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意外得到的免死金牌

作者:久夜华 字数:381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 “本场比赛,获胜者司徒紫。“

? 众人一阵欢呼,欢呼过后却发现本应当站在人群中接受万人膜拜的冠军不见了,附近的人们都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出去过,但那冠军确实是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的。

? 一旁的老者早已气的吹胡子瞪眼了,奈何本应被他吓到的那人不在。

? 这消失的冠军便是司徒紫,武术世家司徒家唯一的千金,也是司徒家这一代仅有的传人,是司徒家所有人的希望。

? “哼,这丫头定是又跑到哪里疯去了!这一天天,是非要把我气死才罢休么?“那老者刚回到家里,便开始摔手边的东西,似乎这样才能抒发他心中沉郁已久的怒气,不,这还不够,定要狠狠的收拾那丫头一顿,就这样冒冒然然的跑出去,难道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危险么?尤其是对她。

? 是的,身为司徒家的独苗,各种武术比赛的冠军,司徒紫在某些人眼里完全是眼中钉肉中刺,当然还有一些人视她为赚钱的法宝,那些地下拳场之类的地方,是最缺高手的,他们会用尽各种手段去发掘一个高手,而后利用其赚钱。

? 老者因怒气而闪亮的眼睛渐渐的暗沉下来,司徒家的荣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人丁稀薄永远是一个不能言说的伤疤。

? “父亲,这是怎么了?紫儿呢?不是跟您出去比赛了么?“旋转楼梯上转下来一个中年男子,虽则年岁不大,但面色苍白,行动间颇有弱柳扶风的感觉,值得一瞧的倒是那双深邃黑亮的眼睛,仿佛随时会有万千星光从中绽出一般。

? 这男子便是司徒紫的父亲,那老者的儿子,正值中年,却因为在少年时一次意外事故,至今身体未能痊愈,是以,会有苍白的面色。

? “修儿,你怎么下来了,可是觉着身体好些了?“那老者,也就是司徒家的家主司徒仪,立刻换了一种神态,似乎怕多出一口气便将面前的男子吹走一般。

? “父亲,我的身体无碍的,紫儿呢?是不是又出去玩了?“司徒修轻声问道。

? 司徒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啊,就像你小时候一样,总是想要出去玩闹,大千世界如此的危险,非是我不愿意让你们出去玩啊!“

? 司徒修却是轻轻的笑了:“父亲,谁人没有年少轻狂过啊?况且这么多年的苦苦练功,紫儿的身手早已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了。父亲,你且放心吧!“

? 司徒仪叹息一声,不在说话了。

? 此时矛盾的中心,也是我们的主角司徒紫,正在大街上闲逛呢!

? 身负整个家族的重任,她早已没什么小儿女心态了,说是逛街,也不过是四处走走罢了。

? 司徒家的声势地位,虽则近两年有些下降了,但是物质上的需求还不至于短缺,司徒紫是见过各种大场面的,对于一般的这些街头的商品,没多少兴趣,她之所以悄悄的跑出来,只是为了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罢了。

? 在司徒家,只有她一个小辈,而且必须整日里练功,每天都饿不生活无趣的紧,好容易能出来一次,大多也是各种比赛的时候了,天知道,她有多久没有好好观察过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了。

? 想到爷爷此刻定是气炸了,那绝色的小脸上溢出一抹狡颉的笑,爷爷总是不放她出来玩,哼,这下看你怎么能找到我!

? 少女的微笑像是天边最亮的星,亮闪闪的,花了很多路人的眼。

? 正在这时,前方突然转出来几个流里流气的男子,那几人仿佛刚从什么地方出来似的,浑身酒气,还有些衣衫不整,司徒紫自小受过严格的礼仪教育,是以,此刻有些难以忍受这些人的形象,默默的转身,准备换一条街,继续逛一逛。

? 谁知偏偏就凑巧了,那几人中有一人远远的看到司徒紫转身了,又好巧不巧的看到了司徒紫的美好侧脸,人在酒后的那点冲动便涌了上来。

? “哎,前面那小妞,站住!“这一声惊动了不少人,人们一看正是素日里在这附近盘据的地头蛇,一时都噤声了,美丽的姑娘虽美,此刻却无法激起人们的胆气,一时之间,这条街上便没有几个人了。

? 司徒紫不觉得有人在喊她,是啊,毕竟她又不叫小妞,她还在心里想着,什么人会叫小妞呢?这个名字真是俗到骨子里了。

? 见前面那个身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甚至将要越走越远了,刚才出声的那个男子有些急了,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伸手就要按住司徒紫的肩膀。

? 司徒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习武之人的直觉,只是身后有人要袭击自己,本能的一躲,一拽,再一甩,那男子便横在了地上。

? 司徒紫的身手是经年累月的训练的成果,是以快到了某个极致,与那男子同行的几个醉酒的人,自然是反应更慢些,并没有看见发生了什么,只以为是那男子自己摔了一跤。

? 一个光头大汉啐了那男子一口,骂到:“没出息,看到漂亮的小妞就腿软了。“

? 司徒紫左右看看,才发现这整条街都只剩下自己一个女子了,才后知后觉的领会到,原先那声小妞是唤自己的。

? 她慢慢的走到那倒地的男子身边,轻轻浅浅的笑道:“你刚才,是在唤我,可是,你有什么事呢?“

? 那清纯美丽的面容上有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瞬间就将那醉酒之人迷的更醉了。那人还有些晕乎,突然想到刚才是这个女子将自己撂翻在地,一时酒都醒了大半。

? 古人云,越是美丽的事物越是危险,那男子此刻算是充分意识到了,这时,司徒紫那微笑都仿佛有些变了味了。男子以手撑地非常快速的退后,一边退,一边大哭:“大哥,救我。“

? 司徒紫有些愕然,她并没有做什么啊?那男子是怎么了?

? 那不远处的几人听到男子的哭声,很明显的,酒也醒了大半,看来这世间最有用的醒酒药便是突如其来的惊吓了。

? “怎么了?男子汉大丈夫哭什哭?“那光头出言训斥道。

? 那男子依旧哭个不停,他本就是胆小的人,素日里跟着这群地头蛇都不敢太过放肆,今日是有些醉了,再加上司徒紫羸弱的外表,才会一时鬼迷心窍,想要占点便宜的,不曾想,便宜没占到,反而被撂倒了。

? 那光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男子,才发现他已经站不起来了,怕是伤的不轻。不由心里也是一惊,那小妞是个练家子。

? 本着老大的责任,那光头也准备硬碰硬了,在厉害的小妞,也只是个妞,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些信心的。

? 谁曾想,不过两三招下来,那光头也被摔在了地上,后面的那几人见状,自然是不敢再上前挑战了,慌慌张张的架了地上的两个人便消失了,这下子,酒是彻底的醒了。

? 司徒紫拍拍手,真是没劲,她甚至有种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寂寞感,每每出来比赛或者跟别人打架,赢得都是她,若说这世间,还有一人真正比她厉害的话,那便只有司徒仪了。

? 司徒家最辉煌的时候,便是在司徒仪年轻的时候,可是现在司徒仪老了,经常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再加上司徒紫一个女孩子,再厉害也会让人轻视,司徒家才会愈加的败落。

? 夜已经深了,司徒紫有些无聊的晃了晃,周围实在没有什么人了,好像只能回家了。

? 司徒紫正欲转身往回走去,不曾想拐角躺了一个人,说是躺,也不对,算是靠着墙根的感觉,那人在阴影处,并不能很分明的瞧见他的神情,但是他的眼神很是犀利,直直的盯着司徒紫。

? 司徒紫有些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近了,方才发现那人原来是个头发胡子发白的老者,年龄大约比司徒仪还要大很多,眼神很是明亮,但是此刻他的姿势却是有些诡异,司徒紫走近了才发现,那老者并不是靠着墙的,他是坐在自己的腿上,那腿,一看就知道是骨折的很严重,甚至就像是变形金刚一般,三百六十度弯着了,司徒紫惊得差点叫出来。

? 那老者却很是淡定的笑笑:“小女娃,是哪家的啊?“

? 这话颇像是长辈给小辈糖的时候,顺便问出的一句话,司徒紫有些不大乐意,但还是很有教养的回答道:“爷爷你好,我叫司徒紫。“

? “哦,司徒家的后辈,果然是武术世家啊!来,爷爷给你个见面礼,回去啊,把它交给你爷爷,他就不会责怪你偷偷跑出来了。“

? “诶,爷爷,你怎么知道我爷爷会责怪我呢?“司徒紫有些好奇。

? “呵呵,司徒家对后辈的重视,我还是略有耳闻的。“那老者笑呵呵的捋了捋胡须。

? “好了,女娃子,快回去吧,这夜黑风大的,要是晚了,这东西也救不了你了。“

? 司徒紫有些懵懂的告别了那老人,迅速的向司徒家跑去。

? “司徒仪,愿你能保住那书。“那老者看着远去的司徒紫的背影,缓缓的伸出手,对着自己的脑袋拍了下去。

? 司徒紫回到家的时候,司徒仪依旧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仿佛一直是那个姿势一般,一动也不动的。

? 司徒紫有些惊心,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回来的后果,但是不免会有些害怕,每次,自己偷跑出去玩,爷爷总会非常严厉的教导自己,而后训练量便会加倍,诶,但是自由的诱惑力还是更高一些啊!

? “哼,你还知道回来!“司徒仪看到司徒紫回来,第一反应便是这一句怒吼。

? 司徒紫有些委屈的拿出手中的书,装作颤颤巍巍的递给司徒仪。

? 司徒紫知道,越是服软,司徒仪的怒火去的越快,再加上今天自己还有免死金牌,希望它是有效的。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