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收服李皓臣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23:00 字数:3597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御书房。

“回禀皇上,已经填完了。”一个年纪较轻的公公跪在地上,向坐在龙椅上的上官聿汇报情况。

“这么快就填完了?”嘴角带笑的摸了摸下巴,上官聿继续问,“那……之后,皇后有没有再干什么?”

“填完荷池之后,皇后娘娘让人找了块木板,然后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再让人把木板插在了荷池前方。”

“哦?”一愣,随即饶有兴趣的问道,“那木板上写了什么?”

“好像是……肖……肖雨儿……到此……一游。”

“肖雨儿到此一游?哈哈哈!到此一游?”听完公公的汇报,上官聿再也止不住,放声大笑。

他本来在御书房批阅奏章,突然小元子进来一脸惊慌失措的跟他说皇后跑去容荷宫说要填平人家宫里的荷花池。他一听,本想去阻止,后来一想,还是任由她了。这要是以前,他肯定会赶紧过去阻止,可现在,呵呵,无所谓了。他倒想看看她那惹是生非的皇后这次又要搞出什么啼笑皆非的事情。吩咐下面的人观察容荷宫的动静,回来将发生的事一字不漏的汇报给他。两个时辰后去探查情况的奴才回来一禀报,他实在忍不住,就大笑出声。

“回……回皇上,还有……”底下的公公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嘴里的话该不该说。

“怎么,还有什么?”止住笑,上官聿问道。

“容妃娘娘……看到皇后娘娘填了她的荷池,不小心……气晕过去了……”

“哦?还有这等事?”气晕了?呵呵,他的皇后真是好本事啊。

“好了,下去吧。”挥了挥手,屏退下人,上官聿起身,准备去紫宸殿看看他调皮的小皇后。

刚站起身,门外的公公就进来了:“皇上,李皓尘李公子求见。”

重新坐回椅子上,上官聿道:“宣他进来吧。”

“是。”

一会儿,门外有人进来了。

来人一身黑色长袍,长发高高束起,只留额前一缕碎发垂落。一张英俊的脸上此刻是一脸的恭敬。此人正是半个多月前绑架肖雨儿的黑衣人李皓尘。

“草民李皓尘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跪在地上给座上的男人行礼,李皓尘现在可丝毫没有之前在肖雨儿面前说要杀上官聿的念头。

“平身吧。”看着下面不久前还劫持过他的皇后的男人,上官聿此刻却也没有什么治罪不治罪的想法。现在的李皓尘,可是他的得力助手啊。

“谢皇上。”

“怎么样,事情办得如何?”倚在椅背上,上官聿悠悠问道。

“事情已经办好了。肖盟主已经答应了。”站起身,李皓尘恭恭敬敬的回答。

到这里,各位看客可能要纳闷了。皓尘童鞋之前不是叫着嚷着要杀上官聿小盆友吗?肿么现在反而对他如此恭敬还替他办事呢?这个就要从肖雨儿被救走之后的当天晚上说起了。

话说,那天晚上重离派人从李皓尘那儿把肖雨儿带走之后,李皓尘发现人不见后就去追了。可是半路上却被一群戴着黑色面具的人给拦住了。

“在下还是奉劝公子,在此止步吧。”他们中的领头人手持利剑,语气寒冷但仍显恭敬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挡我的路?让开!”

“我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是再追下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哼!连自己是谁都不敢让我知道,还敢大言不惭!”话音刚落,李皓尘手中的剑就直直的朝对方刺去。

一个扭身,避开迎面而来的剑,戴面具的男人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么,在下便得罪了。”说完抽身上前,锋利的剑身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寒冷的光芒。其他人见状,也纷纷举剑上前,将李皓尘围在了中间。

李皓尘抬手,手中的剑在胸前挽出一个剑花,然后暗暗催动内力,将内力流注到剑尖,由于内力的注入,森寒的利剑竟微微颤抖起来。

带黑色面具的男人即左尹,见状只是勾勾唇角,手心暗聚内力,在李皓尘倾身上前剑尖即将刺到他之际,身子猛地向右歪斜开去,同时左手一掌击中李皓尘胸口。

毫无防备的李皓尘被左尹带着五成内力的掌力击中,虽不致死,但也足够让他负伤卧床了。

半跪在地,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李皓尘看着自己脖子上架着的十几把利剑,冷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公子待会儿就知道了。”说完用眼神示意将他绑了起来,“带走!”

重离阁大厅。

看着眼前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李皓尘皱皱眉,“你到底是什么人?”

重离坐在虎皮金椅上,嘴角勾起,邪肆的一笑,道:“不知阁下可听说过重离阁?”

“重离阁?”李皓尘睁大双眼,一脸惊诧,“你是重离阁阁主重离?”

面具之下的薄唇轻抿,不答。但显然是默认。

李皓尘盯着眼前半张脸都在面具下的男人,皱了皱眉。重离阁在江湖上可谓是人尽皆知的江湖第一大组织,他在江湖上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重离阁一向是拿钱办事,而且只提供情报,并不涉及杀人或劫持等事项。今日怎么会找上他?他自认并未与其他人结仇,与重离阁也无冤无仇,那他们绑了他到底是何目的?

“你一定在好奇我们为何抓你来吧?”把玩着自己的指甲,重离漫不经心的问道。

“为何?”

从椅上起身,步下台阶,重离走在李皓尘面前站定,“呵呵,众所周知,我们重离阁只提供情报并不接杀人劫持的生意。”顿了一下,露出一丝神秘的笑,重离接着说道,“可是,这次请我们抓你的人可是个大人物。我们不得不听命啊!”

皱着眉看他,李皓尘疑惑。大人物?会是谁呢?重离阁在江湖上的地位首屈一指,能让他们破例抓人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而那个人,又为何要抓他?

“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绕到李皓尘身后,重离挑着一边的嘴角邪肆的笑着。

扭过脸看着身后那面银色的面具,李皓尘抿唇不语。

看着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重离故意轻佻的用手指勾起李皓尘的下巴,凑近他的耳旁,轻声道:“他就是你要杀的那个人。”

李皓尘大惊。他要杀的人?那不就是那个狗皇帝上官聿?脸上的惊讶表情并没有维持多久,李皓尘恢复一副镇静的模样,心里不禁自嘲。呵,果然不出所料,他抓了他的皇后,他堂堂一国之君又怎么会坐视不理。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上官聿竟然不是派御林军或是大内侍卫来救他的皇后,反而去找江湖组织重离阁。朝廷不是一向不和江湖有牵扯的吗?怎么这次却和重离阁做起了交易?

重离将他脸上的表情尽数收入眼底。放开手,摸着自己的发丝,重离的语气漫不经心:“你抓了他的皇后,又企图刺杀他,你说,他会怎么处置你呢?”

“哼,我既然已经被你们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呵,挺有骨气的呀!”重新坐回椅子上,重离软软的躺倒,挑高一边眉毛,道,“如何处置你,我可做不了主,还是将你带给他处置吧。”语毕,一挥手,命令下面的人将李皓尘带下去了。

李皓尘被点了穴道关在一处阴暗的地方,不像牢房,倒像一个密室。四面都是墙,只留一扇铁栏门。里面还有一张木板床,上面铺了一些稻草。

一动不能动的坐在木板床上,李皓尘内心苦涩。

本以为忍辱负重,隐姓埋名这么多年,终有一日会为李家报仇,还李家公道,却不曾想,如今会反被上官聿那个狗皇帝抓。他不怕死,他只是不甘心,他李家世代忠良,为天呈立下汗马功劳,却因为奸佞小人的一句话,就被上官无极那个昏君满门抄斩。他恨他怨他不甘!

“你是在不服吗?”

就在李皓尘心中独自愤恨的时候,从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和嘴巴能动的李皓尘斜过眼,看到门外的人脸上一阵惊诧。

“上官聿!”

不错,来人正是李皓尘要刺杀的对象,天呈的皇帝上官聿。

一身浅蓝色的便服着装,上官聿站在铁栏门外边,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李皓尘,道:“你的胆子倒不小,掳了朕的皇后不说,现在当着朕的面也敢直呼朕的名讳。你难道不知道就凭这两点朕就可以治你死罪。”

不屑的嗤了一口,李皓尘瞪着上官聿道:“哼,我一个将死之人,还怕什么!”

“谁说你是将死之人了?朕有说要杀你吗?”

“你……”诧异的睁大眼睛,李皓尘不解的看着上官聿。

上官聿没有答话,只见他扭过头用眼神朝旁边示意了一下,随即便看见一个戴铁面具的人上前打开了铁栏门,然后就退出去了。

眼底闪过一丝疑惑,李皓尘看着上官聿从门外进来,一步一步朝他走过来,然后在他面前站定。

“朕知道你的身份,也知道你的目的。”如意料中一般看到李皓尘惊异的神色,上官聿笑笑,继续说道,“朕不杀你,相反,朕还要替你们李家翻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