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祭奠与晕厥

作者:久夜华 字数:3045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两个人很快的调理好了,也都觉得各自有些力气了,便决定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司徒紫走到魔教教主身前,手起剑落,便将魔教教主的头颅砍下了,她要用这头颅去祭奠双亲以及云清派上下冤死的灵魂。

司徒紫一刻也不能等了,便率先拎着魔教教主的头颅,去了司徒修夫妇合葬的墓地,那日她就是在这里立誓要为父母以及师兄师姐们报仇的,当然还有小桃与小星,今日故地重游,又是刚刚报完大仇之后,司徒紫的心情有些莫名的激动。

当初她来这里的时候,是多么的无助与凄楚,满门的仇恨都压在她的身上,还有便是以一己之身抗衡整个魔教的无助。幸亏有西门楚尘与上官晨曦一路相护,否则,今日来次的便不是她的人了,而是她的尸首。

司徒紫将魔教教主的头颅放在墓前,爹爹娘亲,我给你们报仇了,这便是仇人的头颅了。司徒紫并没有再动那颗头颅,她是现代人,若不是深仇大恨,她也不会如此残忍,想到司徒修夫妇曾经对她那样的好,甚至在她触犯了云清派的铁律之后,都会义无反顾的相信自己。想到西门楚尘对自己说司徒修夫妇对自己的良苦用心,想到他们的惨死,司徒紫不由的痛哭失声。

司徒紫素来坚强,很少有愿意哭泣的时候,也就是上次埋葬司徒修夫妇的时候才会伤痛到哭的。平心而论,若是在现代,司徒紫的父母去世,她也不会这样的哭,司徒紫的前世父母只关心她的无数比赛成绩,从没有真真正正的关注过司徒紫需要什么,想些什么。司徒紫原来并不知道父母与子女的相处是可以温馨动人的,知道遇到了司徒修夫妇,若是从未得到过,便不会有失去的伤痛,但司徒紫得到过,她得到的还很多,所以在失去后,才会更加的痛不欲生。从此之后,云清派便只有司徒紫与西门楚尘二人了,西门楚尘还是西门家的少主,并不能完全的属于云清派,司徒紫产生了一种身为孤儿的感觉。

半晌,司徒紫才从自己的悲痛中醒悟过来,一旁的西门楚尘知道她心中烦闷,因此也没有打断她,只是在一旁静静地挖着坑。

司徒紫看到后,有些奇怪,随即便像是想到了什么,浑身颤抖着看向一旁的地上,她竟然忘记了。司徒紫看着地上静静躺着的那个身影,更是悲痛了。

那个人正是上官晨曦,为了她丧命的上官晨曦,她竟然忘记了,司徒紫脸色煞白了,只觉得自己真是太过狼心狗肺了。

这时西门楚尘已经挖好了坑上来了,看到司徒紫如此便开口安慰道。

“你也是一时忙乱,想来上官晨曦也是可以原谅你的。不要再自责了。“西门楚尘一向能体贴到司徒紫的心思,此刻也是知道司徒紫在想些什么的,因此一出口便说到点子上了。司徒紫依旧无法原谅自己,上官晨曦曾经为她做了那么多事,如今又因为她而死,司徒紫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了。

西门楚尘道:“他虽是为你而死,却也是开心的,就像是我,就算为了保全你而死去,我也会极开心的。“

西门楚尘扳过司徒紫的肩头,让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又缓缓开口说道:“紫儿,我和上官晨曦都是一样的,我们爱你如命,甚至你比我们的命都更重要些,如果是为了救你,哪怕赔上我们的命,我们也是心甘情愿的,紫儿,上官晨曦对你的情意,你是知道的,他若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他会多么伤心啊!就当是为了让他放心,也让师父师母放心,你就不要再自责了吧!“

司徒紫虽没有过爱而不得的经历,但她爱着西门楚尘,也在不久前与魔教教主的战斗中想要为了保全西门楚尘而与魔教教主同归于尽。此时,她也是深刻的体会到了一句话:爱一个人,可以为他生,可以为他死。她对西门楚尘的感情便是如此,西门楚尘对她也是如此。想到这里,她不由叹息了一声,上官晨曦对自己的心意,自己是知道的,只是因为西门楚尘已经先一步占领了自己的内心,所以才无法回应他,但是这份情,她一直留存在心间。

想通与做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司徒紫想通了上官晨曦为自己的付出,也想通了他对于自己一向的包容使得他并不会怪自己,但是仅仅是想通而已。西门楚尘看到司徒紫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便将上官晨曦葬了,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因此只有西门楚尘动手了。

司徒紫兀自呆了一会儿,然后便下来帮助西门楚尘,上官晨曦生前她不能回应半分的感情,如今,只有亲手将他葬了,才能弥补自己心中的愧疚之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司徒紫用手掬着土,一点点的将上官晨曦的尸骨压在了土下。

半晌,两个人终于完工了,西门楚尘又从不远处的树林中,找回一个木桩,用剑削成碑的样子,在上面刻到:上官晨曦之墓。

如此,才算真正完工,两个人毕竟人力有限,带的物品也有限,只能以自己亲手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悼亡之情,情意之厚,上官晨曦也可以说是被两人厚葬了。

司徒紫呆呆的看着西门楚尘做这一系列的事情,直到最后上官晨曦的墓在自己面前被立了起来,她才仿佛醒悟过来一样,原来真的已经不在了。不在了,父母,上官晨曦,小桃小星,司徒紫只觉得自己心如刀绞,一点点的便想起来,自从遇到上官晨曦以后,他的幽默,他的悲伤,他对自己的好,点点滴滴都仿佛在眼前闪过一般。

上官晨曦就像前世的自己一样,没有父娘亲人的爱,没有朋友,不同的是,自己在没有经历过感情的时候,便已经死了,而他,是因为遇到了自己,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才会因此丧命的。

司徒紫在上官晨曦的墓前一点点的回忆自己与上官晨曦相处的点点滴滴,想到这个人,再也看不到他嬉皮笑脸的问候了,再也没有人会把自己劫走去花前月下了,不由的悲从中来,哭了出来。

西门楚尘看到这样的司徒紫,又是心疼又是无奈,这样的她,偏偏自己不能安慰了,这样的伤痛只有发泄出来才会好点,若是因为自己的劝解,司徒紫压制了心中的哀伤,就此停下来,怕着以后也会成为她心底的一道疤。

西门楚尘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觉得司徒紫把心中郁结的伤痛都哭出来了,才上前去。司徒紫已经哭的没有力气了,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软下来了,感觉到西门楚尘在自己旁边抱住了自己,司徒紫便再也坚持不住了,眼前一黑 ,便晕倒在了西门楚尘的怀抱中。

西门楚尘大惊失色,留心感觉了一下,司徒紫呼吸什么的都正常,便放下心来,许是太累了,的确今天,司徒紫是够累的。

司徒紫与魔教教主那场恶战,以及之后的黯然神伤,都使得她有足够 的理由歇一歇。西门楚尘看着软到在自己怀中的司徒紫,笑了笑,便抱着他往西门府的方向走去。

西门府距离司徒修他们的墓地是有很长距离的,再加上西门楚尘之前受过重伤,虽有灵丹妙药的辅助,但毕竟是真真切切受过伤的,哪里就能那么快调整过来呢?因此西门楚尘的身子依旧是发虚的,西门楚尘背着司徒紫一步一步的向着西门家的方向走去,司徒紫依旧毫无知觉。

西门楚尘走啊走,一直走到天黑了,竟然都没有走到西门家,原来他的身子是太虚了,再加上司徒紫的重量,他的步速可以说是很慢很慢了,西门楚尘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所幸在路边的客栈里歇息一晚上吧,明天应该就能调养过来了。西门楚尘如此想着,便就近在路边找了一家客栈,所幸他们还是有点银子的,这才使得两人没有露宿街头。

西门楚尘很坏心的要了一间房,他私心里总想多多与司徒紫相处相处,因此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独处的良机了!

西门楚尘改背为抱,将司徒紫很是小心的抱进了房间,一旁的店小二,有些奇怪的看着两人,分明是血迹斑斑,衣衫破烂的,为什么却看出了气质很不一般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