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妥协

作者:明媚雪 字数:346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又没有说错……我只不过是有我自己的想法,然后把这些都表达了出来了而已……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都有言论自由权啊,我难道就不能发表和你不一样的见解了吗?我承认,我确实没有市场调研,但是这个可以做啊……为什么什么都要怪我杨蕊茗很无语,对于顾觉明这次不可预兆的发火,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很委屈。

“你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顾觉明深吸一口气,为自己刚刚的急躁而道歉,“我……对不起,我刚刚不该凶你……但是,市场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这个方案,如果可以落实的话,就像你说的那样,肯定是个很不错的case,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们只不过是接了一个家具装修的case,你有点太小题大做了?你明白吗?极简simple的主义风格,要多小的户型作为模板?二十平?还是三十平?这种户型在大多数城市都是没有的,根本就没有载体,你又要怎么落实你的方案

不等顾觉明说完,杨蕊茗的急性子又爆发了,她打断了顾觉明:“没有的话可以修啊!况且我只不过是负责设计而已,接下来的操作应该是别人去落实!我只需要负责创意!对于一个设计师来说,creati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创意是最重要的)!”

“一味的盲目而不贴切现实的创意只是愚蠢!”顾觉明狠狠的回击,他本来没有打算说什么刻薄的话,但是他现在也是在重要关头,压力骤大,情绪极其不稳定。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他居然会对着杨蕊茗说出那么一番话出来。简直是让他自己都吃惊诧异。

“你!”杨蕊茗急的干瞪眼睛,她万万没有想到顾觉明居然又恢复了最开始那么刻板的模样,坚毅的目光瞪着她,分毫不让。以前的话,杨蕊茗最多不过是伤心一下,哭一哭,或者是在背地里骂一骂顾觉明就算是过去了。但是,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一样了,现在顾觉明对她这么刻薄又冷漠严肃的模样,真的让杨蕊茗感觉到很无力,很委屈。

心,似乎从来都没有那么痛过。

杨蕊茗明朗闪烁的眸子里包裹着满满当当的泪水,她定定地看着顾觉明,但是顾觉明这次没有退让,也没有哄她。而是继续直接发号施令:“这次的case重新做,明天之前交过来。”

“明天?!”杨蕊茗瞪大了眼睛、真的是想不到啊,顾觉明那么干脆利落地就否决了她的case不说,居然还让她明天就加班加点地赶制出方案来?怎么可能?!

“你明明就是针对我!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很久了?是啊,最近一直对我那么冷淡,我说的呢,事出有因,你现在这样是想分手了吗?后悔跟我在一起了?我当初可没有逼着你跟我在一起啊,还不都是你……”

“杨蕊茗,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再说些什么!”顾觉明大声的呵斥着杨蕊茗,他虽然也知道他自己刚刚说的话可能是有些过分了,但是杨蕊茗也有必要这么的小题大做吧?居然还那么轻易的就说出什么分手?

“我当然知道啊!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无理取闹?好啊,你不就是想跟我分手吗?我就遂了你的愿,分手就分手,你不要以为谁离开了谁谁就活不了了,你算老几啊你,顾觉明,你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你吗?一开始明明就是你先追的我,现在我喜欢你了,你到开始厌倦了?你……”

顾觉明突然烦闷地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一摆手,自己坐回了老板椅,下圣旨一般的宣告:“不管你怎么闹,就算是要分手你也要把case交完再走!”

这句话一说出来,极大的威慑力,让杨蕊茗立马就止住了哭声,抽泣声骤停,她目光呆滞,回过头去,木冷冷地看着顾觉明,像是犯傻的模样,像是没有听清楚,但是,只有杨蕊茗的心里才清楚,她此时此刻的内心究竟是多么的苦涩酸楚。

“顾觉明,你刚刚说……”杨蕊茗不确定一般的说,但是她看见顾觉明坚毅瘦削的下巴,她自然知道顾觉明的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如果我非要坚持我原来的case设计,不改呢杨蕊茗问着,心里都在颤抖着。但是,杨蕊茗的个性实在是太要强了,此时此刻,就算是没有了退路,杨蕊茗也不会妥协。她没有办法完完全全地柔软下来,就像大多数的女生那样,挺好,乖巧,对着自己中意的人言听计从。

因为,杨蕊茗也仅仅只是杨蕊茗而已,她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做杨蕊茗,所以她必须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即使是她自己都知道,前面只是死路一条。

顾觉明抬了抬薄薄的眼皮,蓄势待发的嘴唇似乎在酝酿着那两个让杨蕊茗伤心欲绝的字。杨蕊茗不忍心听见顾觉明亲口说出来,赶忙打住顾觉明的话头,自己先抢白了――

“算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劳烦你的金口开腔……没有关系,我辞职,我不干了!”杨蕊茗潇洒的一扯自己的工作牌,妈的,想当年顾觉明追她到手之前可是对她温柔对待来着,现在追到手了,就这么不在乎了?就这么随意地对待她?反差太大,原谅直性子的杨蕊茗不能够坦然的接受。

在简单的杨蕊茗的世界里,相爱的两个人就应该毫无保留地相爱,真诚,坦然,从一而终,毫无隐瞒。可是,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长,杨蕊茗却觉得,她现在越来越看不懂顾觉明了。他有的时候反复无常,有的时候满怀心事,总之,那是一个杨蕊茗看不透的男人,那是一个迷一样的男人,时间久了,杨蕊茗越来越觉得,这样的谈恋爱不是她所期待的向往的。

马勒戈壁的,她杨蕊茗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憋屈过呢!以前在学校里追着她跑的那群男孩子总是跟屁虫一样的贴心细致温柔似水,宁可被她欺负的!

杨蕊茗眼泪汪汪,真是的,这场无疾而终的爱情啊,真是比和徐文彬在一起的时候还心酸!亏她还以为自己真的已经找到了挚爱的人生伴侣,亏的他付出了自己大半的心血,可是呢,结果又换来了上什么……

不想多在这里多停留半秒钟,杨蕊茗猛地狂奔过去拉门,捂着自己的脸跑出去。说时迟那时快,顾觉明更是快的惊人,他不动声色地阔步迈了过去,一把拉住了杨蕊茗的胳膊,一个转身,将她整个人拉回了办公室内,侧身向前关上了门,避免外面的人看见。

紧接着,他低下头去,反手扣住了杨蕊茗的腰,鼻息相生,暧昧的气氛突然上升到了顶峰,两个人的距离近的一触即发。

杨蕊茗连忙屏住了呼吸。

“杨企划,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求我让你留在UJ!别忘了,你到底为什么要来这里?!”顾觉明压低了低音炮般好听的嗓音,这个时候这种半威胁半引导的嗓音让杨蕊茗成功的冷静了下来,看着杨蕊茗已经冷静了下来,顾觉明嘴角又突然上扬,浮起了一抹绮丽的笑容,“或者是,杨企划,你还是先掂量掂量,一千万的case,搞砸了,你到底赔不赔得起

顾觉明凝眸,深邃的凝望着杨蕊茗的眸子,眼神盯得她几乎感觉到窒息。顾觉明突然猛地一抬手,杨蕊茗心跳陡然加速,却没有感觉到顾觉明的进一步的动作――他只不过是把她刚刚扯下来丢掉的工作牌重新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性感轻薄的嘴唇在她的耳际游走着:“乖,回去把case改一改,听话……”

就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杨蕊茗眼神木讷,没有了一开始的激烈,安静下来的杨蕊茗就像是中了蛊毒一样,目光呆滞,不悲不喜。

只有杨蕊茗才真的知道,她心里有千千万万条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搅得她心里的草原混沌不堪!

真是的,难不成已经被他吃定了吗!?吃的死死的,没有一点回旋的余地了!他只不过是淡淡的一句话,就让你所有的急躁争吵都没有意义了?!杨蕊茗,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不是说要分手吗,不是说要辞职了吗,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听他的话,他凭什么要这么支配你啊,你又凭什么非要那么的听他的话!?杨蕊茗,做人要有骨气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啊!

可是,杨蕊茗,你真的……

你真的就这么爱他吗?放不下,所以只是会一味的妥协?

杨蕊茗不知道的是,顾觉明在她的心目中,到底有多么重要。她有多爱顾觉明,她本应该在她毫不犹豫的上了顾觉明的床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了,但是她没有。她本来应该在每一次顾觉明看她那么深邃的眼神的时候,她就应该明白顾觉明对她的一往情深,在每一次顾觉明凝眉的时候,她就本应该明白顾觉明为了成就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以后,可能会付出的代价做出的努力和承受的压力。

本来,杨蕊茗是应该明白这些的。但是,她可能还是太年轻了,第一次这么爱一个人,所以她茫然无措,她不知所以,她只能够用她所以为的那种方式,默默的,抓紧那个人。

她同样也是用尽了全力,她同样也是深深的爱着顾觉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