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徐文彬的邀约

作者:明媚雪 字数:3787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送走了魏紫衣,杨蕊茗悬着的心终于安定了一点,长呼一口气,又开始感谢上帝――

“oh,my god!还好还好,终于把魏紫衣送走了,现在才能安下心来好好的准备新的case……不过,怎么感觉脑细胞都已经死完了呢?怎么回事啊,杨蕊茗,你以前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会突然就卡壳了……关键时刻掉链子,上天啊,大地啊,能不能不要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杨蕊茗可以算得上是欲哭无泪,她现在多么的怀念她曾经文思泉涌的日子啊,听着铅笔在图纸上“唰唰唰”地奋笔疾书,原来,那才是杨蕊茗最中意的美妙声音。

可惜,杨蕊茗越是焦急越是急不可耐,但是她的脑子就像是罢工了一样,任由他自己一个人懊恼万分火气冲天,几十张雪白洁净的A4纸被涂抹的乱七八糟,杨蕊茗很气馁,心里想着是不是因为水星逆行了的愿意呢,她怎么最近总是忙忙碌碌焦头烂额,却还是没有一点点的成果,工作上没有什么突出表现,生活也是一团糟,和顾觉明的关系还突然一夜之间就变得扑朔迷离光怪陆离深不可测了起来……

“傻瓜笨蛋杨蕊茗啊,我拜托你,你的脑子能不能稍微用一点力……”杨蕊茗长吁短叹,抓耳挠腮,但是她的脑子还是那么不争气,什么都是乱翁翁的一窝蜂。

“砰――!”向来都自以为文明的杨蕊茗破天荒地摔了东西,这一摔还不要紧,居然一下就正中了前面走进了的人,杨蕊茗愣了愣,一边急匆匆地道了歉,“对不起对不起……”一边眼光开始往上移,知道她看见那条骚包的ADIDAS,她的白眼差点没有翻到天上去!

那么熟悉那么不着调那么骚包的凉粉色,全天下恐怕也就只有徐文彬才能够穿的理直气壮地出去瞎逛当!

“你……”杨蕊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一下子神秘失踪了的徐文彬居然舍得出来了?嗯,很好,这样的话,他们两个也可以好好的趁着这个机会聊一聊,免得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害得她现在的处境这么难过。

“徐文彬,你终于舍得出来了?嗯,很好,刚好我们可以谈一谈……”

“怎么?宝贝,你愿意原谅我了吗徐文彬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神采奕奕,透露着无限属于年轻一代的兴致勃勃,可是杨蕊茗却突然对这种学生时代不成熟的你情我爱感觉到厌倦了。徐文彬总是太不成熟了,和他在一起,没有安全感不说,还没每次都是她照顾她,杨蕊茗就觉得纳闷了,她又不是去找个儿子养活的,干嘛要成天操心这操心那的?真的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杨蕊茗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徐文彬,我想,我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希望,你这次能够真正的像个男子汉一样,说话算话,这次就算了,下次,不,没有下次了,以后都不要再来找我了。”杨蕊茗说着,将存放在地上的已经有些枯萎了的鲜花找了出来,一边说着,“我没有丢,是因为,我希望能够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仅此而已。”

“你……杨蕊茗,我今天来是为了和你好好谈谈吧,我们不说那些,行不行徐文彬说的言之凿凿,神情坚定,“我知道,你已经不爱我了,我们已经不可能了。但是,我下个月就要去美国了,我们好歹也在一起了那么多年,小蕊,你难道真的舍得让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去了国外,带着对你的思念,一个人在外面漂泊流浪,过着没有家的日子吗?今天我也不求别的什么了,我就希望,我们能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好好的坐在一起,吃顿饭,你觉得怎么样

徐文彬说的那么诚恳,一成不变的眼眸,似乎徐文彬依旧是杨蕊茗最初认识的那个翩翩少年,有些自以为是的骄傲,但是递给她的奶茶永远都是最贴心的温暖口感,有些放纵不羁的狂妄自大,但是却每每都记得将她拥在自己最温暖深厚的怀抱。

杨蕊茗不是不恋旧的人,徐文彬这么说的时候,她的心早就已经软了。虽然是下定了决心要和徐文彬一刀两断,但是,等到徐文彬去了美国,两个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机会可以再见到了吧?也许多年之后,阔别重逢,彼此都是有家世的人,彼此有着自己幸福温暖的家,美满快乐。早就已经淡忘了年华岁月里最初遇见的那个人。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像个普通朋友那么一起出去吃吃饭。徐文彬现在好声好气地对你说,跟你道歉,请求与你道别,你还翻出了别人送的花,说要是还给人家,杨蕊茗,你是不是做人做的有点太不地道了……

反正,我现在也写不出什么东西,而且顾觉明最近天天都在加班,也没有时间理我。我不如就去和徐文彬吃个饭,光天化日之下,难不成徐文彬他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还敢强抢民女了不成?杨蕊茗自我劝慰着,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那好吧。”

“太好了!小蕊,还是去西餐厅好吗?就是我们最喜欢去的那一家!”徐文彬兴致盎然,他已经一骨碌地走出了楼梯,前去取车。

杨蕊茗垂头丧气地点了点头,在心里不断的补充着,“是你自己最喜欢的西餐厅。”杨蕊茗不喜欢冷冰冰半生不熟还带着血丝的西餐牛排,尤其不喜欢徐文彬带她去的那家,古怪的西班牙口味,甜的咸的辣的,去一次杨蕊茗都觉得自己的舌头遭受了狂风暴雨地冲击和折磨。

“不过,以后也再也没有就好了,就这样吧。杨蕊茗,以前那么多次难吃的经历你都体会过了,难不成还怕了这一次不成杨蕊茗自我打气,突然想起来什么,虽然是说顾觉明最近几天忙的不行,但是她走的时候都会提前给顾觉明打声招呼的。今天照旧还是没有例外,杨蕊茗趁着徐文彬去取车的空档,掏出了手机,给顾觉明编辑了一条短信――

“觉明,我今天先回家了。安。”刚刚发送过去,又有一点不放心,杨蕊茗想了想,又写了一条,“你早点休息,不要太累了。”最近不经常看见顾觉明,但是每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都看见他黑眼圈浓郁,都快把咖啡当成一日三餐了。

一天这么累吗?到底是怎么了?杨蕊茗突然想起来今天魏紫衣拉着她说的话,没有说清楚,但是杨蕊茗感觉,公司,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UJ是顾觉明和方逸尘一起创建的创业投资合作商,按理来说,一路都是开的绿灯,从默默无闻到一举登上国际品牌,顾觉明硬是没有靠家里一丢丢的支持,一个人单枪匹马铁血奋斗,打下了如今辉煌无比硕果累累的文UJ广告公司。

难不成,真的是因为公司?

杨蕊茗正在疑惑地思考着,徐文彬的车子缓缓地划了过来,徐文彬耍宝地朝杨蕊茗抛了个媚眼,眨巴眨巴眼睛,突然“噌”地一声从身后拿出一只玫瑰花,淡雅的白色,高贵冷艳又馥郁芬芳四溢。

徐文彬自我解释道:“小蕊,送你玫瑰没有别的意思,你不是最喜欢玫瑰了吗?白色很纯洁,很漂亮,很适合你。我今天只是站在一个普通朋友的立场上,送给你这位美丽的小姐一朵花,希望你能像这朵花一样,在没有我的日子里,也可以每一天都过得很快乐……”

气氛被渲染的突然就有些伤感了,杨蕊茗却没有过多的回应徐文彬的热情,她只是安静的坐上了车,默默的接过了玫瑰花,最后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8”

“跟我你还非要这么客气吗徐文彬失笑,落寞无比地垂下了亮晶晶的眸子,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发动了车子。

杨蕊茗自然没有注意到徐文彬那只摸索着手机的手,单手编辑了一条短信,而罢,车前镜里晃荡着徐文彬有些阴狠的笑容,有些阴险,不过杨蕊茗没有注意徐文彬,自然是没有预料到,下一秒钟,可能就是危险的到来。

谁也不知道,现在看起来这么安宁祥和又美好的夜晚,到底,会发生些什么。

临近走到餐厅的前几分钟,杨蕊茗百无聊赖地掏出了手机,看了看屏幕,顾觉明的短信并没有回复。

可能,真的是太忙了吧。

杨蕊茗眼色落寞无比,却无暇顾及徐文彬一边不淡定的嫉妒和愤怒。

“小蕊,今晚上你想吃什么?菲力牛排?还是黑椒的?你更加喜欢哪一种徐文彬没话找话说,确实,在一起了五年的时间,他身为一个男朋友,除了会时不时地搞点浪漫耍宝逗逗杨蕊茗的开心以外,对于杨蕊茗本人她到底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他都一概不知,之前一直都是徐文彬代劳了,看一眼菜单就不容拒绝地招呼着服务员:“两份菲力牛排,一瓶香槟。”只不过是因为他自己喜欢吃。

久而久之,杨蕊茗也便就麻木了,任由徐文彬替她做主了。

想起了之前那些并不愉快的往事,杨蕊茗不由得心浮气躁,几乎是下意识地皱了皱秀气的眉毛,“随便吧,你帮我点就可以了。”老实说,杨蕊茗今晚其实并不想和徐文彬一起吃饭什么的,只不过,既然两个人都已经走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总应该善始善终,徐文彬以前对杨蕊茗还是很好的,杨蕊茗自己心里也有数。

只可惜,杨蕊茗自己倒是算得上是情深义重,但是她万万都没有想到的是,徐文彬居然会对她图谋不轨,心怀鬼胎。或许,杨蕊茗压根就没有想到过,徐文彬是个那么龌龊的男人。

“到了。”徐文彬嘴角泛起了轻轻的笑容,突然无比自然地伸出手去,笼络着杨蕊茗较小的身子,搂着她的腰,笑容平静自然,“小蕊,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可以这么和你一起吃饭了吧……8”徐文彬说的无限的忧伤,让杨蕊茗刚刚想要挣脱的动机突然就没有那么坚定了。杨蕊茗没有多说话,任由徐文彬不紧不慢地牵着自己走,却是细不可闻地抽离了自己的手臂,慢慢的跟在徐文彬的身后,拉开了两个人之前本来亲密无间的距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