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妓院

作者:久夜华 字数:411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间装修古朴的铺子里走出一位相貌堂堂的翩翩公子,身上的紫衣衬得他越发的温润如玉,温文尔雅,手边执着的扇子左右摇摆,倒是带出了几分潇洒风流的气质,只是,这位公子五官看起来不似平常男子般的坚毅,反而多了几分女子的柔和。

原来,这位公子便是刚刚进去买男装的司徒紫,这一套男装下去倒也是有模有样,起码粗略看去还像个男子,仔细看虽然会发现不对劲,但是却不会发现是女扮男装。

司徒紫刚刚出来便拉着也换了套男装的丫鬟走进一家客源繁茂,来往纷纷的青楼――如意阁。

如意阁跟其他青楼一般艳意弥漫,青楼女子在门口拉客,巧笑连连,手下动作也不慢,心智稍稍动摇的男子只要一犹豫便被拉进去了,这般作态可谓是非常熟悉啊。

司徒紫走到如意阁门口,大量着这个地方,适当地带着些好奇,眉毛皱着,眼神扫过那些个拉客的女子,似乎在疑惑为甚这闺阁中的女子会抛头露面,甚至不知羞耻地与男子接触。

拉客女子见到司徒紫眼神一亮,赞叹:真是一位翩翩公子,当真帅气,又见司徒紫通身显而易见地好奇和疑惑,心下便猜想是不是某位不谙世事的贵家公子,也觉得机会来了。

女子迈着莲步走上前去,故作羞涩地拉住司徒紫的袖子,眨了眨眼说道:“公子可愿来小女子这里做客罢?”

装模作样,司徒紫后头的丫鬟见女子这般作态,只恨恨地在心里边唠叨,真乃青楼女子,竟无半丝寻常女子的羞耻心,真是作孽。

司徒紫本就是装的,女子的话语正好是她想要听的,便展颜笑了笑,故意与女子拉开距离,道:“小姐可知这是什么地方?为何你们会在门口...迎客?真是荒谬。”

女子闻言捂唇一笑,更加贴近司徒紫了,她呀,神神秘秘地说:“这里啊,是让公子欢乐的地方,也是让公子飘飘欲仙的地方,公子若是好奇,尽管去看看便是,小女子语言贫乏,可描画不出哦。”

司徒紫似是被勾起了好奇心,扇子一合,便准备进去看看,丫鬟只得跟上。女子见状眼底的笑意又多了一些,甚至在听到了司徒紫状似不经意地嘀咕后笑得更加欢了。

只见司徒紫微微摇了摇头,撇着眉无奈地念叨着:“这里的女子怎地这般开放?竟是丝毫不避讳男子的搭话,且言语用词太过过分,真是不妥,不妥啊......”

丫鬟见状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小姐这番话说得倒是有模有样,不知是从哪个文人学士嘴里听说而来的。小姐也不想想,像她这样胆大到女扮男装的在天朝底下可有几个?她还数落着青楼女子的不检点,可真是滑稽。

司徒紫进了如意阁大门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众多男子女子嬉戏喝酒的画面,甚至动手动脚的不在少数;第二眼看到的是二楼的隔间,一看便知晓乃是行礼之地,真是奢华。

司徒紫作牛头小生模样,做足了胆怯却又充满了好奇心的模样,那抿了抿唇咽了咽口水的动作倒是叫青楼的娘亲桑好笑。

“哎哟,见公子这本青涩模样,娘亲桑2我斗胆猜测,公子可是头次到这些个地方来?”娘亲桑扭着蛇一般的腰肢,婀娜的身姿朝着司徒紫走来,面上妖媚动人,手执一圆扇半遮琵琶面,也掩去嘴角边的点点笑意。

司徒紫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毛头,见到娘亲桑的问话,便说道:“正如...娘亲桑所说,在下的确是第一次来,娘亲桑可否为在下解释一番?”

娘亲桑美目流转,见司徒紫这一身衣裳布料可不便宜,再加上通身贵气气质,身后小厮也是清秀可人,心下便认为司徒紫乃是大人家的贵公子,也便更加热络了。

“公子说哪里话,娘亲桑自当要为公子介绍一番不是,也为公子在我们这享受些。”娘亲桑摇着圆扇,娇艳的脸上扬起一抹献媚的笑,却不是很明显。

司徒紫见状笑了笑,只当没看到,淡定地站在原地,暗地里悄悄掐了一把一直拉着她的袖子想要拉走她的丫鬟,示意她安静下来。

丫鬟一个委屈,但是也不敢违抗命令,撇着嘴站在原地,心里愤然道:小姐也真是的!

娘亲桑犹豫了下,凑到司徒紫的耳边,胸脯贴着司徒紫的手臂,说道:“公子瞧,我们这地客源都是男子,而女子...公子你看罢,这般说可还懂?”

司徒紫神色莫名,待娘亲桑说完,与娘亲桑拉开了些距离,尴尬地说:“在下知道了。”做足了不敢置信女子竟这般开放的模样,心底却是暗暗道爽,套用现代语言来说,便是这酸爽,简直不敢想象。

“即已知晓,公子也当知道这个中规矩吧?”娘亲桑隐晦的话语提醒着司徒紫,这笑了笑完了,介绍也介绍完了,即使看上去再这么富态也得看钱不是。

司徒紫恍然大悟,让身边小厮(丫鬟)拿些银两上去,道:“倒是在下疏忽了,这点数,还请娘亲桑笑纳。”听上去倒是十分诚恳。心里不由得感叹,还真是那个地方都离不开银子,随后又庆幸,还是离开前带了些银子,不然可就出丑了。

丫鬟见这钱就这么进了娘亲桑的怀里,心都在滴血,目光充满了依依不舍,对她家小姐的花钱指数瞬间刷新了一个高度。

而钱进了腰包的感觉十分美好,娘亲桑不禁捂着嘴咯咯地笑个不停,高声叫道:“来哟,姑娘们,给娘亲桑好生伺候着这位公子,别怠慢了哟。”

姑娘们早已经注意到了司徒紫,见她脸蛋俊俏得很,举止高雅,看上去就像一位贵家子弟,富态横生,腰包里钱肯定多,所以一个个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她。

但是有些人想得更多,司徒紫在这里乃是一副什么都不懂的形象,也就是白纸一张,且年纪也不大,看起来倒是一个毛头小孩,可谓是说什么信什么,要是能让她看上,在她耳边唠叨几句,别说赎身了,恐怕就算让司徒紫娶回家司徒紫都会答应。

所以这会儿听到娘亲桑的喊话,一个个扭着腰肢,迈着莲步走到司徒紫面前,整个身子都贴在司徒紫身上了,娇滴滴的声音在司徒紫耳边响起:“公子,奴家莲花,让奴家好好伺候您可好?”

这只是其中一个,一大群女子一个个明争暗斗地抢夺着伺候司徒紫的位置,让司徒紫暗爽不已。甚至连司徒紫身边的丫鬟都有女子去颤着,让丫鬟十分不自在。

这一大群人堵在大门口,虽然很是热闹,也为如意阁拉了一些好奇的目光,但是伴随着这一好处的坏处便是道路堵塞了――在外头的人进不来,里头的人出不去。

娘亲桑自然也是注意到这种情况,连忙招呼道:“哎哎哎,姑娘们,快把这位...这位...”

司徒紫见娘亲桑一直重复着这位这位的,便想起刚刚自己还未报上姓名,于是说道:“弊姓司徒。”倒是替娘亲桑解了围。

“对对对,司徒公子,快把这位司徒公子迎进去哟。”娘亲桑连连点头,手中挥着圆扇赶着那些堵路的姑娘。

姑娘闻言自然不敢违抗娘亲桑的命令,领着司徒紫与其丫鬟进入大厅,却未散去,依旧环绕在两人,不,应该说是司徒紫的身旁,欲语还羞,眼波荡漾,巧笑连连,看得他人眼红。

而娘亲桑见道路已通,则在门前跟围在周围的人道歉,或是看热闹,或是想要进去享乐,娘亲桑连连弯腰,嘴里说道:“奴家对不住各位达人,先前是姑娘们不懂事,竟是堵在门前,让各位大人进不去,是奴家的不对,往各位达人海涵。今日,奴家就免去各位的酒钱当作赔偿,各位看,可好?”

那些本就蠢蠢欲动打算进去如意阁寻一个女子寻欢作乐的公子哥一听自然是赞同的,也便卖娘亲桑这个面子,没有多大怪罪便走了进去。

而那些个看热闹的闻言不由得都笑了,也一个个走进去,免费喝一杯好茶好酒,再寻几个姑娘陪着,可不是好事?口袋里钱虽不多,但几个姑娘的钱也是付得起了。

娘亲桑心花怒放地看着络络不绝的人来来往往,嘴边的笑更加欢快了,吆喝着招呼道:“来来来,各位请进请进。姑娘们,迎客啦,好好招呼各位大人~”

于是,便又是一群姑娘围上去,攀上一个是一个。

这边众人正在忙碌着,司徒紫却是在享受,身边群花环绕,娇语连连,实在是爽。

几个姑娘伺候着司徒紫,一个给司徒紫捶肩捏背,一个坐在司徒紫怀里,一个给司徒紫端茶倒酒,真是好不欢快。

娘亲桑见状,笑眯眯地上前问道:“司徒公子可还舒服?”

司徒紫点点头,满脸都是满足,大手一挥,顿时一大把票票就这么拿到娘亲桑眼前,看得娘亲桑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哎哟’着接下这笔钱,对司徒紫的态度更加亲密了。

几个姑娘眼睛都快看直了,手下的动作更加的卖力了,司徒紫的舒服程度有上升了一个阶级。

这边在青楼里逍遥着,而西门楚尘则出现在如意阁对面的茶楼门口,刚刚从猎场归来的他,虽然有些风尘仆仆,但一身飘逸的白色衣衫在加上那副俊俏的面容将他的气质衬得越发出尘,跟嫡仙一般,果真应了他的名字,楚尘,出尘。

那些个拉客的姑娘看得心里痒痒的,一个个跟饿狼似的,直直盯着西门楚尘,一副恨不得把西门楚尘拽到如意阁里去的模样,但是西门楚尘凌厉的眼神又将她们的脚步止住,迈不开一个步伐。

西门楚尘身旁五步里没有一个人影,不止是因为他身上嫡仙般的气质让人觉得只可远观而不可近看,还有他凌厉得跟刀子一般的眼神,竟是无一人敢对视。

迈开步伐,西门楚尘走进茶楼里,扫视一番,寻到一处空位坐下,解下腰间的佩剑,面无表情,气势大开,整个人跟一尊大神一般就这么在这小小的茶楼里镇着,这画面唯美带着刺。

小二咽了咽口水,肩上披着一条毛巾小心翼翼地上前去,轻声说道:“这位客官,吃饭还是喝茶?”

“喝茶。”清冷的声音淡淡地响起,低沉又带着一些沙哑,听起来十分的好听,和充满了男人味。

小二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额头上顿时冒出一些虚汗出来,偷偷看了眼西门楚尘,见他没有半点不悦才松了口气,胆子也大了起来,又问道:“客官要什么茶?小店虽小,但也是五脏俱全。”

西门楚尘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半响才说:“好茶来一壶便好。”言下之意便是随便什么都可以,但是前提是好喝的。

小二应下,清脆的嗓音透出点点兴奋,快手快脚地跑去沏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