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十一)尊敬的女王殿下

作者:雨小葵 字数:433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丁漪一死,由于当时来她家里参加生日宴会的人很多,再加上她父亲是一位有名的钢琴师,所以她在那日在雪崩中丧生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竟然有些记者过来采访尹天为,问了他“丁漪生前是不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女孩?”“你和她谈了有多长时间?”“她是不是很爱孩子?”“她是不是你的初恋?”

而尹天为则格外冷酷地回了一句:“我有些不舒服,不想回答。而死者已逝,请你们不要去打扰她的家人。”

于是电视中就有记者报道,丁漪小姐是继承了母亲无私奉献的优秀品质。而她的母亲,作为一个教师,曾经在春游时救了快要被车撞倒的小女孩,而自己被车轮碾压。她像她母亲一样点燃了自己。照耀了别人。而丁漪这个人物,她的事件竟然传遍了全国各地。别人纷纷称赞她的舍己为人的精神,甚至扒出了她的几段恋情,而尹天为是她的第三段。她却是尹天为的初恋。尹氏集团的公子哥尹天为由于痛失初恋而悲痛欲绝,罢录。

于是电视上就报道他由于痛失初恋,得了抑郁症。竟有人拍到他去心理医生那治疗的图片。其实他是为了缓解工作上内心的压力而去的。竟然不知道被什么人偷偷拍了去的。

“真是莫名其妙!这些人曝光这些很好玩吗?”尹天为摁下了遥控器,准备去看看婷婷作业写得怎么样了,而只见她竟然扶在桌子上睡着了。口水流在作业上,而她的手上拿着一张纸,纸上写得那首对丁漪姐姐思念的诗,而她却说起了梦话:“漪姐姐,你不要离开我们,哥哥会伤心的。”“我才不会伤心。”尹天为嘟囔一句,眼泪却流了出来。如果不伤心,又怎么会时常梦见丁漪在和自己跳舞。她笑靥如花。他风华正茂。只可惜,命运弄人,如今两人阴阳相隔。

他想要问丁漪一句:“你究竟是太无私,还是太自私,为什么那样无私地对待那群孩子,甚至牺牲自己的命,却要自私地对待我呢?”

然而伊人已逝,没有人给他答案。

……

“叮铃铃。”没过多少天,客厅里的那个复古电话响起来了。婷婷在家。而哥哥不在家。

电话里的声音是一个语调好听说话语速缓慢的女人,而她一开口就说:“喂,我的宝贝。”

一听到接电话的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她就说道:“你一定是婷婷吧。你的哥哥呢?”

“等他回来告诉他他那亲爱的妈妈晚上就要回来了。让他不要高兴坏了哟。还有,你是我尹家小公主,晚上也会给你带一份见面礼。”那个语调风趣幽默的女人说道。

听她的口气,一定是一个很亲切的女人。

挂了电话。婷婷在脑海里想象着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而她晚上和尹天为说的时候,尹天为则一脸的不开心,他嘴上嘟囔着,“她怎么想起来这个家了。不是和小男友正过得好好的吗?”

“阿笙?你去买一些菜回来吧。等下你做几道菜吧。”他扬声吩咐阿笙道。

“不用了。”就在阿笙想要回答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女人说话的声音。而紧接着,门被推开了,那女人带着一些菜回来了:“等下我做菜吧。”

只见她另一只手带着一个大大的粉色泰迪熊玩具,显然是送给婷婷的。

当她把玩具给婷婷时,婷婷很高兴。而妈妈身材苗条,约莫一米七的个子,长长的黑色直发披下,配上一件黑色腰间配有锁扣的时髦大衣,气质简直绝佳。很是优雅,举手投足间,很有贵妇范。要不是没有丁漪姐姐年轻,而她恐怕早在婷婷心目中排第一美了。

婷婷说了声:“谢谢妈妈。”

“真乖。”尹天为的妈妈摸了摸婷婷的头,“我去给你们做饭吧。等下尝尝我新做的披萨。”

“等等……”还没等尹天为说完,他的妈妈就去做了。

尹天为扫了她一眼手上的菜,瞬间落下了脸,他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等下要品尝她做的那些在她眼里“美妙绝伦”的“黑暗料理。”妈妈自从以前一次生病吃错了药以后,味觉就变得和别人不一样。她喜欢的菜口感在常人眼里有些偏奇怪,而且她特别爱发明与众不同的菜,特别执拗地坚持着自己的发明。什么油炸草莓,青菜炒橘子,香蕉炒草莓,菠萝炖猪蹄。她说是自己的美妙发明,每次别人吃的快吐了,她却津津有味地吃着。还说他们不识货。这些东西营养价值很高。而每次尹天为试着让自己接受她做的菜的时候,却屡次折磨自己的胃,尤其是那一道菠萝炖猪蹄,菠萝的酸加上猪蹄的腥味,真的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美味。”那酸爽,简直把魂都给爽丢了,“真叫人难以忘记啊。”尹天为瞬间没有了食欲,而他也不对妈妈的美食抱有期待。

然而妈妈却开始做了起来。

而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妈妈做好了。

“快过来吃吧。”妈妈喊道。

婷婷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就快速的过去了。而尹天为则慢吞吞,慢吞吞,像一只乌龟那样,走过去。

果然,饭桌上,稀奇古怪的菜真没让他“失望。”

“唉,”尹天为长长地叹了口气。桌上,那个披萨,一看竟然是黑色的,显然是烤焦了吧。而妈妈却说是巧克力味的披萨。而“水煮肉”真的是水煮肉啊,白白的,让人钩不起食欲,关键是这肉烫过吗?怎么给人感觉半生不熟的感觉。上面只撒了一些椒盐。青菜配一些玉米粒牛肉粒炒,这道菜还行,但里面给了很多花椒,这能好吃吗?鸡蛋蒸番茄,感觉颜色还可以,但是怎么觉得那么奇怪呢?为什么是整个的番茄放在鸡蛋液里。而不是鸡蛋打碎了和番茄一起炒。重头戏来了,最后一道菜,是鱼汤。可是这条鱼,怎么看上去那么奇怪呢?摆的倒是好看,但是它的鱼鳃竟然还在,竟然还没去掉。而肚子上的鱼鳞竟然还没刮掉。

尹天为的筷子迟迟下不去,想起过去晚回家就是为了逃避妈妈的一顿饭。

而妈妈却以为尹天为真的是因为初恋而得了抑郁症,她就同情的安慰天为:“天天啊,你不要太难过了,我知道你得了抑郁症,我才放下工作过来照顾你,所谓人死不能复生,你可不要饿瘦了啊。也不要太难过了。妈妈回来就是为了照顾你。你看你都瘦了。”

“妈,你不要听新闻上瞎报道,我没病。”尹天为生气道。

“没病你怎么不吃啊。来,妈妈给你一块披萨。”他的妈妈关切地给他夹了一块披萨:“你看婷婷吃得可香了。”

而婷婷则格外痛苦的啃着那块披萨,她哽着脖子咽下去,又不想说妈妈做的不好吃,因为毕竟是她的心血。

“好吃吗?婷婷。”尹天为怀疑地问。

“嗯……嗯”婷婷胡乱的点了点头,不一会,她就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我吃好了,我去写作业了。”

而留下尹天为和妈妈的独处。

两人却在一开始保持沉默。

说实话,黎晓薇(Avril)——尹天为的妈妈,让他又爱又恨,要不是她在他十四岁那年选择和爸爸离婚,自己的性格也不会变得那样孤僻,而爸爸和她离婚的原因,有两点,一点是她作为女人,总有自己的思想,比如单从做饭这一点看,她就有自己固执的思想。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人,从前,她的职业是一名模特,要不是是一位超模,名声在外。父亲也不可能看上她这样一个女人。在她最火的时候,谈过好多次恋爱,甩过无数男人。她没有对一个男人动过心,包括对自己的爸爸,只不过,她嫁给爸爸,大部分应该是她看中了爸爸的钱财吧。毕竟他不单单是一个科技公司的老总,还拥有很多家连锁大卖场,三家酒楼,十家咖啡馆。还有连锁的服装品牌公司。而父亲只不过看上了她的名气和美貌。第二点,父亲在外面并不像他表面那样斯文儒雅,实际上,他在外有数不清的女人,后来发展为两人格玩各的,最终因为没有感情了,经常打架性格不合。

在父亲和母亲之间选,尹天为更喜欢母亲,因为母亲对自己很温柔,总是会在蒙蒙亮的清晨,在自己额间落下一枚香吻,这后来也成为他想念母亲的一个美丽的画面,包括虽然母亲味觉和别人不一样,但她总是饶有兴致的做菜的样子让自己忍俊不禁,他觉得自己的妈妈很可爱,但是她却在法院上,却放弃了对自己的领养权,让自己很受伤。

包括有一件事情让他很难原谅母亲,而让他认为母亲答应了把自己判给父亲,是因为她对自己的抛弃,她为了自己的逍遥。所以,他对妈妈,是有恨的。

而最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妈妈又和一位小男友好上了。她果然一直都是那样没心没肺啊。

她果然过得很开心啊。离婚四年内通常命人给自己寄一些吃的,玩的,一年也就一两次看自己。而孤僻的尹天为则把她带来的一些零食分给下人吃。

他通常认为,自己只是妈妈和爸爸对婚姻不负责生下来的产物,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可怜,像那些孤儿那样可怜。

“你做的这些饭真的难以下咽,不会你会认为很好吃吧。我知道你很想让我说你做的很好吃,但是让你失望了,我想说你做的很难吃。”尹天为就要走了。

“天天,我知道你还在生妈妈的气,但妈妈让你给爸爸抚养也是因为妈妈没有像爸爸那样的经济能力把你抚养长大。你要理解。”她原本开心的脸上也出现了愁容。

“我原谅你。”他苦笑道:“但也谢谢妈妈来看我,你好不容易挤出时间来陪我。要知道,这些时日,你可忙着和你那位小男友谈恋爱呢?”他的话语里带着嘲讽,也有一些醋意,但被妈妈听出来了,妈妈笑道:“什么小男友?”

“杂志上写得,”尹天为冷笑道:“妈妈若不承认,就让阿笙拿过来。”

他果然扬声让阿笙拿过来。

阿笙果然带来了那本杂志。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昔日名模会见小男友,一同回住宿甜蜜约会。”而她则和一个年轻的男子行为亲密的画面被拍到了。

“哈哈。看来我的天天吃醋了呢。那不是我的男友,只是我的一名合作伙伴,我认他做我的弟弟,他是名中美混血,叫做mike。他可是一名时装模特,更是一名时尚达人。我们现在正在合作打造一种服装品牌。你不知道妈妈现在的身份已经转行当了一名服装设计师了。”她刮了一下尹天为的鼻子:“看来你还跟小时候一样喜欢吃妈妈的醋,像小时候妈妈抱了一个小朋友你就不高兴,说起来啊,妈妈这几年也因为工作而没有常来看你。是妈妈做的不对。不过,天天,我答应你,我会经常来看你的。毕竟要不是我在新闻上看到丁漪死了,那个你小时候就认识的小姐姐,我也不会知道你为了她得了抑郁症的事情。看来,你这小子,很有眼光嘛,可惜,她死得很早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黎晓薇就是有这样的一个本事把尹天为哄得怒火平息下去。而他此刻却开始把话题转移到丁漪身上:“我并没有得抑郁症,别听媒体瞎说,她还不至于让我为了她得了抑郁症。实在没事的话我就回我自己房间了。”

黎晓薇听了他说了这番话,知道自己的儿子嘴上冷酷,但内心没少对她思念。要不然提到她时,尹天为显然眼睛湿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