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作者:久夜华 字数:4086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 司徒仪看到那书,皱了皱眉,这丫头,愈发的胆大了,竟然将这样一本脏书就递给了自己。

? 司徒仪有极其严重的洁癖,是以,一般司徒家的人,都会非常谨慎,因为若是不小心让司徒仪看到脏东西的话,那可不是发火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 司徒仪正要发火,忽而司徒紫轻轻浅浅的声音传过来了:“爷爷,这是路边的一个老爷爷让我交给你的,还嘱咐我,嗯,让你好好保护它。“这是没有的,但是司徒紫觉得这书,确实应该好好保护了,那烂的呦,简直令人不忍直视了。

? 不曾想,这句歪打正着的话,正是那老者的心声。

? 司徒仪皱着眉头翻开来那书,一个字都没有,司徒仪有些愤怒,死丫头,还嫌自己不够愤怒么?

? 突然,想是想到了什么,伸手敷在那书上,嘴中念念有词,而后将一杯水泼在了那书上,司徒紫吓了一跳,莫不是爷爷想要这样讲书洗干净?

? 只见那本脏书慢慢的变白了,而后在封面开始有墨色的字迹显现出来,司徒紫一惊,原来书真的可以这样洗啊!

? 司徒仪却是更为惊讶:“紫儿,这。。。这是哪里来的?“

? 司徒紫还在沉迷于司徒仪那化腐朽为神奇的一杯水中,突然听到这话,愣愣的回道:“啊,这个啊,就是一个老爷爷给我的啊。“

? “什么样的老爷爷?可是须发皆白,颇有神韵的老人?“司徒仪紧张兮兮的问道。

? 嗯,难道老人不都是这样子么?司徒紫暗中腹诽,但依旧乖巧的答道:“是的。“

? 末了,又补充道:“那老爷爷还知道你将司徒家的人都管的很严呢。“言外之意就是,爷爷,你的严格已经出了名了,是时候该放松一下了。

? 司徒仪却并没有理会她的话,他现在满心满眼的都是那本书,一直在他们武术世家流传下来的传说中,这书,便是那仅存于传说中的,秘籍。

? 武术秘籍有很多,但大多是有名字的,但这书却是无名,知道的人,一提秘籍,就知道是它。

? 司徒紫年纪还小,自然是不知道的,但凡是老一辈的诸如司徒仪这一辈的人,便是知道的。

? 司徒仪正自激动着,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抓住司徒紫道:“紫儿,那老者呢?“

? “哦,我也不大清楚,他只是催促我赶紧回家,哦,对了,他好像受伤了,但是看他的样子不太想让我知道,所以,我也就没有多问。”

? 司徒仪已经完全肯定了,那老者定是最近一直风传的,得了秘籍的西门家主,罢了罢了,听紫儿的形容,怕是命不久矣了。

? 须知老一辈的武学家都是有极强的自尊的,今日他将这书给了紫儿,怕是转手就会自尽了。那些找这书的人,应当很快就会找到司徒家了。

?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司徒仪面色一变,对着司徒紫道:“紫儿,快去将你父亲唤起来,我们离开此地。”

? 司徒紫兀自有些懵懂,只是点点头,楼梯上,司徒修已然站在那里了,司徒仪面色肃然道:“修儿,带着紫儿,我们离开吧,怕是这里保不住了。”

? 门外的司徒家的附众们还在抵抗,司徒仪最后看了眼这栋宅子,这是司徒家的根基,但是在古武世家眼里,什么都比不上秘籍重要,这也是祖上传下来的家训。

? 一行三人出了后门,捡小道而去,本以为发觉的早,应当可以顺利出逃的,没想到,将将出门不久,便有人追了上来,指着司徒紫道:“就是她,从老匹夫那里拿走了秘籍。”

? 说着一群人便冲着司徒紫而来了,司徒紫大惊,她虽然身手了得,但毕竟经验不足,面对如此多的人,少不得会有些手忙脚乱。

? 司徒仪看到这样的境况,对着司徒紫喊道:“紫儿,照顾好你父亲!”便冲上前去,挡在了司徒紫面前。

? 正在这时,一直没有动作的司徒修伸手掏出一支枪,对着对面冲在最前面的那人便是一枪,那人“啊”的一声跌倒在地,后面的人便不敢再向前冲了。

? 司徒紫惊诧的看着司徒修,古武世家的人都是极为清高的,很少会有人使枪,因为他们自信自己的武术要比枪更为的便利,也更有艺术感。

? 司徒仪也极为惊讶的望着这个儿子,似乎不认识他一般。

? 司徒修惨然一笑:“父亲,紫儿,我。。。。”

? 司徒紫最先反应过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司徒仪看了司徒紫一眼,张口道:“无碍,你身手不方便,我早就想给你弄个好的武器了。”

? 一时之间,三人的氛围都有些尴尬,好在对面的人很快又要进攻了,这种尴尬便没有维持太久。

? 凭借着司徒修的那把枪,三人算是比较顺利的闯出了这小巷,在往前走,便是大道了,那里有司徒仪刚刚吩咐准备好的车,上车之后,就可以安心了。

? 三人都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但很快,他们都笑不出了,因为前方路口等待他们的,并不是司徒家的车,而是黑压压的一片人。

? 司徒紫有些紧张,司徒仪低声道:“今日,怕是闯不出去了,修儿,紫儿,你们怕不怕?”

? 司徒紫看看司徒修,司徒修很坚决的摇头,而后两人一同看向司徒紫:“紫儿,这么多年,为了司徒家的荣誉,真是辛苦你了。”

? 司徒紫不知道该说什么,今天以前,她对整个司徒家都是责任多余感情,因为自小,她就是一直在训练场上长大的,父亲母亲很少关心她,爷爷也只是关心她的成绩,并没有其他人家庭中的那种其乐融融的状态,她有时候会非常痛恨自己生在司徒家,可是今天,在这样一个生死存亡的关头,她突然记起曾经自己很小的时候,因为半夜突然发烧,父亲母亲将自己送到医院,路上甚至出了车祸。

? 是了,这是多么久远的记忆,自那之后,母亲就很少出现了,而后父亲也变得体弱多病了,是了,都是因为那一场车祸,那被埋藏在记忆深处的真相终于拨云见日了,并不是父母不爱自己,而是不能爱了。

? 司徒紫突然觉得豁然开朗了,她坚定的摇摇头,不怕,我们都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呢?爷爷,父亲,并不是不爱自己,而是将那爱藏在了严格的外表之下。

? 司徒仪与司徒修相视一笑,紫儿终于长大了。

? 这时,旁边一个巷子里突然冲出来一辆车,车上一人大喊道:“上官家主,快上车!”

? 原来是自家门下的人,三人大喜,手脚利落的上了那车。

? 对面的人也都上车,于是一场追逐战开始了,眼看着对面的车辆多过他们很多,而且对方还有枪。司徒修的那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双方完全无法对抗,司徒仪彻底绝望了。

? “罢了罢了,开往凌桥。”司徒修一惊,不置可否的看着司徒仪。

? 司徒仪伸手将那秘籍撕成两半,给司徒修与司徒紫各分了一半。

? “据说这秘籍能在关键时刻保命,修儿,紫儿,是我这个当家主的无能,我已经老了,活的够久了,希望你们能够重振我司徒家的辉煌。”

? 司徒紫有些懵懂,却也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了,她并不愿意接那半册书,司徒修也不愿意接,是以,司徒仪有些无奈。

? “拿着,我以司徒家主的身份命令你们,危机关头,将此书毁掉。”

? 司徒紫无奈,只好接住,司徒修却是笑了笑。

? 正在这时,到了凌桥,司徒仪并不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司徒紫,而后毅然决然的道:“跳”

? 是了,凌桥之所以被称为凌桥,是因为这桥比较高,而且是个断桥,常人若从此跳下去,必定是粉身碎骨。

? 司徒紫一愣之间,司徒修已然将自己怀中那半册书塞入司徒紫怀中,而后伴随着一声:“紫儿,好好活着。”跳了下去。

? 司徒紫只好怀揣这那秘籍,跳下来凌桥。一瞬间,天旋地转。

? “司徒紫,这里才应该是你的世界。”不知从哪里传来一道威严却又超脱的声音,司徒紫只感觉自己怀中的那本书发出一阵刺眼的白光,而后消失不见了,她整个人都开始下坠下坠,无止境的下坠。

? 突然她仿佛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趴在一个池塘边戏水,而后那个小小的身影仿佛看到池塘中有什么吸引她的东西似的,猛的扑向了池塘,司徒紫想要制止她,但是自己的声音好像被抽空了一般,无论如何也无法出声。

? 突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一旁闪过,而后伸手将那小小的身体捞了起来,飞快的朝着司徒紫跑来。

? 司徒紫正想避让一下,却不想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住了,动弹不得,司徒紫有些惶恐,但是她愈是挣扎,那吸力仿佛愈发的大,渐渐的,司徒紫有些体力不支的晕过去了。

? 在醒来时,便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紫色的纱幔高高挂起,房间里,两个小丫鬟正在忙碌。

? 司徒紫想要开口说话,却是感觉喉咙里有沙子一般,刺痛的紧。

? 有一个小丫鬟察觉到她醒来了,便端了一杯茶水,服侍她喝下。喝了一杯水,司徒紫终于能够说话了,开口第一句便是:“这里是哪里?你是谁啊?”

? 那丫鬟冲着另一个丫鬟道:“小姐失忆了,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失忆的,快叫大夫来看一下!”

? 司徒紫翻了个白眼,你才脑子进水了,你全家脑子都进水了!

? 不多久,大夫就来了,煞有介事的为司徒紫检查了一遍,而后确定司徒紫真是脑子进水了。

? 正好司徒紫这个身体的父母来了,司徒紫一睁眼,便看到了司徒修与自己的母亲,正要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司徒修开口:“紫儿,你好好的静养吧,爹娘以后再来看你!”

? 爹娘?看来看周围的环境,司徒紫突然明白了,自己可能是穿越了,难道是那本书有什么神奇的能力?

? 她急急忙忙在自己怀里找了找,并没有什么书,仿佛那书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司徒紫想起曾经自己的感觉,怕是那书真的不见了。

? 罢了,什么都不要想了,既来之,则安之,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身份。屋子里还有一堆一堆的人,司徒紫有些压抑,便叫其他人都自己散了。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