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纳尼?怀孕了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21:00 字数:3684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被突然的惊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后脑勺就被狠狠的拍了一下,上官聿一脸惊愕的看着床上坐着的肖雨儿。

一旁同样被肖雨儿吓到又被她之后的动作给震石化掉的紫宛和小元子张口结舌的立在原地,双目圆瞪,不可置信的看着刚醒来就对皇上“行凶”的皇后娘娘,无语问苍天。

“诶?上……上官聿?”盯盯他的脑袋,再瞅瞅自己的手,肖雨儿欲哭无泪,“你……你干嘛把脑袋放在我肚子上?”她这是第二次“失手”了吧?

怒睁双目,恨恨的盯着肖雨儿良久,又垂眼看了看她的肚子,上官聿好不容易才压下心头那窜起的火气,面目僵硬的说道:“朕只是想听听朕的皇儿的动静。”

“诶?皇儿?什么皇儿?”一脸迷茫的看向上官聿,肖雨儿茫然了。发生什么事了?她只是昏睡了一会儿,怎么一醒来他就多了个皇儿?呃……话说……她为什么会昏睡过去?还有……她到底是昏了还是睡了?

看自家娘娘一副茫然得不知所以的样子,紫宛好心提醒道:“娘娘,刚才太医诊断,您有喜了。”

“有……有什么?”还是迷茫。

“有喜。”

“有……有喜?”继续迷茫。

“对啊,就是娘娘您怀孕了,肚子里有了皇上的龙种了。”紫宛高兴的嘴角一直上翘,真心为娘娘高兴啊!

轰——脑袋里一阵晴天霹雳。肖雨儿怔在原地被天雷给劈了个粉碎。

纳尼?

她……怀孕了?

她怀了死男人的……小孩?

她即将做妈妈了?

“雨儿,我们有孩子了,你不高兴吗?”看肖雨儿怔怔的呆愣模样,上官聿蹙眉。

仍然在怀孕小孩妈妈几个名词中打转的肖雨儿现在根本就听不见上官聿说了什么,兀自低喃:“我怀孕了……肚子里有小孩……我要当妈妈了……我怀孕了……”

上官聿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她怀孕的消息就这么打击她吗?她难道不想为他生儿育女吗?她……难道根本就不喜欢他?

思及至此,上官聿的脸色越发难看,刚想开口,却被肖雨儿一把扑倒,躺倒在床上。

“上官聿!你这个死男人臭男人臭流氓急色鬼!你居然让姑奶奶我怀孕了!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嫁给你也就算了你现在居然还敢把老娘的肚子搞大老娘才十九岁啊正值花季啊正是谈恋爱的好时候本应该到处勾引帅哥采花猎草现在居然就要当妈变成黄脸婆了!啊啊啊啊啊!我跟你拼了!”状若癫狂的肖雨儿骑在上官聿身上揪着他衣领破口大骂。

未来得及反应的上官聿被肖雨儿推倒接着被她一通叽里呱啦的臭骂,已经惊愕加错愕加脑袋发晕的木了。

连我们的皇帝大人都木了,那紫宛和小元子就更不用说了。他们俩已经完全可以打包一下然后直接送博物馆展览了。

“雨……雨儿?”待肖雨儿骂停,上官聿试探的轻轻唤道。

“呜哇哇哇!我不要这么早就当妈啊!我这么青春活泼美丽动人活力四溢魅力四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天下第一大美女不要这么早就变成大腹便便粗腰圆腿满脸皱纹人见人嫌狗见狗鄙夷连宫女都不如的黄脸婆啊啊啊!呜哇哇!”

刚刚稍微有点缓过来的紫宛和小元子,再次被他们皇后娘娘惊天地泣鬼神的狼嚎给震回博物馆了。

上官聿也是被她一连串不带标点符号的彪悍话语给震无语了。

后脑勺一滴豆大的冷汗,外加满额的黑线,上官聿头一次发现他的皇后口才和肺活量是如此强悍。

“雨……雨儿,别哭了。动了胎气伤到你和孩子就不好了。”平复了一下心情,上官聿揽住肖雨儿抖动的小肩膀,柔声安慰道。

“呜呜呜!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你这个色魔!都是因为你我要变成丑不拉几的黄脸婆了!我的花容月貌啊!呜呜呜!我咬死你!”说罢还真扑上去一口咬在上官聿肩膀上。

因为肖雨儿咬的根本就不重,所以上官聿丝毫不觉得痛,反而她的话让他万般无语加哭笑不得。她的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啊!什么叫要变成丑不拉几的黄脸婆了?是谁说生过孩子就会变成黄脸婆的?无奈之余,上官聿同时也放下心来。原来,她并不是因为不喜欢他所以不想生孩子,只是因为怕生完孩子变丑。呵呵。

扶住她的双肩,看她哭得满脸眼泪鼻涕的,上官聿失笑,“雨儿,你是天底下最美的女子,生下孩子,你也同样是天下最美的母亲。不会变成黄脸婆的。”

温柔的语气让侍候他多年的小元子都不禁瞪圆了双眼,皇上何时对一个女子如此温柔过。就连之前皇上最宠爱的容妃,皇上对她的温柔也只是做戏般,并非真心。可现在,他却一脸柔情蜜意地柔声安慰只是因为不想变丑而不愿意生孩子的皇后,真真让小元子咋舌。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

“呜……真,真的?真的不会变丑?”吸着鼻子抽抽嗒嗒的问道,肖雨儿的样子好不可怜。

“真的。”郑重的点点头,上官聿保证道。

“噢。”把头埋在上官聿怀里蹭了蹭,抹得他的龙袍上到处是她的眼泪鼻涕,抬头看向上官聿,“不会变丑的话,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生下他吧。”

任她把他的衣裳当抹布擦,上官聿任由他的小皇后可爱的行为。可她一句话,却生生让我们的皇帝大人扭曲了一张帅脸。

勉,为,其,难?

什么叫勉为其难的生下他?

这女人!果然对她温柔不得!

还有,她刚才狼嚎的时候说什么来着?出去勾引帅哥采花猎草?

“娘娘,该喝药了。”刚用完午膳,紫宛就端来一碗黑乎乎的汤药,放在肖雨儿面前。

“紫宛啊,我今天……可不可以不喝啊?”苦着一张脸,肖雨儿内心无比排斥这看上去黑乎乎像毒药实则乃保护她肚子里这块肉的传说中的安胎药,自从被太医诊出她有身孕以来,她已经连续喝了五天了!每次都苦的她想把肠子拉出来看看是不是变黑了。

“不行!皇上说了,一定要奴婢亲自看着娘娘您把药喝下去,并且一,滴,不,剩!”紫宛非常坚定的拒绝了。

“紫宛!”啪!猛一拍桌子,肖雨儿站起来瞪着紫宛,“你到底是谁的贴身宫女?你是听我的还是听皇上的?”

“小事听娘娘您的,大事听皇上的。”犹豫了片刻,紫宛回答。

“那好!那喝药这该算小事吧!你就应该听我的,我说不喝,你就应该把它拿下去。”

“喝药是小事。可这药是给您安胎的,是关系到您肚子里的皇子,这就是大事了。所以,这件事,该听皇上的。”思维清晰,逻辑正确的振振有词,紫宛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万分坚定。

“你……”被紫宛的一番话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肖雨儿内牛满面。

呜呜呜!她的贴身小宫女叛变了。胳膊拐到上官聿那个死男人那里去了。呜呜呜!她众叛亲离了!

“娘娘。”将药碗向肖雨儿推了推,紫宛用眼神示意她赶紧喝药。

无比哀怨的看了紫宛一眼,又无比哀怨的端起碗,再无比哀怨的瞥了一眼碗里的药,最后猛一闭眼,像是上断头台赴死一样,抬头一口气将药灌下去。那悲愤的神情,让紫宛差点以为她给娘娘喝的不是安胎药而是毒药。

擦掉额上那一滴冷汗,接过已经空掉的碗,让其他宫女拿下去,紫宛伸出右手,笑道:“娘娘,喏,蜜饯。”

颇为不爽的看紫宛一眼,恨恨的接过她手中的蜜饯,扔进嘴里,使劲儿嚼,似乎要将她的不满发泄在这小小的蜜饯上。

紫宛在一旁看得一阵心惊。娘娘这架势,不会是……将她恨上了吧?

欲哭无泪啊!

皇上,您把奴婢害惨了啊!

“走!出去溜溜!娘娘我不爽要发泄发泄!”嚼完蜜饯,肖雨儿抬头挺胸大踏步的跨出紫宸殿,惹是生非,哦不,发泄情绪去了。

紫宛抬脚快速跟上,急道:“哎娘娘,您慢点!小心摔着!”

呜呜呜,她好命苦。

像只头顶冒火的火鸡一样,肖雨儿臭着一张脸在宫里瞎逛,逮谁骂谁。

只可怜了后面跟着的紫宛,一面要注意自家娘娘的安全不让她哪里磕着碰着了,又要安抚打发那些被肖雨儿的无名火无故烧伤的宫女太监。弄得紫宛差点当场仰天大啸。她到底招谁惹谁了?

到处找茬欺负无辜小羊羔的肖雨儿停在一处宫殿前,若有所思的看着殿门上的三个大字:容荷宫。

容荷宫?那不就是那个喜欢背后嚼别人舌根爱打小报告还喜欢跟她叫板的容妃的寝殿吗?哈,竟然逛到这里来了。

既然来了,那她岂有不进去坐坐的道理?

“紫宛,走,咱去拜访一下容妃娘娘。”

紫宛抬头看看牌匾上容荷宫三个大字,再看看自家娘娘那一脸……邪恶的笑容,小心肝不禁狠狠颤抖了一下。

娘娘,您又想干什么了?

那守门的公公一看皇后来了,惶恐的跪在地上直喊:“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无视跪在面前的人,肖雨儿装逼似的大摇大摆就进了容荷宫大门。刚一进门,入眼的便是满池红艳艳的荷花。院中一个不大的荷池里,开满了娇艳欲滴含苞待放的荷花,绿色的荷叶衬着鲜红的花朵,一番美景让肖雨儿看得……火气更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