意的语气,上官聿有点愠怒。

“胡闹!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你肚子里可还有朕的皇子,你还敢笑到肚子疼?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看着眼前笑得脸红扑扑的肖雨儿,上官聿很无奈。他的皇后,还真不是个能消停的主儿。进宫半年来,她都惹了多少事儿了?一会儿拔了御花园的花,一会儿又填了容妃的荷池,谁知道她以后还会干出什么事儿来。不过,呵呵,她的这种单纯的性子倒很合他的胃口。如果,能让他少操点心的话就更好了。

看他瞪着她的眼神,肖雨儿心虚的努努嘴:“不笑就不笑嘛!凶什么凶……”扭头看向一边,却看到一个人,一个从进来就被无视到现在的男人。

诶?这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盯着男人看了几秒,注意到他的衣服,肖雨儿一拍脑袋,啊!想起来了!这不是半个月前绑架他的那个黑衣人李皓尘吗?

举起右手,放在耳边,朝李皓尘展开甜甜的一个笑容:“嗨!乌鸦大哥,好久不见。”

微微抽搐一下嘴角,李皓尘无语。

乌鸦大哥?这名称……可真别致。

“草民李皓尘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双手握拳,朝肖雨儿弯了弯腰,李皓尘给她行了个礼。

“哈哈,乌鸦大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肖雨儿一脸揶揄的看向李皓尘,成功的看到他红了一张脸。

“前些日子对娘娘多有冒犯,望娘娘大人大量,宽恕草民的鲁莽。”尴尬的朝肖雨儿做了一个揖,李皓尘道。

无所谓的挥挥手,肖雨儿一派宽宏大量的样子:“安啦安啦!也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你也没亏待我啊。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李皓尘感激的看着面前坐着的巧笑倩兮的女子,笑道:“多谢娘娘。”

“诶不对啊!你不是要杀他吗?怎么现在却是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你被他收买了?”看着李皓尘俊逸的脸庞,肖雨儿突然想起之前李皓尘绑架她的初衷,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肖雨儿伸出食指指着旁边坐着的上官聿的脑袋,向李皓尘问道。

两眼瞅着直指在上官聿鼻子前的那根手指,李皓尘脸色颇为尴尬,稍稍不自在的咳了一声,瞥了一眼他的顶头上司,却见人家根本不理他。但见上官聿一手搂过肖雨儿的细腰,另一只手抓过眼前的小手,轻轻握在手中,拉至嘴边,在那白皙嫩滑的手背上印下一吻。然后笑得一脸满足。

“呃……草民对皇上的不敬行为,草民已经深刻悔过了。多亏皇上仁慈,恕草民无罪。草民已经发誓终身效忠皇上,为我天呈鞠躬尽瘁。”

怔怔的听完李皓尘的话,再看着他那正经严肃的表情,肖雨儿忽然觉得,上官聿这个死男人果然是个人才!前几天人家还喊着要杀他宰他,没多久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跟在他屁股后头发誓效忠了。上官聿是人才是一点,可是还有一点。皓尘同志乃会不会意志太不坚定了?!肿么这么快就被收买了啊?本来她还想说亲眼见识一下古代的刺杀皇帝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的说!现在倒好,乃临阵倒戈了,从上官聿的敌人变成他手下的小喽啰了,那她的好戏不就看不成了吗?

“朕已经查清楚了当年李家谋反的事了。等过些日子,一切准备妥当,朕就为李家翻案,还李家清白。”

“哦。确实应该早点帮李家翻案,人家都被冤枉了二十几年了。”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上官聿抓着在那“轻薄”,肖雨儿瞪他一眼,抽回手放在膝盖上,“太上皇他也太糊涂了。这么容易就听信小人的话,白白害了这么多条人命。”

上官聿无言。

雨儿说的其实也没错。父皇当年在处理这件事情上确实不够明智,他当时才六岁,也不清楚这当中到底是怎么个来龙去脉,只知道原本精忠爱国的李重将军,突然被父皇安下一个图谋造反的罪名,然后就被满门抄斩了。等到他长大坐上龙椅当了天呈的皇帝,当年李重之事也早已被淡忘。若不是李皓尘,那件二十年前的冤案可能就要被尘封在岁月的尘埃里了。

“哎,好了,不谈这个了。雨儿,随朕去御花园逛逛吧。”然后转头对着李皓尘道,“皓尘也一起去吧。”

“不了,草民还有事,就不打扰皇上和娘娘了,草民先行告退。”

“那好吧,那你就先回去吧。有什么情况立刻进宫向朕禀报。”挥挥手,上官聿也不强留。

“遵旨!”

李皓尘回去后,上官聿便携同肖雨儿去御花园赏花去了。

一边逛上官聿一边向肖雨儿述说他说服李皓尘的过程。

“就这样?”听完上官聿的话,肖雨儿内心无比郁闷。刚刚她还在想,李皓尘的意志不坚定,这么轻易就被上官聿这个死男人搞定了。现在看来,他何止是意志不坚定,简直就是没有意志嘛!

“就凭你的三言两语,李皓尘就被你搞定了?”皓尘童鞋,你真的该好好反省一下!

“难道朕的承诺不够让他降服吗?”

拿眼斜了一下上官聿,肖雨儿不屑的努努嘴,嘟囔:“臭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