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西门楚尘的美男计

作者:久夜华 字数:2894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第二天,司徒紫因为误伤了同门师姐而被逐出师门的训令便传遍了整个云清派。这是司徒修反复思虑之后下的决定,司徒紫若是真的被扣上残害同门的帽子的话,怕是对她以后都会不利的,因此司徒修只说是误伤,既对整个事件定了性,又不损司徒紫德行,毕竟只是误伤,不是有心的。

但是这个消息传出来,云清派众人都震惊了,逐出师门是极重的惩罚啊,司徒修素来疼爱司徒紫, 此次这件事一定是司徒修气急了,一时之间司徒紫居住的院子几乎是踏破门槛了,众师兄师姐纷纷前来安慰。作为众人焦点的司徒紫却出人意料的平静,毕竟她是真的没什么损失,一一安抚了众位师兄师姐后,司徒紫才坐到了桌子前,真累啊!

而此时,闭关两天的西门楚尘出现了,这两天,司徒紫与秦南的事,几乎人尽皆知了,所以西门楚尘一出来,便听到各处都在议论司徒紫被逐出师门这件事。西门楚尘初一听闻,便知道此事定是秦南在暗中捣鬼,他了解的司徒紫虽然贪玩多事,但却是一个心思单纯的小女孩,怎么可能会有那些肮脏的想法呢!与此相反的则是秦南,秦南对自己的心意就如司马昭之心,整个云清派没有不知道的,而此前,对于很多轻易爬上自己床的女子,西门楚尘是知道她们的下场的,无一例外的受了不知名的伤。

对于这些事,西门楚尘向来是不愿意多加干涉的,但他是个明白人,早在秦南很是频繁的探望自己,以及每次自己将那些女子绑了之后,秦南眼眸中流露出来的痛恨中了解了一些事。比如秦南深深的爱慕自己,再比如秦南会事后报复这些女子之类的,这些西门楚尘都知道,但是那又如何,他也深深痛恨那些扰他清梦的女子们,但是又不方便直接教训她们,秦南代劳是再好不过了。但很明显,秦南这次做错事了,西门楚尘很喜欢小丫头,而且小丫头是在西门楚尘的威逼利诱下才说出对自己负责的话。西门楚尘对司徒紫是前所未有的上心,自然不愿意她受一丁点的伤害了,尤其是因为自己受的伤害。

不过,很快西门楚尘就笑了起来,那丫头很是机灵,想来是不会吃亏的,这不,传来的消息不是说,秦南是受伤卧病,而司徒紫则是被逐出云清派,逐出,西门楚尘也是笑了。这司徒紫是云清派掌门之女,就是是逐出云清派了,也依旧会住在云清派,更何况她若想要练武功的话,掌门人依旧可以教她,不过是换个名头而已,想来司徒修与张氏也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此事应该也是权宜之计吧!

西门楚尘一边想着,脚步却没停,他本想去看看司徒紫的,但想到这个时间应该会有很多人去探望安慰司徒紫,这小丫头人缘好得很,恐怕整个云清派,很少会有人不喜欢她了。西门楚尘想了想,还是去看看秦南吧,看她怎么说,他定会让秦南老老实实的将陷害司徒紫的事交待出来!

秦南的住处就在那山后女弟子们住的地方,女弟子们大多去探望司徒紫了,因此此处倒是颇为安静,张氏为了照顾秦南的伤势,特地将自己身边的两个贴身丫鬟留了下来,此刻二人也正在门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

“这个大师姐也真是的,害得小姐被逐出师门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若传出去,江湖上不定怎么说小姐呢!“

“可不是,倒是小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推了大师姐啊?“

那另一个丫鬟斜�F了她一眼,“小姐怎么可能会做出来那种事,一看就知道是大师姐为了陷害小姐使的苦肉计,肯定是因为大师兄,哎,男色误人啊!“

另一个丫鬟很是赞同的点点头,西门楚尘满脸黑线,真是一个强大的结论,男色误人......

另一个小丫鬟还要说点什么,忽然发现西门楚尘就站在她们身后,看那样子,也不像是刚到的,应该是听她们说了会子话了。那小丫鬟瞬间就变了脸色,另一个丫鬟察觉不对,一回头便看见西门楚尘站在自己身后,“啊“的大叫一声,赶紧下拜行礼,云清派的丫鬟们不是很多,就是司徒紫与张氏身边有几个小丫鬟,但她们都会在空闲的时候学一些武功的,因几个小丫鬟都会叫众人师兄师姐的,平日里见面行的也是常礼。

此时这小丫鬟吓坏了,拉着同伴硬生生给西门楚尘行了个大礼,西门楚尘也不避着,受了她们一礼,不管是身为大师兄还是身为西门家少主,这一礼都是受得的,只不过西门楚尘素来谦逊有礼,此时的行为已经很明显昭示了他的心情不大好。两个小丫头一时也不敢站起身来,只恐怕西门楚尘一时动了怒,西门楚尘顿了很久,才出声让她二人起身,并未说什么便进了秦南的房间了。

两人长嘘了一口气,西门楚尘向来冷漠,今日被他听到自己在背后说他,还以为他一定会勃然大怒,如今西门楚尘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大怒,两个人不免会放松些,那两个丫鬟都在心中念叨,老天呐,希望大师兄没有听见她们说的话。西门楚尘都快要迈进秦南住所的门了,突然回头,两个丫鬟俱是提起来一口气,西门楚尘淡然道:“下次,不要再背后说人了,还有,说话注意措辞。“

两个丫鬟震惊了,原来大师兄听见她们两个说话了,不仅仅是听见了,还听清了,她们刚才说西门楚尘是男色,天呐,她们好后悔啊!

西门楚尘进去的时候,秦南正在挣扎着起身来,那样子好像是想自己倒杯水喝,西门楚尘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沉声叫了两个丫鬟进来。两个丫鬟此刻也不敢抬眼,只是一个劲的低着头给秦南倒水,递给秦南的时候没注意到,不小心将水撒了一点,秦南勃然大怒:“没出息的东西,倒杯水也不会?“

那丫鬟是一直跟在张氏身边的,司徒修一家待下人都极为宽和,因此她并没有受过此等气,此时脾气也生出来了,但她好歹知道分寸,只是不说话。秦南更是恼怒了,她有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感觉,自然会心有不爽,因此又继续骂到:“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天生就是伺候人的,如今在我这倒闹了脾气了?“

那丫鬟又气又怒,但秦南好歹是大师姐,所以她并不敢直接顶撞与秦南,因此只是跺着脚哭着跑了出去。另一个丫鬟见此等情景,也是颇为愤慨,秦南张口骂到:“怎么?没羞耻的下贱东西,平常不敢再师母面前闹脾气,如今可是寻到出气口了,你也想冲我发脾气?不好好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那丫鬟何曾听过这样污秽伤人的话,因此也跑了出去。这秦南自那日从山上摔下来后,脸就被毁了,因此特别厌恶这些长得比自己好的女子,更因为今日大师兄在一旁,她也不愿意大师兄看到其他女子而嫌弃她的容貌。谁知道,西门楚尘压根没有看她,就秦南刚下把两个丫鬟骂走的那个场景,西门楚尘就倒尽了胃口。秦南虽知道自己的脸毁了,但终究没有照过镜子,没有一个确凿的认识,而就在刚才,她生气骂人的时候,表情颇为狰狞,再加上此刻的猪头脸,西门楚尘觉得真是够了。

秦南看到两个丫鬟相继被自己气走了,很是开心,她终于可以跟西门楚尘独处了,秦南右眼看了看西门楚尘,看到他没有看着自己。便觉得是因为自己受伤了,西门楚尘很是忧心自己,所以才会不敢看自己的脸,不得不说,痴心的女人,想象力不是一般的丰富啊!

秦南暗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衣服,实际上也没什么好整理的,她还躺在床上不能起身,因此也只是象征性的理了理鬓角而已。理完鬓角后,秦南像曾经那样颇为娇羞的叫了一声:“楚尘师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