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难以压抑的悲伤

作者:久夜华 字数:3880
此书首发于【小红花阅读】,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司徒紫的父母被杀害,整个云清派被灭门,这叫司徒紫如何接受的了。真正的悲伤沉在心里,司徒紫很累很累。

西门楚尘陪在她身边,给她披上了一件衣裳。

七月底的天,黄昏来的越来越早,黑夜也越来越近。天空中的星星早早的洒满了天幕,美得晶莹剔透,像是泪珠儿一般。

但是真正悲伤的人却没有一滴眼泪,此刻正面无表情的坐在云清派门前的台阶上,双手抱着膝盖,目光无神的看着圆管。

西门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轻轻拍拍她的背,小声说道:“有我在,别担心。”

司徒紫哭了,哭的很伤心,自从那天回来之后她哭过一次就没有再哭过,西门楚尘其实一直很担心她,从那天的撕心裂肺到尽头冷静沉默,让他很担心。这一切都被寸步不离的陪着她的西门楚尘看在眼里,直到现在才开口输了这句话。

西门楚尘的这句话一出口,就像是针扎在了痛处,司徒紫哭了出来。司徒紫和西门楚尘已经在一起呆了三天了,没有日夜的三天,就这样待在一起,呆在台阶上无言的相处了这么久。

西门楚尘看着怀里已经哭累了的司徒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披在自己身上的大氅改在了司徒紫的身上,抱起她柔弱的身体,进了屋,将她安置在床上,轻轻的说道:“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卿绝。紫儿,你没有了父母,我没有师门。可是我们有彼此。我永远会在你身后保护你,陪着你。哪怕哪一天你离开我而去,我也会在原地等你。”

转身离开的西门楚尘没有发现在床上的司徒紫此刻眼角落下一滴泪,。司徒紫没有说出的话,深深藏在了心底,那是一句对西门楚尘承诺的回应。

西门楚尘与自己在这么些年里经历过那么多事情,两个人之间有过争吵,有过抱怨,甚至有过怀疑,但是更多是有甜言蜜语,有对彼此的真心真意,他们的过去是美好的,她相信他们的未来也将是美好的,即使前方荆棘遍野,他们也会共同披荆斩棘。

平复下心情的司徒紫终于睡着了。梦里,还是那么美好的时光。

她穿越而来,本是看破生死的人,却也是难以割舍这里的爹娘和云清派的师兄弟们给自己的那份爱,而那份爱就像是花雨落下来包围自己,香香的,甜甜的。

春天的时节,草长莺飞,刚刚迈步的她被娘亲抱在温暖的怀里看着师兄们舞刀弄剑,开心的咯咯直笑。立夏之初,草木繁盛,扎着小髻的她已经可以跟着师姐们在秋千上玩耍,师兄们总是把她抛得老高,可她却从不害怕掉下来。秋日已来,草木枯黄,可是桂花香气四溢,枫叶红的无比好看,云清派的秋天又香又甜。冬日将近,万物萧索,但是抓谷补鸟,入潭捕鱼,迎梅舞剑,穿新衣过新年,热闹非凡。

充满欢声笑语的时节里有爹娘宝贝着,有师兄们照顾着。梦里的云清派永远都是那么热闹,永远是阳光普照的。多么想在梦里一醉不醒。

“紫儿,天色不早了。起来吃点东西吧!不然身子会受不住的。”

声音温和的,暖暖的,永远是那么波澜不惊。

可是,醒来,却是梦落空了。

司徒紫并没有睡得踏实,她知道美梦过后,就是残忍的杀戮,是那么的没有人性的杀戮。师兄弟们的抵抗化作了鲜血,流了满地,爹娘是那么的疼爱他们,可是在那么残忍的杀戮面前只有无力抵挡,败退,然后梦里都是惨呼,都是呐喊,惊恐,还有不甘和仇恨。

“爹娘,师兄,师姐,紫儿会给你们报仇血恨的。”

司徒紫暗暗发誓,拳头捏紧来,带着无比的仇恨。

“紫儿,这粥是我熬的,肯定没有师娘熬的好喝,但是呢这样不吃东西鬼拖垮身体的。”西门楚尘递上一份粥,认真的说,“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努力给你最好的。”

司徒紫接过粥,慢慢地喝着,虽然没有娘亲煮的甜糯,还有一丝淡淡的苦涩,但是这是西门楚尘的一份心意。

苦涩的味道,仔细尝尝,有些咸,好像是眼泪的味道。反手一抹,司徒紫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了。

这两天司徒紫已经哭过好几次了,西门楚尘有些担心她的身体受不了,又担心她会触景伤情,想了想,说道:“紫儿,跟我回家吧!”

司徒紫愣了愣,她也不笨,自然是猜到了西门楚尘的想法,就说道:“楚尘,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家仇未报,我不能安心的。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抹了脸庞上的泪水,说完话的司徒紫放下碗,站起来,往外走去。

云清派的大殿已经由西门楚尘打扫过了,所有人的尸体都停灵在偏殿。司徒紫推门进去,灵柩整齐的摆放。

司徒紫轻轻地抚过厚重的棺盖,最后把脑袋轻轻地搁在上面,轻声说道:“爹娘,你们在天上一定要保佑女儿早日找到仇人,替你们报仇。我一定要亲手将他们送上西天,让他们血债血偿。”

司徒紫坚定下信念,就打算去查探仇人了。

可是她不明白的是一向兄友弟恭的师兄弟们怎么会惹上别人,而且自己的爹娘一直在江湖上以和善待人。云清派也是江湖上少有的中立门派,怎么会惹来灭门之祸呢。

司徒紫想不明白,索性就不再想了,出门找了一遍西门楚尘,却发现找不到他人。司徒紫走在被师兄弟们的鲜血染就的青石板大道上,一步步走着,一步步回忆着往事。不过既然灭门已成事实,那么就让自己亲手为他们报仇,斩了仇人。

江湖本就是个鲜血肆意的地方。他们灭了云清派,而我司徒紫绝不会让他们好过。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当初自己穿越而来的池子旁边,也总算是发现了蹲在池子边的西门楚尘。

“师兄。”

想了想,司徒紫还是喊了声“楚尘”。

西门楚尘掬起一捧池水,说道:“当初救你起来真的是顺手。没想到这些年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紫儿,现在想想,当初能够遇到你是我最幸运的事情了。”

司徒紫蹲下身子,从后面抱住西门楚尘,轻声说道:“谢谢你,楚尘。”

西门楚尘反身抱紧她,说道:“我们不需要感谢。谁让你是我最在乎的人呢。”

“可是现在我只想给爹娘报仇。但是茫茫人海又不知道仇人是谁。江湖之大,我到底该如何是好啊!我真的没有主意了。”

西门楚尘望着远方,许久才开口,说道:“魔教。杀害师父师娘的凶手是魔教。”

“魔教!”司徒紫反复咀嚼这两个字。她想不明白在江湖上一向与人为善,与人无怨的爹娘怎么可能会惹上魔教。

不过说起魔教,司徒紫倒也是有所耳闻的。很久很久之前,魔教之人来过云清派,但是那个时候的魔教还只是刚刚建立起来,魔教之人也不是狠辣的人,并没有什么可以让人忌惮的地方。所以顶多算是一方割据的势力。但是近两年时间内,魔教就迅速成长起来。由于新上任的教主手段狠戾,肆无忌惮,魔教中人倒是愈发的明目张胆的猖狂起来。有时候灭掉一个门派也就是朝夕之间的事情,这让江湖上的人都对他们憎恨入骨,却又是只能望而生畏,不好靠近。一时间,这魔教的人现身的地方都人人自危,而魔教中人经过的地方都是血的战场。

“可是,我们与魔教一向没有瓜葛啊。”司徒紫说道。

这是实话,却也是带着浓浓的疑问。司徒紫看向西门楚尘,明显是想从他口中得到更多的信息。

西门楚尘淡淡的说道,掩饰了悲伤:“前些年,我和师父出门下山去城里游历的时候,遇到过魔教中人。当然我们并没有与他们结怨。

我记得那个被魔教之人杀害的人的样子,那是一个门派。所有人身上都有一个印迹。而我在给师弟们敛尸的时候检查过他们的伤口,我可以无比确定是魔教之人干的。至于为何……”

西门楚尘说到这里也是一阵沉默。他在云清派待了将近二十年,可以说是从小在云清派长大。师父师娘的为人他清楚的很,而且可以不夸张的说他很大一部分性格都是在这里养成的,师父师娘待他就如同亲生儿子一样,所以他坚信这一定是有人在后面搞鬼,从而使得魔教之人对师父师娘下黑手。

至于这个人,无论是谁,找到他,自己必将之千刀万剐,留他最后一口气给师父师娘赔罪之后再让他死去。

仇恨,他不比司徒紫少,但是司徒紫终究是女孩子,比自己少了那么几许对情绪的控制。而且这种仇恨,是杀父弑母之仇,是灭门绝派之恨,司徒紫看到这一幕如何控制的住。而西门楚尘不说,不代表不恨。

他在夜里陪着师父师娘的棺椁,亲手为他们盖上棺盖。他在夜里默默地将师弟们的尸体敛入棺材,看着他们熟悉而稚嫩的面庞。这一刻,他的泪水早已流干了,凝成血,化在胸口,成了恨。

魔教,他会亲手将他们送上西天,向师父师娘,向满门的师弟报仇赔罪。

西门楚尘想了很多,恨意渐上心头,但是最后还是司徒紫打断了他的思路:“楚尘,我要去报仇。”

西门楚尘自然明白意思,但是司徒紫是云清派唯一的嫡传,是师父师娘的唯一的孩子,更是自己一生一世要守护的人,如何舍得她去冒险,如何放心让她去深入虎穴。

“紫儿,魔教太危险了。我们,还是先回西门府再想办法吧。”西门楚尘轻声说道,“我爹娘都很担心你啊。”

司徒紫摇摇头,慢慢地说道:“楚尘,停灵七天,我们就给爹娘入葬。然后我会去给爹娘和师兄弟们报仇血恨,你不用劝我,也不必拦我。”倔强的语气,笃定的眼神,司徒紫身上散发着与平时不一样的坚定气息。

西门楚尘见无法动摇她的意志,只好点头,心里想着自己只要寸步不离的陪着她,绝不能离开她,这样也好防着她孤身涉险。

可是,一切事情都是难以预料的。西门楚尘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关闭