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逼毒

作者:久夜华 字数:361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对了,可以用内力帮紫儿把毒逼出来的,西门楚尘恍然想起,急忙把怀里的司徒紫扶好端坐于身前,自己盘腿坐于其身后,双掌贴在司徒紫后心,缓缓运起了内力。西门楚尘心理想着的就是想让司徒紫快点醒过来,其他的什么事情,他都是可以不在乎的。

这个时候的司徒紫,在梦境中看着那个老人,忽然感觉自己的身子一热,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似乎有着源源不断的能量在往司徒紫的体内输送着,那是一种很久没有过的感觉了,似乎是有什么人在往自己的体内,输送着内力的感觉,但是现在的司徒紫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除了有一个奇怪的老头。

难道是那个老头在用什么奇怪的方法帮自己传输着内力么?不是吧,一个人的内力可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帮助自己传输内力的,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这里是一个你不知道的地方。”那个老人居然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让司徒紫感觉到很是惊讶的感觉,但是又觉得那个老人说的话语,都是废话,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似的,于是撇了撇眼睛,看着那个老人。

“我知道是我不知道的地方,要不然我也不会问你的,这里也快要变天了,难道你就不觉得这里很奇怪么?什么都没有,只有花,然后现在又突然间开始风云变幻了。”司徒紫说的很有道理。

刚刚到这里的时候,司徒紫跑了很久的路,然后还是发现不论自己怎么跑,都走不出这一片的花海,司徒紫并不是一个轻易就会去放弃的人,但是当一件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的时候,只好放弃跑出这一片花海的想法。

找到一个制高点,就是一棵比较大的树,然后飞身站了上去之后,看着下面的景象,真的是让司徒紫差点吓掉了下巴,还是茫茫的花海,无边无际的,几乎是走不出去了的,也许就真的要饿死在这里了。

“放心吧,你可以出去的,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那个老人似乎是可以读懂司徒紫在想着什么似的,但是这个时候的司徒紫并没有什么力气去想着这些问题了,身体内各种不适感席卷而来。

突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让司徒紫感觉到熟悉,这就是西门楚尘的感觉,是西门楚尘的内力么?但是西门楚尘在哪里呢?为什么看不到西门楚尘呢?司徒紫各种各样的疑问都汇聚在脑海里面,很多的问题也许都是现在得不到答案的,但是司徒紫也不想去放弃。

幸好现在的这里还有一个人陪着司徒紫在,那个人就是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老人,一个年迈的行动都有些困难的老人了,但是这又是怎么样的呢?司徒紫不想去多虑了,于是冲过去抓住那个老人的胳膊,摇晃着说,“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要是您知道的话,就一定要告诉我,这真得对于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呢。”

但是那个老人并没有及时的告诉司徒紫答案,还是一直笑着,什么都不说的就是那样的笑着。这样的一切都让司徒紫感觉到了很无力的感觉,她不想就这么的去放弃一个事情,和一个希望,但是往往自己怎么努力,也还是得不到真正想要的结果。

“年轻人,不要这么浮躁,慢慢的等待着就好。”老年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消失了,然后司徒紫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老年人了,司徒紫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倒霉了,什么样奇怪的事情都让自己给遇到了。

包括这个奇怪的地方,包括那个奇怪的老人,但是自己这样的一切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于是司徒紫努力的回忆着这样的一切的事情,包括从那次晕倒开始,是的,那次的司徒紫感觉到太累了,于是实在是支撑不住了。

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的,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居然就醒了,然后就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了,司徒紫觉得自己的头开始猛烈的疼起来了,看来自己是真的不适合想着这些问题的,越想越头疼,还不如舒舒服服的休息一下呢。

于是司徒紫不管天气如何的变换,也还是靠着树枝上面睡着觉,但是由于穿的比较单薄的原因,怪冷的感觉的让司徒紫无法安然的睡觉的,于是司徒紫只好坐起身来,欣赏着这一片的美景,也许自己的浮躁真的是没有用处的,只有在安心的时候好好的看着这样的景色也许才是最美好的事情呢。

换一个心境去看问题,也许这是生活给予自己的报答,好让自己停下脚步来欣赏沿途的风景,只是这沿途的风景有些单调和乏味了,因为全部都只是花朵而已。没有其他的事物,如果还有一个人陪着自己看这样的风景也许是更好的了,比如说西门楚尘,要是现在在自己的身边。

自己靠着西门楚尘的肩膀,西门楚尘和自己讲着以后的事情,这样的地方也算是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了,然后西门楚尘和自己在这里生活着,生许多的小孩,一起开心的度过每一天也不是一件坏事。

可是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怎么才能平复这样的心境呢,况且自己的胸口总是有着一些热量在逼近着,让司徒紫感觉到非常的不适,但是司徒紫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在,要是知道原因的话,说不定就可以很好的解决了。

大概两盏茶的功夫过去,西门楚尘渐渐力竭,感觉到非常的疲软了,于是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看司徒紫,希望司徒紫有所恢复的迹象,但是事实总是是让西门楚尘有些失望的,本来以为不论司徒紫是可以苏醒过来的,因为自己可以用尽了这样的力气的。可是司徒紫依旧没有清醒的迹象。

“紫儿,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紫儿~”西门楚尘不停的唤着司徒紫的名字,想让司徒紫听到自己的声音,但是司徒紫似乎跟失去了听力似的,根本还是一动不动的,于是西门楚尘决定继续输送内力给予司徒紫。

司徒紫在梦境之中,忽然感觉到有人呼唤着自己,虽然不能感觉到是谁,但是那个声音是很熟悉的,是的,就是西门楚尘的声音,西门楚尘在呼唤着自己,司徒紫向四周看了看,想看见西门楚尘在哪里,但是结果却是让司徒紫感觉到失望的,因为什么人影都没有看到,还是自己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

西门楚尘依旧将内力源源不断的输送至司徒紫的体内。

“噗~”毫无意识的司徒紫喷出一口黑血,身子无力的向后软倒。这样的一幕让西门楚尘更加的有信心了,觉得一样的一口黑血全部都是司徒紫身体里面的毒,只要吐出来了就好了,但是西门楚尘还是太天真了,他根本不知道凌慕儿使用的是什么样的毒,要不是司徒紫的内力深厚,也许就和凌慕儿一样当场就毙命了。

“紫儿,紫儿你怎么样?”西门楚尘看看地上司徒紫吐出的黑血,再看看双眼禁闭的司徒紫,终于维持不住自己冷冷的面孔,失控似的怒吼道:

“该死的!叫大夫,把这里最好的大夫统统给我找来!快!”

紧紧抱住怀里昏睡不醒的人儿,西门楚尘无助的低喃:

“紫儿,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

司徒紫在梦境中的时候,忽然感觉胸内有所不适,越来越有一种热量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然后到了脖子的地方,然后进入口中,毫无征兆的,司徒紫忽然就吐了一口鲜血出来了,但是那并不是红色的血液,而是黑夜的血液,这究竟是怎么了?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呢?自己是受伤了么?果然是那股内力在作祟么?

西门楚尘请来了城里面最好的大夫给司徒紫看着,但是这个大夫似乎也是力不从心的样子,把脉之后,也是摇了摇头,这是西门楚尘最不想见到的样子了,但是现在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解毒的话,真的是要让大夫来看看才行的。

“这位姑娘中的毒实在罕见,老夫身平闻所未闻啊!且这毒过于霸道,如果不是有人及时用内力把毒逼出一点,且用内力将这位姑娘的心脉护住,怕是~唉~”那个大夫的话,让西门楚尘的心更加的焦虑了起来了,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司徒紫?自己最珍惜的司徒紫,自己还答应过要和司徒紫去做很多的事情的。

如果司徒紫真的醒过来了,自己就再也不会不让着司徒紫了,自己会好好的对司徒紫的,只要她闹,自己让着就好了,但是司徒紫你一定要醒过来啊。

西门楚尘看着眼前为司徒紫把脉的大夫不住摇头叹气,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焦急。不停的怒吼着问道。

“怎么样?病人到底怎么样?”虽然西门楚尘知道自己的语气不是很好,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现在让司徒紫没有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唉,老夫实在是无能为力啊!”收回手,老大夫站起来不住摇头。还是那样熟悉的感觉,为什么就是无能为力呢?真的是没有人可以救得了司徒紫么?

“无能为力?你不是号称妙手回春,华佗在世吗?你敢说你无能为力?你给我救她,救不活她你就给我陪葬。”西门楚尘威胁着那个大夫说道,是的,现在的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救活司徒紫,要不然谁也别想好过了,这个时候的西门楚尘想法是有些偏激的,但是没有办法了,他必须这么做。

西门楚尘失控的对着那个不住唉声叹气的大夫怒吼着。

“锵~”的一声宝剑出鞘,那个老大夫见状更是浑身颤抖不止。但是西门楚尘也许并没有真的想要去那个大夫的性命,只是想要吓一吓那个大夫,好让那个大夫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来一直司徒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