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英雄救美

作者:久夜华 字数:4301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身白衣的上官晨曦从空中从天而降,带着一身的杀气冲向了魔教教主。

“丫头,怎么可以这样呢?你还有我不是吗?不可以这样就死了。”

上官晨曦嘴毒,但是功夫很好。他爱着司徒紫,并不比西门楚尘爱的少,尤其是这两天听说了云清派灭门的消息之后,自己也在一直打听司徒紫的去向。而且自己是多么的了解司徒紫啊,要知道这云清派是这丫头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啊。现在云清派被灭门,丫头的爹娘死在了魔教之人的手里,而她的那个楚尘师兄不顾后果的告诉了这丫头仇人是魔教,真的是不顾丫头的生死了。

好在自己及时赶到,不然啊,自己必定会后悔死的。现在想想,要是自己在丫头身边,这些事情恐怕不会发生了。真的是没有头脑的一个人,在他的丫头身边真是不合格的。看来以后,自己不在的时候要好好警告西门楚尘照顾好司徒紫了。

“上官晨曦,你怎么来了?”

“自然是来救你啦。不许死,知道吗?”

上官晨曦看到司徒紫身上有伤口,自然是担心不已,并不与魔教教主缠斗,只是对击了几招之后,自己虚晃一招,带着司徒紫出了大殿,匆匆向山下而去。

马上,两具身体紧紧的靠在一起。男的英俊潇洒,女的柔弱娇小,两人看着背影是无比的般配。倘若不发生下面的一幕的话――

“丫头,我救了你,你好歹对我好些吧。”没错,就是上官晨曦的声音,夹杂着几声怪叫。

再细看之时,司徒紫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而上官晨曦还要拉着缰绳,控制着马力,被咬的那只手臂又没有办法解脱,只好一只手紧紧地拉着缰绳,还要防止司徒紫跌下马去,着实辛苦。

这要是让他那帮杀手手下看到了,他自己这个老大的英勇形象岂不是毁于一旦。

“紫儿,好紫儿,我错了。你松口,好不好?”

上官晨曦不得已,只得低声哄着司徒紫,在溪边慢慢的停下了马的脚步。

“呼,丫头,你属猫的啊?一急就咬人。”

上官晨曦抱怨着,急忙拉高袖子查看被咬的地方。好在皮糙肉厚,又是隔着衣裳,虽然疼痛不已,倒也不是特别重的伤口。红红的牙齿印子,在白皙的臂膀上却是清晰可见。

“上官晨曦,我要回去了。”

司徒紫看看上官晨曦的伤口,放下心来,自己上了马,打算回去了。

“丫头,你要回去哪里?你身上有伤,不要乱跑。”

上官晨曦撩了一点溪水,慢慢的洗着伤口,却是看着司徒紫的方向。

司徒紫不答话,上了马,就狠狠得甩了马儿一鞭子。马儿吃痛,长嘶一声,快速的奔跑起来,撒开蹄儿的马儿就像是不着地的四蹄在空中腾云驾雾一般,一出神的工夫,司徒紫就已经骑着马儿跑出了二里的地。

上官晨曦叹了口气,落下袖子,只好运起轻功前去追司徒紫。好在自己的轻身功夫练得挺好,不一会儿上官晨曦就追上了司徒紫,从树上落下她的背后,拉住了缰绳,说道:“丫头。你越来越任性了。”

司徒紫并不惊讶上官晨曦这么快就追上自己,说道:“都说让你别跟我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不会怎么样的。如果你担心我,那我告诉你,不用担心我。大仇未报,我不会寻死的。”

上官晨曦听了她的话,大笑起来:“丫头,你可真有趣。谁说我担心你会寻死了。我只是觉得这么久了,都没有和你一起待在一起了,想你而已。所以,跟我回去吧。”说完,就“驾”了一声,在马屁股上狠狠一拍,马儿跑的更加欢了。

司徒紫其实早就应该想到了,自己眼前这家伙的出现根本不会有什么好事情,所以根本没有想着他会有什么好主意出来。

救了自己,却是又要和自己“在一起”,上官晨曦这个杀手老大还真的是天底下脸皮厚的少有了。

“停。上官晨曦,停下来。”

上官晨曦还在想着事情,马儿跑的又快,风声很大,根本没有在意司徒紫的声音,所以司徒紫喊了两遍都发现上官晨曦没有反应,毫不迟疑的朝着刚刚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

“吁。”

差点儿跌下来。上官晨曦无奈的说道:“丫头,你这样是谋杀亲夫啊。”没办法,上官晨曦对于司徒紫就是没有办法发脾气,只好低声控诉司徒紫的做法。

“回云清派啊。”

司徒紫深深叹了口气,最后说道。司徒紫对于这个牛皮糖一样的上官晨曦,打过也骂过,都没有用。

上官晨曦听到原来不是让自己离开,立即开心起来了,让司徒紫端坐好,自己这才慢慢的让马儿走了起来。

“丫头啊,你的伤不轻,还是先处理一下吧。”

马儿走的慢,上官晨曦的声音也是淡淡的,没有起伏,但是充满了浓浓的关心。

司徒紫忽然很想哭。

很久以前,都是爹娘关心着自己。当初自己练剑的时候,哪怕是磕了一道小小的口子,娘亲都要担心好半天。现在爹娘不在了,关心自己的师兄弟们都离开了。只有西门楚尘一个人了。她只有西门楚尘了,她也只有西门楚尘了。

可是最关键的时候,救她的居然是上官晨曦。

要说她不生气西门楚尘不在身边时假的,可是司徒紫并不怪他,是自己一个人逃出来想要报仇的。西门楚尘这么好的一个公子哥,要知道魔教教主的地址,恐怕要找上一段时间了。

“谢谢你,上官晨曦。”

这次是真心的,也是发自肺腑的。

司徒紫不是那么计较的人,既然上官晨曦真的是帮了自己,那么自己总得谢谢人家,哪怕是一声“谢谢”。她一向恩怨分明,她讨厌上官晨曦有事没事就缠着自己,但是她也感谢他刚刚救了自己。

毕竟,大仇未报。自己这条命,还是要有的。

回到云清派,天色已晚了。

云清派的大殿里空空荡荡的,就像空荡的魔教大殿一样。不同的是,这里永远是朴素的,永远的温暖的。

司徒紫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大殿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寸空间。

上官晨曦去药房给司徒紫找药了。

司徒紫停留了一会了,就走了出去。

再回到大殿,司徒紫手里脚边是一坛坛的酒。

打开了封泥,清冽的酒香率先跑了出来,醉的整个大殿都是香气。

司徒紫想要喝酒,想要灌醉自己,这样自己就不会想到自己的痛苦,就不会想起云清派灭门的痛苦了。

“爹娘,女儿无能,没有打败魔教教主,没有杀了凌慕儿,没有为你们报仇。女儿好没用啊。什么云清仙子,都是骗人的。”

司徒紫喝了一口酒,呛得自己拼命咳嗽,可还是往自己嘴里灌着酒,真的很凛冽,真的是刺喉。

浓烈的白酒是师兄们的最爱,以前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师兄都会将自己酿的酒搬出来,招呼大家一起喝酒。虽然自己爹爹每次都不让多喝,可是最后往往最先喝倒的还是他自己。

可是那些岁月再也回不去了。

她再也不能看着师兄们在一起喝酒划拳的样子了,再也不能听到爹爹喝醉之后唱长调的模样了,再也不能在娘亲的怀里撒娇了。

“爹,娘,女儿,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司徒紫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没有尽头灌着自己。

上官晨曦拿了药出来,就看到了这副景象,司徒紫正痛苦地拼命灌醉自己,很是心疼。

上前夺过司徒紫手里的酒杯,上官晨曦不悦地将杯中酒倒掉,而后将杯子重重地磕在桌上,剑眉皱起,对司徒紫现在的样子很是不舍:“司徒紫,你喝醉了。”

然后不由分说的想要给她上药,可是司徒紫哪里听得进去。

司徒紫仰头,仔细地分辨立在面前的人,酡红的小脸,目光涣散,显然是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凝视上官晨曦好久,司徒紫才“呵呵”地傻笑起来,扶着桌子,踉跄起身,伸出玉指指着上官晨曦:“哦,我记得你,你是那个,老是劫持我的,上官晨曦,对不对?”

说完又傻傻地笑了两声,声音里,却是苦楚难掩。

上官晨曦看着这样的司徒紫,心中不舍。

无风袖动,上官晨曦伸出大手,包住司徒紫的手,随后稍稍一用力,将司徒紫拉进怀里。

司徒紫呆滞地任由上官晨曦抱着,一动不动,僵持着不肯偎进上官晨曦的怀里。

上官晨曦的大手罩住司徒紫的后脑勺,强行将那固执的小脑袋按进自己怀里:“司徒紫,这次你报不了仇,下次,我与你一起。不要再伤心了,如果你爹娘地下有知,见你这个样子,一定不会安心的。”

司徒紫听着上官晨曦安慰的话,心中大痛,眼底酸胀,却紧紧咬着下唇,倔强地不让泪水落下。

她觉得自己好冷,真的好冷。

司徒紫慢慢抬起手,轻轻抱住上官晨曦。

心口传来的痛楚,让司徒紫几乎呼吸不过来,司徒紫却不敢大口呼吸,怕眼里的泪水,会就此涌出。

她不能哭,至少,现在不能哭!

头抵在上官晨曦的胸口,司徒紫一遍一遍地自责:“上官晨曦,我爹娘的死,都是因为我!因为我这个不孝女!如果不是因为我,凌慕儿就不会与魔教勾结,我爹娘也不会被魔教杀死!是我害死了爹娘!”

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才连累了爹娘!甚至,现在她连爹娘的仇,都没有能力报!

听着司徒紫这样自责,上官晨曦心疼得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低声斥责:“胡说!怎么会因为你?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凌慕儿!是凌慕儿勾结魔教,与你无关。若不是你当时逃过一劫,恐怕凌慕儿的诡计已经成功。你爹娘的死,又怎么会是因为你?”

抱着司徒紫,上官晨曦的冷眸中是万丈冰雪!凌慕儿,你胆敢让司徒紫这样伤心,我必定要让你知道,司徒紫不是你能随便惹得起的!你以为有魔教撑腰,就可以有恃无恐?区区魔教,又能如何?

感受怀里的人儿全身都在颤抖,上官晨曦轻轻拍着司徒紫僵硬的后背,耐心劝慰:“司徒紫,你不要再自责了。若是想哭,就哭出来。哭出来会好受些。”

这一幕,却落在西门楚尘的眼里。

本来西门楚尘是想来安慰司徒紫,可却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

看着相拥的两人,璧人无双,明知道是上官晨曦在安慰司徒紫,可是西门楚尘的心,却是百般难受。

西门楚尘自然知道上官晨曦,也知道这家伙就在之前救了司徒紫,他这一生一世说要保护的人儿。可是,最后呢,他还是没有在上官晨曦找到她,救她出来,只知道她受了伤,不仅是身上受了伤,而且心里也受了伤。

这一阵阵的心痛,还真的是不能自已啊。

如雪白衣,�O�@而动。

西门楚尘转身,默然离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