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打人要打脸

作者:久夜华 字数:377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因为秦南入门要早于西门楚尘,因此秦南便一直如此称呼西门楚尘的,西门楚尘听一次便会抖一次,秦南却以为是自己的盛情感动了西门楚尘,很是喜悦。继续观察这西门楚尘的表情,当然西门楚尘还是一如既往的面瘫,秦南喜滋滋的看着,突然想起,听到的流言,说西门楚尘会对着司徒紫笑,一时心里又是一阵嫉妒,西门楚尘依旧不理会她。秦南却进而得寸进尺了,伸出手来便想拉住西门楚尘的手,西门楚尘避开了,秦南只觉得西门楚尘好害羞啊!因此一点暂停的觉悟都没有,继续用嗲嗲的声音说道。

“楚尘师弟“西门楚尘又抖了抖。

“你一定是关心我才来看我的,对么?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啦!都怪那个小贱人,竟然想要把我推下青屏,幸亏我机灵避开了,要不然呐......“

说着还嘤嘤的哭了起来,西门楚尘真是倒胃口,他才不相信司徒紫会害她呢!就算司徒紫要害她,以司徒紫的机灵劲,怎么可能容忍她逃了呢?因此西门楚尘依旧没有出声,秦南一看,师弟真是细心体贴,还在等我说怎么脱险呢?于是又接着说道。

“幸亏我熟悉青屏一带的地形,因此小师妹一动手,我便闪避开来。却还是被小师妹抓住被摔下山来了,不过是受了些皮外伤罢了!“

秦南说完还沾沾自喜,自己受伤很重,她是知道的,但她也知道西门楚尘一向不喜欢娇气的女子,因此只说自己的伤是皮外伤,西门楚尘一定会为自己的坚强打动的。

“她已经不是小师妹了。“西门楚尘恨不得将秦南碎尸万段了,都是这个女人害得,他很喜欢那个小丫头甜甜的叫自己“师兄“呢!当然这个甜甜的,是西门楚尘的想法,天知道,司徒紫与西门楚尘打交道的机会不多,也就很有限的几次罢了,而且每一次都没有什么好结果,恐怕司徒紫心里是恨极了西门楚尘的,又怎么会甜甜的叫他呢?

秦南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一遍,西门楚尘便将自己听来的传言说了一遍,无外乎就是,司徒修勃然大怒,张氏劝阻无效,最后将司徒紫逐出了师门了。秦南听后大喜,想来那司徒紫很快便会没有生活来源而饿死吧!秦南没有注意到西门楚尘嘴角的一抹笑,人啊,不能太得意,一得意了,便会漏出狐狸尾巴了。

秦南的心愿终于达成了,西门楚尘又是她一个人的了,她别提有多高兴了,因此便很快开口,问西门楚尘明年夏季回家探望时能不能带上自己?

西门楚尘有些好笑,这个女人真是白日做梦啊,把她带回去不就是承认了她在西门家的地位了么?她算什么啊,要带也只能带司徒紫,那才会是他心目中西门家的儿媳妇。想到这里,不由心里一惊,自己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对那个小丫头动情了么?

秦南见西门楚尘不说话,也只装作不在意这件事,心想还有大半年的时间,自己怎么着也是能劝动西门楚尘的,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西门楚尘回过神来便看到秦南这幅模样,心里大是反胃,他并不说话,环顾房间一圈,发现妆台上有一面铜镜,便径直过去拿了铜镜,秦南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呆呆的望着他。

西门楚尘将铜镜递给了秦南,秦南疑惑的接过,顺势往镜中看了一眼,这一眼,把她吓得魂都要飞了。这个女人真的是自己么?额头上都是斑驳的疤痕,两边脸上更是肿的极大,恰如那高高隆起的坟头一样,还挂着几道深深的疤痕,原先高挺的鼻子此时也已经完全凹陷下去了,牙齿也是缺了两颗,整个人都不能看了。她很是接受不了自己此刻的形象,因此一时有些呆愣。

西门楚尘依旧面无表情,秦南突然发了狂一般:“楚尘师弟,你递了镜子过来,是想告诉我...就算我已经这样了,你也...不嫌弃的,对么?是这样么?一定是这样的。“

说罢,还很是笃定的点了点头,西门楚尘不愿意在多说什么,有些女人,固执的要命。因此便冷下脸来。

“大师姐,我敬你唤你一声大师姐,那天在青屏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确定要继续瞒下去么?“

不得不说,西门楚尘好厉害的心理战术了,人总会在慌乱的时候,露出马脚来,更别提秦南现在的情绪,不止是慌乱这一种了。

是的,秦南的心很乱,她一直知道自己的脸不对劲,可是她一直没有照过镜子,不知道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姣好容颜竟然变成这样的,这样子的她,怎么去跟那个明媚活泼的司徒紫争啊!她心痛,更多的是痛恨,痛恨司徒紫,是她让自己从那么高的台阶上滚下来的,是她毁了自己的脸。

一念及此,秦南哭着对西门楚尘道:“楚尘师弟,都是那个司徒紫害了我!“秦南还是没有反应过来西门楚尘早先说的话,所以还是想当然的以为西门楚尘是向着自己的。

西门楚尘也不动,任由秦南用极尽疯狂的眼神凝望着自己,秦南也是个聪明女子,只是一直以来被爱情蒙蔽了心神,此时,眼看着自己已经毁容了,不能在获得西门楚尘的爱情了,她怎么能不心寒呢?自己爱了他这么久,为了他甚至做过许多疯狂的事,事到如今,他竟如此冷漠,甚至几乎可以说是绝情了。

秦南泪如雨下,配上她此刻的那张脸,真的算是再狰狞不过了,西门楚尘依旧是默然无声,只是一直盯着秦南。

若是在片刻之前,秦南或许还会含情脉脉的回视过去,而现在,秦南心都已经彻底寒了,她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这种事情啊,真是令人成长啊!

以前一直听人说,不经历失恋,怎么能懂爱情,不经历失忆,怎么能懂人生?秦南绝望了,她曾经爱的死去活来,是因为她觉得就算西门楚尘一时不接受自己,自己也是有资本能等到他的爱的。而今,自己仅剩的资本没有了,一向爱着的人竟是如此冷漠,不对,他一直是如此冷漠啊!秦南苦笑道:“你今日来看我,相必也不是出自本心,你是来为司徒紫撑腰的么?“

西门楚尘没想到这个女人变脸如此之快,他不知道女人都是如此啊,一旦心死,便是整个人都会不一样了,秦南在重重打击下,不仅仅没有被击垮,反而更加的清明了,身体到心灵的清明啊!

“那天在青屏之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西门楚尘对秦南 依旧是淡淡的,男人对自己不爱的女人仿佛都是这样的。秦南冷哼了一声,就算已经这样了,自己还能做什么呢?你无法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强迫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爱上自己。

秦南彻底醒悟了,这种事情,她冷笑道:“是啊,你猜的没错,是我要把司徒紫推下去的,你知道的,我向来就喜欢这样对待自己的情敌,从前如此,以后怕是就不会有了,这次就是报应了,那丫头机灵的很,我反而被她拽了下来,你看啊,我已经这样了。以后怕是没什么指望了,恐怕是真的要就此放弃了这些事情了,你会同情我么?“

西门楚尘没说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他只见过秦南的悍妒凶狠,何曾见过她如此的温和,尽管这温和只是表象。西门楚尘并不会同情以前那个秦南,但是现在这个秦南,一无所有的秦南倒是让西门楚尘生出来几分恻隐之心,也只是几分而已,西门楚尘想到她陷害司徒紫这件事,顿时刚刚生出的那几分恻隐便销声匿迹了。秦南看着西门楚尘的面色变化,最后定格在愤怒上,她便无声无息的苦笑了一下。

“是我陷害司徒紫的,她有了太多优势了,她是掌门的女儿,生的比我要好,性格也讨人喜欢,更重要的是,连一向冷漠的你都会想要亲近她,所以我要陷害她,这样的话,你满意了么?“说道最后,秦南有些歇斯底里了,西门楚尘依旧没有说话,他习惯了沉默,更习惯在面对秦南时沉默。

秦南依旧是笑着的,但是笑的比哭还难看,自己到底在追求什么,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去告诉师父师娘,就说秦南愧对他们这么多年的教导爱护,秦南是个罪人,从今之后,只愿小师妹能够原谅秦南!“秦南说了这些话,仿佛耗尽了一生的力气,再也不能动一下了。

西门楚尘也是够狠了,这么多年以来秦南所依仗的不过就是西门楚尘对自己与别人的不一样,以及秦南那张艳丽的脸,而今,秦南可以依仗的东西都在一瞬间消失了,不得不说,西门楚尘对秦南真是打脸啊!

西门楚尘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愿意多逗留一会儿了,便径直去了掌门所在的院子,将自己刚得到的消息与司徒修夫妇说去了。秦南痴痴的盯着西门楚尘的背影,心里满是落寞与自伤,何苦呢?何苦呢?这样的自己,生亦何欢?死亦何苦?突然,像下定决心一般,秦南奋力抽出一直挂在床侧的剑,用力的像自己的脖颈刺去,手起刀落,一条生命便就此终结了。

门外太阳依旧火热,鸟语花香,莺歌燕舞,门内,只有一个女子满身是血的瘫倒在床上,一双眼睛再也不会睁开了。

司徒修带着张氏与云清派众弟子赶到时,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司徒修谈了一口气,嘱咐人好生葬了,便转身走了。张氏感念曾经的情怀,再加上如今人也死了,过去的事情便让它就此过去吧!当下,吩咐几个女弟子与自己通力携手给秦南整理了衣服妆容,哀叹着将秦南葬了。

西门楚尘没想到秦南竟是如此烈性的女子,叹了声:“冤孽“也回去了。

消息传到司徒紫所住的院子里,司徒紫是真的惊呆了,大师姐虽然是企图害自己,但毕竟没有成功啊!自己也是不愿意她死的,坏人好歹也是人啊,因此,司徒紫也是闷闷不乐了好几天,小桃小星俱是善良的小丫头,与司徒紫一样,虽然恨极了秦南,但依旧是对她的死,心存惋惜,司徒紫的小院子沉寂了好几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