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棋逢对手

作者:久夜华 字数:337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这样漫无目的的搜寻让很多人都劝西门楚尘放弃。这么久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连从哪里丢的都不知道根本无从下手。

西门楚尘说什么也不愿意,看到大家脸上满是疲倦的样子西门楚尘让大家回去休息,这里由他一个人继续找寻。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急不可待的想要去那里救人,他的紫儿还在恶人的手中不知道情况如何。对于他来说司徒紫的一切比他几顿不吃或者几天不睡重要的多。

西门楚尘发现的是一条只可一人独行的小路出现窄窄的巷子里,为了快一些找到司徒紫的下落,他只身一人进入了那个窄小的角落,有声音从前方出现,使西门楚尘的身体进入到防备状态。这个不够灵活转身的巷子绝对不是最佳的打架场所。

西门楚尘加快了走出巷子的速度,果然刚出来便有一人在通道的尽头有一人倚着墙壁嘴里叼着一根稻草悠闲的看着西门楚尘走在巷子里的每一步路。

挑起盖在脸上的草帽的同时与西门楚尘对视,两人眼中都闪烁着令人心惊的光芒。西门楚尘很确定这个在前方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的男子就是组织的头目。想来他应该是在此处特意等着自己来的。

适时男子开口道:老子是上官晨曦今个儿早这里就是想找你――云清派大弟子 西门家西门楚尘打一架。很多人都说你比我厉害,老子不服特来挑战。顺便为咱们之间的切磋加了写彩礼。怎样?

回应他的只有略带湿冷的空气以及西门楚尘那张淡定的面瘫脸,风拂过吹动了上官晨曦的和西门楚尘的衣袍与长发,空气中杀气肆意。一瞬间两人起跳相向而行都没有佩戴兵器的二人拼的只有内家功夫,高手过招点到为止,一招之间胜负便已揭晓。

上官晨曦头上的草帽在激烈的打斗中依旧稳稳的停在头顶,上官晨曦很是轻松的蹲在已经被打倒的西门楚尘的面前,眼神中全部都是蔑视。

上官晨曦笑看着西门楚尘纠结的神情,挑衅的开了口:“怎么了,就这么点儿能耐?我的礼物你不想要了?可是你最梦寐以求的佳人,就这样送给我了?这样也好,这佳人甚是对我的胃口。老家伙也不过是个会打不会教的废物,哈哈哈……”

西门楚尘艰难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脑海里全部都是师父对自己的照顾,师父对他的好,对他的严厉。他比他的小师妹大了两三岁,师父待他如亲生儿子,西门楚尘的面容更加的冰冷,额头的青筋突起“辱我可以,莫要再羞辱我师父!”冰冷的语气像是来自地狱的审判。

西门楚尘慢慢的稳住了自己的步伐,用衣袖擦去唇角的血迹。深呼了几口气,平复自己内心中的繁杂以及怒意,只因为云清派门规第一条便是――武者心静。

曾经的他并不能理解师父为什么把这一条放在所有门规的前面。道理很是简单 心不静万事不足以始,武术是一种强身健体的活动,如果不能够果断的看待最终会伤害自己得不偿失。

他西门楚尘学武并不是为了能够用比别人强悍的武力去欺压弱者,也不是为了让自己有争强好胜的资本。选择的权利在你自己的手中,如何走这条武者心中最神圣的武学之道,善恶仅仅是在你的一瞬之间。

西门楚尘慢慢的的走向了上官晨曦,在距离上官晨曦还有三步的地方停下,右手叩在左拳上,以最高的礼仪对待他,尊敬的向他行礼,伸出右手示意上官晨曦比武还没有结束,请他赐教。

“别以为你学会了那个老头子所有的气韵就能够打赢我,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他那副假正经的模样”

上官晨曦很轻蔑的用了刚刚打败西门楚尘的那一招式,却没想的西门楚尘的领悟能力很是强大,只是半柱香的时间他已经可以抵抗曾击败过他的所有招式,上官晨曦不想让西门楚尘察觉到他开始重视西门楚尘的一举一动,时间慢慢的渡过了一个时辰,他们还是难分胜负。

西门楚尘如有神助一般,没有把上官晨曦打败他当做一座大山,他心中有难言的怒火羞辱他可以,但是不能羞辱他的师父他不能忍受!

渐渐的他站了这场比试的上风,上官晨曦被他打倒在地,他本该按照礼节停下这场单方面的殴打,可是愤怒烧尽了他的理智他完全停不下来,这时候司徒紫跑了过来口中一直呼喊着西门楚尘的名字……慢慢的西门楚尘的理智恢复了过来,他放下了上官晨曦瘫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他在用拳头伤害上官晨曦的同时自己受到的是同样的力道。

每一拳打在上官晨曦的身上他心里都会想起他师父教他拳法的记忆,他一次比一次用力,上官晨曦只能在他的拳速下险险的护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司徒紫跑上前去紧紧的抱住了西门楚尘,一点也不愿意松开他,她感受着西门楚尘浑身都在颤抖,只能轻拍着他的后背让他的心境平复下来。

过了一会儿司徒紫起身走到坐在一边的上官晨曦面前,嘲弄的看着他:“我以为你是条汉子,是个真正的男人,可惜我错了你是个懦夫。如果你真的是想要找我爹比武的话,云清随时欢迎为难别人真的有这么好玩吗?”

司徒紫第一次这么的生气,她所受的教育一直把武术看做是一种骄傲,这种骄傲不是武术的强弱而是人心,仁义之心。他在和西门楚尘比武时多次留手,司徒紫还是很感谢的,但是他出言侮辱了自己的父亲,这就是一种很没有礼仪的行为,让她很是烦躁,很想和他再打一架,可是自己是个女子,力量上本就弱于男子,比耐力更不是她的强项,她咬牙忍了好久最终还是放弃了。

西门楚尘叫司徒紫回来,一句我们回家让司徒紫感动了好久当他们转身携手离开时上官晨曦已经起身,脸上的伤疤并没有影响他的魅丽,上官晨曦喊住了西门楚尘说:“西门楚尘你趁早放弃,司徒紫早晚会成为他的女人,无论你详细不相信。”

西门楚尘没有回头,停下脚步的他摇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便与司徒紫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

司徒紫是他这辈子不会放手的女人,他会牢牢的抓住她,他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向上官晨曦证明,有他西门楚尘在,司徒紫只会是他的女人。他会用他的命护住司徒紫。上官晨曦不过就是想要激怒他罢了,俗话说,事实胜于雄辩现在握住司徒紫人的还是她的他西门楚尘不是么?

两人往回走的脚步很是轻快,没多久便走回了西门府,大门前套好的马车预示着离别,西门楚尘的假期快要结束了。

进了西门府后,西门楚尘和父亲进书房详谈他所发现的不同 这个杀手组织像是针对着他们西门府来的,他谈及杀手组织的头目不容小觑,气度非凡。

西门楚尘详细的说了那个找到司徒紫的巷弄里别有洞天的宽阔,就像一张大网笼罩在西门府的上方。

西门家主拍了拍西门楚尘的肩膀,告诉他不要担心,他会仔细查证。西门楚尘主张对这个杀手组织进行敲打,这个组织既然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城内就说明他与这座城池的官员有勾结,若是用武力绞杀的话斩草不除根,必成大患。

“父亲,我同上官晨曦交过手,虽然赢了他但是这只是一次侥幸罢了,和我交手他的他的态度就像师父打的指导拳。没有太大的威胁。如果他真的用尽全力,也许此时我已经魂归九天,很别提将司徒紫救出来了。因此我建议从旁敲击,以他的做派,虽然有不和江湖规矩的地方,却也是个说话算数的真君子。让他们与咱划清界线就好,不可逼得太紧。”

西门家主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提出自己的看法,说的有理有据。可以看出自己儿子的成长使他的心思缜密把事情考虑的很是周到。

“就照你说的做吧,为父真的老了。”西门家主慈爱的帮儿子整理微皱的衣角,西门楚尘看着自己父亲头上的白发不知何时已苍苍,眼里盈了泪水。他和父亲除了就事论事的官腔话,真的没有什么别的了,他们身上都背负着很重的责任,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可以去放下自使命的机会,他们都是为这份责任而生而长的人。没有后路,只有不断的向前冲,奔跑,不断的努力,把所有的该或者不该留给后人去评判,他们只有问心无愧的做下去,一次又一次的在失败中成长。

西门楚尘在心里起誓,他会守好这座凝聚这他祖祖辈辈心血的城池,他不能在任性,自我的活下去。

他身后是依靠在西门二字下面的数千万的人命,他无情爱才能奋力前进,他把他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了那个叫做司徒紫的女子身上,司徒紫是他这一生的劫,他宁死不愿放下的心劫。除了司徒紫他此生不理情爱。

处理好杀手组织的事情后,西门楚尘带着司徒紫即将踏上了云清派的路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