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孤身闯魔教

作者:久夜华 字数:322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天是停灵的第七天了,一大早,西门楚尘便下山去请了殡葬师傅和得道高僧到云清派开始准备入葬事宜。

司徒紫穿着一身麻衣孝服,低敛着眉,跪在灵柩旁边低声哭泣。

可是就在灵柩真正抬出云清派大殿,抬到后山的路上的时候,司徒紫再也忍不住了,大声痛哭起来。

在旁人眼里,司徒紫是孝顺的,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姑娘。可是西门楚尘只有自己知道,只有自己明白,司徒紫这凄厉的哭声不仅是因为爹娘的离世,不仅是因为师兄弟们的死去,更是因为恨意,对魔教的仇恨,对自己的恨。

就在灵柩刚刚入土的一刹那,原本哭到地无力地瘫坐在地上的司徒紫爬了起来,郑重地磕了三个头,就提起本要入葬的剑――师父生前用的剑,直直地冲出了人群。

西门楚尘反应的再快,也是慢了一步,只抓到了司徒紫的衣角,从指尖滑落。

再一看,司徒紫早已骑了日行千里的马驹一路下山去了,很快就没有了身影。

司徒紫是独自一人走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提了自己爹爹留下的剑走的。

满腔的悲痛和怒火都挡不住她的脚步,她等不及了,再也等不及了。她以为她自己可以安然地看着爹娘和师兄弟们入土为安,可是在那一刻,她还是没有忍住。

西门楚尘不知道司徒紫是如何知道魔教的总部所在地的,但是在他自己千辛万苦查到地址之时,司徒紫早已杀到了魔教总部。

魔教总部建在一处荒山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更别提魔教总部的守卫了,凄清荒凉。

就一座大殿突兀地拔地而起,立在山顶,没有多余的配殿,也没有什么房子,就一座大殿。

没有人,也好,省得自己大开杀戒了。司徒紫这么想着,而且擒贼先擒王,抓了魔教教主,难道还怕魔教之人不出现吗?总会让自己找到害死爹娘和同门的凶手的。

可是司徒紫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在这里碰到熟人。

魔教教主穷尽奢华的造了这么一座宫殿。外面的四个飞檐皆是琉璃瓦做成,绿色的檐上雕着各种各样的精美的花纹,挂有铜铃;微风拂过,就“丁丁冬冬”地奏起来,听起来十分悦耳,但是司徒紫无暇欣赏。

走进大殿,地是金砖铺成的。正中是一个约两米高的朱漆方台,上面安放着一张坐北朝南的极大的木榻,雕龙刻凤的红木木榻,背后是雕龙围屏,方台两旁有六根高大的金柱,每根大柱上盘绕着一条矫健的金龙,殿顶是一条腾云驾雾的蛟龙,口中吐着一颗晶莹的宝珠,活灵活现。梁材间彩画绚丽,鲜艳悦目,红黄两色金龙纹图案,姿态各异,多姿多彩,龙的周围还衬着流云火焰。

而木榻上最显眼的地方躺着一个人,一个红衣妖娆的男子。这让司徒紫一下子想到了千年后某位著名武侠大师书里的一号人物――魔教教主东方不败。可惜,这位男子没有东方不败的妖媚,方脸粗眉络腮胡子,无一不显露着他男子的气息。而他怀里的人一身青葱色的水绿,身段娇媚。娇小玲珑的她卧在男子怀里就像是红花配绿叶一般,一颗青翠欲滴的翡翠珠子滚落在红色妖冶的花瓣之上。

这男子长得无比粗犷,一身红衣的他看起来极其不协调而且还有几分看着就会产生的恶心。

女子转过头来,惊得原本杀气腾腾的司徒紫退后了一步。女子笑靥如花,对司徒招了招手,说道:“云清派的千金小姐,江湖闻名的云清仙子果然聪明的很。我那青梅竹马的楚尘哥哥都没有找到这里,你却先一步找到了这里。厉害。”说完,竟然鼓起掌来,银铃般的笑声和单一的鼓掌声在空旷的大殿里显得格外突兀,并且诡异。

尤其是女子还回过身对魔教教主说道:“教主,你看,这就是我说过的云清仙子司徒紫,她是不是很厉害啊?”

“是啊,胆色还不小。美人儿说的对,看来这次我们有的玩了。”男子声音细腻,甚至带着几分娇柔,与粗犷的外表完全不符合。这让司徒紫听的起了鸡皮疙瘩,但很快又镇定下来了。

她眼前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凌慕儿,西门楚尘的青梅竹马。而那红衣男子不出所料正是魔教教主,和东方不败一样喜欢红衣的魔教教主,只是这魔教教主的声音让人着实不敢恭维。

司徒紫看着凌慕儿,举剑指着她,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心里忽然明白过来了。她原本以为只是魔教教主看人不顺眼,狂性大发,对云清派进行了杀戮,这以前魔教也干过。但是看到了凌慕儿就明白过来了。

司徒紫和西门楚尘的感情曾经一日千里,如胶似漆,而且两人经过许多事情之后,更加坚定了彼此的心意。

司徒紫去西门府看到凌慕儿的时候就已经看出来凌慕儿对西门楚尘的心思。

且不说凌慕儿和西门楚尘是一起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女孩子又是早熟,对西门楚尘早已是生了情愫,却未曾想到自己和西门楚尘会是伉俪情深。

而现在看来女人的嫉妒心会是一剂毒药。云清派灭门恐怕就是凌慕儿下的毒手。买凶杀人,是之前对付自己的办法。这会子是以色伺主,将魔教教主“训”的乖乖听话,灭云清派满门。果然是美人的面蝎子的心――貌美心毒。

司徒紫没有迟疑,脚下一动,身影便是一晃即无,转眼之间就到了凌慕儿的面前。

剑很快,凛冽的剑风带着浓浓的杀意刺向凌慕儿。可是凌慕儿还是不急不慢,不慌不忙的站起身,好像并不担心剑会再往前刺到自己一样,笑出声来:“都听闻了云清仙子的功夫天下少有的厉害,但是不知道与别人相比,会不会输了呢?”

不错,截住司徒紫剑的是一柄刀,一柄重达百斤的青刀,样式古朴,刀口还裂了几道口子,看起来格外狰狞。

刀朝剑的方向轻轻一压,直压得司徒紫的剑嗡嗡作响,刀法并不精妙,但是百斤的刀对于司徒紫来说是很重了,动能势能一上来,让司徒紫一时之间握不住剑来。好在司徒紫也是练武之人,又是小巧功夫练得不错,轻轻的一回转便抽出身,再次向凌慕儿刺去。

执剑之人在此刻就像是索命的厉鬼一样,直直的想要取了凌慕儿的性命。凌慕儿娇喝一声,拿起木榻上的枕头扔了出去。剑刺穿了枕头,漫天飞舞的棉絮化作了无数的雪花在金砖上飘洒回转飞舞。

剑还未刺到凌慕儿的面前,大刀就落下来了。

司徒紫见杀凌慕儿不得,只能先专注对付这魔教教主。她大喝一声:“今日我定要取你性命。”这把剑的周围剑气流转,不断地散发出了阵阵幽冷的寒光,带着十足的威慑力,冷冷的剑风扫过木榻,击向魔教教主。

魔教教主也不是吃素的人,而且刀法虽然不精湛,但是也是身经百战的人。要知道能够坐上魔教教主的位置,也不是说说而已,他的刀法不求技巧,但是一刀一刀的永远是那么精准。最主要是他似乎什么都不怕。

司徒紫一个回旋,剑风带着杀意刺向魔教教主。她挥着剑朝他劈砍了过去,几招过后魔教教主的身上就已经被锋利的剑刃划出了一道口子,正不断地往外渗着血,但是魔教教主却是不甚在意,继续向司徒紫砍过来。

司徒紫此刻见到原本在木榻上的凌慕儿已经不在了,只留下空空的一张床榻。

“休想逃跑。”

司徒紫大喝一声,正要向凌慕儿逃走的方向刺去。可是大刀封住了去路,只好与他继续缠斗起来。正想着如何将凌慕儿抓回来,司徒紫心神不定起来,这下本就被大刀的重量逼得精疲力竭的她已经快要到尽头了。

虚晃一招,想要追逐凌慕儿,可是未想到自己这样就露出了一个破绽,魔教教主一看,古朴的刀直直刺来,直直往司徒紫的胸口刺来,而司徒紫再要反应已经是迟了。现在就像是等着这一刀刺来一样,司徒紫就这样定在了原地。

而此刻的司徒紫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留在原地,露了破绽出来。司徒紫闭上了眼睛,想着这样也好,至少自己可以和爹娘在一起了。这样以后就不用为了想念他们而心痛了。这样以后也就不再会有噩梦了。

司徒紫闭上了眼睛,等着这一刀下来,但是预料之中的刀并没有落下,而是听见了刀剑相击的声音。

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上官晨曦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