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归于好

作者:明媚雪 字数:321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远处正站着徐文彬,他的手里抱着一大捧热烈显眼的红玫瑰,多少朵数不清楚,反正密密麻麻,芳香馥郁!

他一看见杨蕊茗,立马就冲了上去:“宝贝,我来接你下班啦!今天怎么样?还顺利吗徐文彬说着看了看杨蕊茗的脚,立马焦急地提高了分贝,“宝贝,你的脚是怎么回事?痛不痛

“你还有脸说啊!”杨蕊茗说起来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徐文彬也是,什么时候能够成熟一点?真是的,最开始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还可以说是年轻气盛不懂事,现在呢,都要出入社会工作了,难道还是这么不懂事么?

一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杨蕊茗觉得自己没有杀了徐文彬都算是好的了。

杨蕊茗越想越气,干脆不搭理徐文彬,自顾自地在前面走着,一瘸一拐的,狼狈不堪。

“哎呦,宝贝啊,我这不是就这个个性吗,我一生气起来什么都忘了,……”徐文彬不死心地凑上来,“宝贝,你就原谅我了吧哈?你知不知道,我反应过来你不在的时候可急死我了,我就想你要是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这不,你刚刚一下班我就立马赶过来接你了……”

见杨蕊茗还是不说话,徐文彬继续说:“怎么?宝贝,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吗?难不成你真的要我跪下给你磕头谢罪了啊?那行,媳妇儿让我跪我就跪……”说着,作势真的要跪下来。

杨蕊茗急了,大叫:“喂,徐文彬,你疯了吗?快起来快起来!”

“宝贝,你不生气了徐文彬站起来,一把把杨蕊茗搂入自己怀中,一边笑得贼兮兮的。

“你……哎……”每次都是这样,每次杨蕊茗一生气,徐文彬立马就是各自糖衣炮弹地哄她,言之凿凿的甜言蜜语,只要是个女人都会心软。

“哈哈,我就知道,宝贝你最爱我了!今晚上我订了超级赞的餐厅,我们一起去享受浪漫烛光晚餐……喏,玫瑰送你!”徐文彬笑得兴高采烈,那欢快的模样也不禁感染了杨蕊茗。

杨蕊茗接过花束,将一大捧玫瑰花砸在徐文彬身边,一边警告着说:“徐文彬,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样,咱们就分手!”

“哎呦,宝贝儿啊,我可是要娶你做老婆的,我怎么还敢惹你生气,对你不好徐文彬说着,整个人凑了过来,对着杨蕊茗软磨硬泡。

“就会贫嘴!”杨蕊茗不禁嗔骂了一声,又举起整束玫瑰花砸过去,玫瑰花在空中盛开绽放,散下来一片热烈的玫瑰花雨,红色的花雨正落得纷纷扬扬,就在这个时候――

一辆黑色沉稳的保时捷默默的滑过,从路边嬉戏打闹的两人身边一晃而过。里面坐着的人,有一双幽深绵长的眼睛,定定地看着杨蕊茗,眼色深邃的就像是一条走不完的隧道……

隔着车窗玻璃和落英缤纷散落的花瓣,杨蕊茗和他罩面。

是顾觉明。

不知道为什么,杨蕊茗看见顾觉明的时候,竟然还会不由自主地觉得有些心慌,可能是因为他在杨蕊茗心目中的形象太过于清晰,清晰的让杨蕊茗自己都会觉得害怕。

她甚至,不自觉的避开了和男朋友更进一步的距离……

顾觉明侧目,一双敏锐犀利的鹰眸突然定定地凝视着她,那一双穿透力极强的眼睛,让杨蕊茗无力掩藏,她突然有一丝惊慌失措,一瞬间就被吓得后脊背发凉,然后就阴森森得开始冒冷汗……

顾觉明却只是风淡云轻,没有打招呼,淡淡的看过她一眼之后,保时捷低调奢华的没入拥挤的车流。

徐文彬察觉到了女朋友的异常表现,连忙问:“怎么了?宝贝

杨蕊茗怔愣地回过神来,指着顾觉明离去的方向,呆呆的说:“刚刚过去的那个,就是我公司的总经理,人好凶的,今天要不是我求的软磨硬泡,我真的就会丢了工作……”

徐文彬发动了车子,和女朋友一起欢天喜地的去吃晚餐。杨蕊茗很快陷入了自己的浪漫夜晚之中,没有顾及到,一开始,为什么看见了顾觉明,竟然还会有那种一样的骚动?甚至是,还会刻意地避开和男朋友的距离?

这对于顾觉明来说,是个注定不宁静的夜晚。

他静静的呆在自己孤零零的家中,只有一盏低落的幽光若隐若现。他所处的那般死寂的安宁之中,已经不知道安稳了多少年。

但是,今天,似乎有了些许难以预料的不一样。就像是不可预料的地震,海啸,不可思议的车祸,撞的他以前坚定不移的思绪开始土崩瓦解了。

他倒了一杯猩红的酒,浅斟低唱地享受着城市外面的浮光掠影,他总是这样的,一个人,安静的就像是要死了一样。有些时候,他也在想,他那一成不变的生活,可能需要一些改变和激情。

顾觉明低叹一口气,翻出了杨蕊茗的资料,细细的凝视着。

那是一个骨骼清秀玲珑的女子,身高不过一米六,体重四十二千克,难免显得淡薄清瘦。可是那一双执着的眸子,看着他的时候,却是那样的坚定不移……

她固执的握着他的胳膊,她倔强不服输地吵吵嚷嚷,甚至有些大言不惭的意味,她非凡的胆识,别具一格的神采飞扬,她颜色分明,鲜艳地闯入了他的世界,惊起那一滩他自认为的死水,开始变得波澜起伏……

就连现在,仅仅是回忆起她的一丝一毫,顾觉明甚至都会不自觉地泛起一丝微笑。

对于杨蕊茗,顾觉明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心底掩藏着的,有一种异样的蠢蠢欲动。

他突然记起今天早上,那双骨碌碌的眼睛盯着他,细瘦的手腕扣着他的胳膊,那么用力,那么执着倔强的表情,他虽然一开始对着杨蕊茗冷着脸,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无法克制自己的悸动……

他微微的醉意袭上了脑海,整个人软绵绵的瘫倒在沙发上,沉醉的闭上了眼睛,晚风透过半遮半掩的窗户和煦地吹了进来,柔和的扶着他的脸庞,他脸边似乎回荡着那些玫瑰花的纷纷,就好像砸的那是他自己的脸……

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女人,不假思索地闯入了他黑白单调的世界,之前的功成名就和寂寞让他觉得毫无惊喜,但是,当他看见她的第一眼,他突然就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变得五彩缤纷了起来……

他这样想着,赶紧整个夜色都变得温柔了起来。那双手臂,那双水汪汪的灵秀的大眼睛,有意无意地,正撩拨着他的心弦……

他这样想着,似乎是勾起了作为一个男人内心深处的渴望,忍不住的,身体微微发烫,一直火烧火燎灼烧着他的心……

一年之后。

UJ办公楼依旧是忙碌中井然有序,秘书长的卫清朗依旧高傲无比,蹬着细高跟鞋在办公室里穿梭上下,章舟舟依旧顶着一头红发在公司里反复督促,魏紫衣仍然穿着香奈儿,在办公室里大声吼叫着骂人……

UJ在顾觉明的带领之下,井然有序地一步一步达到年纪目标,美国公司总部甚至都派人过来学习……

一切有条不紊,公司在新的一年之中业绩突飞猛进。

而当初那个大放厥词出言不逊的杨蕊茗呢?如今的她到底过得怎么样了?到底有没有像她之前想象的那样,成功的当上了公司的企划专员?

事实上――

“我问一下,京华牛肉面是谁的case杨蕊茗大呼一声,如今在UJ呆了一年,早己已经脸就了千手观音的神功,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握着笔,脖子上挂着耳机,胳膊肘还夹着文件,嘴里还不断地呼叫着……

“我的!”小胖子站了出来。

“我的天,这种没天理的文案你也写的出来?这种陈年老面条你居然好意思说它爽滑Q谭有筋道?你咋不说弹弹弹,弹走鱼尾纹……”

“晶晶果冻是谁的case?

“我的!”细瘦的小哥站了出来。

“我的天,你的案子也太有想象力了吧?嗯哼?老年夫妻n年会重看流星雨,完了还拿出果冻说,‘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原来的味道,爱,久久永不变……’太low了吧

“还有这个,心爽家纺的,谁的?……”

“我的!”

“案子不错,但是……多的我就不说了吧,少儿不宜,你觉得呢杨蕊茗两手一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