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即将到来的离别

作者:久夜华 字数:6029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天将近午后,几个人闷闷的坐在院子里晒太阳,院子里静悄悄的,司徒紫有些烦闷,便想要回屋子里去看会子书。刚刚站起来,便发现门口处一道白影闪了进来,正疑惑间,那白影开口说话了。

“怎么?几天不见,不认识大师兄了?“西门楚尘便是那个白影了,司徒紫心中腹诽,这货怎么这么爱穿白衣服,见了他没几次,每次都是白的。

心里想着,嘴上却极为客气的问候道 :“哪里哪里,大师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嗯,玉树临风,如此绝代佳人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西门楚尘黑线,前面那么多形容词还可以勉强接受,但是这个绝代佳人,是绝对不能沾边的啊!这丫头真是鬼灵精了,以为自己会就此罢休么?哼,西门楚尘虽一向是协理司徒修管理云清派的事宜的,表面是沉稳持重的好弟子,但是私下里他是非常腹黑的,只是因为素日冷漠才没被人发现罢了。

司徒紫惹到了西门楚尘,自己却并不知晓,西门楚尘的气压越来越低,小桃与小星两个丫头早就见势不对脚底抹油溜走了,司徒紫猛然回头,发现自己已经处在了孤立无援的境地了,不觉恼怒,这两个死丫头,竟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对抗坏人了,真是不够义气。孰不知小桃与小星也在心下暗说,小姐,这可不怪我们啊,是你自己要惹祸上身的。

司徒紫正要装作去找小桃与小星的样子趁机溜走,西门楚尘却一把抓住了她:“你去哪里啊?“

司徒紫心想坏了坏了,上次自己不小心看到大师兄洗澡,就被大师兄追杀了整整一下午,可见大师兄是多么小气的一个人,今天自己竟然说他是绝代佳人,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一想到前途一片黑暗,她很是后悔自己刚刚呈了一时的口舌之快,现在竟把自己放在了案板上了。西门楚尘看到她的表情一会 沮丧一会儿害怕的,不由的觉得这个丫头更是可爱了。

“我是绝代佳人?“西门楚尘悠悠问道。

“不是不是,我是......“司徒紫赶紧回答道,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也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哈哈“司徒紫羞愤欲死,恨不得将脑袋都埋到地下去了,怪不得自己觉得不对劲。西门楚尘看到司徒紫有点想怒了,赶紧停下笑,说道:“倒是有几分绝代佳人的样子,就是太小了!“

司徒紫一抬头,发现西门楚尘盯着自己胸前说,太小,一时之间更是羞愤,这个流氓,自己才十四岁,怎么可能长起来么!

西门楚尘看到司徒紫这样,真的不敢再笑了,正色说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不那么闷了?“

司徒紫细心一想,确实自己已经闷了好几天了,被西门楚尘一闹,心情好多了。司徒紫白了西门楚尘一眼,他可不相信他会那么好心,特地来为自己解闷。

西门楚尘被这一眼看的心跳都停了一下,这丫头,还这么小就已经如此蛊惑人心了,长大了还了得?司徒紫并不知道有时候怒比喜更惹人怜爱,尤其是美人似喜还怒的嗔意。

司徒紫并不知道西门楚尘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动了呢?她伸手在西门楚尘眼前晃了晃,西门楚尘才醒悟了过来,便开口道:“怎么,想感谢我?要不,等下你去给我送些礼品吧?“

语调悠长暧昧,司徒紫自是记起来上次自己去送礼品的糗事,脸霎时红了一片,西门楚尘也了然的笑道:“对了,上次有人说要对我负责呢!“

司徒紫更是羞红了脸,上次是情势所迫,所以才会那样说的,这真要负责的话,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司徒紫一咬牙一狠心,抱慷慨赴死的决心,说道:“好吧,你要怎么样就怎样吧!“

西门楚尘又笑了笑,自己又不会要她的命,至于这样么?

“好吧,既然你如此说了,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好,我不缺吃不缺穿,独独却爱。“

司徒紫心下诧异:“那么多女子爱慕你,甚至大师姐都......你怎么会缺爱呢?“

西门楚尘忽然转身,眼睛一眨也不眨的 盯着司徒紫:“那些人,我不爱她们,她们也不是真正的爱我,她们只是爱我的身份地位,我的外表,甚至有人只是钟爱我的白衣,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爱着我,仅仅是我,在没有其他外物的我。“

西门楚尘说的认真,司徒紫也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听着,是啊,这世间的情爱莫不是如此,所有人都被这么多的外物迷乱了眼睛,谁又能真真正正的走到另一个人的内心去爱他们的心呢?

西门楚尘忽又拉住司徒紫的手,紧紧的拉着:“紫儿,从上次之后,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如今,你说过要对我负责的。“说着,还很是配合的挤出两滴泪来,司徒紫黑线,这怎么刚才还好好的,一下子就跟被神经病附身一样呢?

“算了算了,我会对你负责的,就这样了。“司徒紫有些不好意思,粗生粗气的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

西门楚尘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他的小丫头,开始懂一些事了。西门楚尘心情很好的出了司徒紫的小院子,往自己住的院子走去,一路上,遇到的弟子们都很是礼貌的问候西门楚尘,西门楚尘也一一微笑着回了礼。这可吓坏了一众弟子了,素日里大师兄是理都不会理他们的,今日竟然会笑着回礼了,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大部分弟子观察西门楚尘出来的方向,便很是了然了,原来是他们的小师妹啊,如此就解释的通了。

司徒修早在秦南死后,便已经恢复了司徒紫的云清派弟子的身份,司徒紫依旧是所有人的小师妹了,同时西门楚尘还很是严厉的警告了众人,司徒紫是他的媳妇,任何人若是伤害了司徒紫,便是与他过不去,甚至与整个西门家都过不去。司徒紫本来就已经有整个云清派在后撑腰了,如今再加上西门家,司徒修与张氏也是放心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司徒紫来到古代就已经大半年了,她在古代过的第一个年便是她的生日,司徒紫的生日正好是大年三十,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司徒紫都很喜欢自己的这个生日,因为这一天正好是最热闹的一天,她觉得这样的热闹,很有安全感。

西门楚尘早早的便为司徒紫准备好了生日礼物,过了这个生日,司徒紫就十五岁了,也算是一个整数了,因此司徒修与张氏都很高兴。

司徒紫的生日并没有大办,但师兄师姐们都送来了很多礼物,西门楚尘更是一大早就出现在了司徒紫的小院里,不过这大半年,但凡西门楚尘不闭关的时候,都会待在 司徒紫的小院子里,因此司徒紫等几人也习惯了,司徒修与张氏也是默许了的。

西门楚尘来的时候,司徒紫还没有起来,她并不是赖床的人,但来到古代之后,在众人的溺爱下,她也会偶尔放松放松,睡个懒觉。

西门楚尘在门外等了一会,司徒紫便醒来了,收拾妥当后,司徒紫便走出门来。依旧是一身紫色的衣衫,今日里小桃给司徒紫梳了个高高挽起的发髻,还特意用胭脂涂了唇,整个人看上去更是美得不似凡世中人。

西门楚尘一愣,随即想起自己的来意,咳嗽了一声,将自己手中的东西递了出去。

“紫儿,这是我家传的玉佩,嗯,是传儿媳的,你拿着。“说完竟罕见的脸红了红,司徒紫感觉西门楚尘此时好可爱啊,但是这个玉佩好像有点贵重啊!

连忙将那玉佩又塞回到西门楚尘的手里。“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司徒紫想,原来古人就是这样表白的啊,那西门楚尘送自己玉佩,应该就像是现代人送戒指一样吧!想着想着,不觉有些脸红,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求婚呢!

西门楚尘发现司徒紫又脸红了,心里像被猫挠了似的,不知不觉,就将自己的唇对上了司徒紫涂满胭脂的唇,轻轻的吻了下去。司徒紫愣在了当场,不知道如何反应,西门楚尘却沉迷其中,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吻着。半晌,西门楚尘终于停了下来,司徒紫觉得自己都快呼吸不过来了,西门楚尘的唇一离开,司徒紫便开始贪婪的呼吸。

“大师兄,你......“司徒紫刚欲说话,西门楚尘便欺身上前,一个手指挡在司徒紫嘴前。

“叫我楚尘“

“楚尘“司徒紫就像被人蛊惑一般,愣愣的,西门楚尘对自己造成的场景很是满意,又亲了亲司徒紫的脸颊,将手中的玉佩配在了司徒紫的腰间,上下打量了一下,很是满意的走了。

良久,小桃出来,看到司徒紫呆呆的站在庭前,以为司徒紫是在思念西门楚尘,不觉有些好笑。

“小姐,大师兄才刚走一会儿,你在想念他,也不能就这样站在外头啊!“语气中满满的揶揄,司徒紫回神。

“死丫头,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来古代这许多日子,司徒紫早就跟这两个丫头混的熟熟的了,因此开起玩笑来也颇为肆无忌惮了。

两人正自笑闹间,张氏来了。“远远的就听到你们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了,什么事这么高兴啊?也说来给我听听啊!“

司徒紫自然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什么。小桃嘴快的便说了出来:“哎呀,夫人你不知道啊,大师兄才走了一会儿,小姐就在这庭下凝望着外头了,怕是我要不叫醒小姐的话,她呀,现在都已经化成望夫石了!“

司徒紫嗔道:“就你这丫头嘴快,再敢胡说,瞧我不撕烂你的嘴!“一边说着,一边就势来扑向小桃,小桃早就告饶这躲到张氏背后了。

张氏笑吟吟的望着司徒紫,司徒紫羞得脸都红透了,“娘亲......“

张氏便拉着司徒紫走进了大厅,两人坐着说了一会子闲话,很快,小桃边上来说是午膳时间了,二人于是携手去了主院。

云清派的弟子们很多孤儿,因此逢年过节司徒修便会将整个云清派聚集起来,大家一同过节,因此今日的午膳便是如同年夜饭般了,因为晚上大家住的远,因此年夜饭便摆在中午了。

云清派上下其乐融融,很是欢乐,这一年便就这么过去了,司徒修是很久没有高兴过了,毕竟女儿满了十五岁了,这可是个特殊的日子啊!

司徒紫则是觉得心里暖融融的,往年自己生日的时候,热闹也只是外面的世界,自己家里事就对没有热闹的。前世的家族虽然对自己也是很好,但也只限于物质上的好,在精神上,家人都是各忙各的,很是冷漠,她以为自己以后也会变成那个样子,知道遇到司徒修夫妇,她们真的是给了她新的生命,从内而外的。

司徒紫兀自吃着喝着,西门楚尘却一直看着他,他孤单了这么多年,而今遇到了一个自己愿意守护的人,不得不感叹老天对自己的恩宠啊!

两个人都在各自思索着,连宴席结束也没有发觉,司徒修已经有些醉意了,很是开心的看着这两个年轻人,真是珠联璧合啊!

新的一年到了,西门楚尘也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按照常理说,西门楚尘也应该回家看看了,于是司徒修便给西门楚尘批了一个月的假期。

很快便到了夏季,也到了西门楚尘应当回家的时间了,越临近那个时间,司徒紫心里越是不高兴,她有些舍不得西门楚尘了。可是司徒紫素来认为自己是个矜持的女子,矜持的女子是不会把想男人这种话挂在嘴边的,因此司徒紫只是自己心里烦恼,小桃与小星也不知道司徒紫为什么烦恼,只当是因为夏季快来了,所以人会经常性的犯困。

明天西门楚尘就要回家了,司徒紫一想到自己要一个月都见不到西门楚尘就觉得心里闷闷的,更加不愿意说话了。偏偏每日里都会来司徒紫的小院报道的西门楚尘,今日来的格外的晚,都已经快到中午了,西门楚尘还没有来。司徒紫有些坐卧不安了,不停的叹气,小桃知道司徒紫是因为西门楚尘没有来,所以才会不高兴的,因此准备偷偷的跑出去找西门楚尘,正跑到门口,便撞到了一个人,正是西门楚尘。

“大...大师兄“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是不是紫儿出了什么事啊?“西门楚尘一见小桃这架势,以为是司徒紫出了什么事,便赶紧问道。

“不是,是...小姐....她想你了....“小桃依旧有些喘,即使刚才跑的累的,也是被西门楚尘吓得。

西门楚尘闻言大喜,大步走进来院子,司徒紫一看到西门楚尘便激动了起来,又一想,要矜持,便又坐下来了。

西门楚尘看到司徒紫,看见这小丫头明明刚刚一副着急的样子,现在又装模作样的做下去了,不由一阵好笑。

“紫儿,我明天就要回家了,这次回家,师父批了一个月,我可能会在家多待一些时间,我来跟你告别。“

司徒紫有些急了:“师父批准了你一个月,你怎么能在多待呢?“

西门楚尘一听有戏,打蛇随棍上的说道:“紫儿,我走了之后,你一定会很想我的,要不,你跟我回家吧?师父师母都已经答应了。“

“什么?“司徒紫几乎是跳了起来,爹娘竟然这样就把自己退出去了,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这么被卖了!

“我去找他们!“西门楚尘赶紧拦住,现在正是师父师母午休的时候,你还是别去了吧!我又不会骗你,再说了,带媳妇回家给爹娘看看,不也很正常么?“

司徒紫又羞又气,一时之间也不说话了,西门楚尘只在一边观察这司徒紫的神色。司徒紫是有些想去的,毕竟她是从未出过云清派的,不管是从前的司徒紫还是现在的司徒紫,都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这也是司徒修夫妇同意西门楚尘带司徒紫回家的理由之一。

司徒紫细细想了想,有些想出去,可是又不想这么主动的去西门楚尘家里,一时之间还有些厌烦自己的犹豫,因此只是冲着西门楚尘大喊道:“我是不会去你家的,你死了这个心吧!“

喊完之后,司徒紫就有些后悔,她是曾经深刻的领悟过西门楚尘的心机的,自己这样,无疑又是自找死路了。谁知道西门楚尘竟然也没有生气,也没有多说什么,很痛快的答应了。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去,那我也不勉强你了,我先回去了,明日就不来找你告别了,你多保重啊!“说完竟然就这么走了。

司徒紫觉得很惊讶,便找来小桃让她去看看西门楚尘究竟在干什么,小桃很快回来说,西门楚尘回去后,就一直在收拾东西,并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司徒紫还是觉得奇怪,自己苦苦思索也不知道到底是真回事,难道是西门楚尘厌倦了?她思来想去,也觉得什么事也想不出个头绪,便不再想了,正好晚膳时间,晚膳有司徒紫喜欢的冰糖银耳莲子羹,司徒紫也就暂时抛下了满腔愁思,还是先吃饱了再说吧!

晚膳过后,司徒紫便有些困了,因此直接便睡了,顺便还叮嘱了小星,明天早点叫自己起床,自己还要去送西门楚尘呢!刚说完,便沉沉睡去了。

小桃与小星看到司徒紫睡了,对视一眼,便开始为司徒紫收拾衣物,一色的紫衣,满满的收拾了一整个包袱,小星还有些不够的想要继续塞东西,小桃拦住了她,真心够多了。

不久,西门楚尘就来了,小桃与小星服侍司徒紫穿好了衣服,便将司徒紫扶了出来,司徒紫依旧在沉睡,西门楚尘接过那一大包袱的衣物,抱上司徒紫告了声多谢便出去了。

小桃与小星也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俱是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担忧,她们都这个样子,更何况是张氏和司徒修呢!司徒紫从来没有出过云清派,这次出去,但愿西门楚尘能照顾好她,这一夜,很多人注定无眠,比如司徒修夫妇,小桃小星还有西门楚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