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自我麻痹

作者:明媚雪 字数:408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晚的彩霞在天边飘散着,昏昏沉沉的天际显得多了几分压抑,暗夜涌动,如约而至,意外的显得有些清冷的A城显得没有过往的繁华,只有市中心的纸醉金迷依旧沉醉其中,夜夜笙歌,永不停息。

“魅色倾城”酒吧里,一湃歌舞升平。

“哟,徐少爷,今晚上怎么有心情来我们这里啊?想玩点什么领班的舞女走过来招呼徐文彬,徐家在A城还是多多少少有那么些名气的,他们徐家家大业大,又有一个不着调的儿子喜欢挥霍,总是在歌舞烟花之地出入招摇,业界里的人看见徐文彬,多多少少是知道自己有生意做了。

徐文彬邪气的牙齿一咧,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嘴里浓郁的酒气铺散在领班舞女的脸上,笑容邪气凛然:“我们玩点刺激的,怎么样?只要你把我哄高兴了……”徐文彬从包里掏出一张金卡,两根手指轻轻的一晃,诱惑性地说,“这张卡,随便刷。”

“哇,我就知道徐少最大方最帅气了……”舞女兴奋的去接卡,但是徐文彬却又不紧不慢地收了起来,一边不经意地继续说着:“慢着,都还没验货呢,你着什么急

舞女立马换上心领神会的表情,认真的看着徐文彬,一边气质昂扬地拍了拍胸脯:“放心放心!徐少,我牡丹的信誉,你还不相信吗?我好歹也混了这么好几年了,行上的规矩我可是清清楚楚,一份价钱一分货,你要是不信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去慢慢的验货……”烈焰红唇,嘴里说着限制级的话,热切洋溢的勾引。

或者,根本就算不上是什么勾引,毕竟刚刚徐文彬才喝了那么一大杯加了药的酒,现在可谓是饥渴难耐,即使是长相平平,只要能让他发泄,他都不会介意!

“那就走吧,我的小宝贝儿……”徐文彬连忙勾住了牡丹的脖子,笑容洋溢神色低迷地在她身上上下其手地摸索着,声色场地烟花之地,来来往往的很多人都是为了找乐子,如同徐文彬此时此刻的这副模样。

有的人第一次来,因为失恋了想要寻求刺激,有的人轻车熟路,过不了多久便可以找到一个称意的伴侣,共同驱车离去,到了某个酒店,做着所有自以为精英上等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事情。

徐文彬是后者,自从他和杨蕊茗在一起,因为杨蕊茗的清纯保守,徐文彬总是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他内心压抑的欲火。

所以,舞女才会和他那么熟悉,他才会那么毫不犹豫的在计划失败受挫了之后,这么迅速的就来到了这里。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里来了不知道有多少次的地方,徐文彬居然会头重脚轻地踩着高跷,不知道怎么了,他步伐沉重,迎面居然撞上了一团香嫩的柔软……

熟悉的,温暖的,让他魂牵梦绕的气息……

“小蕊!”徐文彬几乎是下意识地叫出了声,但是抬眼一看,面前的陌生女子正面带敌意地看着他,目露凶光――

“混蛋,你居然撞我……你居然敢撞我的……”大家闺秀的家教不允许明溪晨说出那么粗俗的话,她实在是羞于说出那个字,涨红了脸,大声的呵斥道,“混蛋,快给我道歉!”

徐文彬听着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自己看见杨蕊茗的时候,他迎面冲上去,没有看路,正好撞上了捧着一大摞书的杨蕊茗,害得她摔倒,磨破了皮,她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捂着自己流血的脚,而是理直气壮的对着他吼:“喂,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还不快给我道歉!”

多么熟悉的记忆啊……

内心渴望着杨蕊茗,徐文彬眼睛都冒光了。

徐文彬鬼使神差的攀了过去,一把甩开了自己怀里的牡丹,转身就过去拉住了明溪晨,闪烁着的眼睛里微光闪烁,胆大无比的说:“我就要你了!”

什么?

明溪晨微微的一愣,紧接着就是勃颜大怒,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把她当成了出来卖的ji女了吗?难道她长得很水性杨花吗?还说是,眼前这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只是想要轻薄她不成?!

开玩笑,她明溪晨可是A城鼎鼎有名的市长千金,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明市长有一个漂亮女儿?!谁不知道她明溪晨的靠山有多么牢靠?!居然还敢招惹她?难不成是不想在A城混下去了吗!?

“你这个王八蛋,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居然敢这么轻薄地对我说话,我……我一定会让我爸爸给你好看的……”明溪晨骂骂咧咧地说着,一边用力的想要挣脱徐文彬的束缚,可是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个男人未免也显得太过于强劲有力了,明溪晨的挣扎几乎就是白费力气,但是她没有放弃,一口咬在徐文彬的胳膊上,可是此时的徐文彬早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徐文彬,明溪晨的这么一咬,只是让他身体里的炽热越来越浓烈,想要了她的冲动也就越来越强烈了!

“宝贝小蕊,我们一起回家,不要再跟我闹别扭了,好不好?我是真的很爱你,我是你的阿彬啊,┃难道你真的舍得下我吗?小蕊,乖,不要闹了,我们回家……”徐文彬说着,不依不饶地拉着明溪晨一起出了酒吧。

一开始聚集起来三三两两地看热闹的人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毕竟是在这种找乐子的地方,大家都是出来寻开心的,图的就是一个高兴,就像是现在这样的情景,大家也都是见怪不怪了。

众人散去,留下牡丹一个人在后面看的几乎都要傻眼了,她刚刚才谈下来的生意,居然一眨眼之间就已经物是人非了吗?说好的都不算话了?那可是一张金卡,金卡啊……

那个女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居然敢跟她抢客户?!她可是出来都混了好几年了,从来没有看见有什么小姐可以这么光明正大地跟她抢!抢还不说,还让她就连一句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牡丹突然就想起了一个词,叫做:秒杀!”

“喂,你这个臭男人,居然还敢对我动手动脚的……放手,放手……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你?!说出来吓死你!”明溪晨顽固地抵抗着徐文彬,可是她的力量越来越微弱了,而徐文彬却是越来越来势凶猛,渐渐的,明溪晨的额头浸出了汗珠,让她不由得感觉到了生平第一次的害怕。

“我……我家里是有钱的,我妈妈在做生意,我爸爸当官……我,我求求你,只要你放过我,我们一切都好说,我保证……只要你现在能够立马停住放了我……我保证不会追究你的责任……求求你,呜呜呜呜,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明溪晨开始泣不成声,生平里头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她显得那么的生涩,那么的仓皇无措,哭得一塌糊涂,脸上艳丽的妆容也只是越发的衬托出了她的憔悴,惶恐,和不安。

“小蕊……”徐文彬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的,内心一直都在执着的呼唤着那个让他心心念念不能忘的人,那个让他最爱却永远都没有机会得到的人,那个让他魂牵梦绕,却只是在时光的流逝中,离他越看越远的人……

以前的时候,徐文彬就一直觉得,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如今……他依然还是这么认为。杨蕊茗越是不爱他,越是离他远了,他反而越想征服她,得到她!

即使是眼前的这个女人有着陌生而俏丽的脸蛋,但是徐文彬依然觉得,此时此刻,能够把这个女人当成自己心爱的人,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他本来,计划中的,今天晚上,是应该和杨蕊茗在一起,共度这个浪漫的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夜晚,然而,如今却是一切都已经搞砸了,被识破了小把戏,他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再去看见杨蕊茗了……

小蕊,我这辈子最爱的女孩,对不起……在我能够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曾珍惜……我回和你吵架,甚至是骂你,这些都是我的错……

我也当然知道,你很爱你的男朋友,我更知道,这一次,我去了美国之后,我们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

再见了,小蕊……

再见,再见了……

今晚,就让我最后一次,假装拥抱的人是你,假装亲吻的人是你,假装……就当是满足我的最后一个愿望吧……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够重新来过。很遗憾,我不能祝福你和你的男朋友,言不由衷,我自己都说不出口。我只能说,再来一次,我还是不会后悔,我还是会希望能够自私自利的占有你,得到你,哪怕是会万劫不复……

最后,希望你能够原谅我之前的不成熟。我很遗憾,在你心目当中的我,那么的不堪,胸无大志,几乎已经配不上你了。

可是,爱情没有什么门当户对,爱情更不是个讲道理的东西,我爱你,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可自控地爱着你,迫切的想要得到你,霸占你,用尽一切我所能够想得到的方式……

你可能会对我说,这个根本就不是爱情。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些,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爱情。

“小蕊……”5低沉的呼唤声,徐文彬在不断的冲撞着那具美妙绝伦的年轻身体,得到了内心一直压抑着的最释放,最顶峰的快感……

只因为,他自我麻痹的认为,拥抱的那个人,是她。

“你这个贱男人!”醒来的时候,明溪晨拖着自己疲惫不堪又酸胀难耐的身子坐起了身回想起昨天晚上激烈的翻云覆雨,此时此刻,她的内心还是久久地不能平静!

她,明溪晨,可是大名鼎鼎的A市市长千金!她的爸爸是政府要员,她的妈妈是商业女强人!她的背景雄厚不容置疑!她一直都是被父母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掌上明珠!如今,居然就在一个陌生的酒吧,被一个流氓鲁莽的陌生男人给拖进了酒店房间,然后,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把她给上了!

……这可以叫强jian了吧!?卧槽,那个男人,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胆,居然敢把她给……

明溪晨愤怒无比的瞪大了眼睛,一双小手紧紧地攥着丝滑棉被,眼神凶狠,似乎就要把徐文彬千刀万剐一般的狠毒!

“哼,等我回去,让我爸爸收拾你!”明溪晨可不是什么吃醋的人,她有千千万万种办法让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付出他应有的代价!你就等着去坐牢吧!臭男人!

这样想着、明溪晨麻利的起床,换身衣服,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床头放着的纸条,一张金卡。

纸条上赫然写着:“辛苦费。徐文彬。”

很好,还敢给她留下名字!呵呵,还说是什么,辛苦费?他奶奶的,你倒是有钱啊,有钱你怎么不带到棺材里面去用!?居然还给我“小费”!?姓徐的,你到底算是哪根葱啊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