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路上捡到一个小正太

作者:木木兰 更新时间:2017-03-10 00:13:00 字数:3631
此书首发于【掌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姐姐,你好漂亮!等我长大当我的娘子好不好?”正当肖雨儿在为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理感到奇怪的时候,小正太说话了。只是这话让肖雨儿听了哭笑不得,不过也让她颇为自恋。连小孩都抵挡不住她惊为天人的美貌啊!

捏了捏小正太的脸,肖雨儿好笑的说道:“呵呵,好啊!那律儿就要快点长大哦!”说完又捏捏脸。

小孩子的脸捏起来就是舒服,软软的,嫩嫩的。

“嗯,好。你不要骗我哦。等我长大了就把你娶进门。你不准嫁给别人哦!”一本正经的说着让肖雨儿想笑的话,看的紫宛都无奈的直摇头。

在肖雨儿旁边蹲下身,紫宛微笑着对小正太也就是上官炎律说道:“小世子,你不能说这样的话哦。这位呢,不是姐姐,她是皇上的妻子,皇后娘娘,也就是小世子的婶婶哦!所以不能嫁给你当你的娘子哦!”

“婶婶?”疑惑的看向肖雨儿,上官炎律不相信似的求证道,“漂亮姐姐,你真的是我皇叔的皇后,我的婶婶吗?”

“呃……按道理说……是这样的。”肖雨儿哭啊!好好的一下子从姐姐变成婶婶了,平白高了一个辈分啊!不要!她要当姐姐!

“呃……不过,律儿如果想叫姐姐的话也没关系的。”坚决不要当婶婶!

“原来你是我皇叔的娘子……那就不能当我的娘子了……”低下头垂着小鹿斑比似的眼睛,上官炎律可爱的小脸布满委屈。

哎哟哟!小正太快哭了!心疼啊!

一把抱住上官炎律,肖雨儿柔声安慰道:“律儿不难过哦!姐姐虽然不能当律儿的娘子,可是姐姐还是很喜欢律儿呀!律儿可以经常来找姐姐玩啊!”

从肖雨儿怀里抬起头,上官炎律确认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经常来找姐姐玩吗?”

“嗯,当然可以啊!姐姐最喜欢律儿了!”

紫宛在一旁听着自家娘娘一口一个姐姐,那小世子也是直喊姐姐,颇为无奈的摇头,说道:“娘娘,小世子不能叫您姐姐,这不是乱了辈分吗?”

扭头,一脸誓死不当婶婶地吼道:“才不要是婶婶!就叫姐姐!”然后不理被吼得有点发蒙的紫宛,拉着上官炎律的小手,笑道:“律儿,走,去姐姐那儿玩。”

“嗯。”

紫宛看着渐渐走远的一大一小,哭笑不得。

娘娘上学堂

自从让肖雨儿“挖到”上官炎律这个小宝贝之后,天天在紫宛耳边嚷着“小律儿真是太可爱了”“小律儿笑起来好萌”“小律儿的脸捏起来好舒服”等等,每每让紫宛听的直摇头。她听娘娘跟她讲说,她是什么……正太……控?她也不晓得是什么意思,不过猜猜大概是说喜欢小孩子吧。

“小律儿怎么不来了呢?好想他哦!”这不,又在“小律儿”了。

“娘娘,小世子要上学堂的,哪能天天来啊!”将一碗酸梅汤放在桌上,紫宛笑着回道。

“诶?上学堂?”疑惑的抬头看着紫宛,那双眼睛里赤裸裸的蹦出一行字:小律儿在哪儿上学紫宛你快告诉我!

愣了一下,转而噗地一声轻笑,紫宛只好老实交代了。

“小世子和各个皇家的儿女一样,从小便在皇家学堂里学习的。还有一些大臣家里的儿女孙子皇上也特许他们在皇家学堂里读书。孩子们在学堂里跟太傅学到13岁就可以不用去学堂了。小世子今年9岁,所以还要去学堂里读书的。”

“那个学堂在哪儿?”

“皇家学堂建在皇宫东北角的星宣阁,跟这里大概有两刻钟的距离。”

“走!去学堂找小律儿去!”一口气喝完桌上的酸梅汤,肖雨儿一拍桌子,豪气的说道。

“诶?”紫宛傻眼了。

娘娘说要去学堂?可没经过皇上同意,后宫女眷是不得进入学堂的。娘娘怎么……

“紫宛,快点啊!带路啊!”已经走出门外的肖雨儿在外面催道。

“呃,娘娘,那个,您不能去学堂。”略带迟疑的向肖雨儿解释道,紫宛知道她家娘娘肯定又要发飙了。果不其然……

“什么?不能去?凭什么我不能去!我可是皇后诶!这宫里还有皇后不能去的地方吗!”一听她不能去找可爱的小律儿,肖雨儿一下子就暴走了。

紫宛低头苦笑。有!这皇宫里皇后不能去的地方多着呢!

只是紫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家娘娘这些地方。说了吧,以她现在对她家娘娘的了解,你告诉她越不能去的地方,她就越想去;不说吧,又怕哪天娘娘不小心闯进去惹怒了皇上。哎!宫女不好当啊!尤其是当这么一个爱惹事的主子的贴身宫女。

“我才不管什么能不能去,今天你家娘娘我是去定了!开路!”在她肖雨儿的认知里,她现在嫁进了皇宫,这皇宫就是她的家,那么她在自己家里就没有哪里是不能去的。

看着娘娘一脸“你不带我去我跟你急”的表情,紫宛无奈。只在心里祈祷皇上知道了不要怪罪才好。

于是,在紫宛的带领下,在拐了不知道几十几百个弯之后,肖雨儿站在了皇家学堂——星宣阁的门外。

看这儿地方不大,不过不愧是读书的地方,就是有一股书卷气息。

门外有两个侍卫守着,肖雨儿上前,摆出一副威严的样子,沉声道:“本宫来看看各位世子读书读得如何,给本宫开门。”

大老远就看到皇后娘娘往这边来,守门的侍卫一下子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娘娘却要求进学堂,更加紧张的不知所措了。

“皇后娘娘,这……不行啊。没有皇上的批准,奴才不能让您进去。”右边的侍卫吸了口气,回答道。

“本宫已经请示过皇上了,获得皇上的准许了。”睁着眼睛说瞎话。

“那请娘娘出示圣旨或者皇上的令牌。”那侍卫一听,立刻眉开眼笑了。

肖雨儿傻眼了。

我勒个擦!进个学堂还要圣旨、令牌?!这死男人,圣旨多的没地方用了是不是?搞这么多名堂。

眼珠子嘀溜一转,肖雨儿嘴角可疑地上翘,然后从身上摸出一块通体碧绿的玉佩,递给那侍卫看,道:“圣旨和令牌本宫没有,不过本宫有皇上给的玉佩为信物,这样可以了吧?”

紫宛在一旁纳闷了。娘娘什么时候向皇上请示过,还得了这块玉佩的呀?

一看是皇上的玉佩,俩侍卫还有些迟疑。犹豫了片刻,刚才说话的侍卫一抱拳,弯腰让到一边,恭敬的说道:“娘娘请进!”

另一个侍卫则去给肖雨儿开门。

将玉佩收回怀里,肖雨儿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这边肖雨儿在暗自偷笑。她这块玉佩,是一个月前的某天,上官聿和她滚完床单以后,她趁他没醒的时候从他衣服里摸来的。没想到今天还能派上用场。吼吼!

而那边那个给她放行的侍卫却是这么想的。这位皇后娘娘在刚册封不久就让人拔了御花园里皇上为了讨容妃欢心栽种的菊花,皇上不怪罪,反而让人拔干净点然后种上了皇后喜欢的情人花;还有,不久前在玥王爷的接风宴上,皇后竟敢公然调戏皇上,也没见皇上有丝毫不快,由此可见,皇后娘娘是很受宠的!就算那块玉佩不是皇上给的,想必皇上知道此事也不会多加怪罪的。所以,给皇后放行是个明智的选择。

回到肖雨儿这边。

跟在皇后娘娘身边,紫宛实在好奇,就开口问道:“娘娘,您什么时候向皇上请示过还拿到这块玉佩的啊?奴婢怎么不知道。”

扔了一对卫生球给紫宛,肖雨儿骂道:“笨!当然不是去问皇上拿的。你什么时候见我去找过他?”

“那您这是……”

“嘿嘿,这是我从皇上那儿偷来的。”

“啊!偷来的!娘娘您……”

“嘘!别那么大声!”朝紫宛挤了挤眼,肖雨儿嘿嘿笑道,“一块玉佩而已,皇上不会那么小气的。不过,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哦!”

无奈的点点头,紫宛简直拿自家娘娘没办法。

走了一会儿,肖雨儿在一扇门前站住,指指门,扭头问道:“是这里吧?”

“奴婢也没来过,不知道,不过应该是吧。”

紫宛话音刚落,屋内就传出一个稍有些沙哑的声音:“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然后就是一群清脆的童音跟着念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哎哎哎,就是这儿就是这儿!”兴奋的肖雨儿趴在门上企图偷窥。

紫宛拉住高兴的皇后娘娘,急道:“呀!娘娘,您这是干什么呀?

“我看看。”然后轻轻推开一条门缝,从门缝里看人。

紫宛急急地拉住,阻止肖雨儿:“娘娘,不行啦!您这样会被发现的。”两只手努力扯着肖雨儿,想把她拉离。

边往屋里偷看边甩着紫宛的手,肖雨儿才不听她的话:“不会啦!你放心好了。紫宛,你别拉我呀!”

事实证明,不听紫宛言,吃亏在眼前。

两人在门外拉拉扯扯,拉拉扯扯,然后,“哐”,摔进去了。

摔得七晕八素的肖雨儿龇牙咧嘴的爬起身,就看到一屋子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盯着她和紫宛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