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你凶我干嘛

作者:明媚雪 字数:3208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明溪晨咬牙切齿地把纸条攥在手心里,回想起昨晚上自己是如何被那个野兽般的男人碾压研磨一遍又一遍地肆意掠夺的时候,她的牙齿都在森森然地打着斗!

她守了二十几年的清白的身子,居然就这么毁在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本来可是抱着少女心最美好的愿望,希望可以和自己最爱的人分享这第一次疼痛又幸福的感受,然而……就因为那个半路上杀出来的程咬金,把她的一切都给毁了!

可恶,该死!那个吃了雄心豹子胆挨千刀的!

明溪晨本来还以为自己和杨蕊茗竞争会有优势,但是现在看一看,自己已经不干净了,恐怕顾觉明一定会更加讨厌自己吧?觉得自己水性杨花,不庄重?还是觉得她脏,恶心?不管怎么说,明溪晨现在回忆起昨天晚上的种种,她再也没有理直气壮的指责顾觉明的勇气了……

可是,明溪晨一心一意地爱着顾觉明的啊,没有了顾觉明,明溪晨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不行,我不可以失去他,一定不可以……我那么的爱他,我一定要得到他,毕竟我和顾觉明早就已经有了婚约了的,再加上我爸爸的身份,还有我妈妈和顾家的合作……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占据优势的,所以不到最后一分钟,我绝对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臭男人,今天的这笔帐,我会等着跟你算的!你毁了我,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你给我等着瞧吧……”脑海里回想着那张瘦削清晰的脸,明溪晨不由得咬牙切齿了。

“杨蕊茗!你的稿子呢!?该不会是回去休了个周末,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吧!?丫丫的,居然又躲起来了,你丫的要是不出来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把你就地正法了!老娘先斩后奏!”

魏紫衣一大清早的来了就是气势汹汹地往杨蕊茗的位子上冲,一看见那个让她大清早上就发火的罪魁祸首居然还没有来,一时火大无比,真是的,最近真的是越来越懒了,她前几天要不是看着杨蕊茗状态不佳,早就把她拉出去痛骂一顿了,真是的,谈个恋爱居然那么心烦……

这个case可是她自己争取来了拿给杨蕊茗做的,底下跟了好几年的企划专员都没有捞到机会,这次杨蕊茗要是那么不给力,不仅仅是让她丢了面子,更是会让人诟病她偏袒杨蕊茗啊!

“诶……组长,你不要那么着急嘛,我这不是已经来了吗,今天来的有点晚,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杨蕊茗一个箭步,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突然发现整个办公室的人居然都在对着她行注目礼,杨蕊茗连忙尴尬的道歉,“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了……你们继续忙吧……我和组长出去说。”

“看你来的时候红光满面的,难不成是昨晚上太激烈了,搞的你身心疲惫起不来床魏紫衣酸溜溜地说着,她现在到还是一个孤家寡人呢,上次看见杨蕊茗那么郁闷的模样,本来以为杨蕊茗和顾觉明怎么着也不会那么快就和好了?没想到,今天早上居然就看见杨蕊茗和顾觉明一起出双入对了。

“哎呦,紫衣姐,你怎么这么说……”杨蕊茗红了红脸,连忙解释道,“对了,你说的那个case我已经写的差不多了,昨晚上也给顾觉明看了看……”

杨蕊茗的话都还没有说完,魏紫衣就开始打岔了,一边翻了一个无比华丽的白眼:%“怎么着?看着看着就开始宽衣解带了

“唉……你怎么老是这么说啊,总是挖苦我……”杨蕊茗故作不满地撇了撇嘴,想起顾觉明昨天的说辞,突然又觉得有些气恼了,她鼓起了腮帮子,慢慢的说着,“他说,这个case,他要考虑一下……”回想起顾觉明那个不确定的表情,杨蕊茗的心情就开始纠结了。

一直以来顾觉明都是很支持自己的,怎么这一次就……

魏紫衣恍然大悟,心里想着反正杨蕊茗做了就好了,就怕她懒癌发作,什么都没有写,害得她又是心急如焚。安慰性的拍了拍杨蕊茗的肩膀,说道:“你自己家里的男人你还不知道吗?顾觉明就是那个德行,一但是和工作扯上关系的,都严肃认真的不行,你习惯了就好了啦!”

“我怎么感觉这次不太一样杨蕊茗低低的问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对顾觉明感觉到生平第一次的无法把控,简直就是捉摸不定。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么的多愁善感吗?现在明明都已经重归于好了,居然还郁郁寡欢的……”魏紫衣临走之前看着杨蕊茗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得自顾自地低语着。就连一直都是“铁石心肠”的魏紫衣都开始感叹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熬尽相思之苦!魏紫衣盼了那么二十几年的真命天子,到底在哪里?她的那个MrRight都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等着她呢?

“那个,顾觉明……”中午吃饭的时候,杨蕊茗看着顾觉明一丝不挂严肃的脸,她回忆起了魏紫衣的话,不由得问了顾觉明,“上次我给你的case,你觉得那个方案怎么样?额,就是家装设计的那个……”

“你是说,超小型独居房。”顾觉明默默的重复了一遍,继而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凝眉思索着,最后定定地看着杨蕊茗,“你的创意是怎么想出来的

“嗯……”杨蕊茗一边大脑飞快地运转着,猜测顾觉明的意思是不是觉得不能pass,一边回忆着自己的思索过程――

“那个,我主要是觉得,嗯,现在人口骤增,建筑面积有限,房价又那么傲娇居高不下,特别是北上广深啊什么的,那些地方的人肯定买车买房成家立业压力很大的啊……”杨蕊茗一边看着顾觉明的脸色,一边说着,“大面积的房子肯定会很贵,首付贷款按揭,压力又那么大……我觉得,反正够住不就行了?所以说,超小户型的推出可以满足这一部分想在北上广深安家落户的人,但是经济生活压力比较大的人的需求……顺着这个趋势,我们紧跟着设计极简的装修风格,最大限度地达到资源空间有效利用,一定可以最大化地满足这类人的需求……而且这个在市场上是头一回,我们可以完全的抢占先机……”

杨蕊茗继续源源不断地说着,顾觉明依旧是淡漠的表情,高深莫测的脸,让人看不出他此时此刻的内心情感。

“且慢。”终于,顾觉明打断了杨蕊茗越来越深入的滔滔不绝。

“你有数据吗顾觉明简单明了,这个case看起来确实是光鲜亮丽,里面暗藏的商机有多少他自然是清清楚楚,而且这一带如果真的可以有效的利用起来,确实是会带来很大的收益。

但是,问题就是,按照杨蕊茗的这个说法,那么,原本简简单单的只需要用装修的广告,现在看起来,要落实下来,还需要和房地产深度合作,交涉的成本又该怎么算?回利的周期又有多久?

果不其然,被顾觉明这么一问,杨蕊茗果然傻眼了。

“嗯顾觉明又问了一遍。

“额……我没有数据……我只是觉得……”

“你只是觉得顾觉明挑高了眉毛,直接就打断了杨蕊茗的话,“你要知道,我第一次遇到你迟到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了,媒体最要求的就是效率和严谨……我们做广告的,也不例外,你明白吗顾觉明这几天疲惫交加,忙于应付自家老爷子的压力,还有美国方面一直催他过去,但是他现在和杨蕊茗的关系还不够巩固,这几天他心里乱糟糟的,说话的时候稍微有点冲。杨蕊茗倒也是格外的敏感,捕风捉影般的感到了不悦。

“我……我没有觉得不严谨啊,我只不过觉得这个case还不错,而且现在很多人都在外面打工,这样的需求确实是很多……”杨蕊茗也是据理力争,分明不让。

“那你有没有想过,既然都是来北上广深打工了,有没有这个经济能力负担这里的房价?而且污染越来越严重,压力又那么大,为什么不回到自己家买房子,非要在这里受这个罪?为了什么顾觉明莫名的火大。

杨蕊茗听见顾觉明吼她,不可思议一般的瞪大了眼睛。在她的心目中,顾觉明永远都是那么温文尔雅的,知书达礼的,是和徐文彬不一样的成熟的,风度偏偏的男人。

但是,就是这个风度翩翩的男人,居然对着杨蕊茗发火了。

杨蕊茗无辜的眨巴眨巴眼睛:“你凶我干什么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