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你想要就拿去吧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19:00 字数:3588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是一个情报组织。”压下想上前揍扁某女人的冲动,重离缓了缓气,接着说道,“不过,我们重离阁里的人,个个俊美非凡,武功超群。当然,本座是最俊美的,武功也是最高的。”如果不算上某人的话……

肖雨儿黑线。她怎么觉得这句话的重点是在最后一句?

“哦,原来是情报组织。”不是杀手就好。那她就放心了。诶?不对啊。他们既然把她救出来了,就该送她回皇宫啊!干嘛把她带到这里来啊?还有,他们为什么会去救她,难道是上官聿让他们救的?也不对啊,情报组织不是只提供情报吗?难道这重离阁还兼职救人?

“喂,我想……”

“我叫重离。”

“哦,我说重离,那个,是谁让你们来救我的?”

“当然是有人请我们救你咯。”

“……”嘴角抽搐加冷汗加黑线,肖雨儿发现这个重离阁的人都是用肺说话的!她之前问那个救他的人,是谁让他来救的,他说是他主子。现在她问这个主子是谁请他们救她,他说有人请他们救。那如果她问他是谁,他是不是要说他是人?

“呵呵,那个人……明日你就知道了。”语毕,便起身离开了。

谁休谁的问题

“娘娘,娘娘!醒醒!”

“唔……”在一阵急切的呼唤声中,肖雨儿悠悠转醒。

“娘娘,您终于醒了。吓死奴婢了!”紫宛站在床头,一脸的焦急。

坐起身,肖雨儿望望四周。这是她的寝宫紫宸殿。

她是怎么回来的?

“紫宛,我是怎么回来的?”

“奴婢也不知道。今天一早,奴婢照样来娘娘房间打扫,刚一进来就看到娘娘您躺在床上。奴婢看您一直昏睡不醒,以为……以为……”

以为她挂了?

“哦,这样啊。我没事,你就不要担心了。那……皇上知道我回来了吗?”

“奴婢已经让人去通知皇上了。”

“嗯。”是那个重离送她回来的吗?

揉揉脖子,肖雨儿突然想起什么事,一把抓住紫宛的手臂,急切道:“紫宛,那天你是不是受伤了?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看肖雨儿一脸担心的样子,紫宛心底一暖,笑着摇摇头:“不碍事的。只是小伤而已。多谢娘娘挂心。”

“真的没事吗?”

“没事。”

松了一口气,肖雨儿放下心来,“没事就好。”然后斜着眼瞥一眼紫宛,故意整出一副生气的模样,语气微微嗔怒,“你这小妮子,竟然有武功。为什么我都不知道?”

“这……”

看她想解释又欲言又止的样子,肖雨儿噗的一声笑出来。

“好啦好啦,我没生气啦!你会不会功夫我不会介意啦,你想不想说我也无所谓。唔,你会武功,这对于我来说还是件好事呢。以后要是有什么危险你就可以保护我了。呵呵。”

展开一个开心的笑容,紫宛重重的点头,“嗯,奴婢一定好好保护娘娘。”

肖雨儿抬头,望着紫宛坚定的表情,两人相视一笑。

紫炎殿。

“聿,你的皇后我已经帮你送回来了。你要怎么谢谢我啊?”靠在桌子上,扭头看向桌边坐着的男人,重离一双眼睛里满是戏谑。

“重离阁都给你了,你还想要什么?”上官聿两眼不离奏折,回道。

“如果我说我要你的皇后,你给不给?”勾着唇角,重离开着玩笑。

“那个女人?”上官聿抬头,看到重离一张不正经的笑脸,又低下头去,“你要是想要,尽管拿去。”

“哟,这么大方。那可是你的皇后,我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要啊!太后她老人家可还指望她给你传宗接代呢!”

“……”一想起每次晚上那女人侍寝时的情形,上官聿额角青筋就一阵乱跳。

重离见他一提起这事,就这么一副头疼的模样,低头捂嘴偷笑,面具下完美的唇形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屋内一片和乐融融,而屋外,肖雨儿却黑着张脸,瞪着面前关得严实的朱木大门,一副要咬人的表情。

她本来是想过来找上官聿问问李皓尘的事情的,走到紫炎殿看外面竟然没有人守着,正疑惑想推门进去看看,手刚碰上门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讲话,好奇心驱使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当了回偷听贼。

可她……听到了什么?

什么叫“你想要就拿去吧”?她是东西么,啊不对,她不是东西……呃,也不对,她是东西……呃呃呃,反正就是她是人不是货物,怎么可以随便把她送人?还拿去?!

啊呸,上官聿你个渣皇帝!

得出这么个结论,肖雨儿脸色一正,扯了扯衣服,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来,一把推开门,张嘴就吼:“上官聿你敢把我送人试试,小心老娘休了你!”

坐在紫檀雕花椅上的上官聿和靠在桌案上一副慵懒模样的重离同时抬头,惊愕的看着门口的肖雨儿,被她那一声吼给吼懵了。

牛气哄哄的走上前,站在他们俩面前,肖雨儿牛眼一瞪,伸着手指头朝上官聿说道:“虽然我也不怎么喜欢你,但既然我俩结婚了,是法律上的夫妻,你就不能随便把我送给别人,就算你是皇帝也一样!就算哪一天我不想当这皇后了,也是我休了你,而不是你休了我,明白?”霸气测漏的说完这一番话,肖雨儿得意的看着面前两个男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头一抬,用鼻孔对着他们。

重离一脸惊诧,张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而这个被自家皇后指着鼻子口口声声说要休了他的皇帝大人,从肖雨儿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一张脸已经黑得很有艺术感了,待她说完,呵,这哪儿来的非洲土著啊?

上官聿顶着一张黑脸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肖雨儿面前,身高上的差距让他很轻松的俯视她,挑着一边的嘴角,语气危险,“朕的皇后,你刚才说什么,朕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遍。”

“我说就算我俩要一拍两散,也是我休……休……”反应迟钝肖雨儿说到这儿才觉得面前男人的脸色有点不对,后面要说的话硬是憋在嘴里没有说出来。

“休什么?”上官聿明知故问。

“呃……休……休……”眼神闪烁,瞄到一旁的重离,开始朝他用力的使眼色,可人家双手抱胸,靠在桌案上一副摆明了看好戏的样子,肖雨儿眼睛就快抽筋了对方却只是挑着唇示意她继续说。

好吧,她和重离算起来还只是只知道对方名字的陌生人,人家凭什么帮她啊!

颓然的转回视线,抬头,狗腿兮兮的朝上官聿笑道:“休息!对,我是想说,皇上您日理万机,现在应该去休息一下,要保重龙体啊!”

说完还装模作样的上前拍拍上官聿的胸口,把脑袋靠上去,抬头对着他一脸谄媚的笑着。

见她这副狗腿的模样,上官聿原本的怒火消下去一半,脸色也正常许多,低头看向倚在自己胸口的女人,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道弧度,这个女人!

一旁的重离看着两个人,笑得有点意味不明。

肖雨儿被绑的事情除了上官聿和紫宛知道,宫里几乎无人知晓。而那个神秘的重离阁阁主重离,那天送她回了宫之后,就消失不见踪影了。而自此那天之后,我们的皇帝大人却突然粘上了皇后娘娘,之前也是隔几天来一次,这些天却几乎天天来,而且天天在这儿过夜。于是,宫里所有人都知道了,皇后很受宠!以致于上官聿的那些小老婆们个个都来巴结她,搞得肖雨儿每天接待这个妃子,那个美人的,又累又烦。弄的她直喊“特么的当皇后也是个体力活”。只是,有一个人却不在巴结队伍里。那就是皇上之前最宠爱的容妃。为什么说是之前呢?相信各位看客心里都明白的。你说皇上现在天天往肖雨儿宫里跑肖雨儿现在是春风得意哪里还轮得到容妃得瑟啊!

此时的容荷宫里,所有宫人都是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宫里的这位主子。

“真是可恶!皇后她凭什么独占皇上?”用力扯着手中的帕子,容妃气的狰狞了一张俏脸。“皇上都半个月没来容荷宫了。”

“是啊,娘娘。自从皇上立了后,就把您冷落在一边,鲜少来看您了。据奴婢所知,宫里都在传……说娘娘您……失宠了。依奴婢看呐,肯定是皇后使用了什么狐媚手段把皇上迷住了。要不然,皇上怎么会天天往紫宸殿跑。”容妃的贴身宫女秋儿在一旁附和道。那义愤填膺的语气好像皇上冷落的不是容妃而是她一样。

“哼!皇后仗着长着一张狐媚子的脸就迷惑皇上,让皇上百般宠爱。上次在御花园皇后竟敢出手打皇上,却不见皇上对她有什么惩治,反而更加宠她。本宫倒想看看,她到底凭的什么!”

说罢,一甩衣袖,出了容荷宫,径直向紫宸殿而去。

“紫宛,我怎么觉得这么困呢!好想睡觉……”趴在桌子上,肖雨儿半眯着眼有气无力的对正在叠衣服的紫宛道。

“娘娘您昨晚没睡好吗?”扭头看了一眼肖雨儿,紫宛道。

“昨晚……”肖雨儿想到昨晚的情况……

“嗯……好困……我要睡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