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毕业

作者:夏日凉凉 字数:320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叶薇看看床边飘零下的落叶,暗探,自己的初中生涯就真的是这样了解了。有谁说过,青春就像是一卷卫生纸,看着很多,用着用着就没有了。

青葱岁月,就在时光中悄无声息的流逝。

出成绩那天,叶薇坐在车里,看着从车前路过的初中生,兴高采烈的讨论着中考成绩,只有叶薇一个人呆在车里,神情淡然,仿佛事不关己。“会后悔吗?”萧哲开着车,通过后视镜,看到了叶薇脸上落寞的神情。

“或许有那么一点吧。”叶薇捂着太阳穴,她现在是什么心情,她也说不清道不明,只觉得有一种特别的情绪在心中不停的翻滚,是失望,是苦涩,还是别的一些什么,叶薇也说不上来。只好闭目塞听,拿自己当作是鸵鸟。

“下车。”萧哲停了发动机,明明只是淡淡的两个字,落在叶薇的耳中,去仿佛平地间惊起一声炸雷。叶薇几乎是立刻清醒过来。萧翎凯早就下了车,从车的后备箱中拿出叶薇的轮椅,替叶薇打开车门,轻轻一笑,“薇薇,该下车啦。”

叶薇艰难的点了点头,在萧翎凯的搀扶下坐了上去。萧哲看到叶薇坐好,摇下车窗,露出钢俊冷硬的侧脸,“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看到叶薇轻轻点了点头,摇上车窗,一个漂亮的转弯后,萧哲开着车子绝尘而去。待在校门口准备守株待兔的叶媛一看到叶薇来了就立刻迎了上去,叶媛等的自然不可能是叶薇,而是车子里的萧哲,没想到萧哲像算准了叶媛会来一样,叶媛刚一靠近,萧哲的车子就来了一个漂亮的转弯,绝尘而去。

叶媛仅仅只来的即看到萧哲在车里清冷的线条,反倒是车子转弯时溅起的不少尘土,混杂着青草的碎末,贱在叶媛新买的白色裙子上。一旁的萧翎凯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叶媛狠狠地瞪了一眼萧翎凯,拽着裙摆,气冲冲的离去。叶薇,让你们现在笑,待会有你们好受的!

到了教室门口,叶薇在门口就听到她的初中同学在教室里议论纷纷,隔着一道墙,叶薇只听见“叶薇”“被包养”“水性杨花”这些侮辱性的字眼。等到萧翎凯推着叶薇进了教室,同学们几乎是立刻禁了声,没有人来敢问叶薇,身后的萧翎凯确实早就按捺不住。

回到许久未到的班级,叶薇心中竟有一丝久违的怀念,她怀念起在这个学校的一点一滴,爱过恨过,哭过笑过,绝望过也幸福过。许久未见的同学倒是让叶薇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他们八卦,势力又无聊至极。

果不其然,有同学凑到叶薇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叶薇的去处,一副关心的表情让人觉得真挚的很,可只有叶薇知道,那只不过是出于好奇心理的假意关心罢了,这群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呢,叶薇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

想起这些日子在萧哲家的生活,叶薇倒是觉得很是快乐,少了很多尘世的纷扰,颇有些隐居山林的快活之感。叶薇突然很感激萧哲肯这样帮她,明明两人没有太多的来往,大概这就是善良的人吧。

正当叶薇偷偷怀念着以前时,班主任迈着以往矫健的步伐来到了讲台上,像往常一样,她审视了了一下在座的每一个人,眼神在瞥过叶薇时稍稍有了些变化,是什么呢?叶薇也不清楚。

随后,班主任便一个一个的发起了毕业证,班主任念名字的声音还是那么洪亮。可这洪亮的声音最终还是没有喊到叶薇的名字,那一刻,叶薇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偌大的游乐场,而自己就在游乐场的中心,表演着滑稽的动作,令人捧腹。

大概是被叶媛戏弄惯了,这一刻的叶薇竟不是那么恨叶媛,她只是觉得自己无助有可怜,像个哭了的小丑却不会被人发现掉了眼泪。她内心有种什么东西突然崩塌的感觉,是什么呢?自尊还是对叶媛的信任?叶薇自己也说不清,不过,以后的以后,叶薇肯定是不在信任叶媛了吧。

叶薇低着头一动不动,她能感受到四周投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班主任显然不想帮助叶薇脱离尴尬,只是自顾自的在讲台上说着自己该说的话,一切都刚刚好的样子,她叶薇才是局外人。令叶薇感到窒息的空气一直在周围环绕,好像不会离去。叶薇那一刻突然觉得有些无助,比自己刚到萧哲家时还无助。

“叶薇,一会去教务处领你的毕业证。”终于,班主任蹦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就像是对叶薇的审判,叶薇一瞬间仿佛活了过来,也终于不用害怕了,她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慢悠悠的走出了教室,走向了教务处。

在去往教务处的路上,叶薇脸上露出了笑容,就像获得了重生一般的喜悦,脱离了那种压抑的环境,将要拥抱自由的空气,叶薇不自觉的转了个圈,四周鸟儿的叫声使她更加的欢快了,她加快了去教导处的脚步,在进入教导处的那一刻她还是满脸堆笑的,准备给教导主任温柔的打个招呼,感谢一下这些年来的照顾,可一门之隔,她的计划完全被打乱了。

在迈入教务处的那一刻,叶薇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教导主任狠狠的批评了叶薇,说她猖狂,做事不考虑后果,不把老师家长放在眼里,没有一点教养。

这要是在以前,叶薇肯定二话不说对说话的人一顿胖揍,但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惹事,惹了事是没人帮她的。于是,她只好忍气吞声的憋着眼泪听教导主任的责骂。

“身为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温柔体贴,善良大方,最好还是能歌善舞,品学兼优,而你呢?”

教导主任的问句让叶薇感到不安和心酸。是啊,她叶薇有什么好的?打架早恋不考试,几乎坏学生做的事情她都做了个遍,她现在是一无所有,她的爸爸被后母和叶媛抢去了,说好爱她的男朋友被叶媛抢去了,叶薇在内心里默默说:“我什么都没有。”

“别的咱不说,你一个女孩子干什么不好非要打架,像什么样子,你爸妈交你什么啊都,你有没有一点点的觉悟,让自己像个女孩子。”

怎么会没有呢?他又不知道叶薇经历了什么,那些浮于表面的猜想是他们坚信的真理,因为除此之外别无他物,他们也猜不到更深层次的东西,有时候,人就是这么肤浅,宁愿相信一些表面的东西,而不愿去深究。叶薇该怎么反驳呢?她只不过是稍稍抬头看了一眼教导主任,随机把头低了下去,教导主任眼中的锋芒让叶薇觉得很是惶恐。

局势在一瞬间突然变得冷峻起来,大概是因为教导主任的尖刻话语,叶薇竟想起了以前叶媛对她的挑衅,旋即,莞尔一笑,就是这一笑,教导主任再也忍不了这个臭丫头了。

“你笑什么,你知不知道你不参加中考意味着什么?”叶薇没有答话,只是把头低的更低了,她明白在教导主任这里,她没有反驳的权利和机会,因为毕业证在他手里,叶薇觉得这就像生命都被别人捏在手里一样,很是不爽。

“你才多大啊,翅膀就硬了啊,中考是没有高考重要,但你要是这样以逃避的态度来面对的话,你能成什么大事,你这一辈子的前途迟早让你玩没,你将来一定会后悔你现在的做法。”

教导主任显然是被叶薇的那一笑激怒了,说了一堆指责的话,叶薇也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要由自己来承担后果,她也不是不懂大道理,可是,这一切又该从何说起呢?教导主任又怎会明白她区区一个学生的想法。人总是这样,喜欢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别人的问题,得到的答案往往是荒谬可笑的。

那天阳光很是不错,透过教务处的大窗户落在地面上,细碎的阳光刺的叶薇眼疼,但她却觉得很安心,就像在萧哲的照顾下一样安心。身边的教导主任还在不厌其烦的训导这个不开窍的女生,可叶薇的心早就飞回了萧哲的家中。

“萧哲怎么还不来接我?”是那一刻叶薇脑海中浮现最多的话。叶薇还没有发觉,萧哲在她的心中,已经不是朋友关系那么简单了。

终于,教导主任训完了话,把毕业证交到了叶薇手上,叶薇看到毕业证,愣了一下,随即对教导主任笑了一下,这一笑倒是让教导主任不太自在了,于是就要打发叶薇快些离开。叶薇也见好就收,可因为站的时间太长,加之腿骨折还没有好利索,在她转身要走的一刻,突然一阵剧痛袭来,疼的她呲牙咧嘴,可她仍然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教务处,走到了校门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