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被绑架

作者:久夜华 字数:382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晨。当温暖的阳光照在司徒紫的脸上的时候,司徒紫慢慢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晃着她眨了几下眼睛。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屋子。她慢悠悠的坐了起来申了伸懒腰。今天的天气真是很适合出去玩耍,明媚又温暖。

“你醒了啊?”有声音从司徒紫的头上方传来,此时司徒紫正在费力支起身子,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才完全的睁开眼睛,看见了西门楚尘人畜无害的笑容,出现在她的眼前。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司徒紫再看到西门楚尘的时候瞬间肢体快于自己的脑袋。

“你……你干了什么?”司徒紫惊恐的环绕双臂抱在胸前,忍不住往墙角缩了缩自己的身子。用被子将自己睡了一夜,不整的衣衫遮了起来。脸上是很郁闷很悔恨的的表情。就像是一只愤怒的小猫咪,没有足够尖锐的爪子抓伤别人,只能自己怨恨自己。

西门楚尘看着司徒紫的动作忍不住笑了出声,看着司徒紫像是被吓到的小动物一样的防备自己,他开口道:“我干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干阿。”西门楚尘侧过身子,坐在司徒紫对面的座位上,“要不是你百般不愿意,我也不至于这般费尽心机将你绑来。”西门楚尘说完了,摆弄着自己剑柄上的剑穗。一派安适的模样,就好像一切的错误都是司徒紫自己不识时务自作自受。

司徒紫这才感觉到自己身上刺骨一样的酸痛感,这一定是西门楚尘对她的虐待!她皱着眉头看着面前假装无辜的西门楚尘,一个白眼飞过去:“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你个大坏蛋”嘴嘟了起来。不想在和西门楚尘做任何的交流。

西门楚尘转过头来,眼睛深情的像一汪清泉:“司徒紫,你的肌肉酸痛不是因为我绑了你,你刚睡着,我就把你的绳子解开了。”虽然他对司徒紫不愿与他一同回家有些生气,但是也不会为了这一点儿小事伤了他心尖上的女人。为了不让误会继续的深入,西门楚尘选择了解释清楚。毕竟这不是个误会下去会越来越说不清楚的。作为云清派掌门最得意的弟子,他对所有事情的处理都是最得体,最周全的。

如果要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可以用他最普通的一天的流程为你说明,用事实说明,云清派大小事物都要经过他的手,基本上只有是云清派范围内人类的活动都会经过他的耳目。为此司徒紫也觉得这是一支不可多得的潜力股。

“一天的路程而已,我没想到你会睡着,走的匆忙没有准备被褥,可是你睡觉的时候却总是动来动去,我没办法只好抱住你,后来的下半夜你就把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了我的身上。所以,你才会――酸痛。”西门楚尘喃喃的说完了,司徒紫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他抱着自己一夜,自己的体重可不比那不满十岁的小娃娃,他到现在都没有喊疼,还照顾着自己,为自己解释事情的真相。

他竟这样的温柔,温柔到她一个现代的人――都几乎感动。真的不想让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男子成为别人的所有物。司徒紫心里这么想着。

按照她在现代阅男经验,这么个潜力股不可以被放过去造福其他女人,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她有不缺钱。这个男人绝对是上天送给她的礼物。她必须珍惜。

“那个――谢谢你。楚尘。”司徒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作为她做人的原则她必须感谢西门楚尘,哪怕自己的脸已经羞得红的像苹果一样。

“谢什么。”司徒楚尘的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司徒紫:“你是我媳妇吗,我有义务好好的照顾你,保护你不受半点伤害。”西门楚尘说这句话时自己的脸也是红红的,感觉很是尴尬,毕竟他习惯冷着一张脸去处理所有的事情,这种感性的语言真的不是他的菜。

如果司徒紫愿意听,他会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都用文字表达出来的。这是他西门楚尘见到便爱上的女人他生命中的女神,是他想要携手一生一世不放手的佳人。

西门楚尘的话说的真实而且感人,让司徒紫的心里面也暖暖的。两个人处在这个暧昧的空间中,有些尴尬,司徒紫默默整理了一些自己的头发,问道:“楚尘?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到阿?”司徒紫不再推辞去西门家,准确的说,她没有拒绝的机会了,她司徒紫就没有迎难而退的习惯。既然已经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候,那么她就上吧。真是好心酸,司徒紫默默的为自己抹一把辛酸泪。

“马上了。”司徒楚尘说道,“我早派了下人通知家父家母,他们都很期待你呢。他们的准儿媳。”

司徒紫什么都没有说,心里面却忐忑不安并夹杂着甜滋滋的,这些日子司徒楚尘对她,她都知道。无微不至,倾其所有。司徒紫得到了所有人的羡慕,甚于嫉妒,还险些丧命。不知道这次回去,会不会还有麻烦找上他来。

“少主,我们马上就要回到西门了。”赶车的小厮转过头来,对着司徒楚尘说。

“知道了。”西门楚尘又变成了千年冰块脸,似乎只有在司徒紫的面前,他才会展现自己为数不多的温柔。司徒紫还不懂的她所见到那份温柔是多么的珍贵,珍贵到这世界独有此一份。

“少主,西门到了。”小厮的声音从马车门口传来,西门楚尘跳下马车,看到这气势磅礴的西门府,不由想起年幼时在这度日的日子,他体贴的伸出一只手,要拉着司徒紫下马车。

等到了西门家门前,此时的司徒紫已经放弃了所谓的反抗,她没有那些古代人所谓的威武不屈,她就是一弱女子,面对绝对的强权此时只有先保全自己的人身安全再做其他的。

“西门楚尘你给我等着,别有事儿范在我的手里,不然我定让你生不能死不行!嘿嘿”司徒紫小人得志的咧开了嘴,笑得忘记了自己的身边就站着西门楚尘,而刚刚那些威胁充满肮脏的小秘密的话也一字不落的全部被西门楚尘收入了耳朵……西门楚尘也只是看着她入神的模样摇头笑了笑。

西门楚尘是云清派最冷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杀伐果断的,哪怕是轻许的温柔也会像是漂亮的琉璃盏,轻轻的一摔就会碎掉。有时候司徒紫真的很害怕西门楚尘冷着一张脸同她交流……让她有种自己做错事情了的错觉,很不爽但有不敢和他顶嘴,只能用怨恨的小眼神看这个他,沉默不语。

司徒紫也是在现代生活了数年的人了,况且又在云清派生活了这么久。什么样子的场面没有见过,可是即使如此,她还是不由得被西门的气派所震慑,巨大的宅门不禁让人遐想里面到底会有多大的洞天,门口密密麻麻站了数百人,身着统一的服装,齐刷刷都正立站在门口,看起来是迎接的队伍,司徒紫倒吸了一口冷气,侧脸看过身旁挺立的男人,一袭白衣,冷面动人,他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那样的温柔和体贴,没想到,他的家世竟然如此显赫。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合乎常理。云清派在江湖中的地位是不容小觑的,他能成为爹爹的第一位徒弟足矣证明他的背后有不俗的势力。

“楚尘――”一声喊叫划破静谧的天空,一位穿着考究的妇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脸上激动而且兴奋的表情隔着这么远也清晰可见,让司徒紫觉得更加敬佩的是,激动没有给她的外表带来丝毫的变化,是那样的楚楚动人,连司徒紫也不由得自愧不如。紧跟着,一个男人也出来了。司徒紫被他严肃的模样镇住了,这人的严肃好像她前世的爹爹。那男子对她点头示意。

司徒紫对着那个跟在西门楚尘娘亲身后的男子很是亲切,大概是因为他的性格和前世的父亲相近吧。她对着那男子报以乖巧的笑容。

“娘亲――”西门楚尘张开了怀抱,允许着那个妇人冲进他的怀里,可是却还是那张千年冰块脸,有种礼貌的疏离感。他冲着后面的男人鞠了一个躬,说了一声:“父亲。”

原来这就是鼎鼎大名的西门主,真的是风度翩翩。一点都没有老的样子,即使她是一个现代人,这段时间她在古代也有所耳闻。都说西门主是一个真君子,他的妻子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这样的家庭,西门楚尘的容貌和秉性也就不足奇怪了。

“父亲,娘亲,这是司徒紫。”楚尘拉着两个人,走到司徒紫的面前,司徒紫有些尴尬的想要往后退一步,没想到西门楚尘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并通过手掌给她一种支持。司徒紫欲哭无泪的看着淡定的西门楚尘,她敢肯定这厮一定是故意的,真的好想修理他一顿!

“好好――早就听你说过了,不愧是云清派掌门人的千金,真是倾国倾城阿。好了,我们也别站着了,快点进去坐吧。”西门楚尘的娘亲揉了揉司徒紫的头,将他们接进家中。

西门楚尘的脸上总算有了些笑容,司徒紫感受到他握着自己的手的那只手有了汗出来,莫非他也有些紧张吗?他不是不可一世的西门少主吗?她抬头看了看西门楚尘,侧脸美到极致,西门楚尘感受到了司徒紫的目光,一个回头,湿湿的一个吻印在了司徒紫的嘴唇上。没有顾忌走在前方的父母。

司徒紫被他这一个突然的动作吓得僵硬的站在那里,直直的看着西门楚尘,西门楚尘用手阖上司徒紫的眼睛,司徒紫听到西门楚尘在她耳边轻笑:“傻丫头,接吻是要闭上眼睛的。”

西门楚尘的父亲拉走了在角落里看戏的西门夫人,毕竟小辈人的亲亲我我被他们这些年纪大的人看到,大家都会尴尬的。

西门楚尘再次吻上她的唇,并将她想要推开自己的手禁锢在她的背后,司徒紫被迫的承受着西门楚尘火热的吻,倚着墙面的她不知道尴尬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有慢慢的学着回应西门楚尘。

殊不知,不远处的角落里面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妙龄少女,躲在暗处静静的等待着,看到这一幕她只能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响,她暗自攥紧了拳头。眼睛里蕴涵着泪水,痴痴的看着西门楚尘与司徒紫的亲昵,什么都不能做。她的楚尘哥哥与另一个女人在接吻。在做这种恋人间才能做的亲密的事情。楚尘哥哥明明说过最喜欢我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