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论称呼重要性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16:00 字数:3650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由于这次是微服出宫,肖雨儿并没有通知安亲王府的人,因此,肖雨儿只说她是小律儿宫里认识的姐姐,今天来是看他来的。

听了肖雨儿的话,家丁便让她和紫宛在门外等候,自己进去通报了。

“诶?漂亮姐姐来了?我去接她进来。”正在娘亲身边陪着的上官炎律一听下人说门外有两位宫里来的姑娘找他,一下子就蹦起来,就要往外跑。

一把拉住激动的上官炎律,床上的美丽女子,也就是安亲王的儿媳,上官聿的表兄嫂,上官炎律的娘亲颜季蓉开口问道:“漂亮姐姐?难道是律儿你天天挂在嘴边那位漂亮的像仙女一样的姐姐?”

肯定的点点头,上官炎律回道:“对啊,就是像仙女一样漂亮的姐姐。昨天下学堂的时候,我跟漂亮姐姐说娘亲你身体不舒服,她就说今天要来看您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娘亲娘亲,漂亮姐姐真的好漂亮,比娘亲还要漂亮。”

看着一脸神迷的儿子,颜季蓉失笑:“既然比娘亲还要漂亮,那还不快去把她请进来让娘亲看看。”

“嗯!”然后快速奔出房间,迎接他的漂亮姐姐去了。

刚才一直站着没开口的安亲王府世子爷上官彦坐在床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妻子,疑惑道:“什么漂亮姐姐?律儿在宫里认识了什么人吗?”

颜季蓉笑笑:“十几日前,律儿从宫里回来,告诉我说他在宫里遇到一位长得像仙女一样漂亮的姐姐,还说那位姐姐很喜欢他,经常和他一起玩,还给他吃桂花糕。估计是哪个长得水灵的宫女吧。”在颜季蓉看来,律儿口中的漂亮姐姐只能是宫女,因为如果是哪位娘娘的话,律儿就不会叫她姐姐而应该叫婶婶了。然而,事实总是和想法相违背的。

当上官炎律拉着肖雨儿的手走进房间的时候,上官彦和颜季蓉都傻眼了。

竟然是……皇后!

惊慌的起身,弯下腰朝眼前巧笑倩兮的绝色女子行礼,上官彦道:“皇后娘娘驾临,微臣有失远迎,望娘娘恕罪!”

颜季蓉也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被肖雨儿慌忙阻止了:“哎哎哎,不用不用不用,你就躺着吧。你可是病人。”

被上官彦扶着躺回床上,颜季蓉虚弱的笑笑:“谢皇后娘娘。”

肖雨儿两眼盯着颜季蓉猛瞧。虽然因为生病脸色苍白,但仍不失美貌。细长的柳叶眉,圆圆的杏眼,小巧的鼻子和唇形姣好的嘴巴,这整个就一芭比娃娃嘛!难怪小律儿长的这么卡哇伊,有这么一个芭比娘亲,想不可爱都难。

被肖雨儿“炽热”的眼神看的有些尴尬,颜季蓉轻轻开口说道:“皇后娘娘屈尊来看季蓉,季蓉真是受宠若惊。”

无谓的摆摆手,肖雨儿嘿嘿笑道:“没什么啦。都是亲戚,来探望一下是应该的,呵呵。”心里却在狂汗。如果告诉她她其实主要目的是来看她儿子小律儿的,看她这个娘亲只是顺带,她会不会病情加重啊?

“不过,表嫂到底是什么病啊?”看她脸色苍白,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吧?啊呸呸呸,乌鸦嘴!她可是小律儿的娘,咒他娘不就等于咒他吗!呸呸呸!

“哦,只是略感风寒,已经看过大夫,服过药了。多谢皇后娘娘关心。”被肖雨儿那声表嫂叫的愣了愣,随即便恢复神色回道。

“哦,那就好。”

“娘亲,你看,漂亮姐姐真的很漂亮吧!”站在肖雨儿身边的上官炎律跑到床边,拉着颜季蓉的手道。

“是是是,漂亮姐姐真的很漂亮,比娘亲都漂亮。呵呵。”忽然像是想到什么,顿了一下,疑惑的问身边的儿子:“律儿,皇后娘娘是你皇叔的妻子,你应该叫婶婶,怎么能叫姐姐呢?”

肖雨儿默。

呃……又是婶婶……她不要当婶婶……她才19岁,不想被叫婶婶啊!会被叫老的!

“不要!我喜欢叫姐姐!才不要叫婶婶!”上官炎律嘟着嘴坚决拒绝叫肖雨儿婶婶。

好样的小律儿!姐姐果然没有白疼你!

“律儿!不要淘气,皇后是你的婶婶就要叫婶婶,怎么能乱叫呢?快,叫婶婶。”上官彦在一旁开口了。

垂着眼,上官炎律眼神颇为不愿的瞥了一眼自己的爹爹,然后抬起头看着肖雨儿,瘪瘪嘴,怏怏的叫了声:“婶婶。”

肖雨儿无语。

到底还是被叫婶婶了……

“呵,呵呵,其实,我不介意……律儿叫我姐姐的。”

上官彦笑道:“呵呵,皇后娘娘性情豁达,温柔贤淑,实乃我天呈国之福啊!”

肖雨儿继续无语。

我说世子爷诶,您到底是从哪儿看出来她温柔贤淑了?性情豁达她不反对啦,可是这温柔贤淑,您确定说的是她?

“娘娘,快到午膳时间了,我这就命人备膳,娘娘就在府里用膳吧。”

“哦,好啊。”

在安亲王府用过午膳后,上官炎律拉着肖雨儿参观王府。

一路看过来,肖雨儿只有一个感想,那就是豪华!亭台楼阁,花园水榭,假山水池,小路交错蜿蜒,房屋错落有致,整个王府大得离谱,肖雨儿不禁再次感慨:小律儿不仅是官三代,还是富三代!

有个牛逼的爷爷就是爽!

诶,想到小律儿的爷爷安亲王,怎么她来这么久了,都没看到他?吃饭的时候也没见到。

“小律儿,你爷爷呢?他不在府里吗?”低头看向上官炎律,问道。

“哦,爷爷和奶奶去游山玩水了,说等我十岁生日的时候再回来。”抬头,小鹿斑比又来了,“漂亮……婶婶,我生日的时候你会来吗?”

肖雨儿汗。

漂亮……婶婶?

蹲下身子,扶住上官炎律的肩膀,凑近,做贼似的轻声说:“小律儿,呐,这样,在外面,呃,就是在公共场合,你就叫我婶婶,在私底下,一定要叫姐姐,知道了吗?”

同样跟做贼似的,上官炎律把手放在嘴边挡着,轻轻回道:“嗯,特别是爹爹和娘亲在的时候。”说完捂着嘴偷笑。

肖雨儿揉了揉他的脑袋,满意的笑了笑:“嗯,小律儿真聪明。”

旁边跟随着的紫宛看着这一大一小蹲在地上捂着嘴偷笑的可疑样子,无奈的摇摇头轻笑。娘娘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她怎么还在纠结这个小世子对她的称呼问题啊!真是,娘娘的性格真的跟小孩子似的。

“那,漂亮姐姐,我的生日你到底来不来呢?”

“来!怎么可能不来!就是我腿断了爬也会爬来!”肖雨儿不知道的是,她的这句话在几个月之后真的实现了。只不过不是爬来的,而是被抬来的。当然这是后话。

“嗯,那漂亮姐姐要说话算话哦,不然的话会变不漂亮。”

汗!小律儿真毒!竟然诅咒她变丑!为了不变丑那她就算病入膏肓了也得来啊!

“好!小律儿你就放心吧,姐姐我一定会来的。我还会给你带礼物的。”

“嗯,一言为定,拉钩钩。”伸出白白嫩嫩的小拇指,勾住肖雨儿的,“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骗人的是小狗。”

盖了章,上官炎律开心的笑脸红扑扑的,看地肖雨儿又想捏他的脸了。事实上她也确实捏了。

小律儿真的好可爱啊!

被绑架了

“紫宛,我们下去看看吧!”从王府回来,在回宫的路上,肖雨儿实在按捺不住,缠着紫宛要求下马车到街上逛逛。

“娘娘,您就老实坐着吧。天都快黑了,我们得赶快回宫。”坐着无动于衷,紫宛丝毫不被肖雨儿的软磨硬泡所影响。

“紫宛,我的好紫宛,你就让我下去看看吧,看看吧,看看吧……”扯着紫宛的袖子晃啊晃晃啊晃,肖雨儿就不信她磨不动这小妮子!你说她堂堂的一国皇后,想要逛逛街还要征求宫女的同意,有她这么憋屈的皇后吗?

最后紫宛还是在肖雨儿的八爪鱼死缠烂打功下弃械投降了。

跟打了鸡血似的跳下马车,肖雨儿一头扎进人堆,上蹿下跳的一下子这个摊位看看,一下那个小贩那里逛逛,拿起这个瞅瞅,抓着那个摸摸,一副头一次逛街的模样。不过也确实,这古代的市集她还真是第一次逛。感觉还不错。

紫宛跟着下了马车,在她身后紧紧的跟着,生怕一眨眼就把人丢了。她家娘娘可不是一个省事儿的主儿。

“紫宛,付钱!”在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前,肖雨儿看中一个绿色的簪子,看材料,应该是玉做的。她估计是被太后传染了,也渐渐喜欢上了玉制类的东西。问了小贩价钱,然后又砍了半天价,总算砍到自己满意的价格,扭头让身后的紫宛掏钱付账。

从荷包里掏出碎银子,递给小贩,拿回找到的钱,紫宛赶紧跟上已经跑到另一个摊位上的肖雨儿。

于是,紫宛就这样跟着肖雨儿在各个摊位前转悠,负责看着自家娘娘不让她出事兼负责……充当自动提款机。

逛了小半个时辰,肖雨儿逛累了,说了一句让紫宛感动的想哭的话:“好了,今天就先这样吧,紫宛,我们回宫!”

手上拿着十几个纸包,紫宛腹诽:原来娘娘是购物狂……

马车重新上路。

行了一段路,此刻的天已经有点黑下来了,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了,周边的店铺都也已经关门,整条街显得安静肃清。唯有车轱辘的声音回响在耳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