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八)阿哲

作者:雨小葵 字数:5258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真正懂得了她的心,那就等于说要放手……

第二日,门却打开了。尹天为对丁漪说了声:“再见。”恐怕再也不会再见了。

一出门就看见自己的妈妈和婷婷装作若无其事地站在一旁。尹天为没好气地说:“走吧~”婷婷和妈妈则尴尬了,本想不让他认出来的,还躲在特别隐秘的地方。却被他发现了。

他识破了两人的伎俩。

而这些确实是她的妈妈策划的。包括昨晚的门被锁上,以及扮作一只熊都是她们的主意。而且更夸张的是,尹天为的妈妈竟然要让Mike缠住尹一泓让他不要打扰丁漪,要这样说的话,什么事情都妥当了。完全就能成功啊,结果却似乎不是那样。

“哥哥似乎不高兴。”婷婷说。

“那就证明失败了。”妈妈叹了口气。

尹天为的初恋结束了。

丁漪乘坐飞机飞去墨西哥的那天,尹天为则躺在床上打点滴。他严重感冒了。

倒不是那一晚上冻的,而是后来的一天发生的,从来不去酒吧的尹天为却去酒吧,灌自己酒,昏迷不醒的时候被尹一泓打了一顿。报复上一次。还在他脸上浇凉水。尹一泓对尹天为说道:“漪漪是我的,这一次我要陪她去墨西哥。”尹天为在风中被风吹着也毫不在乎,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很疼。

尹天为醒来,却看到婷婷坐在自己身旁,眼睛里含着眼泪道:“哥哥,喝酒伤身体。”

“是你把我带回来的?”尹天为表示难以置信。

“是啊,我看到哥哥倒在路上就带你过去找妈妈了。”婷婷镇定地说。

后来从妈妈口中才知道那一日,自己和婷婷发现他出去了。于是想要出来找他。而那时她要上厕所,于是就让婷婷在那个地方等她。于是婷婷就看见哥哥醉醺醺地倒在了地上。就拉着他就走。

“天呐,你都不知道,小婷婷当时拉着你的胳膊在地上拖就像把你当做一个装着货物的麻袋一样。我完全想不到这小女孩力气真大。”黎晓薇和尹天为说道。

尹天为不以为然道:“她一般吃得很多,力气能不大吗?”内心却也觉得奇怪。

而就在这时,却听到楼下两个人的对话。

原来是丁漪过来看尹天为的。而她也正打算道别。她打算去墨西哥了。而却在楼下遇到了婷婷。

“婷婷,我打算走了。”丁漪说。

而婷婷却对丁漪说:“姐姐,求求你不要离开哥哥。哥哥他会想你的,哥哥会因为你哭鼻子……”

“小孩子瞎说什么。”尹天为在楼梯间听了一会,就冲婷婷发火道。

“本来就是嘛。哥哥上次还喝多了酒呢。”婷婷委屈道。

然而尹天为和丁漪四目相对时,她永远都是那副很抱歉的表情。

尹天为并不打算看她。以后,两人就是陌生人了。

婷婷却送给丁漪一幅自己送给她的画作为离别礼物。画上的女子特别漂亮,她画的是丁漪。丁漪像之前那样鼓励她说:“婷婷画画真有天赋呢。”

而丁漪也送给婷婷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些丁香花种子,并温柔对她说:“把它栽种在土里,以后长成苗,开出花,想我了,就看看它。而我也许会在丁香花开的时节里过来看你。看小公主有没有长大。”

可是,这样的诺言却一直到以后也没有实现。

而丁漪走的那天,哥哥正躺在床上打点滴。他表现的很平静地正在读有关经济方面的书。仿佛他不在乎这一切。可实质上,他不可能不在乎。而且尹一泓也去墨西哥了。但是,由于痛彻心扉一段时间后,尹天为决定,不再像现在那样投入一段感情。因为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生命。

尹天为痊愈后就去爸爸公司打理了,日后,他的梦想变成商界翘楚。而谈恋爱不适合他。

于是,他闲暇时放在工作上的时间比较长。

这日,婷婷放学后想到丁漪姐姐送给自己的一小袋子的丁香花的种子。就趁阿笙在忙的时候在她住的玻璃屋的下面一块土地上把种子播种在地上。她想等到春天丁香花开的时候,自己在房间里也能闻到。

想到过去在孤儿院的日子里,她和小伟他们喜欢种一些植物。一人拿小铲子,一人拿小桶,一人拿小种子。

等到开花时节,他们一群小孩喜欢穿梭在花丛里,让喇叭花的花粉染上他们的衣服,害得孤儿院的院长给他们洗上半天。

他们总爱把自己弄得脏脏的,天天像个疯孩子。总惹得院长姐姐没办法。

学做过去的样子,婷婷拿着一把铲子还有小桶,还有那些种子,跪在地上,完全不顾及形象,将这些种子埋在土里,然后用小手将小土埋埋平,累了,用手擦了擦脸,全然没有觉察到脸上变得脏兮兮的了。

而她鼻涕也流了出来,她也用袖子擦着鼻子。

就在她正在费力地做这些的时候。

尹天为不高兴地说:“婷婷,你在干什么?难道不怕脏吗?”

“哥哥。”婷婷立马站起。有些心慌。此刻的她,鼻涕流了出来,身上脏兮兮的,手上因为玩泥巴而脏兮兮的。她的鼻涕流了出来。黄黄的,像两条虫子。

“还不进去洗手。”哥哥皱了眉。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打扮时尚三十多岁的女人,一个斯文的男人,还有一个个子小小,白白净净,却看上去很聪明斯文的小男孩。

那个小男孩看到婷婷脏脏的模样,惊讶极了。那个女人则皱了下眉,努了下嘴,她拉了拉老公的手臂,两人笑了起来。

今天是婷婷表现的最糟的一天。

婷婷在哥哥的呵斥下洗了下手,洗了把脸之后,看到那个小男孩正在玩魔方,大概花了十分钟的时间,那小男孩把魔方的六个面的每一面的格子颜色都弄得一模一样了。他还觉得有些无聊地把魔方扔在一旁,似乎已经厌倦了成功,他的语气有些骄傲地对婷婷说:“你来试一下吧。”

婷婷最怕动脑子,尤其是玩魔方这种游戏。但是既然是他要求的,婷婷也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玩了。玩了几下实在很难弄。

而一旁那个小男孩则始终盯着自己手上的魔方看如何还原。只可惜还是让这个小男孩失望了。

婷婷始终没有会弄,而且魔方还被她弄散了。此时,这个小男孩则皱了下眉,说了一句很伤婷婷自尊心的话,“真笨!”

这时,哥哥过来了,看到婷婷脸涨地通红正在弄魔方的时候,哥哥用他那纤长白皙的手指三两下就把散了的魔方装好。而且每一面也就用了几个步骤而已,像是完全不用动脑,手指在上面飞速旋转的时候,魔方由凌乱的颜色变得和整齐的每一面一种颜色。

“这样不就好了。”哥哥把弄好的魔方随意地一丢,就说去吃饭吧。

魔方对于他来说轻飘飘一桩事情。仿佛他们家的人都喜欢玩魔方。

婷婷则有些惊讶地看着哥哥。瞬间又增加了一些崇拜。

晚饭,准备的很丰盛。

婷婷却吃得很不自在。那个女人和男人分别是尹天为的姑姑和姑父,这个小男孩则是尹天为的弟弟,比婷婷小几个月。

婷婷自然喊他弟弟。

可当那个女人让他喊婷婷姐姐的时候,这小男孩则倔强地说:“安琪是我姐姐,她才不是我姐姐呢。我才不喊笨蛋做姐姐。”

“阿哲,不要这么没礼貌。”尹天为厉声道。

他用筷子拨弄着碗里的饭,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安琪,他有些委屈道:“我吃饱了。”

他就下了桌子。

姑姑和姑父则一脸无奈的看着吕艺哲,姑姑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是被宠坏了。等下我要去教训教训他。”

而他们则看向婷婷,问尹天为说:“你是怎么遇到她的呢?”

“是在一个雪地里。她当时刚从孤儿院逃出来。”尹天为说。

“孤儿院的孩子……”尹天为的姑父叹了口气:“他们大部分都很可怜。据说都是家庭条件不好。”

“我才不可怜呢!我们有很多很多好玩的玩具。还有很多小伙伴。我们喜欢玩各种各样的游戏,一点也不可怜。为什么要说我可怜?”出乎大人意料,婷婷竟然大声地这样反应,额尔,站起,夹了自己喜欢吃的一条小鱼,突然一扬脸,将鱼往嘴里一塞,不一会,鱼肉就被剔的干干净净,“我们还会比谁吃鱼吃得最干净,不过他们都比不过我。哈哈。嗝。”她打了一个饱嗝。

这样的她在大人面前很不得体,几个人相视一看。尹天为则对她说:“注意点吃相。”

而婷婷竟然一点也不受规矩。她仍然在大嚼着肉块,突然,她变了脸色,之后就不停地咳嗽起来,看来是被肉块的骨头卡到嗓子里了,而就在尹天为关心地去为她拍背时,她竟然直接用手从嗓子里将那个骨头扣了出来。

然后亮了出来。

“哈哈,哥哥,我从来都不会把骨头卡到喉咙里。”婷婷做了一个恶作剧。

哥哥看到婷婷这般癫狂。知道,一个野孩子骨子里的野性是很难变的。

只得叹了口气。

像见识了新奇的事物。姑父和姑姑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表示。他们只得苦笑:“新来的小侄女可真活泼呢。”

“嗯嗯,是啊。”尹天为只得附和。

而婷婷的这种行为却被远处的吕艺哲看得一清二楚。他神情不悦地喃喃:“真脏。”

婷婷没有听到。她为了讨好新来的弟弟,婷婷特意给他冲了一杯她平时爱喝的补钙奶粉。在吕艺哲眼里,这个小女孩虽然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但是她却留着鼻涕,拼命地吸着鼻子,但是鼻涕还是流了出来。

吕艺哲只是说了一声谢谢。

婷婷于是有点害羞地说不客气。在她眼里,这个弟弟可是有礼貌的好孩子呢。

然而吕艺哲并没有喝。拿着一个弹弓出去了。

婷婷也跟着他出去了。外面的灯光开着,树上鸟窝里,有刚出生的小鸟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那棵大树不算太高。婷婷经常看见树上待着小鸟。她特别喜欢抬头仰望树上鸟妈妈给小鸟捕食的感人画面。

心情大好的婷婷于是热情地和吕艺哲介绍说:“这树上是一些小鸟宝宝和鸟妈妈。他们叽叽喳喳地很可爱呢。”

却没有注意到吕艺哲此刻顽劣的微笑。

只听“biu~”的一声,吕艺哲竟然狠心用弹弓装了一颗石子,朝树上打去。那个鸟窝被打了下来。几个刚破壳没多久的小鸟正在里面叫着。还有一个没有破壳的鸟蛋。

吕艺哲拿起那个鸟蛋,打算拿回去玩。却被婷婷制止:“你这样的行为很不对。”

“有什么不对的。”吕艺哲反驳。

“你必须把这个窝还还回去。”婷婷难过道:“鸟妈妈会很伤心的。”

“我不还。”吕艺哲做了一个鬼脸。却被婷婷一下子推倒在地。

下一秒,这个孩子就在地上哇哇大哭。

下一秒。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婷婷竟然上树了。

她艰难的一个手捧着窝,用胳膊支撑着,另一只手攀爬着。虽然很艰难,但是婷婷却为了要让鸟宝宝回自己家。她于是咬了咬牙,就将它放了下去。还好这棵树不高。

她正准备跳下去的时候,却发现哥哥和姑父姑姑已经来了。哥哥刚刚还在跟他们两提到婷婷的优点,提到她能吃,提到她运动细胞发达。可此刻这一幕,见证了她也太发达了吧。这小女孩一旦癫狂起来都会上树了。他们目瞪口呆。

“oh,mygad!”尹天为的口头禅脱口而出。

其它几人也特别的觉得不可思议,眼前这小女孩竟然会爬树。

“婷婷!你快下来!”尹天为着急道。

可是上去容易,看下面,怎么感觉到有些晕眩呢。怎么,自己不敢往下面看呢。

“哥哥,哥哥我不敢!”她说道。

以前她爬上不高的树,往下跳时下面总有软垫接好了,所以跳下时会很干脆利落。并没有发现会有些晕眩这一点,而今天晕眩的厉害。

“阿笙,去拿梯子。”尹天为命令道。

于是他就亲自一层一层爬上梯子,把婷婷抱了下来。虽然梯子一摇一晃的他也很害怕。但是他还是上去了。谁让他是她哥哥呢。唉,真拿她没办法。婷婷倒在哥哥怀里。哥哥抱她下来了。小心脏刚才都快跳出来了。她害怕地哭了。哥哥得知她是在救小鸟时这样做的,自然也没有责怪她。

这一天,婷婷的表现真让姑姑姑父看的目瞪口呆。

“看来。让阿哲转学去婷婷班上是很明智的一个行为。”姑姑对姑父说。

姑父一脸不解。

“因为她可以保护我们儿子啊,你不知道咱们阿哲的弱点似乎有些软弱。而这小丫头刚好很野蛮。”姑姑说道。而他们两人过来其实就是想和尹天为讨论关于阿哲的学习。他们因为工作上问题。要去外地一段时间。所以将阿哲暂时寄养在尹家。所以也和婷婷一起去上学。

可是阿哲却十足不喜欢这个小姐姐。只有猴子喜欢爬树,她爬树,不就是小猴子吗?

于是“小猴子”的绰号就这么来了。

而婷婷对他也同样有看法,看上去白白净净一男孩原来这么顽劣。原本以为多了一个玩伴。能玩到一起。没想到两人的性格大相径庭。

童年时光里,要说谁是她的小恶魔,那就非吕艺哲莫属了。

怎么个顽劣法呢,接下来的几章会介绍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