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孤男寡女

作者:久夜华 字数:286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西门楚尘将司徒紫放下后,一回头发现店小二还在门口,便吩咐店小二烧一桶水来,他很是受不了自己现在这个形象,顿了一下,又想到自己没有衣服,因此又问了店小二,哪里有成衣店,想着司徒紫的那身衣服也是不能穿了的,得给她也准备上一身了。

西门楚尘吩咐店小二上热水与饭菜,自己却起身离开了客栈,这时候,天色已经晚了,西门楚尘走了好久才发现一处成衣店,伙计正要关门。西门楚尘赶紧跑进去,为自己买了一件白衣,还很是贴心的为司徒紫买了一件紫衣。

看了看两件衣服,西门楚尘觉得很是满意,这可是他第一次出来买衣服,想他平日里穿的衣服都是西门家按季节送上云清派的,虽都是白衣,做工却都是极为精致的。

西门楚尘正要出门,脚步却停了下来,问道:“有没有女子穿的里衣?“

那伙计很明显的愣了一下,成衣店里很少有男子来买衣服,少有的男装也是妇人们买回去给自家男人穿的,而今日这个男人不仅来买了女装,还要买女子穿的里衣,真是,前所未闻啊!

不过做生意也无需理会那么多,因此那伙计很快的便给西门楚尘指了一个方向,西门楚尘望过去,只见那个方向很多衣服,甚至有女子贴身的亵衣,西门楚尘有些脸红,随手拿了一套紫色的里衣并亵衣,便风一般的跑会了客栈。

想他堂堂西门家的少主什么时候竟会做这种令人侧目的事情,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去买里衣,这在原先曾经绑过很多“色女“的西门楚尘看来,无疑是极大的让步了,对生活,对爱情。

曾经听人说过,最亲密的人送最私密的东西,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便是司徒紫最亲密的人呢?西门楚尘胡乱想着,便回到了房间,店小二已经把饭菜与热水都放在了门口,西门楚尘推门进来,司徒紫依旧没有醒过来,西门楚尘觉得司徒紫一定是累坏了,也没有多想。

走进隔间想要洗个澡,这满身的血腥味可是不怎么好闻的,西门楚尘想起来,司徒紫第一次看见他洗澡时的场景,不觉有些好笑,那个丫头总是那样的可爱。西门楚尘先给司徒紫擦了擦脸上身上的血,他还是有些害羞的,但是这里又没有丫鬟,只能自己动手了。

西门楚尘拿着布巾走了出来,想了想,还是叫了两声:“紫儿,紫儿。“声音又轻又小,这样怎么可能把人叫醒啊!西门楚尘本来也没打算把司徒紫叫醒,于是便开始轻手轻脚的脱司徒紫的衣服了。

“紫儿,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们一回家就办喜事,好不好啊?“西门楚尘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接司徒紫的衣服,司徒紫并没有反应,西门楚尘也毫不客气。西门楚尘并没有脱过女子的衣服,因此一时之间手忙脚乱毫无头绪,司徒紫依旧没什么反应,西门楚尘的好脾气都快被磨光了,于是“咔咝“,司徒紫身上的衣服就这样被撕下来了。

可怜那件衣服了,可是某人并没有一点犯罪的觉悟,反而很是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还是这个方法好用。西门楚尘眼看着心爱的人已经玉体横陈在自己眼前了,不由的一阵悸动,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不是地方,因此一边念清心咒,一边为司徒紫拭净身上的血迹,有些血迹擦干净之后,便露出来或深或浅的伤痕,西门楚尘又是一阵心疼,连忙取来药水为司徒紫涂上,并包扎好,司徒紫一向不会在意这些小伤,但是西门楚尘在意,因此西门楚尘包扎的极为仔细,怕司徒紫醒来后会把伤口又弄开,西门楚尘还特地包了好几层。

眼看着快把司徒紫包成粽子了,西门楚尘才醒悟过来,赶紧又拆了两层,一番折腾下来,知道半夜才把司徒紫的伤口都包扎好,既不会太厚又不会太薄,西门楚尘很是满意。

洗澡水早就已经凉了,店家这个时间应该也已经睡了,西门楚尘就着凉水把自己身上的血迹和伤口处理了一下。

房间里只有一个床,所以不可避免的西门楚尘要跟司徒紫挤在一张床上了,美人在怀,西门楚尘一夜未眠,算起来,这可是他跟司徒紫第一次睡在一个房间里呢!西门楚尘有点小小的激动,这一激动便没有睡着了,快到天亮的时候,西门楚尘已经累到极点了,他也是许久未合眼了,便睡了过去。

西门楚尘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啊,西门楚尘之前一直在忧心找魔教报仇这件事,之后便是打斗受重伤,然后又去祭奠司徒修夫妇,还把司徒紫背着走了很久,所以西门楚尘是累到极点了。此刻一睡过去,便是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傍晚。

西门楚尘醒来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哪里,什么时辰了!很快的,他便想起自己前日的事情,转身一看,司徒紫依旧在睡觉,西门楚尘觉得好笑,这丫头,怎么也睡不够了!

因为西门楚尘自己也是睡了两天了,所以他并没有察觉到司徒紫的不对劲,只以为司徒紫还在睡觉,因此也不叫她,只是自己出了门,找店小二送些吃食来。店小二对于二人在房间里呆了两天两夜的事情觉得很是惊奇,但是他又觉得这两人可能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年轻么,血气方刚,在屋子里忘情也是有可能的,因此也没有大惊小怪。因为正是晚膳的时间,小二很快将西门楚尘要的吃食端了上来,两碗清淡的小粥,还有几碟可口的小菜。

西门楚尘与司徒紫俱是两日没有吃东西了,因此不宜立即吃很多东西,这个小二倒是考虑的很周全,西门楚尘暗暗在心中夸赞。司徒紫依旧没有醒,西门楚尘怕饿坏她,但是又怕她没有休息好,因此只是将司徒紫扶了起来,轻轻的喂了一些粥,司徒紫咽的很是费劲,但是在西门楚尘的帮助下,还是喝了小半碗粥。西门楚尘方才放下心来,自己吃过饭,然后又用了一些药,调理了自己的身体,觉得状态已经大好了,在过一天,便可以回复到平日的状态了,他想着司徒紫应该也是如此吧!

西门楚尘刚刚睡起来,自然是不困的,但是他也没什么事,索性便一直在司徒紫周围,看着司徒紫,为他们二人规划未来。司徒紫穿紫色好看,因此他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把喜服上添一些紫色,司徒紫不喜欢那么多束缚,因此婚后他们也不要经常住在西门府,司徒紫......

西门楚尘了解司徒紫的每一面,因此规划的时候莫不是以司徒紫的喜好和习惯来规划的,他想,司徒紫一定会很喜欢自己的规划的。西门楚尘一面想着,一面打量着司徒紫,室内有些昏暗了,他依旧在细细的观察,仿佛司徒紫是一见绝世珍宝一般,看着,陶醉着。

第二天一大早,西门楚尘便醒了,昨夜他不知什么时候睡去的,今日起的倒是很早。依例又去叫来一份饭菜,想着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司徒紫也该醒来了。

想着想着,西门楚尘嘴角便已经勾上了笑,仿佛司徒紫已经醒来了似的。从早上,一直等到中午,等到晚上,司徒紫却依旧没醒,西门楚尘察觉出不对劲了,按照常理来说,司徒紫没有自己受伤重啊,自己都已经彻底好了,怎么司徒紫却像是一直没有变化似的,只是睡觉呢?

西门楚尘一下子就慌乱起来,他想起来以往小桃说过的,司徒紫睡觉一向警醒,往往小桃还没接近,司徒紫就已经醒了。而自己这几日日日夜夜陪着司徒紫,甚至还给她包扎伤口擦洗身上,她怎么可能会没反应呢?

难道是....难道是....西门楚尘不敢想了,这个想法让他非常心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