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大师姐的陷害

作者:久夜华 字数:4543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 第二天一大早,几位女弟子刚刚起身,便听到有人议论,说,大师兄对小师妹动心了。这小师妹,可是特指的。云清派只有一个小师妹,那便是司徒紫了。她虽然是司徒修的女儿,但是年纪最小,所以便是大家的小师妹了。这几句话本是闲话,但落在有心人耳朵里,便是如同惊天大事一般了。很显然,这几个女弟子便是这有心人了,其中一个叫做秦南的女子,是众多女弟子中算是比较年长的,因此众人都会尊称她为大师姐。

? ? 这秦南与西门楚尘是同时进的云清派,自幼便一起在司徒修膝下学习文才武功,而西门楚尘其人,本就是人中龙凤,秦南也是少女芳心,自然而然的,这秦南钟情于西门楚尘,也已经有些年份了,早已经把西门楚尘当成是自己的私有物品了。此时,听到这些闲话,秦南是又惊又怒,自是对这个以前她并不怎么在意的小师妹上了心。

??? ? 大师姐很是恼怒,于是决定要对司徒紫采取一些措施了,就算这司徒紫是云清派掌门之女,那也不能就这样将自己心上的西门楚尘拱手让人。

???? ? 秦南想到这里,就觉得司徒紫更是可恨,因为司徒紫的身世,本就抢了她的风头,现在还来抢她的大师兄,是可忍,孰不可忍?秦南是个行动派,行动向来比思想要快,这么想着的时候,秦南已经走到了司徒紫住的地方了。

? ? 司徒紫住的地方与平常弟子们居住的地方距离比较远,距离女弟子们住的地方就稍微近一点了,所以这秦南没走了多久就到了。

??? ? 这时,司徒紫正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晨练呢,来到古代,自己的身体强度是大不如前了,所以还要好好锻炼锻炼才能再恢复到以前的身手,这一点,使得司徒紫颇为郁闷,想来以前的司徒紫好歹也是个武林门派的千金,身体条件怎么这么差啊!

? ? 也难为司徒紫如此郁闷,古代的司徒紫年龄还小,比现代的司徒紫要小上十岁呢,而且司徒修夫妇很是宠爱小女儿,自然舍不得司徒紫劳心劳力了。

?? ? 司徒紫依旧在很是尽心的锻炼着,院外的秦南却是看出了她的意图,冷哼一声,却是很不屑司徒紫的努力,这练武的事,从小开始还好,司徒紫虽然还是只有十五岁,但在练武的启蒙期来看,已经很晚了。基本上到这个年龄段,练武者的体质基本已经定下来了,所以说来,司徒紫的努力在一定程度上是在白费功夫了。

?? ? 秦南下定决心,便行动了,这司徒紫还不怎么了解这些云清派的师姐师兄们是怎么回事的,她也只是才听小桃说起,自己算是排在最后面的小师妹,因此见了云清派的弟子们,都应该尊称一声师姐或师兄。因此在自己的院子里见到身穿云清派服装的女子,自然而然的知道应该尊称一声师姐的,因此也不多说,脆生生的一声:“师姐“

? ? 秦南被这一叫,一个激灵下来,自己是不能在想了,想到这些,自己可能都有些犹豫了,这件事,还是要速战速决啊!想到这里,她便上前说道:“小师妹啊,看你,整日里好清闲啊,我还想着早点来看你,谁知道你竟然都已经好了。“这话说的,好像巴不得自己不好似的,司徒紫在心里腹诽,但却不好说出来,依旧很是客气的谢谢师姐的关心。

??? ? 秦南笑的很假,但是司徒紫也只以为这些女人都是这样,因此也不多想,便催促小桃去给秦南拿些水果点心之类的东西,小桃不喜欢秦南,但是依旧很是听话的去拿了些。

??? ? 秦南看到四处无人,正是好时机,便向前一步,这便是心理学中的安全距离了,安全距离之内,人总会不自觉的听话一点。这秦南站在司徒紫的安全距离之内,司徒紫是有些警惕的,但她却不好挪动,只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一动也没有动。秦南大喜,知道这是个机会,所以趁势又接着说道:“小师妹,你成日里在院子里面养伤,想来也是有些闷了,我知道一个好去处,很是幽静,咱们去那边坐坐吧!想来心情会好很多的。“

?? ? 司徒紫没什么意见,毕竟她是真的被闷坏了,这几天虽然是“祸事“比较多,但她依旧是很想出去走走的,而且以自己的实力,她还不觉得会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够伤害自己。

?? ? 秦南看到司徒紫同意了,心里很是得意,想着这小丫头再怎么好家世,也不过就是个小丫头而已。秦南领着司徒紫走到了后山人迹罕至的地方,云清派的后山有一处绝壁,名为青屏。顾名思义,这青屏本是极为陡峭的悬崖,向来是为了给众位弟子们练习轻功的,不过一般弟子都是从下面往上练习的,更因为其陡峭,所以一般弟子都不会也不敢从青屏上面下来悬崖来。

???? ? 秦南带司徒紫来的便是青屏的正上方,此处地处幽静偏远的后山,又兼地势比较险,正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 ? 司徒紫根本不知道青屏这个地方,一来是本来对这个时代就不太熟悉,二来也是这个地方很少被人提及,甚至一部分新来的弟子都不知道有这个地方。秦南对司徒紫的没有反应很是得意,这个丫头也不知道这个地方,这里还是她有一次不经意间才发现的,青屏地势险要,若是有人从这里跌下去,那......

?? ? 想着想着,秦南便是很开心的笑了, 她仿佛已经看见了司徒紫摔下去了,秦南深深的为自己即将除去一个劲敌而高兴。就凭这小丫头,还想对大师兄负责?

?? ? 司徒紫站在青屏边上,山风凛冽,吹的青丝飞扬,紫衣潋滟,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美得仿佛是个仙子一样。秦南看到这个样子的司徒紫,心里恨得是牙都痒痒了,当下也不在迟疑,便向前去,要将司徒紫推下去。

?? ? 司徒紫想来警觉,因此秦南刚一动身,司徒紫便已经有所察觉了,本想就势闪过,让秦南掉下去呢,可是又一想,这里就她们两个人,秦南若是就此掉了下去,那自己岂不是成了杀人凶手了?那到时候,自己可不就是百口莫辩了,就算为了自己的以后的安宁,也不能就这样放任她掉下去了。

?? ? 但是就这么放过秦南,很明显不是司徒紫的风格,因此在一闪身后,秦南便要往青屏下掉去,但就在这时,司徒紫伸手拉了秦南一把,秦南的惯性使然,是要向后倒去的,一般的人,像是司徒紫这样行为以后,是会扶着点秦南的,但司徒紫是知道秦南要杀自己的心思的,她又怎么会去扶秦南,司徒紫甚至又反手拽了秦南一下,秦南便向后跌去了。这一跤摔下去,虽然不像从青屏掉下去一般会伤及性命,但也是摔的极惨的。此时,秦南已经从他们方才走上来的地方摔下去了,这段路她们刚刚才走过,很是崎岖难行,这秦楠摔下去,可不是摔个七荤八素了,也难为了秦南还是装扮的艳丽,这一摔下去,便是什么也没有了。

? ? 司徒紫才不管秦南如何了呢!她自顾自地在那青屏之上玩了一会儿,觉得那山上风景不错,以后可以再来,但此时她已然是饿了,因此还是暂且下山吧!想着想着也不再犹豫了,便下了山,这一路上少不得见到一些秦南的零碎首饰,衣服的边角之类的。但司徒紫依旧是很不在意的边走边看着,到山下时,已经是过了正午了,山下早已乱成了一团,这倒是司徒紫比较惊讶的。

??? ? 原来秦南早已滚下山来了,这一路早已是磕磕绊绊的,伤的很重,而秦南比较命大,因此摔下来的时候,正好有弟子从道旁经过,便将秦南救了起来。

?? ? 秦南已是昏迷不醒了,毕竟从那么高的台阶上滚了下来,没有当场死亡,已经算是万幸了。司徒紫晃晃悠悠的欣赏美景的时候,秦南已经被大夫救醒了,对,就是那个摇头晃脑的老大夫,他很不耐烦大中午的被人打扰,所以对秦南很是不客气。

?? ? 秦南醒来之后,只觉得哪里都疼,本来人受伤后就很脆弱,所以想当然的对那个老大夫的态度有些抵触,那老头自持年老,而且整个云清派就他一个医生,他并不在意一个弟子对自己的看法,因此并不十分抚慰秦南的心。秦南更是痛苦万分,心里也是更恨司徒紫了。

?? ? 正好这事,听说秦南出事了,司徒修夫妇很快便赶来了,司徒修夫妇一向疼爱弟子们,此时一见到秦南此时的样子,张氏早就哭了起来。秦南却有些回神了,她恨极了司徒紫,此时在司徒紫的父母面前......

?? ? 心思转动间,眼里闪过一抹狠光,自己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了,便不应该在犹豫了。

??? ? “师父“秦南挣扎着跪了起来,“有人要害我!“司徒修闻言大惊,这话可不能随便说说的,云清派治派严谨,同门弟子之间绝对不能互相残杀的,如有违反,是要被逐出师门的。云清派的弟子们很多都是孤儿,而云清派的威名在外,还有哪个门派会收留此人呢?因此,很少有弟子会违反云清派中的这条铁令,司徒修气愤也是因此,这分明是不把云清派的禁令放在眼里!真是岂有此理,司徒修很是愤怒的问道:“是什么人害你?竟敢在云清派做出这种事情,真是大胆!“

? ? 秦南看到司徒修的脸色,心里暗自高兴,司徒修越是气愤,到时候自己说出来之后,司徒修就愈发的冲动。因此秦南故意不说,只是一个劲的絮叨着:“不能说啊,不能说啊!“

?? ? 司徒修身为武林人士,自然是性格豪爽不喜欢扭捏之人的,所以更是气愤,甚至都有些哆嗦了。

?? ? 张氏在一旁看着,连忙对着秦南说道:“好孩子,你说吧,我和你师父一定为你做主!“秦南装作很是纠结的样子,思考了片刻,终于好似咬了咬牙才说出来似的,脱口到:“是小师妹。“说完便紧紧的掩住口,好似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说出来似的。

? ? 司徒修与张氏俱是一惊,但都是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两人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事来的。司徒修很是冷静的思索着,张氏则直接表示疑虑,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因为她自己养大的女儿她知道,先不提司徒紫还是个小毛丫头,根本打不过秦南,更何况,小丫头心善,这是云清派上下公认的事实。倒不是他们偏袒司徒紫,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因此知道,司徒紫的性情,素来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杀害,更何况,像秦南这样的同门师姐呢?

?? ? 司徒修刚刚还很是气愤,现在却有些沉重了,他自然是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做出这种事的,但是秦南又没有必要骗自己,难道真的是紫儿?想着想着,他又摇摇头。秦南看到司徒修摇头了,她心下暗道不好,难道司徒修怀疑自己说的话么?想到这里,她便故意说道:“小师妹还小,也请师父师母不要责怪于她,也许她只是...只是...不小心的。“

?? ? 这算是以退为进了,司徒修正要说话,张氏拦住了他,安慰秦南,他们一定会查清楚此事,一定不会委屈了秦南,若真是司徒紫所为,他们必定会将司徒紫逐出云清派的。秦南知道二人心下还是有些疑惑的,此时也不便再说什么了,便也点头应了。

??? ? 司徒修刚出门便命人请司徒紫,这种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容忍度,可以说,一旦证明真的是司徒紫要害秦南,司徒修真的可以当场杀了司徒紫然后自杀,教出那种女儿,他堂堂云清派掌门可丢不起这脸!

?? ? 张氏的脸色也颇为凝重,虽然她觉得此事一定不是自己的女儿所为,但凡事都有个万一,若真是司徒紫所为,她也绝不会姑息了司徒紫的。可以说,这夫妇两人虽然都十分的疼爱司徒紫,但两人都是有原则的人,疼爱也是有限度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