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踢山门事件

作者:久夜华 字数:4002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论司徒紫有多舍不得这里的生活他们都要赶回云清派,西门楚尘是个守时的人他所有的事情都有规定的时间限制,这注定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再继续留下来,司徒紫撒娇无果被气的眼睛红红的,看的西门夫人心疼的不得了,这个儿媳妇儿她是打心眼儿里喜欢,她也想留司徒紫在这里多住几天,可是儿子的犟脾气完全和丈夫的一样,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会来决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改变的可能,她只能变着花样的给司徒紫做好吃的,教她做好玩的东西企图改变她不愉快的心情。

西门夫人带着司徒紫到了好多好玩的地方,虽然都离西门府不远,但是真的让司徒紫很开心,不知什么时候她开始把西门夫人当做自己的娘亲,就好像融入了西门府这个有他们的家庭。

西门楚尘实际上最像的还是他的娘亲,因为西门楚尘做事情总是会考虑对方的想法。总是能够让和他们交流的人感到很舒心。西门夫人觉得很对不起司徒紫,让她在西门府的地界上被人绑走,觉得无论如何受伤最大的一定是司徒紫。

本来司徒紫要安慰西门夫人是道不想被西门夫人安慰了,真是好多尴尬,让司徒紫想要找条地缝把自己埋进去这辈子都不要再出来了。司徒紫就像一个开心果为西门家带来了好多的快乐。这份快乐冲淡了离别的愁绪。

此时不愉快的实际上还有一个人――凌慕儿。凌慕儿昨天被西门楚尘一掌打跑以后,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走到西门府来想要给西门楚尘还有那个讨厌的司徒紫道歉,却得知西门楚尘将要回云清的消息,道歉什么的全部被她忘到了脑后,她哭着跑回了自己的家。疯了一样的将头上那些贵重的饰品取了下来,原本用脂粉衬托的华美妆容也被泪水洗去了原有的美丽,沾染了泪水的胭脂像是血红的眼泪,一滴一滴的浸染于她浅黄色的春衫上。

她将自己管进了房间拒绝所有的探视,静静的学会忘记,忘记她在菲薄的流年中爱过的一个只把她当做妹妹的男子,他有一个不染世尘的名字――西门楚尘。

这个曾经刁蛮任性的小女孩也开始学会成长,学着忘记,学习爱人。她用十年去爱一个人,爱的义无反顾,奋不顾身……却用三天将他埋在自己的心里。爱情于凌慕儿而言只是她一个的事情无关乎西门楚尘,爱过了也该忘记了。从此就把西门楚尘当做一个邻家哥哥。

又是一天的车马劳累他们回到了云清派,来往间的弟子都对着两人行礼,都说人多的地方八卦也多,可是却没有人把司徒紫与西门楚尘两人乘坐同一辆马车出现而将两人的关系暧昧化,看到这种情况司徒紫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乐。西门楚尘在云清派是如现在的吉祥物一般的存在。提起云清派必须要提起云清派大弟子西门楚尘。在外人的眼中西门楚尘就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不染七情六欲的仙人,无论在做什么事情,西门楚尘只有一种表情,不苟言笑。像这种原本带有桃色性质的事件套到他的头上也会被人自觉的解释为合乎平常,毫无暧昧可言。司徒紫撇了撇嘴,冰山的威力果然是强大的,她还是保持沉默吧,冻不着自己就成了 原谅她没心没肺惯了,抱着瓜子看热闹就好。

还未来得及上山,便听到了有弟子禀告给他们有门派来云清踢山门,所谓踢山门便是其他门派不服江湖人的排名觉得这个门派不配享受这样的江湖地位,带着自己的核心弟子来挑战,若是挑战成功被挑门派要答应挑战者一个请求,不论请求是什么,只要不违反江湖道义,必须答应。若是挑战不成功也必须好好的招待他们直至他们离开。

这种事情所有的门派都讨厌遇到,因为一旦遇到就必须破财消灾,还不能对他们下狠手,用现代话说就是一场无比拉风的个人秀还不用付出各种代价,是小门派立派时经常会用的一种手段。

司徒紫的眉头皱了皱,与西门楚尘对视一眼两人的选择是一样的――先解决了这群人再上山,司徒紫吩咐那个通传消息的弟子将她和西门楚尘两人平安归来的消息一并告知掌门。

弟子领命离开司徒紫与西门楚尘并肩而行,这群还在修炼基础功的弟子看着他们的小师姐如仙子般超凡脱俗如仙子一般,与西门楚尘格外的般配,夜晚的山谷总是会有风吹过,山风扬起两人的衣袂,有一种默契在两人中间流转。司徒紫与西门楚尘在经历西门府一行之后,两人的默契直线上升。

司徒紫看着眼前这几个穿白衣的男子笔直的立在一个红衫男子的周围,红衫男子安静的坐在轮椅上,看样子是个不良于行的可怜人。他最大的特点是过于纤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手指上薄薄的茧子说明他的手有一定的超乎常人的能力。

看着身材孱弱的男子,司徒紫更加不敢小觑,最是不知道底细的敌人越该防备。此时的西门楚尘呆呆的看着对面的敌人,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怀念,他仿佛又看到一个身着红衫的男子牵着一个七八岁的穿着白衣的小男孩,挑战门派。那是多久以前的记忆了,西门楚尘有些记不清了。

他们气势很足的样子,司徒紫之所以先看到白衣男子们是因为他们八个长着一张相同的脸。看他们走路的模样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没有一般的习武之人那般稳健,有一种阴柔是美感。这种美出现在男人的身上很是诡异。

――来者何门何派?

――未赢贵派不敢称名,若是来应战的请先手。

司徒紫与西门楚尘将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静静的等待着对方就位。那名穿红衫的男子平静的喝着茶,一瞬间八名男子以一种奇怪的行走方式快速的移动到西门楚尘和司徒紫的面前将二人包围在中间。

且听红衫男子说:久闻云清派的内家掌法以快准狠著称,今日特来讨教。

听到这句话让西门楚尘和司徒紫心里充满了震惊,云清内家拳几乎不被江湖人所知道,因为不能被多数弟子所领悟所以只有少数的几个人会,未曾发扬光大。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路。

――前辈,晚辈受教了。

西门楚尘与司徒紫一同说,此时打赢这群人才是最重要的。八人同时出手速度有最开始较为缓慢的试探渐渐的越来越快。两人心中的吃惊也逐渐的增加,他们像是被围困在笼子中的野兽,没办法突破他们的围绕。虽然掌速还能跟得上但是这种车轮战他们两个是抵不过八个的。

时间在分分秒秒的度过,围观的人群也变得越来越多。西门楚尘渐渐的看出了这几个人的走位,他回有想要告诉司徒紫却不想两人对视后说出了同一个答案――八卦阵。

昔年诸葛孔明所创的一种战术其原型是《易经》的八卦牌。

这种阵法的破解方法两人都曾推演过。因此两人相视一笑,不再并肩。转瞬之间除了西门楚尘和司徒紫只剩两个人站立在地面上,其余人都失去了活动能力。

司徒紫对着红衫男子拱手道:前辈的木傀儡做的如此精妙另晚辈佩服。敢问前辈可是安西槐家人?

红衫男子爽朗的笑了:你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知识面还挺宽,在下槐风久居安西甚感无趣遂带着自己的宝贝木疙瘩四处挑战,还望两位不要对其他门派通风报信。没想到被传的超凡脱俗的云清仙子竟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

云清派众人:……

好像有一群乌鸦从天空飞过。

司徒紫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也会被人以仙子做称呼,只是一瞬间的呆愣,那些失去活动能力的木傀儡像是听到召唤一样全部站了起来,抬着槐风所乘坐的轿子离开了云清派。

西门楚尘与司徒紫的关系愈加亲密,对西门楚尘的深入了解使她完全的明白了为什么她爹爹能这么轻松,时不时的出游访友。因为云清派的大小事物在就已经搭在西门楚尘一个人的身上。

那一次的踢山门事件使得司徒紫的实力被暴露在阳光下,与大师兄不相上下的反应能力和拳脚功夫,使得司徒紫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更受崇拜。

自从那些刚入师门的孩子得知得知他们的大师兄和小师姐男未婚女未嫁后更加的疯狂,掀起了自踢山门时间后又一人心难安的事件――告白门

此时云清众人只要没有家属都会参与到告白活动中,云游远去的师父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会赶回来的,正是这个因素使得他们的行为更加的放肆。虽然在他们的心中小师姐和大师兄是最般配的,而且两人的默契也很是默契,如果不是大师兄太过冰凉,小师姐过于跳脱的个性让他们觉得如果两人在一起会成为引发江湖械斗的源泉,两人的杀伤力都是极致的。

比起这个以往与大师兄有暧昧传言的女子多是温柔知性的美女,用她们与小师姐作比较,小师姐绝对没有任何的优势。光是身材就差了一大截子。

随着八卦的深入大家突然发现他们的大师兄是个深藏不露的人才,江湖上排的上地位的美人都与大师兄有所牵扯,曾有人为了嫁给大师兄不惜与家族决裂。

大师兄那张面瘫脸的魅丽是他们平凡人所望尘莫及的,真是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让他为之心动。

于是乎云清派的众人除了练功就是在八卦这对风云人物,大师兄西门楚尘这四个字成了所有弟子心目中的神。

毕竟师父不在云清派的所有事物都是由西门楚尘代为管理,包括看管小师妹这个苦命的任务,放眼整个云清派,也只有大师兄的性格能够让小师姐乖乖听话。

其实不止是小师姐害怕大师兄,连他们为老不尊的师父都不敢轻易的去招惹大师兄,师父有着和师妹相似的跳脱个性,但由于阅历的深厚才没有向小师姐那样理直气壮,或者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大师兄的脸越冷,师姐越敢对大师兄实行调戏,从语言到行为。每次都让人为她捏一把汗。

种种传言汇于一堂,进而使得关于他们的同人小说也层出不穷,遍布云清派的各个角落。让许多有文采或者有头脑的人都从中赚了狠狠的捞了一笔。

连与云清派相邻的门派中也都是此类的图书,大家都期待着事情的后续报道,就在这一来二去之间,大家的友情也变得更加的深厚。

如果他们知道他们那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大师兄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动了凡心,一定会震惊的久久不能说话。这时候就真的满足了他们大师兄那鬼怪的恶趣味。他定是内心笑作一团表面依旧平静的饮着茶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